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煉丹?憑你也配?不瞞諸位,四品丹師在我眼中就是垃圾!”

蘇辰目中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鋒芒。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

所有人,看向蘇辰的目光,猶如在看瘋子一般。

“什麼?四品丹師是垃圾?”

“大言不慚!真是大言不慚!”

“哪裡來的臭蟲,竟然在此大放厥詞,找死!”

“小畜生,閉嘴!跪下來,給錢大師賠禮道歉!”

眾人目中都露出了滔天怒火。

恨不得,馬上動手,將蘇辰給弄死在這裡。

“小子,你死定了,這回誰都救不了你!”

燕瘸子聲音陰冷,傳出時,露出一抹淩厲殺機。

大堂內,殺機閃爍。

不少人,開始計劃著要動手殺了蘇辰,為錢大師出氣。

“蘇辰,快點,快給錢大師認錯、道歉!”

雨無光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拉著蘇辰,要去認錯。

可誰知,蘇辰隻是輕輕一揮,立刻有股柔風吹過,攔住了雨無光。

“雨叔,相信我!”

蘇辰依舊是智珠在握,淡聲道。

“這……”

雨無光一愣,疑惑的看了蘇辰一眼。

方纔,不知怎麼的,自己竟然無法抵擋蘇辰那一揮手的力量。

要知道,自己可是堂堂的半步陰玄高手。

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難道,蘇辰是超越半步陰玄境的強者?

想到這裡,雨無光腦海一片轟鳴,不由地搖了搖頭。

這實在是太天荒夜談了。

蘇辰纔多大?

又怎麼可能會是超越半步陰玄的無上強者?

雨無光壓下心底的念頭,目光一凝,落在蘇辰身上。

這時候,蘇辰已經站了起來。

“在我眼中,你根本冇資格稱為‘丹師’,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是煉丹,你隻是一具傀儡罷了!”

蘇辰的聲音,雖然低沉,可在傳出時,卻如同鋒芒利劍,刺進了錢丹師的腦海內。

“真正的丹師,都會去揣摩丹方,改良丹方,甚至是創造丹方,而你呢?除了吹噓,還會乾嘛?”

“一派胡言!你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錢丹師目中充滿了憤怒,死死盯著蘇辰,大吼道。

“丹道傳承,豈容你這黃毛小兒褻瀆!”

“褻瀆?你錯了,我隻是實話實說罷了!”

蘇辰搖了搖頭,淡聲道。

“哼……老夫乃是堂堂四品丹師,你這無知小兒,根本冇資格在老夫麵前談論丹道。”

錢丹師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反應過來後,開始反擊。

“你又錯了,聞道有先後,可達者為師,像你這般驕傲自大,這輩子,也永遠隻能是四品丹師了!”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戲謔之色,道。

“閉嘴,你個毛都冇長齊的臭小子,有何資格稱自己達者為師?”

錢大師臉上露出惱羞成怒之色,哼道。

“資格?這個當然是有了!”

蘇辰也不生氣,輕笑一聲。

隻見,他抬手一揮,竟然取出一枚丹藥。

“這是一枚開脈丹,丹方流傳在外超過千篇,這千篇丹方我都可以說出來。”

“第一篇丹方,無心草三錢,北風果一枚,秋心菊一兩……”

“第二篇丹方,白皮香六錢,光火藤一尺,回龍果一枚……”

“第三篇丹方,荷花芋一兩,天心泥三兩,水星草三錢……”

“第四篇丹方……”

蘇辰緩緩開口,聲音不停,一下子說出了二十多種丹方。

且看其樣子,順暢無比,不像是胡口亂編。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

時間流逝,轉眼間,半個時辰過去了。

蘇辰還在輕聲念著。

“第九百九十八篇丹方,聽言花一錢,水藍草一兩,奶油茶三兩……”

“第九百九十九篇丹方,五菱草二兩,白水熏三兩,鹿靈角一兩……”

“第一千篇丹方……”

四周,一片寂靜。

唯有蘇辰淡淡的聲音,迴盪著。

雨無光,傻眼了。

沈嵐看著這一幕,驚呆了。

四周武者,更是一臉不可思議,包括那位錢大師,也是目中充滿了錯愕。

蘇辰所講的上千篇丹方,大部分,他都是冇有聽說過的,可仔細推敲之下,竟然發現,全都符合藥理,完全可以煉製出開脈丹。

這簡直就是超乎想象。

“莫非……莫非他能創造丹方?”

錢大師似乎想到了什麼,腦海轟鳴,臉色狂變。

可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畢竟,創造丹方這種事,實在太過驚世駭俗了。

除非是登臨大陸之巔的丹尊,否則,誰都不可能做到,輕鬆創造丹方。

“第一千零九篇丹方,金龍草,寶源騰,白皮葉個三兩,亦可煉製開脈丹。”

蘇辰聲音一頓,揮手間,直接將手中的開脈丹捏碎了。

“錢大師,我說得累了,該換你來說了!”

隨著蘇辰聲音傳出時,一陣風吹過,帶起陣陣藥香,吹向錢大師。

“敢問錢大師,這風中,含有多少種靈藥的氣息?”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笑,問道。

“這……這……”

錢大師臉色難看至極,根本回答不出來。

“嘖嘖……這種丹道造詣,真是枉為四品丹師。”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蔑視之意,道。

“你……你個黃毛小兒,休要猖狂,彆以為不知從哪裡背了一些丹方,就能在本尊麵前賣弄!”

錢大師臉色蒼白,渾身哆嗦,抬起頭時,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你又錯了,方纔,我說的丹方都是我創造的,敢問錢大師,我蘇辰所言,是否就是規律?”

蘇辰目光一冷,聲音落下,直接在錢丹師腦海內,掀起驚天轟鳴。

什麼?

他創造的?

這……這怎麼可能?

錢大師渾身發顫,連著倒退了好幾步,不停搖頭。

“不……假的,這一定是假的……”

錢大師雙眼之內充滿了憤怒,厲喝一聲。

“小子,你說的都是假的,全都當不得真!”

“哦……當不得真,那要怎樣才能為真?”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揶揄的笑容。

“你可敢與我比試?大家一起辨認靈藥?”

錢大師穩了穩心神,道。

對於辨認靈藥,他有絕對的把握能贏了對方。要知道,自己可是沉浸在丹道八十載,接觸過的靈藥數不勝數,肯定能勝過眼前這個黃口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