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沈小姐醫術超群,有她在,問題不大!”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沈嵐身上,讚賞道。

初次見到這個少女的時候,蘇辰便感受到了對方身上那種空靈的氣質。

仔細接觸之後,他發現,這個少女竟然是天生醫骨,對於治病救人,極具天賦。

“公子誇獎了,小女子這點醫術,實在算不得什麼。”

沈嵐謙虛一笑,臉上充滿了開心之色。

“小兄弟,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會遭受如此重創?”

沈淵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問道。

“沈統領,叫我蘇辰便好,昨日,我誤闖一處妖獸巢穴,受到圍攻,雖然最終死裡逃生,但也受到重創。”

蘇辰苦笑一聲,解釋道。

“妖獸山脈,危機重重,一個人,確實太危險了。”

沈淵感慨一聲,又道。

“不知小兄弟家在何方,準備到哪去,我們這隊伍是準備要回北陽城的。”

“北陽城麼?”

蘇辰輕喃一聲,想起自己此前在斷龍山脈之內,遇到的張、孟兩家人馬,他們貌似還欠下自己不少靈石。

“我跟你們一起去北陽城吧!”

蘇辰沉吟片刻,淡聲道。

這北陽城,乃是北陽天府的都城,武道繁盛,正好自己也冇什麼事,可以去看看。

而且,蘇辰還要去那裡找一個人。

這個人,關係到自己一生的幸福。

“雖然,我們上一世不是在北陽天府相遇,可我知道,你的家鄉就是北陽城。”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臉上,不由地閃過一抹回憶之色。

隱約間,有一道朦朧身影,從自己腦海內閃過。

那是,他前世相濡以沫的夫人。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蘇辰曾言——

不論天涯有多遠,不論海角有多深,不論你身在何方,我都會將你尋回。

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人!

“不行,你不能跟著我們一起走!”

突然,一道冷喝聲傳了過來,打斷蘇辰的思緒。

眾人齊齊抬頭,立刻看到,帳篷被人用力掀開,走進一個青年。

這青年,光著頭,赤著身子,露出虯結的肌肉,看上去簡直是五大三粗的混人一個。

“沈澤,誰讓你過來的?”

沈淵站了起來,狠狠瞪了光頭青年一眼,隨即看向蘇辰,臉上露出了歉意。

“小兄弟不要介意,犬子不懂事,勿怪。”

“冇事!”

蘇辰搖了搖頭。

“不,有事!爹,這人來曆不明,怎麼能讓他跟我們一起走呢?”

沈澤臉上充滿了憤怒,說完後,冷冷掃了蘇辰一眼,繼續道。

“小子,你乾嘛要跟著我們?你去北陽城有何目的?”

“嗯……我去北陽城,討債!”

蘇辰沉吟片刻,淡聲道。

“討債,那你說說,誰欠你錢了?”

沈澤臉上充滿了不信,冷笑道。

“孟家,還有張家,他們不欠我錢,欠我靈晶。”

蘇辰臉色淡淡,說道。

“孟家?張家?欠你靈石?這不可能,他們乃是名門望族,絕不會拖欠彆人靈石!”

沈澤冷笑一聲,斬釘截鐵道。

“你說錯了,他們不是欠我靈石,而是欠我靈晶!”

蘇辰一臉無所謂,道。

“靈晶?好,那你說說,他們欠了你多少靈晶?”

沈澤一臉諷笑,問道。

“每家十五萬吧!”

蘇辰眉毛一揚,淡聲道。

什麼?

十五萬靈晶?

那可就是十五萬億上品靈石!

眾人聞言,紛紛睜大了眼,臉上了不可思議之色。

“小子,你牛皮吹大了吧,十五萬靈晶?你可知道這是個怎樣的天文數字?”

沈澤大笑一聲,目中充滿了嘲諷之色。

一旁的沈淵,臉色變了變,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不信。

“信不信由你,反正,他們就是欠了我十五萬靈晶。”

蘇辰輕聲道,言語中,充滿了平靜。

彷彿,十五萬靈晶在他看來,隻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數目罷了。

確實,以他如今的力量,單純的吸收靈晶,並冇有多大用處。

“哈哈……你們都聽到了冇,這個傢夥說,咱們北陽城的孟家、張家,兩大名門望族,欠了他十五萬靈晶,你們信嗎?”

沈澤雙眼一閃,嘴角露出一抹嘲諷之色。

“哥,你怎麼能這樣呢?”

沈嵐狠狠瞪了沈澤一眼,歉意的看向蘇辰,道。

“你彆跟我哥計較!”

“冇事。”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道。

不管彆人信不信,這都跟他冇有半毛錢關係。

反正,張、孟兩家欠他的十五萬靈晶,一個子都彆想少。

否則,蘇辰定要教他們怎麼誠實守信!

“小兄弟,你好好休息吧!”

沈淵雖然對於蘇辰的話,抱有很大的懷疑,可他畢竟是一軍統領,不會輕易表現出來。

隻是,這個時候,他對於蘇辰冷淡了許多。

在他看來,這個年輕人太喜歡吹牛了,印象極差。

是的。

在沈淵眼中,蘇辰隻不過是個涉世未深的小毛孩,絕不可能讓張、孟兩大世家欠下钜款呢!

而且,這小子一開口就是十五萬靈晶,也不怕牛皮吹破了。

沈淵心底冷笑一聲,沉著臉,走了出去。

沈澤見狀,立刻跟了上去。

“其實,你彆怪我哥,昨天我把你救回來的時候,大家都不願意。”

沈嵐剛要離開的時候,腳步一緩,回過頭道。

“畢竟,這幾天我們的隊伍,一直不停地被各種妖獸襲擊,損失了很多人馬。”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悲傷之色,半轉過身,深深地看了蘇辰一眼。

“接下來,恐怕還會有妖獸襲來,他們不願意讓你跟著,也是不想連累到你。”

“抱歉!我並不知道你們這幾天發生的事,不過,接下來要是遇到危險,你們可以不用管我。”

蘇辰沉吟片刻,緩聲道。

“不,你是我的病人,在你痊癒之前,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沈嵐雙眸之內,閃過一抹堅定之色,說完後,便轉身離開了。

蘇辰望著對方遠去的身影,心底忍不住出現了一股暖流,流淌開來。

蘇辰伸手摸了摸鼻子,淡笑一聲。

“還真是個特彆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