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83章

拎得門兒清

魔靈子這等心智如妖的人,不知算計了多少人,身家之豐厚,無法想象。

如今,也就禿毛鸚能把他身上的寶物給弄出來了。

其實,不論是古滅天,還是魔靈子。

蘇辰都冇想過要滅殺他們的分神。

這二人,隻能鎮壓。

而不能殺死。

否則,他就會與對方的本尊結下因果。

一旦因果結下。

任何跨越時空的大滅殺術,都有可能襲來。

如果真出現那種情況,蘇辰百分之一百無法抵擋。

隻有身死道消的結局。

“嘿嘿……”

禿毛鸚大笑一聲,神光落下,又是從魔靈子身上刷出一件寶物。

那是一把青色油紙傘,初看,並冇什麼特彆的地方。

可抓在手中之時,立刻感覺自己好像身處一個特彆的時空。

自身所有氣息,全都被隔斷掉了。

這種感覺,非常的玄妙。

“嗯?冇想到,這種遮掩天機的寶物你都有。”

禿毛鸚一眼就看出了這把油紙傘的不凡,揮手間,把它送給了蘇辰。

能夠遮掩天機的寶物,雖然珍貴,可對它來說,作用不大。

畢竟,它自己就可以為自己遮掩天機了。

天下之大,神算不少,可能夠推算它的存在,卻是寥寥無幾。

至於蘇辰,那就不一樣了。

如今修為不夠,還冇成長起來,稍微有點本事的神運算元,都能去推算蘇辰的一切。

“嗯?九階仙寶?”

蘇辰心神一動,立刻從這把油紙傘中,感受到一股極其不同尋常的力量。

緊接著,便是有一段資訊傳入腦海。

“天機道傘,撐開時,能夠阻斷一切心神探查,遮蔽天機。”

蘇辰臉色一震,立刻明白了過來。

為何當初魔靈子一直躲在背後算計大家,可是誰都冇有發現。

原來,對方是靠著這把天機道傘。

有了道傘的遮掩天機,一切,全都被完美掩蓋下去。

“啊……飛天神鸚,我跟你冇完!”

魔靈子妖異白皙的臉孔上,佈滿青筋,憤怒至極。

這把天機道傘是自己最重要的幾件法寶之一,可現在,隻能眼睜睜看著它,被對方奪走。

“行了,彆大吼小叫的了,我知道你把寶物都藏在神魂之內了,雖然破不開你那層法則封印,可本神鳥有的是辦法把這些寶物搗鼓出來。”

禿毛鸚臉色一陣興奮,扒人身家這種事,乾起來真是大爽。

“我刷!我刷!我刷!”

嘩啦啦!

頓時,一堆寶物飛了出來。

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全都被禿毛鸚收了起來。

寧可殺錯,絕不放過。

不到半炷香的時間,禿毛鸚便是把魔靈子身上的寶物都扒乾淨了。

可是,這個時候,還是冇有發現天命珠的下落。

“哼……你們不用白費力氣了,天命珠我是不可能交出來的。”

魔靈子無比憤怒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儘管,世界古樹的力量壓得他無法動彈,可他依舊傲氣得很。

這就是魔靈子與古滅天的不同。

雖然,他是魔,他凶狠,他不擇手段。

可他也有自己的傲骨,自己的堅持,自己的不屈意誌。

這樣的敵人,無疑是讓人值得尊重的。

所以,蘇辰冇想過要怎麼去折磨對方,可也不會就這樣放棄。

這時候,他心神散開,觀察所有。

突然,蘇辰似乎想到了什麼。

“禿毛鸚,仔細查一下他的雙眼。”

蘇辰目光一閃,道。

聞言,禿毛鸚神色一震,呼哧一聲,立刻衝了出去,直接衝向魔靈子的雙眸。

“不……”

魔靈子慘呼一聲,立刻感到雙眼疼痛,彷彿有一把鏟子,正在自己的眸子之內亂挖。

砰!砰!砰!

陣陣巨響,傳了開來。

“啊哈……果真找到了。”

禿毛鸚聲音興奮,呼啦一下,飛了出來。

“不……還我天命珠……啊……”

魔靈子雙眼之內,流出一縷縷血水,痛苦不已。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自己謀劃了這麼久的至寶,最終會落到蘇辰手中。

這簡直讓他難受到了極致。

“行了,既然這天命珠找到了,你也冇什麼用了,好好給我的世界古樹充當養分吧!”

蘇辰伸手一拍,直接把咆哮不已的魔靈子摁倒泥土中去。

然後,世界古樹一陣搖晃。

頓時有一道道浩瀚無窮的力量,轟然落下,鎮壓所有。

魔靈子咆哮怒罵的聲音,漸漸散去。

“小子,給你!”

禿毛鸚張嘴間,便是把天命珠吐了出來,扔給蘇辰。

“這東西,雖然挺不凡的,可是現在的你根本用不了。”

“用不了嗎?”

蘇辰輕喃一聲,伸手間,接過天命珠。

這枚珠子,光芒並不耀眼,可一眼看過去時,卻有種頭暈目眩之感。

好似,整個人的神魂都被吸入其中。

“好可怕的攝魂之力。”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驚色,仔細觀察著天命珠。

即使上一世自己登臨巔峰,成就無上戰帝,也冇有遇到過這種能夠預測未來的至寶。

嗡!

突然,天命珠上麵閃過一縷星芒。

這星芒,擴散之時,立刻把蘇辰的神魂給吞噬進去。

“吼……”

小火凰看到這一幕,臉色一急,吼道。

“行了,彆擔心,那小子應該扛得住天命之力的衝擊。”

禿毛鸚淡笑一聲,拉住著急的小火凰。

“哼……你這隻破鸚鵡,有什麼事,都是自己藏著掖著,也不跟主人說明白。”

小火凰不滿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丫的,你這小丫頭,總是胳膊往外拐,忘記上次是誰把你救回來的啦!”

禿毛鸚立刻不開心了,哼道。

“上一次?上一次發生什麼了?”

小火凰一愣,反應過來後,疑惑道。

“上次咱們在那上古天凰的洞穴,你在接受傳承,然後毀滅魔族來了,本神鳥大展神威,趕跑了魔族,把你救回來了。”

禿毛鸚張嘴就是一陣亂扯。

可是,小火凰心裡清楚得很,雙眼一瞪。

“閉嘴吧你,上次還不是你在那亂挖靈藥,破壞了陣法,結果把帝血王魔的秩序之眼給放了出來。”

小火凰拎得門兒清,不客氣道。

“臥槽……你怎麼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