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啊……”

一道道慘叫聲傳出。

所有黑衣人,全被他給廢了修為。

“這……”

驍羽看著這一幕,臉色發白,渾身發顫,目中充滿了驚駭。

解決了這些小麻煩之後,蘇辰一步落下,來到驍羽跟前。

“說吧,你在黃泉天宗之內是什麼身份?”

黃泉天宗,乃是中州大地五大宗門之一。

如果驍羽要是身份足夠尊貴的話,對蘇辰來說,會有不少作用。

“我……我父親是宗主!”

驍羽額頭冒汗,臉色發白,顫聲道。

這一次,他罕見的冇有再威脅蘇辰。

畢竟,自己的小命就落在這個年輕人手中,一旦說錯話,很可能命就冇了。

“黃泉天宗少主,不錯!不錯!”

蘇辰目光一閃,像是看著獵物一般看著驍羽。

“你,你想乾嘛?”

驍羽心底露出一抹強烈不安,驚聲道。

“既然是少宗主,那應該挺值錢的!”

蘇辰淡笑一聲,掃了禿毛鸚一眼,道。

“人,我就交給你了,隻有留著一口氣就行了。”

聞言,禿毛鸚雙眼發亮,立刻點頭。

“冇問題,這絕對冇問題!”

蘇辰轉身一晃,朝著妖獸森林外圍掠去。

隱約間,他還能聽到身後傳來禿毛鸚傲然的聲音。

“妖神草呢?快給我交出來啊!”

“還有,靈藥怎麼這麼少?藏哪了?”

“小子,快點把靈藥交出來!”

……

甚至,這聲音中,還夾雜有驍羽的慘嚎聲。

這傢夥,落到禿毛鸚手裡,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黃泉天宗,裡麵那個老傢夥可不簡單……”

蘇辰雙眼微眯,手中閃過一抹回憶之色。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揮手間,取出驍羽的那件萬靈拳套。

“嗯,有點不對勁!”

蘇辰心神散開,仔細檢查了一下這萬靈拳套。

而後,一指點出。

日炎天火,猛地飛出,燃燒起來。

轟!

那天火之內的萬靈拳套,赫然融化了,到最後,變成一個指套。

這指套,大概隻有一尺大小,光芒內斂,看不出什麼出奇的地方。

可是,當蘇辰的心神之力,碰觸到這個指套之時,立刻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寂滅之力。

“果然,這是傳說中那件拳套的碎片!”

蘇辰心神一震,收起了日炎天火,仔細打量著手中這塊碎片。

“什麼拳套碎片啊?”

禿毛鸚突然飛了過來,感興趣道。

“蒼龍大陸十大聖器,寂滅拳套!”

蘇辰輕喃一聲,目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

大陸上,仙寶分為九階。

其中,一階仙寶最遜,而九階仙寶最強。

九階仙寶之上,便是那些傳說中擁有毀天滅地的聖器。

整個大陸,聖器共用上千件,而蘇辰方纔所說的‘寂滅拳套’,可以在這上千件聖器之中排進前十。

其來曆之驚人,超乎想象。

“什麼?寂滅拳套的碎片,這玩意,可是寶貝啊!”

禿毛鸚一聽,立刻雙眼發亮,死死盯著蘇辰手中那件指套。

“行了,這東西你就不要打主意了,寂滅拳套,雖然強大,可也要能集齊所有碎片才行。”

蘇辰手中的光芒一掃,立刻將寂滅拳套的碎片收起來了。

“切,小氣,不就多看幾眼嘛!”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彆不滿足了,驍羽身上的靈藥,還喂不飽你呀!”

蘇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

“丫的,那小子太窮了,搜不出幾株靈藥啊!”

禿毛鸚立刻搖頭,說得跟真的似的,如果是一般人,還真有可能被它給騙了。

可惜,它麵對的人是蘇辰。

“是嘛?那要不要把你身上的儲物袋拿出來給我看看?”

蘇辰伸手一抓,立刻將禿毛鸚逮住。

“啊……你想乾嘛?不用看了,快點把本神鳥放開!”

禿毛鸚一下子急了,翅膀撲騰撲騰扇個不停。

“紫光神塔,吐出來!”

蘇辰目光一冷,哼道。

禿毛鸚猶豫了一會,不情不願,這才把驍羽那座神塔拿了出來。

“咱不是說好了嗎?五五分啊!”

禿毛鸚撅著嘴,哼道。

“那要不,你把妖神草拿出來,咱倆也五五分啊!”

蘇辰若有深意掃了它一眼。

“不了!不了!”

禿毛鸚立刻連連搖頭,催促道。

“小子,快把我放開啊!”

“還有呢!”

蘇辰目光一閃,道。

“還有什麼啊?”

禿毛鸚最擅長的本領就是裝傻充愣了。

“驍羽的其它寶物,除了靈藥,其它都給我!”

蘇辰想要看看,還能不能從對方儲物袋內,找到其它的寂滅拳套碎片。

雖然這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他還想試一試。

“其它寶物?哪呢?我怎麼冇看到?”

禿毛鸚睜著眼,開始說瞎話了。

“冇看到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笑,說著時,日炎天火飛了出來,直接朝著禿毛鸚身上的幾根羽毛燒起來。

“啊……不……我的羽毛!”

禿毛鸚慘嚎一聲,立刻聲淚俱下哭訴起來。

“不!停下!給我停下!東西……在這呢!”

幾乎冇有遲疑,它立刻把驍羽的東西,一股腦都給吐出來了。

要是再遲一點,它真怕,自己僅有的幾根羽毛讓蘇辰給燒壞了。

“要是早點這麼做不就好了!”

蘇辰淡笑一聲,收起驍羽的儲物法寶,仔細檢查一番。

果然,冇有再發現任何關於寂滅拳套的碎片。

對此,他也不失望。

寂滅拳套這等聖器碎片,絕不是那麼簡單能夠蒐集到的。

“丫的,你小子,太不是東西了!”

禿毛鸚飛開去後,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羽毛,怒聲道。

“哈哈……”

蘇辰大笑一聲,每次看到禿毛鸚生氣的樣子,他都會特彆開心。

接下來,一人一鳥,漫步在這妖獸森林內,倒是清閒得很。

蘇辰他們,距離北陽府城越來越近了。

此刻——

北陽城,沈淵府邸外,出現了兩位不速之客。

這二人,其中一個,與歐陽令有七分相似,正是其親弟‘歐陽水華’。

還有一人,乃是一個身穿血袍的男子,看起來年紀不大,可修為不弱,竟然是半步陰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