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虛無之內,猛地掀起一個巨大風暴。

這風暴,席捲開來,吸收了南明離火劍的無窮劍氣,可怕至極,狠狠轟向蘇辰。

“南明離火劍,不愧是仙寶之下的第一攻擊利器,非同一般。”

“難怪任龍能夠與人玄境強者一戰,不論是誰,隻要掌控了這把南明離火劍,都能讓自己戰力翻倍啊!”

“任龍的攻擊,太可怕了,蘇辰隻有勉強抵擋的份啊!”

“按照這趨勢下去,要不了多久,蘇辰就會力竭,一個不慎,很有可能直接被當場斬殺。”

四周武者,紛紛不看好蘇辰。

“離火劍爆!”

任龍低喝一聲,揮手間,南明離火劍飛了出去,融入到那個巨大風暴之內。

轟!

刹那間,整個風暴燃燒起來了。

離火之力,無比肆虐。

隨著風暴的轉動,直接焚燒蒼穹,滅殺所有。

這一擊,太恐怖了!

孟慶等人,臉上紛紛露出擔憂之色。

可是,蘇辰依舊一臉淡然。

“任你法寶滔天,我一拳碎之!”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自信之色,踏步間,神站之力,轟轟爆發。

一頭無比古老的皇象之影,陡然凝聚,散發出恢弘、浩大的氣息。

轟!

刹那間,蘇辰一步踏出,與這道皇象之影融合到了一起。

一股強大到無法形容的力量,爆發了。

“碎!”

蘇辰抬手間,體內所有的力量,徹底凝聚,一拳轟出。

這一拳,冇有任何花哨,簡簡單單,落下時,直接砸得蒼穹震盪。

砰!

天地之間,猛地出現一道耀眼金光,飛速衝出。

任你南明離火劍,風暴滔天,我拳無敵,自當碎之。

砰!

南明離火劍捲起的風暴,呼嘯間,碰觸到蘇辰的拳頭後,傳出哢哢之聲。

刹那間,崩潰開來。

“不……”

任龍臉上露出一抹驚色,拚儘一切,引出更強的南明離火之力。

可惜,這一切隻是徒勞。

蘇辰的一拳,雖然隻是簡單的肉身之力,可卻與太古龍象之意融合到了一起。

一拳,足以碾壓一切!

砰!

虛空深處,傳來一陣爆鳴。

南明離火劍的風暴,隻是堅持不到一息的時間,便崩潰開來。

那熾烈的拳光,橫空落下,直接轟在南明離火劍上麵。

哢嚓一聲!

南明離火劍發出劇烈顫抖,上麵的符文,紛紛破碎開來。

“不好!”

任龍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剛反應過來,便感受到一股巨力襲來。

那巨力,赫然是一隻無可匹敵的拳頭!

這一拳,根本無法躲避。

一片慌亂間,任龍隻能伸手去抵擋。

轟!

蘇辰的一拳落下,直接打在任龍手臂上麵。

哢嚓一聲!

一下子,血肉橫飛。

“啊……”

任龍慘叫一聲,整條手臂,崩潰開來。

一拳之威,恐怖至斯!

無相公子傻眼了!

烈明鏡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鐘陽等人,一個個臉上充滿了驚容!

所有人看著這一幕,驚呆了。

饒是秦無道、萬雷王,見識非凡,此刻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蘇辰。

“混元煉體,當真有這麼強大嗎?”

秦無道喉嚨有些乾澀,喃聲道。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

蘇辰的力量竟如此逆天,一拳重傷了任龍。

要知道,任龍可是半步人玄境的強者,距離突破,也不遠了。

況且,對方手中還掌握有南明離火劍,戰力更是逆天,可卻依舊不是蘇辰一拳之敵。

“這小子的肉身有古怪!”

萬雷王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光,喃聲道。

“什麼?這傢夥的實力,竟然提升了十倍不止!”

魔夢目中深處,泛起陣陣漣漪。

“這……這也太可怕了吧!”

“蘇辰所修煉的混元煉體功法,非同一般,否則不可能擁有如此強橫的力量。”

“冇錯,蘇辰的肉身修為,絕對達到一個相當可怕的境界。”

“任龍也是倒黴,雖然掌握了南明離火劍,可遠冇有達到人劍合一之境,碰到蘇辰這個妖孽,輸也是正常。”

半晌之後,逐漸有人反應過來,聲音中帶著駭然,議論起來了。

“之前,聽說北陽府城出現了一頭血魔,死在蘇辰手中,看來這事是真的。”

人群中,有人突然想到了什麼,驚聲道。

雖然之前有訊息說,蘇辰滅殺了逃脫的血魔,可大家隻當是笑話!

要知道,血魔向來狡詐多端,實力極強,擅長隱匿。

除非是修為比起血魔強一個大境界,否則遇上了根本不是對手,更不要說將血魔滅殺了。

當初,蘇辰將血魔引走,眾人都以為,蘇辰怕是要遭遇不測了。

可冇想到,後來,蘇辰又迴歸了。

並且當眾與黃泉天宗的人乾了一架。

那個時候,大家心裡冇想那麼多。

可此刻,隨著蘇辰一拳擊敗任龍。

那種碾壓一切的滔天戰力,頓時讓大家想到了某種可能。

那頭血魔,真的死在蘇辰手中了。

“哼……這個小王八蛋,又殺了一位我魔族的人。”

葉無顏隱藏在人群中,聽到這個訊息,十分不爽。

“這小子,實力竟然提升了這麼多!”

鐘陽目中閃過一抹冰冷殺機,飛出時,來到任龍身旁。

“任兄,冇事吧?”

鐘陽一把扶起了任龍,發現對方胸口上麵,一片焦黑。

那赫然是整件護甲崩潰的跡象。

要知道,這可是天階極品級彆的防禦護甲啊!

可依舊,擋不住蘇辰的一拳。

更讓人震撼的是,蘇辰方纔轟落的一拳,還隻是打在任龍手臂上。

那些許殘餘力量,蔓延開來,便是毀掉了一件巔峰級彆的護甲。

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到震驚。

如果剛纔蘇辰的這一拳,直接擊中胸口。

恐怕,現在任龍得去見閻王爺了。

蘇辰的力量,太可怕了。

這樣的敵人,必須儘早除掉!

否則,日後定成大患。

“咳……我冇事,鐘兄,給我殺了他!”

任龍吐出一口鮮血,臉上充滿了怨毒之色,惡狠狠地盯著蘇辰。

方纔,自己被蘇辰一拳擊敗。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尤其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落敗,更是讓他無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