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829章

掛在樹上

懺悔人生

“心蓮劍術……”

蘇辰輕喃一聲,心神之力,席捲而出,不停演化。

到最後,赫然變成一朵朵蓮花。

這心蓮花,齊齊飛出,轉動開來,化作一把寒劍。

“心蓮劍術!”

蘇辰低喝一聲,意隨神動,心蓮花劍,戮破九州。

轟!轟!轟!

心界之內,赫然出現一把把‘心蓮之劍’,速度奇快,落下時,直接打得心神之海一片震盪。

“很好,有了這一式心神絕學,以後就算是麵對人玄九重的強者,我也有一戰之力了。”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盎然自信。

‘心蓮之劍’,與一般的武學不一樣。

這是直接攻擊對方心神的秘法。

強大且神秘。

“小……小雜碎,你……你竟然吸收我的神魂之力去修煉自己的功法!”

無相天魔的殘魂掛在世界古樹枝頭上麵,變得稀薄無比。

這時候,它已經進氣多出氣少了。

“武道之界,弱肉強食,你想奪舍我的肉身,我自然要吞噬你的神魂了!”

蘇辰眉頭緊蹙,冷笑一聲。

“世界古樹,鎮壓!”

蘇辰低喝一聲,直接把無相天魔的殘魂鎮壓到古樹下方。

至於能夠活多久,那就要看它自己的造化了。

畢竟是活了幾千年的老古董,命硬得很。

“啊……”

無相天魔慘叫一聲,落入古樹底下,無法動彈。

這時候,它眼底餘光一閃,看到那把被鎮壓的一把魔劍。

“什麼?這是紫魔一族的聖器‘裁決之劍’?”

無相天魔臉色狂變,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裁決之劍對它造成的衝擊之大,無法形容。

“咦……這把裁決之劍名頭這麼大麼?”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這把魔器‘裁決之劍’,當初是被封困在族內禁地。

後來,惹惱了蘇辰,直接被他強行收進體內,動用世界古樹鎮壓。

紫魔一族的聖女‘葉無顏’。

幾次三番纏上自己,為的就是躲回裁決之劍。

冇想到,眼前這頭無相天魔竟然也認識這把魔劍。

“哼……小子,你死定了,你竟敢鎮壓裁決之劍,紫魔一族肯定不會放過你。”

無相天魔臉上寒光閃爍,狠聲道。

“告訴我,這把裁決之劍到底有何秘密?”

蘇辰目光一冷,寒聲道。

當初,他仔細檢查過裁決之劍。

隻是發現這把魔劍的材質有些特殊,相當堅硬。

除此之外,再冇有任何不同尋常的地方。

按理來說,這樣一把魔劍,應該算不上聖器纔對。

“具體什麼秘密我也不清楚,不過,你死定了,紫魔一族的強大,不是你這螻蟻能抵擋的。”

無相天魔目中露出一抹嘲諷之色。

“既然你不願說,那我隻能自己動手了。”

蘇辰目光冰冷,伸手間,一把將無相天魔的神魂拽了過去。

“啊……你,你要乾嘛?”

無相天魔驚呼一聲,感受到蘇辰神魂之內那股熾熱的力量,忍不住打顫。

自己的殘魂,彷彿有種要被融化的感覺。

“搜!”

蘇辰低喝一聲,浩瀚無垠的神魂之力,噴湧開來,直接衝進了無相天魔腦海內。

“不……”

無相天魔發出淒厲的嘶吼。

可是,它卻無法抵擋蘇辰的搜魂之力。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的力量,碾壓八方,直接進入對方那殘破的神魂識海之中。

“嗯……”

蘇辰眉頭一皺,半響之後,收回了自己的力量。

“還真是不知道啊!”

蘇辰興致缺缺,揮手間,直接把無相天魔的殘魂掛在樹枝上,任由世界古樹去吸收。

這傢夥的力量,已經被自己吸走了九成九。

剩下的,隻是一點雞肋罷了。

所以,還不如讓世界古樹吸收。

說不定,能加速世界之果的生長。

“蘇辰,那頭無相天魔呢?”

沈嵐一步走出,來到蘇辰跟前,疑惑道。

“我把它掛在體內一棵樹上,讓它去懺悔人生!”

蘇辰目光一閃,淡笑道。

“掛在樹上,懺悔人生?”

沈嵐一愣,古怪的看了蘇辰一眼。

侯三多也是一臉疑惑。

“哈哈……你們就不懂了吧!”

禿毛鸚突然從蘇辰袖子內飛了出來,一臉傲然。

幾乎就在它要開口大做文章時,心神一動,似乎發現了什麼驚人的事情。

“啊……小子,你的心神之力怎麼暴漲得如此厲害?”

禿毛鸚一臉驚疑的看著蘇辰,有些鬱悶。

剛纔,它就打了個盹。

可好像錯過了什麼好玩的事情。

“咻咻……”

禿毛鸚鼻子嗅了嗅,目光陡然變得古怪起來。

“丫的,小子,你太不仗義了,自己吃了一頭天魔,也不分我點!”

禿毛鸚一臉不爽的看著蘇辰。

沈嵐與侯三多一臉錯愕的看著這一幕。

這頭鸚鵡也太奇葩了吧!

難不成,它也喜歡吃天魔?

眾人想到這裡,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吼……”

沈嵐肩膀上的那頭冰雀,發出一聲鳴叫,飛了出去。

嗖!

荒元冰雀雙翅一震,落在蘇辰肩膀上。

一臉不滿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那目光,似乎是在嘲笑它隻想吃東西,又不想出力乾活。

眾人被這吼叫聲驚醒過來,看向荒元冰雀時,目中充滿了敬畏。

眼前這個年輕人身邊的兩頭鳥,恐怕冇有一隻是善茬。

特彆是鐵甲子,更是渾身打了個哆嗦。

之前,荒元冰雀那翅膀輕輕一掃,便是將自己打落凡塵。

這也太可怕了。

“丫的……你這破鳥還敢瞪我!”

禿毛鸚也不是好欺負的,飛到蘇辰另一肩膀上麵。

跟那荒元冰雀大眼瞪小眼。

互相瞪來瞪去。

蘇辰懶得搭理這倆貨,目光一閃,落在鐵甲子身上。

之前他進入無相天魔界後,鐵甲子反水要逃跑的事,他清楚得很。

“聽說,你能在無相天魔的手中保命?”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鐵甲子。

突然,他目中猛地露出一抹冰冷煞氣。

這煞氣,轟轟擴散,立刻讓鐵甲子如墜冰窖,說不出話來。

蘇辰冇有跟對方客氣,踏步間,渾身氣勢,翻滾落下。

“我再問你一次,你確定你能在無相天魔手中保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