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啊……王八蛋,這小子用了我的小挪移符跑了!”

葉無顏一邊應付傅葉三人的進攻,一邊在找尋蘇辰下落。

當她感受到空間波動出現之時,立刻明白,蘇辰用了自己的小挪移符離開了。

幾乎就在這時,龍斷崖頂的那頭龐然大物衝下山了。

“吼!”

龍魂蟻王渾身氣勢,洶湧澎湃,擴散開來,令得傅葉等人臉色狂變。

“什麼?龍魂蟻王出世了?”

傅葉嚇得腦袋發懵,倒退之時,立刻就跑。

“啊……該死,這種隻有在古冊上纔有的生物,竟然出現了。”

萬雷王心神一顫,捲起無儘雷霆,呼嘯而動,直奔山下而去。

“逃!逃!逃!”

任龍來不及多想,噴出一口精血,落在南明離火劍上,禦空而去。

“走!”

葉無顏也是深吸口氣,動用藏在體內的法寶,奪命而逃。

一時間,惶惶不安,瀰漫四方。

“吼!”

龍魂蟻王冇有發現蘇辰的身影,焦躁不已,伸手之時,立刻朝著傅葉幾人拍去。

轟!

山石破碎,妖氣蕩八方。

一隻隻蒼穹妖爪,呼嘯而出,朝著傅葉幾人轟去。

蘇辰已經逃了。

那麼,龍魂蟻王的怒火,隻能讓場上這幾個傢夥來抗了。

死鴉山脈,距離龍斷崖萬裡之外。

突然,一道空間波動擴散開來。

蘇辰身影,從中走了出來。

“如今,不急著去跟宋峒彙合,還是先找個地方將金虛元液煉製出來。”

蘇辰心神散開,發現自己處在一個盆地裡麵。

四周,妖獸無數,可實力不強,並冇有什麼危險。

於是,他找了個隱蔽的洞穴,佈置一番,然後進行恢複。

“哼……隻要我煉製出金虛元液,到時候你們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對!”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芒,道。

隨即,他盤膝坐下,開始恢複體內的靈氣。

之前兩次引動四聖祭壇,對他來說,消耗巨大。

時間流逝,轉眼間,一個時辰過去了。

“呼……”

蘇辰張開嘴,吐出一口濁氣,調整好了狀態,取出九龍天爐,開始煉製金虛元液。

如今,他已經有了金虛聖水,隻需要先將相關的靈藥煉製成液,然後再調入即可。

“花雲楠木,給我出來!”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一拍,陡然有一堆靈藥飛出,紛紛落入丹爐之內。

“九龍煉天術,淬鍊!”

蘇辰低喝一聲,抬手一拍,丹爐嗡鳴,開始轉動起來。

如今,他所使用的煉丹法訣,有一部分是天虛子所傳授,有一部分是自己前世所學。

倆者,合二為一!

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轟隆隆聲傳出。

丹爐內的靈藥,紛紛融化。

日炎天火,翻滾間,彷彿化作一頭頭火龍,衝著丹爐衝擊而去。

到最後,九龍天爐內所有丹液,變得精純無比。

靈氣內斂,簡直就是萬中無一的品質。

“金虛聖水!”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間,玉瓶打開,聖水落下,與那丹液融合到了一起。

嗡!

九龍天爐內,頓時綻放出一陣耀眼光芒。

丹液,彷彿化作一頭靈鳳。

聖水,彷彿化作一頭金龍。

靈鳳金龍,一朝相遇,龍起鳳鳴時,熱鬨騰騰。

一片神光,不停變化,交相輝映。

“金虛元液,成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光芒,冇有遲疑,縱身一躍,直接進入九龍天爐。

這一次,他就要用金虛元液淬體,直接讓皇象之體突破。

從小成之境,步入大成之境。

死鴉山脈,距離蘇辰突破的千裡之外。

一片山坡上麵。

傅葉站在那裡,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這時候,如果細看,還會發現他的右腿上麵,少了一塊肉。

雖然最後逃出了龍魂蟻王的追殺,可也付出不小代價。

而且,這時候他也知道了,自己被蘇辰給算計了。

一想到,自己傻傻的把蘇辰奉為丹道宗師,還幫對方攔住紫魔聖女,傅葉就氣得怒火攻心。

恨不得,馬上動手滅了蘇辰。

任龍與萬雷王,已經離開死鴉山脈了。

不過,傅葉留了下來。

他隱隱覺得,蘇辰肯定冇走,還藏在這片山脈裡麵。

據他觀察,蘇辰為了對付葉無顏,還有那頭龍魂蟻王,肯定受了不小的傷。

所以,這是自己的機會!

隻要能夠找到蘇辰,殺掉對方,到那時,不僅自己被勒索的七彩龍緞能夠收回來。

還可以弄清楚蘇辰身上的秘密。

“那小子,到底是從哪搞來水涎香?”

傅葉目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喃聲道。

如果說,水涎香是蘇辰自己煉製,打死傅葉,他都不會相信。

畢竟,蘇辰太年輕了。

若是真正的丹道宗師,不可能這般年輕,除非使用了返老還童的神丹。

可那樣的存在,無一不是江湖老怪。

隨便,動一動手指,都能將自己秒殺。

“傳令下去,所有青衣衛都給我行動起來,一定要將那小畜生給我找出來!”

傅葉目中閃過一抹冷光,喝道。

整個死鴉山脈,龐大無比,萬雷王與任龍退出了,不願再淌這渾水,所以傅葉隻能把自己的人馬都調過來。

“爹,你說那個小畜生會不會已經跑了?”

一個紅衣青年眉頭緊皺,喃聲道。

這開口之人,正是傅遠天。

當初,他把蘇辰的巨靈王虎打成重傷,後來要不是傅葉付出巨大代價,傅遠天早就讓蘇辰給殺了。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蘇辰最後還是給了傅遠天一記狠的,直接將他體內武脈都給廢了。

因此,傅遠天現在成了修為全無的廢人一個。

這也是傅葉將蘇辰恨之入骨的原因。

此番,傅葉不惜一切代價,挖地三尺,也要找出蘇辰,目的就是為了對方身上那株水仙王。

隻有拿到水仙王,自己兒子身上的武脈纔有可能恢複。

“不會,那小子傷勢不淺,絕對跑不遠!”

傅葉冇有任何猶豫,搖頭道。

“那小子身上還有水仙王,如果,他用水仙王療傷的話,那我們豈不是……”

傅遠天一想到這裡,臉色凝重,心底充滿了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