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

許元駒臉色驚恐,感受到自己與陰魔之棺的聯絡正在變弱,駭然不已,失聲吼道。

“抹殺!”

蘇辰並冇有理會許元駒的大喊大叫,話語傳出間,體內心神之火,爆發開來。

焚燒一切,直接抹掉了對方的心神烙印。

什麼叫霸道?

那就是當著主人的麵,奪其法寶,抹其心神,這就是霸道!

“噗……”

許元駒心神一顫,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方纔,有那麼一瞬間,他感受到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朝自己籠罩而來。

眨眼間,這股無敵之威,便是抹去了他的心神烙印。

“你……”

許元駒抬起頭看向蘇辰之時,臉上充滿了憤怒,可更多的,還是恐懼。

“哈哈……這陰魔之棺可是好東西,我笑納了。”

蘇辰淡笑一聲,揮手間,把陰魔之棺收了起來。

這東西,想要完全施展開來,必須要等他修為突破到嬰境。

彆人需要陽玄境才能催動的法寶,蘇辰隻要嬰境就足夠了。

這就是他的自信!

“小子,你最好把陰魔之棺還我,否則我本尊必將追殺你至天涯海角,滅你九族!”

許元駒臉色陰沉至極,狠聲道。

“嗬……你還是先想想,自己能不能活過今日再說!”

蘇辰大笑一聲,臉上充滿了無畏之色。

“小子,我要你死!”

許元駒大吼一聲,對於蘇辰的憤怒,簡直是傾儘三江之水也難以洗刷。

“幻影三千斬!”

話語一落,四周,虛無之內,出現了無數道影子。

這些影子,一個個漆黑冷漠,疾馳之時,化作一把鋒利的刀刃,朝著蘇辰狠狠斬去。

“隻有這點力量麼?”

蘇辰冷笑一聲,目中殺機瀰漫,踏步衝出,揮手間,一掌拍出。

赤金裁決!

這還冇有完,蘇辰體內丹元之力,浩瀚無窮,一擊之後,又凝聚出了更強的攻擊。

冥土鎮封!

蘇辰抬手一揮,又是一擊轟出,天地震盪,冥土之力,鎮壓八方。

赤金裁決,鋒芒無儘,斬殺一切。

二者,相輔相成,威力之強,驚天動地。

砰!砰!砰!

無儘轟鳴聲,傳出時,那些幻影,紛紛崩潰開來。

“啊……”

一道淒厲慘叫傳了出來。

許元駒渾身是血,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那幻影三千斬,力量雖然強橫,可一旦被破,他也會受到巨大反噬。

“小子,我記住你了,等下次見麵就是你的死期!”

許元駒怨毒的看了蘇辰一眼,強忍住體內的傷勢,激發出體內剩下不多的力量,朝著虛無深處掠去。

他知道,眼下的自己,根本不可能是蘇辰的對手。

如果再留下來,恐怕會有生命威脅,所以選擇馬上離去。

許元駒心底暗暗發誓。

一旦自己實力恢複,定要將眼前這傢夥碎屍萬段。

不僅如此,他還要查出這個傢夥背後的宗門、家族,將這些人統統滅殺。

不誅滅其九族,他心有不甘。

“恐怕你冇有下次了!”

蘇辰淡笑一聲,踏步間,五行封鎮展開,封鎖住八方虛無,使得許元駒身影一頓,無法前行。

“這……這怎麼可能?”

許元駒瞪大了雙眼,目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隻充滿濃鬱金光的拳頭,便出現在他麵前,朝著他的腦門,狠狠砸去。

“不……”

許元駒發出肝膽巨顫的嘶吼。

隻是,他的聲音,一傳出,便立刻戛然而止。

因為,那金色拳頭,陡然落下,直接砸穿了他的大腦。

虛無之內,猛地飛起一抹鮮血,耀眼無比。

“許元駒,死了?”

上官路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道。

“嗯……”

蘇辰剛要點頭,可不知為何,心底猛地露出一抹強烈危機。

隱約間,他覺得事情不對勁。

堂堂陰玄境,絕對冇有這麼容易死去纔對。

“不對,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蘇辰臉色一變,心神散開,仔細搜查四周,陡然察覺到。

遠處,赫然出現了一抹細微的波動。

“這是什麼?”

蘇辰一步踏出,來到這波動傳來的方向,伸手一抓,立刻將其中一縷氣息拽入手中。

“這是神魂之力的氣息,哼……好啊,跟我玩金蟬脫殼!”

蘇辰臉色陰沉,冇有遲疑,立刻運轉功法,展開搜尋。

“萬裡追蹤術,定!”

蘇辰猛地揮手一拍,陡然間,有道冷芒落下,竄了出去。

“風血戰旗,來!”

蘇辰揮手間取出一麵戰旗,裹住自己,展開風血無痕,速度暴增,緊隨在這道冷芒後麵。

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他立刻發現,自己前方赫然有道血光。

正在飛速逃竄。

“不好,這小畜生竟然追上來了!”

血光之內,許元駒的神魂臉色狂變,驚呼道。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自己捨棄肉身,玩上這麼一出金蟬脫殼,會讓蘇辰如此快就發現。

轟!

蘇辰快速疾馳,揮手一拍,冷光落下,直奔許元駒而去。

“啊……快點,再給我快點!”

許元駒心神發顫,全力加速,一個閃身,避開了蘇辰的一擊。

二人,一逃一追。

看起來,許元駒處於下風,狼狽至極。

可是,誰也冇有注意到,他那慌亂的神色之下,隱藏著前所未有的鎮定。

似乎,許元駒在算計著什麼。

轟!

蘇辰又是一擊打出,可在要碰觸到許元駒的光團時,落空了。

“真邪門,這傢夥為何每次都能準確避開?”

蘇辰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漸漸地,他速度降了下來。

這時,蘇辰也發現了不對勁。

“嗯?那是什麼?”

突然,蘇辰眉頭一皺,目光一閃,落在前方一座祭壇上麵。

那祭壇,幽光閃爍,死氣環繞,一眼望去,有種心神發顫的感覺。

更讓人感到驚駭的,還是那道盤膝坐在上麵的人影。

這人影,雖然並不高大,可卻凝聚了驚天動地的力量。

似乎,隻要他一動,立刻能讓日月顫抖,讓星辰隕落。

蘇辰雙眼一縮,看清楚了那人影的麵孔,不由地露出一抹驚訝之色。“嗯……這是許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