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咳老夫體內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吧!”

族公臉上流露出一抹無奈之色。

“並不是我不願出手將那王瞎子留下,而是,我根本就冇有絲毫力量!”

“族公,這這是怎麼回事?”

蘇辰壓下心底的震驚,問道。

“這一切,當然是因為它!”

族公說著之時,揭開了上半身的衣袍,露出了胸膛。

那胸膛上麵,刻著一隻巴掌大的蠍子。

彷彿圖騰聖物一般。

甚至,當蘇辰一眼看過去的時候,這隻蠍子還泛起了幽光。

刹那間,有股陰冷之意蔓延開來,令人心神發顫。

“這是古疆族的天陰蠍?”

蘇辰眉頭一皺,似乎想起了什麼,驚道。

古疆族天陰蠍,乃是一種不在五行之內的毒物,異常可怕!

飼養在武者體內,可吸食丹田靈氣,轉化成自身養分。

無論是誰,隻要天陰蠍入體,必死無疑!

除非能夠找到天陰蠍的主人,否則,隻能等死。

天陰蠍寄居體內,定然與丹田融合到一起,不死不滅。

“你小子倒是見多識廣,知道這東西。”

族公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不由地多看了蘇辰一眼。

“族公,您跟古疆族的人有生死仇怨?”

蘇辰搖了搖頭,道。

這天陰蠍雖然歹毒,可卻十分稀少,價值連城。

普通的古疆族人根本不可能擁有!

“哎”

族公搖了搖頭,輕歎一聲。

“當年那事,也是我有錯在先,所以我不怪她!”

“他?她?”

蘇辰一愣,頓時反應了過來,冇有再追問下去,轉而道。

“其實,這古疆族的天陰蠍,也不是冇有辦法除掉!”

什麼?

這天陰蠍能夠除掉?

族公聞言,臉上頓時充滿了激動之色。

如果要不是因為這天陰蠍,他又何至於淪落到這種地步,終日躲在這座小閣樓裡,不敢外出半步。

“當然,我知道的就有三種辦法可以滅掉這天陰蠍!”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淡聲道。

“哪三種辦法,快說!”

族公雙眼之內充滿了希望之芒。

“第一種,可以請造神境的強者出手,造化之力一出,天陰蠍必死!”

蘇辰伸出一根手指,道。

聞言,族公搖了搖頭,苦笑道:“那些造神境大能,幾乎都是傳說中的大人物,彆說是請動他們出手了,就算是見都見不到。”

“那就隻有第二種辦法了,修煉大日神陽訣。”

蘇辰伸出第二根手指,道。

“大日神陽訣?”

族公先是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搖頭道。

“這是大秦帝國陽家的鎮世神功吧!彆說你現在手中冇有這門武學,就算有,老夫也不敢修煉!”

老人雙眼之內的希望之芒,一點點黯淡下去。

“那就隻剩下最後一種辦法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傳說之中,有一種丹藥可以祛除萬毒,滅殺一切妖物,想來可以對付這天陰蠍。”

“什麼丹藥?”

族公眉頭一皺,問道。

“小聖元丹!”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奇異之芒,道。

“你小子,今天是來消遣老夫的吧!”

老人聽完蘇辰說完的最後一種辦法後,苦笑一聲。

不論是哪一種辦法,都難如登天。

特彆是這蘇辰所說的小聖元丹,根本就是一種已經絕跡了的丹藥!

那是遠古時代,靈陽丹尊還在世時流傳諸天的一種靈丹。

可伴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古老靈丹,早就消失在了曆史長河之中。

所以,這根本不可能有的!

族公雙眸之內,所有的希望之芒消失了。

可誰知,蘇辰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他腦海轟鳴,漆黑的雙眸之內,亮起了耀眼無比的光芒。

“小聖元丹的丹方,我有!”

蘇辰輕飄飄的一句話,傳開來時,卻是讓族公呼吸急促,心神震撼。

“我不僅擁有小聖元丹的丹方,而且,我還能煉製小聖元丹!”

蘇辰接下來的這一句話,則是徹底讓族公傻眼了。

任誰都不會想到。

那個一言喝退龍血鎮第一人王瞎子的神秘老人,竟然會露出這樣震驚的表情。

而能夠讓這樣一位老人如此震驚的,卻隻是一個年輕人。

“你你真的掌握了小聖元丹的煉製法門?”

族公反應過來之後,驚呼道。

“冇錯,我得到了丹尊傳承,那裡麵有關於小聖元丹的記錄。”

蘇辰神秘一笑,淡聲道。

“要不然,我怎麼能夠這麼快突破到轉元境!”

這是蘇辰在為自己快速崛起找理由。

要不然,任誰知道自己隻花費了三天的時間,就從開脈三重突破到轉元境,絕對會驚得眼珠子丟了下來。

甚至,還會懷疑自己是否得到了某種至寶。

與其這樣讓人去猜測、惦記,還不如自己主動澄清。

畢竟,丹道傳承這種東西,彆人就算想要起什麼壞心思也拿不走。

至於自己修為突破如此之快,這就好解釋了。

有了丹藥,難道還會突破不快嗎?

傳說中,有一些仙丹更是能讓人一夜之間踏入造神之境。

與這種比起來,蘇辰花費了三天的時間,突破到轉元境,那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丹尊傳承?”

族公先是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臉上充滿濃濃的驚喜。

這世上,強者為尊,可是丹師更讓人尊敬。

因為,丹師能夠造就強者!

“族公,您放心,我一定會早日煉製出小聖元丹,幫您除掉這古疆族的天陰蠍。”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真誠之色。

方纔要不是這位老人出手,自己還不一定能擊退那個王瞎子。

“小聖元丹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煉製的,所需要的靈藥,就十分稀少,你慢慢來就好。”

老人目中深處閃過一抹希冀之芒。

任誰知道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又怎會不激動!

“對了,族公我還不知道你的身份呢!”

蘇辰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道。

“咳咳告訴你名字,估計也不認識,我跟你太祖爺爺是兄弟!”

族公咳嗽一聲,淡聲道。“跟我太祖爺爺是兄弟?那那您的年紀,豈不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