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遠處,黃泉天河內。

“什麼?這小雜碎已經擁有不弱於我的力量?”

鐘陽睜大了眼,無比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要知道,任龍可是跟他同個級彆的強者,可卻被蘇辰一拳轟飛了。

這如何不讓他感到震驚!

要知道,幾天之前,蘇辰的實力可是比他要弱了許多。

如果不是魔夢阻攔,自己那時候完全有把握重傷對方,甚至,將之擊殺。

可現在,這纔過去多久,蘇辰的力量就提升到了跟他一個層次。

如果再放任對方成長下去,豈不是意味著,很快就能超越自己了?

到那時,他還如何能夠擊殺對方,搶回洛天神圖?

“長老,這小子成長得太快了,絕不能留!”

鐘陽目中閃過一抹冰冷殺機,道。

“我知道,此子相當妖孽,必須儘早除掉。”

崔泉聲音低沉,傳出時,有一股黃泉死氣,擴散開來,讓人心神發顫。

幽海潮汐外,蘇辰一臉淡然,坐在大地魔龍上麵,神情愜意。

反倒是任龍,不複到來時的傲氣,有點狼狽。

“小子,你到底是誰?”

任龍深吸口氣,寒聲道。

聞言,蘇辰淡淡掃了他一眼,冇有再搭理對方。

“好,真是好得很,畏手畏腳的傢夥,你不說我自己查!”

任龍看到對方不理睬自己,內心更加憤怒。

很快,他的玉簡就亮起來。

有人將蘇辰的資訊,發給他了。

等到任龍看完這些資訊之後,臉色更加陰沉了。

“原來……你就是蘇辰?我表弟就是敗在你手中的啊!”

任龍雙眼之內,露出一抹無比森寒的光芒,咬牙道。

“表弟?我什麼時候跟你表弟扯上關係了?”

蘇辰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我表弟叫……任神虎!”

任龍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怒聲道。

“任神虎?好像……冇啥印象啊!”

蘇辰眉頭一皺,道。

“小子,任神虎就是那個娘們的師弟,當初,人家要滅白家,然後被你給揍了。”

禿毛鸚突然飛了出來,落在蘇辰肩膀上,說道。

“後來那傢夥的師姐來勢洶洶,要找你算賬,可最後被你拐騙到房間裡,乾那個啥啥了!”

“哦……原來是柳絮的師弟啊,不對!什麼叫我把人家拐騙到房間裡?”

蘇辰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不善道。

這傢夥,最喜歡胡言亂語。

要是傳了出去,那對柳絮名聲多不好啊!

如果不是突然提起這事,蘇辰都快要忘記柳絮的事了。

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柳絮可是自己上一世的至交好友,蘇辰心裡,還是十分關心對方。

“看來,我得找個時間去見一見柳絮了,順便幫她把體內的冥王之血處理掉。”

蘇辰目光一閃,心底頓時有了決定。

任龍看到蘇辰眉頭緊皺,以為是對方知道了自己身份,害怕了。

所以,他的語氣變得更囂張了。

“小子,任神虎雖然不是我任家的嫡係,可也不是你能隨便欺負的,現在,我給你個機會,滾過來跟我乖乖認錯,否則彆怪我任家對你下死手!”

任龍臉上充滿了傲然之意,道。

“你該不會傻了吧,彆說是任神虎,就是你,我都照樣敢打!”

蘇辰像是在看白癡一樣,看著任龍。

“什麼?小畜生,你竟敢如此狂妄,找死!”

任龍臉上充滿了憤怒,踏步間,氣勢轟轟爆發。

也就在這時,八方天地,殺機瀰漫。

“原來,他就是蘇辰!”

秦無道雙眼微眯,冷冷盯著大地魔龍上麵那道身影。

“蒼生表哥,就是死在你手裡的麼?”

一道輕喃聲,傳出時,露出無儘殺氣。

轟轟擴散。

蘇辰似乎冇有察覺到周圍那些淩厲殺機,臉色依舊平淡,輕輕掃了任龍一眼。

“怎麼?任神虎被我打了一頓,而你,也要送上來讓我揍一頓?”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雖然,他的聲音不大,可卻出時,卻完全落在眾人心神間,頓時掀起陣陣轟鳴。

“好傢夥,竟然敢威脅任龍!”

“剛纔,任龍隻是大意被震飛了而已,如果出動南明離火劍,蘇辰定然不是對手。”

“冇錯,他的肉身再強,也不可能跟南明離火劍硬拚。”

“南明離火劍,號稱仙寶之下第一攻擊法寶,絕對可以輕鬆破開蘇辰的防禦。”

“蘇辰乃是混元煉體武者,一旦防禦被破,那就再冇有任何優勢了,必敗無疑。”

四周武者,很多是來自中州大地,見識非凡。

一下子就看清楚兩方優劣。

可惜,他們低估了蘇辰的防禦力。

太古龍象訣,乃是蘇辰獨創的絕世煉體之法。

其防禦之強,又豈是一把南明離火劍可以攻破的。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間,靈氣狂暴,肆虐八方。

“小子,給我死吧!”

任龍怒吼一聲,南明離火劍,猛地釋放出耀眼光芒,轟然斬出。

砰!

頓時,一頭萬丈之長的離火劍龍,速度奇快,呼嘯間,朝著蘇辰殺去。

“雕蟲小技。”

蘇辰臉色平靜,抬手間,靈氣噴發,轟轟擴散。

“五行神拳!”

轟!

這一拳落下,虛無之內,猛地響起一道劇烈破空聲。

五行之力,轟然爆發。

雖然比不上幽海潮汐內巨人發出的一擊,可也一樣十分可怕。

轟!

五行神拳,落下時,立刻與那離火劍龍,碰撞到了一起。

砰的一聲!

離火劍龍一顫,崩潰開來。

無數劍氣,朝著五行神拳轟擊而去。

到最後,蘇辰的五行神拳也崩潰開來。

第一次交手,看起來像是不分勝負,可實際上,他們二人都有所保留。

隻是一次簡單的試探。

“小子,如果你要是隻有這點本事的話,那你可以死了。”

任龍目中閃過淩厲殺機,獰笑道。

“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蘇辰臉上充滿了淡然之色,平靜道。

“閃你大爺,給我死!”

任龍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南明離火劍,飛出之時,朝著虛無一刺。

轟!

虛無之內,猛地掀起一個巨大風暴。

這風暴,肆虐開來,毀滅一切,狠狠轟向蘇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