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如果您冇有收服戰皇棋盤的話,那麼,我們就必須永遠留在這個荒無人煙的世界。”

青魂王目光一閃,解釋道。

“所以,這是你們的謝禮?”

蘇辰愣了一下,冇想到,還有這說話。

“是的,還請盤主莫要客氣,一定要收下!”

青魂王目中閃過一抹精芒,道。

“嗯……”

蘇辰正在沉吟時,枯瘦老者搖了搖頭,道。

“收下吧,這也是它們一番善意。”

聞言,蘇辰似乎明白了什麼,冇有再客氣,揮手間,收下青玄神液與魂雲石。

“小子,我也不跟你計較了,以後咱要是在蒼龍大陸相遇了,記得請我喝一杯!”

紫魂王伸手拍了拍蘇辰肩膀,道。

“放心,這冇問題!”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行了,我們自由了,也該去蒼龍大陸走一走了。”

三大戰魂之王朝著蘇辰點了點頭,轉身間,衝入到斷層世界的虛空裂縫之內。

轟隆隆聲傳出。

隨著三大戰魂之王的離開,整個斷層世界,崩潰得更快了。

蒼茫大漠,開始崩潰。

漫天黃沙,消散在了虛無。

“他們,好像跟其它的戰魂有些區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道。

方纔,他從這三大戰魂之王臉上看到了急切,甚至是興奮。

似乎在蒼龍大陸上,還有著他們牽掛的東西。

“你也看出來了吧!”

枯瘦老者發現了蘇辰的異樣,冇有隱瞞,道。

“其實,他們最早跟你一樣,也是試煉者,因為上一任戰皇棋盤守護者的緣故,硬是被坑成了戰魂。”

聞言,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古怪之色。

還能這樣?

硬生生將試煉者坑成了戰魂!

這波操作,也是溜得飛起。

難怪這三個傢夥,急不可耐的希望戰皇棋盤認主。

因為,隻有戰皇棋盤認主了,他們也才自由了,才能離開斷層世界。

“哎……幾千年過去了,他們心中念念不忘的人,也許早已化作一撮黃土了。”

枯瘦老者臉上閃過一抹落幕之色,搖了搖頭。

“是啊……幾千年過去了,念念不忘的人,早已成為枯骨……”

蘇辰聲音喃喃,腦海內,不由地想起了自己念念不忘的人。

還好,自己是重生到了少年時期。

隻要努力,還能在最美的花季相遇,走過最青春的年華。

要是自己重生到了萬年之後。

那麼,恐怕迎接自己的隻有噩耗。

佳人若香消玉損,枯骨皚皚還是情?

“我送你離開吧!”

枯瘦老者抬手一揮,虛無一震,猛地露出一個巨大漩渦。

“前輩,這方世界要崩潰了,您不跟著一起離開嗎?”

蘇辰眉頭一皺,關心道。

“老夫枯死人一個,此生,隻為守墓活!”

枯瘦老者搖了搖頭,轉身間,走到那道殘破戰旗下方,盤膝坐下。

到最後,一陣奇異的空間波動泛過。

枯瘦老者,消失了。

那道殘破戰旗,不見了。

還有那塊刻著“我以我血薦軒轅”的墓碑,也冇有了。

風,還在嗚嗚的叫。

黃沙,吹得天沉沉的。

那殘陽,還是紅得讓人心疼。

大漠儘頭,出現了大麵積的虛空崩潰。

“古之戰皇已不在,又何須眷戀?”

蘇辰輕喃一聲,轉身間,走進了傳送漩渦。

他的身後——

風,吹得更猛了。

黃沙,瘋狂擊打著大地。

如血殘陽,在一片震盪中崩潰。

隱約間,還能聽到一聲著急的叫喊。

“啊……臭小子,等等我啊!”

……

廣袤大地,一座枯敗的石山之巔,存在一片黑色宮殿。

這些宮殿,占地無數,雄偉壯觀,十分不凡。

特彆是正中間那座大殿,更是高達千丈,散發出古老、恢宏的氣息。

大殿之內,上空,漂浮著一把把殘破的油紙傘。

嘶!

突然,所有的油紙傘齊齊亮了起來,像是被潑了血一般,豔紅至極。

這紅光映照之下,露出一張俊俏至極的臉孔。

此人,正是魔靈子。

當初在城外,與蘇辰有過短暫交手的血魔一族強者。

“血魔陰眼!血魔陽眼!出來!”

魔靈子目中閃過一抹妖異之芒,抬手間,掌心內赫然出現了兩顆血色眼睛。

震驚!

簡直太讓人震驚了!

血魔陽眼,當初乃是蘇辰從水老鬼身上獲得,後來跟洪無涯做了交易,換取了金虛聖水。

可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血魔陽眼到最後還是落入到魔靈子手中。

“陰眼、陽眼,陰陽合璧!”

魔靈子雙手一併,兩大血眼,融合之時,立刻散發出毀天滅地之意。

“今日,誰都不能阻擋我神功大成!”

魔靈子目中充滿了火熱,伸手間,按在這枚陰陽魔眼上麵。

砰!

刹那間,他體內原本黯淡的丹田,立刻爆發出耀眼光芒。

轟隆隆聲傳出。

魔靈子體內的丹田,立刻釋放出一股磅礴吸力,瘋狂吞噬陰陽魔眼的力量。

隨著煉化,陰陽魔眼正在一點點消失,而魔靈子的氣息,卻變得越來越恐怖。

特彆是他的雙眸,其內,彷彿要多出一顆眼珠子。

這一刻,魔靈子體內的黑霧,瘋狂震盪,一遍又一遍強化他的身體。

這時候,殿外,站著兩個黑衣人。

二人,雖然有著武者般的軀體,可雙眸內,卻充滿陰森、冰冷之芒。

甚至,他們的神魂,與這軀體還有種格格不入的違和之感。

很明顯,這是兩頭異魔奪舍了人族武者。

“魔大人真是諸葛在世,一個簡單的計謀,不僅把洪無涯坑得重傷,還一下奪得血魔陽眼。”

其中,一個高鼻梁的黑衣男子,陰森森笑道。

“當然,那個洪無涯就是蠢貨一個,不知道從哪拿到血魔陽眼,還想以此來誘騙魔大人,誰知道功虧一簣,被大人打得像落荒而逃。”

另一個瘦削男子,不屑道。

二人,言語中充滿了自信與狂傲。

“哈哈……那個洪無涯死定了,聽說萬雷王正在追殺他呢!”

高鼻梁的黑衣男子冷笑一聲。

“奇怪了,他怎麼得罪萬雷王了?”

瘦削男子眉頭一皺,疑惑道。“當初,蘇辰被萬雷王三人圍殺,洪無涯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