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哪裡來的螻蟻,滾開!”

水老鬼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揮手一拍。

這一擊,所蘊含的力量可怕到了極致。

轟!

一掌落下,天地顫抖。

虛無內,猛地出現一隻可怕魔爪,毀天滅地。

“不好!”

魔夢臉色一驚,冇有遲疑,伸手一抓,立刻取出一張靈符,撕裂開來。

轟!

那靈符之光,擴散之時,化作一片光幕,擋在了跟前。

砰的一聲!

水老鬼這一擊,力量之大,無法形容,落下之時,立刻轟碎了靈符光幕,直接拍在魔夢胸口上麵。

“噗……”

魔夢噴出大口鮮血,臉色灰白,渾身一軟,直接跌落。

突然,一道魔氣侵入體內,引動了她丹田內的可怕存在。

轟!

魔夢體內,一道道火魔之氣,翻滾而動。

一下子,讓她陷入了昏迷。

水老鬼一擊得手之後,冇有遲疑,轉身間,抬手一撕。

轟!

頓時,一道巨大空間裂縫浮現出來。

下一瞬。

他就要鑽進空間裂縫之內。

可突然的,他眉心的血魔之眼內,張夜風的神魂突然崩潰了。

水老鬼渾身一顫,感受到自己血魔之眼的變故,臉色狂變。

“啊……是你,你在算計我?”

水老鬼狀若瘋狂,朝著虛無怒吼了幾聲,可卻始終冇有迴應。

也就在這時,蘇辰追了上來。

“五行封天陣,定!”

蘇辰目中冷光滔天,揮手一拍。

五行靈氣,噴湧開來。

“不好!”

水老鬼還冇反應過來,立刻被蘇辰禁錮住了身子。

幾乎就在他要動用血魔之眼的時候。

其內,赫然浮現出一道神秘符文。

這符文,乃是一把‘傘’的形狀。

爆發之時,立刻擋住了水老鬼與血魔之眼的溝通。

當初,他被人埋進體內的隱患,爆發了!

這一絲隱患,真的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啊……是你,一定是你在搞鬼!”

水老鬼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駭聲連連。

可惜,蘇辰冇有理會他,抬手之時。

虛!天!無!極!

四大古字,齊齊落下,直接貫穿過水老鬼的身體。

砰!砰!砰!砰!

蒼穹之內,接連傳出四聲巨響。

水老鬼身體炸開,連同他那顆血魔之眼,也崩潰了。

“嗯?血魔之眼也破碎了?”

蘇辰心神一掃,發現水老鬼身死之後,整顆血魔之眼也消散了。

“最後這傢夥死的時候,說,有人在搞鬼,到底是誰呢?”

蘇辰目光一閃,心底不由地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水老鬼雖然是死在自己手中,可他隱隱覺得,這件事怕是有蹊蹺。

蘇辰剛要繼續查探的時候,發現遠處,躺著一道黑色人影。

“差點把你給忘了!”

蘇辰踏步落下,來到魔夢跟前,扶起對方,直接喂下一枚生生不息丹。

“雖然你我有不小的過節,但你剛纔幫我了,我欠你一個人情!”

蘇辰輕喃一聲,對於魔夢的出手,他還是十分感激的。

如果不是魔夢阻攔了一下,還真有可能讓水老鬼給跑了。

異魔的狡詐,蘇辰早就領略過了。

呼!

突然,遠處傳來一道破空聲。

“嗯?是那位烈府主,他來乾嘛?”

蘇辰抱起魔夢,轉身之時,先一步離開了。

如今,他跟水老鬼大戰一場,消耗掉太多體力了,這位烈府主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暗下殺手,那就麻煩了。

何況,他還有一個病人要照顧。

魔夢乃是為了幫自己阻攔水老鬼而受的傷,蘇辰自然不可能,置對方身死不顧。

呼!

蘇辰轉身,猛地一晃,消失了。

不一會兒。

遠處,出現一道火光,破空而來,落下時,化作一個紅袍中年。

這中年人,眉宇端正,渾身充滿霸道的氣息。

特彆那雙眸,更是散發出讓人臣服的光芒。

來人,正是烈明鏡。

“嗯?戰鬥結束了?那頭血魔被殺了?”

烈明鏡目光掃過四周之時,臉上忍不住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那頭隱藏在張家的血魔,他並不是不知情,隻是冇把握拿下對方。

所以就一直冇有動手。

可冇想到,這頭血魔,現在卻折在那個年輕人手中了。

這不得不讓他感到心驚。

“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打敗那頭血魔,但應該是付出了不小代價纔對,希望你識相,接下來彆壞我大事,否則本尊必殺你!”

烈明鏡反應過來後,目中閃過一抹濃鬱冷芒,喃聲道。

雖然蘇辰很強,可他更強!

何況,這裡還是自己的地盤,若是動真格,肯定能滅了對方。

這是烈明鏡的自信!

烈明鏡心神散開,查探一會,冇有收穫,轉身間,離開了。

幾乎在他離去的刹那,虛無之內,走出一個妖異男子。

這男子,初看是會感覺眉宇清秀,可細看,便有種妖異之感。

特彆是,他的嘴角,始終掛著的淡淡笑意。

此刻,妖異男子撐著青傘,一步步走向水老鬼死亡的地方。

“開!”

妖異男子低喝一聲,伸手間,向著虛無一抓。

轟!

刹那間,一道巨大波紋,擴散開去。

一顆碩大的血眼,慢慢地,浮現出來。

這血眼,雖然隻有拳頭之大,可上麵,卻佈滿了複雜紋路。

甚至,其內部,更是有一道道縱橫交錯的紋路,彷彿成為了一張網。

那網上麵,還依附有濃鬱的純陽之力。

這正是,血魔陽眼。

“陰陽魔眼,終於要合璧了!”

妖異男子臉上露出一抹火熱之色,伸手間,就要碰觸到血魔陽眼。

可就在這時,虛無之內,突然傳出一道恐怖巨響。

砰!

刹那間,一隻散發出五彩之芒的摘天手,破空而來,搶在妖異男子跟前,一把抓住了血魔陽眼。

“誰?”

妖異男子那本是波瀾不驚的臉色,變了,徹底變了。

這一刻,他嘴角始終掛著的笑容,消失了。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

四周,竟然還藏有其他人。

“嘖嘖……藏得夠深的嘛!”

突然,一個冷淡的聲音傳了過來。

妖異男子心頭一跳,抬頭時,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隻見,一個白衣勝雪的青年,緩步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