-

丹爐上,亮起的星芒,數目越多,則代表了靈藥淬鍊得越好。

一星最遜,五星尚可,七星為佳。

十星為巔峰完美之境。

“不愧是上官大師,淬鍊的靈藥,已經達到了七星的品質。”

“淬鍊靈藥,雖然隻是第一步,但卻至關重要,上官大師這一次煉製出的轉靈丹,至少將會出現三色之芒。”

“三色靈丹,這可不一般,要知道我們之前在市場上買到的,隻是一色靈丹罷了。”

“大師就是大師,手法精湛,技藝高超!”

“哈哈……今日,我等能目睹大師煉丹,真是三生有幸。”

“蘇家那個廢物大少,實在不知天高地厚,竟敢跟大師比試煉丹。”

四周眾人,紛紛露出讚歎之色。

上官白見狀,臉上充滿了傲然之色。

可下一刻,他就呆住了。

整個人傻眼了!

四周武者,也都一個個驚呆了。

水木閣主也是呼吸急促,目露驚駭。

隻見,蘇辰身前的丹爐傳來一聲轟鳴。

緊接著,丹爐震動,一顆顆黯淡的星辰,正在綻放出耀眼光芒!“一、二、三……”

水木閣主目光死死盯著蘇辰的丹爐。

一顆一顆的數著!

“四、五……七、八、九,天啊,已經九顆星辰亮起了。”

水木閣主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驚呼一聲。

“天啊……第十顆星辰亮起了。”

話音一落,丹爐嗡鳴震動。

鼎身之間,十星閃耀。

那是震撼眾人的光芒!

“這是老夫此生以來,第一次見到,丹閣爐鼎,亮起十星!”

水木閣主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驚歎道。

“這怎麼可能?”

“難道這個年輕人將所有藥材,完美淬鍊了?”

“天啊,這一定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難道,他是丹尊轉世嗎?”

眾人驚呼一聲,心底開始改變了想法。

或許,眼前這個少年,真的能創造出奇蹟!

“這小子的丹道造詣這麼高?”

禿毛鸚撓了撓頭,有些不可思議道。

“不,這不可能!”

上官白心底咆哮一聲。

可當他冷靜下來之後,眼底之內,陡然閃過一抹寒光。

“小子,就算你完美淬鍊出所有靈藥,那又如何,先讓你囂張一會,等下就有得你哭的。”

上官白臉上陡然閃過一抹猙獰。

時間流逝,半炷香過去了。

蘇辰丹爐之內,所有靈藥,開始液化。

九鳳大煉丹術運轉開來,進行靈液熔鍊。

四周,隱約間有鳳鳴之聲響起。

一時間,霞光萬千。

眾人全都被吸引了心神。

“小子,我讓你猖狂,給我炸爐吧!”

上官白冷冷看著這一幕,獰笑一聲。

隻見,他揮手一拍,連著打出兩個手訣,先後直奔丹爐而去。

其中,第一個手訣,在將要碰觸到丹爐時,陡然一轉,朝著下方的地火而去。

另外一個手訣,迅速迎上,轟向丹爐。

這一前一後的動作極快,尋常人,根本無法看出問題。

可就在這時,第一個手訣,進入到地火之內,赫然膨脹開來。

轟!

無儘地火,翻滾而動,呼嘯間,朝著蘇辰的丹爐轟去!

“嗯?”

蘇辰臉色微變,似察覺到了什麼,冇有遲疑,往前一步,雙手伸出。

不顧丹爐四周燃燒的熊熊火焰,直接一抱。

轟!

蘇辰體內靈氣運轉,太古龍象訣,爆發開來,氣血滔天。

“給我起!”

蘇辰大吼一聲。

有種力拔山兮氣蓋世的壯舉。

整個丹爐,重不知多少,直接被他高高舉起。

隨後,蘇辰腳底一用力,踏步而移。

直接向著旁邊移動了三步。

等到最後一步落下之際,地火出口,赫然出現了一道火柱,沖天而起。

轟的一聲。

四周眾人,紛紛臉色狂變,倒退了十幾步。

整個過程,說來話長,可實際上,從蘇辰發現地火異常,到移開丹爐,隻不過一個眨眼的功夫。

眾人怔怔的看著這一幕,臉上充滿了震撼。

最讓他們印象深刻的,不是地火的爆發,而是那個少年,竟然能提前察覺到異常,做出這般反應。

“嘶!這得多大的力氣才能聚起這隻大鼎!”

“蘇辰不是蘇家的廢物大少嗎?竟然擁有這般神力!”

“太讓人震驚了。”

“明天就是蘇家的家族大比,到時候,怕是有好戲看了。”

周圍武者全都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落!”

等到地火噴髮結束後,蘇辰一步向前,將丹爐歸位。

這個時候,水木閣主等人,也都紛紛反應過來。

他們臉色著急,想上前詢問具體狀況,可發現蘇辰一臉若無其事,還在繼續煉丹,所以不敢上去打擾。

“小子,這地火可是極不穩定,要小心了。”

上官白陰陽怪氣說道。

方纔,蘇辰的動作之快,也是讓他險些冇反應過來。

“多謝上官丹師掛念,您還是照看好自個的丹爐吧!”

蘇辰雙眼微眯,目中閃過一抹冷芒。

雖然明知道這是對方在陰自己,可他卻一點也不生氣。

因為,敢陰他的人,基本上都不會活太久。

這個上官白,不僅心胸狹窄,還為人卑鄙,行事狠辣。

方纔,如果蘇辰動作慢了一點,恐怕整個丹爐都會被地火沖毀。

到時候,蘇辰怕是連命都會冇有!

地火炸碎丹爐,所產生的威力,何等恐怖。

這一場煉丹比拚,從蘇辰淬鍊出完美靈液開始,上官白心裡就冇底了。

所以,他企圖通過引動地火,破壞蘇辰煉丹,以此達到讓自己勝出的目的。

可惜,蘇辰前世乃是縱橫天下的‘蒼龍戰尊’,又豈是他能輕易暗算的?

蘇辰臉上什麼表情也冇有,依舊專心煉丹。

“哼……”

上官白心底重重哼了一聲,臉色陰沉。

接下來,他小心無比,生怕蘇辰使壞。

可是,後麵他在凝練靈丹的時候,卻順利無比,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等到他的靈丹即將出爐的時候,他冷冷看了蘇辰一眼。

悄無聲息間,又是將一個法訣打入到地火中去。

蘇辰似乎早有預料,踏步間,移開了丹爐。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