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儘管方纔冇有出劍。可是他每一道星光都是撞準在了劍氣之上,且在將劍氣消磨殆儘的那一刻,所有星光也是與之一同磨滅,半分不多,半分不少。

這絕非一般人可以破除劍氣的手段,唯有知劍禦劍之人才能做到。

陳白宵身為一名劍修,自是不難察覺出來。

張禦並冇有隱瞞自己會駕馭劍器的想法,因為在對付一名同樣掌握“劍上生神”的劍修時,他遲早也是要亮劍的。

他可不覺得對方會再犯上次的錯處,再遣一個人過來與他廝殺,應該還有外敵會至,兩界通道這裡到現在為止一直未見動靜,可現在不至,未必稍候不至,其人或許會趁他與此人交手之際暗中渡來。

而在眼前,陳白宵方纔對他進襲了一招,他也自當還有一手,當下意念一轉,一道“天心同鑒”之術已是落在了其人身上。

陳白宵在察覺到神通到來之際,目中泛起冷芒,持劍的手腕微微一轉,便有一道劍光飛起,落至自己身上,就將及身之神通斬去。

同時他又是對著張禦反手一劍,這一劍斬來不見劍氣,唯有一道光亮泛起,而後心神似被牽入其中。

張禦立時辨出這是一道針對心神的劍斬,在見到此劍一刻,便已是映入心神之中了,他隻是心光一轉,心神之上光明大放,這一道劍光便已是消融瓦解。

通常來說,針對心神的斬殺需靠神通來解,便是陳白宵方纔劍斬自身,也同樣不曾脫此範疇。

可他是純靠心光威能來解開的,此舉無疑是耗折心光的,可如今之他,根基深固,心力雄渾,卻也無需去在意這些微末消耗。

而幾乎就是在化解此術的同時,對麵劍光還未完全消退之際,他身上亦是有一道光芒閃現出來,卻是將一道同樣直指心神的“幻明神斬”回敬過去。

陳白宵冇有動,隻是此刻於心神之中躍出一道劍影,對著那道明光一斬,便雙雙消解了去,而似是知曉自己必能此術化解,在劍影飛起那一瞬間,他已然是對著張禦所在方向揮臂一斬,一道無比鋒銳的劍光便是橫躍虛空飛去。

張禦眸光微閃,他在劍光出現那一刻能夠看出,這一道劍光犀利非常,迎麵諸物皆可斬破,幾無物可擋。

三十六劍上生神之術有一門名喚“分塵斷”,號稱無物不可斬,無物不可斷,這一劍當隻是此術的化變。

通常對付這等劍光隻能躲避,可他卻是站著冇動,而是身上浮出一個與自身一般的虛影,迎麵撞上了那道劍光,兩者一觸,化影雖散,可劍光也是隨之消去。

卻是他在瞬間看出此劍得其形而未得神,隻能斷斬一身,而不能斷斬萬物,故隻以“玄機易蛻”遮擋,自便化去。

這幾下來回交手,實際上並非是真正鬥戰,而隻是在彼此試探之中,通過這些,他們不但能瞭解到對手的大致根底,也能從中窺探出一些對手的鬥戰風格。

而在互相交換了一二手段之後,兩人都已是心中有數。

陳白宵暗中判斷道:“此人法力強絕,神通勢盛而少變化,心神尤為堅韌,遁法難以判彆,除此外幾無破綻,疑似有劍法未出,然觀其用法用神,當非純正劍修。”

張禦也對陳白宵有著一番評判:“此人心冷若堅冰,漠視敵己,劍法雖有諸多變化,但當有一箇中樞為憑,諸般劍式皆以此起,皆以此落,用劍隻是表象,歸根到底,此人其實擅長的乃是神通之變。”

雙方試探到此,已可結束。

陳白宵冇有說話,伸手撫上劍脊,看向張禦,不過目光深處卻是帶著一絲期盼。

張禦方纔在試探中便在思量用何手段與此人鬥戰,若是一對一,自是不需要去考慮這些,現在他是負責守禦陣機之人,考慮的不是勝戰,而是如何守得更久。

兩界通道後麵無疑還有更大敵手,他不能暴露太多東西。不然任憑他擊敗幾人,隻要他被對方擊敗一次,那麼局麵就有可能崩壞。

此前以“諸寰同晝”誅滅丹曉辰,無疑對方是會加以戒備的,不過這等神通,若無人願意與他當麵碰撞,對方也在見到氣機動靜之前提前躲避過去。

此人法力不及自己,或直接動以言印?不過心中在起此念之時,他卻是感應不妥,似是如此行不通。

那麼是否用六正天言克敵?

一念轉過,他仍是決定暫且不用。若是陳白宵背後冇有兩界通路,用此法倒也可以,可現在其若察覺不對,則可退避回去,而後再是回來,或許還可換得另一人到此,那麼他就白白耗費心力了。

既是如此……

他抬頭看去,對方既需問劍,那麼就以劍對敵便好,他伸手一拿,蟬鳴劍已是落入手中。

至於驚霄劍,則是隱伏一旁,這倒不見得非要用來對付陳白宵,而是用來防備萬一之變,比如隨後可能到來另一名對手。

陳白宵見他持劍在手,眼中一亮,手腕一振,就一劍橫斬而來,明明他身在遠處,可在揮舞之間,那劍光直接越過了彼此之間的空域,著落在了張禦心光之上,但輕輕一觸,便即化去,看去似是無甚威能。

張禦立便認出,這應當是劍上生神“無間勝”的化用,舉劍而落,必至敵身,隻是劍上之威不強,通常都能以心光法力擋下。

不過此劍術卻有一門玄機蘊藏於內,被劍修稱之“生死無間”,此劍斬至敵身之後,或許是在數劍之內,也或許是在百劍之內,其中必有一劍能斬殺對手!

但這一劍什麼時候照見玄機,禦主自身也是不知,據言專於此劍到了頂點之人,至多三劍,則必斬對手。

雖陳白宵肯定是不及專注此道的劍修,隻是化用罷了,可他也不能憑此人發揮,故是意念一轉,卻是對著其人發動了一個“擒光之術”!

過去他“擒光”之術很難拿準對手,因為敵人身上都有反咒,但這一門神通同樣是靠心光來支撐的,心光愈高,神通愈盛,現在他心光比任何時候都要來得雄厚,此際這一施展,頓時拿得陳白宵身軀頓了一頓,而幾在同時,他也是隨手一道劍光斬了過去,

陳白宵雖身能不動,旁則劍匣之中有一道劍光躍出,橫擋在了前路之上,儘管在半途之中就被擊潰,可此中明顯也有玄機,得此一阻,斬來劍光稍緩。

隻是劍光交鋒何等之快,看似兩劍碰撞,實則刹那未過,陳白宵此刻仍未擺脫神通,可他身軀無法動彈,元神卻先一步解脫,其元神從身軀之中透影而出,持劍抬手一斬,就將那一道襲來劍光斬滅不見。

可是與此同時,那元神似是遭遇極大沖擊,卻是連帶手中之劍影一同崩散,化為無數光點重新落入了陳白宵身軀之內。

他神情無比凝肅,“斬諸絕?”

驚疑之餘,他的眼眸深處也是多出了一絲灼熱。

他每殺得一名劍修,就能化用對方一部分神通,這神通不是從對方身上奪來的,而是在交手之中克壓對手之後,反照到自身神通之中的,這也是“元乘變”的特點。

不過這一神通彼此之間並不成體係,實際上可視之為一道道不同的劍上神通的凝合,如何運用,全看禦主對戰局的判斷把握,運用的好,那自是十分厲害,若是運用不好,那連尋常劍修也是不如。

而“斬諸絕”若能得來,卻是能補充一個最大的短板,速與力都將兼具,自身劍中之能將提升不止一籌,

隻是此前他從來冇有遇到此般對手,可今天卻是遇到了,他目光凝視張禦,自己一定要將此奪拿到手!

而在同一時刻,孤陽子三人在看到陳白宵自兩界通道之內遁出,並與張禦動起手來,這才心中微鬆,這無疑寰陽派收到了他們傳遞的訊息,決意加緊破陣了。

此刻有一道虹光自外而來,落至殿中,贏衝自裡現出來,打一個稽首,道:“三位上尊有禮。”

孤陽子能感覺外間並無動靜,便道:“你有何事?”

贏衝道:“三位上尊,張禦此人厲害,寰陽派道友出手或許已有定計,可卻未必能勝此人,便是勝了也未見得能破開陣勢,依舊不知何時能牽製住玄廷。”

孤陽子道:“你待如何?”

贏衝抬頭道:“天夏封堵兩界通道,依靠還是通道之前的那座大陣,但是此處卻是立於虛空之中的,我們可以喚得邪神相助,或能相助寰陽道友一次,令其後方難顧,如此或可亂其陣勢!”

靈都道人言道:“有清穹之氣護持,那些邪神又如何逼近?”

贏衝回道:“我已是問過了,清穹之氣隻是對邪神有損,故其會本能迴避,但若是代價足夠,我等仍是可以驅馭此輩。”

靈都道人道:“需何代價?”

贏衝道:“邪神需要的是寰陽派當日留下的丹丸,我照此又仿煉了一批,雖不及原來,可還是能為邪神所接受,若是實在不夠,寰陽派在此,可問其討要,或者……可讓邪神事後自行去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