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白宵軀體被一劍斬斷,就如碎瓷一般,頃刻裂成了無數碎片,一粒粒在星光照耀之下泛出晶色光芒,再是變作更為細微的塵屑,最後散去不見。

而天中那些飛劍也是一柄柄的粉碎,隻是一息不到,就徹底化為了虛無,飄懸在一旁的劍匣,則是由實轉虛,看去是隨其在世之身不存,一同歸入了寄虛之地。

張禦手腕一振,諸般分化劍光齊落回來,隨即劍身之上光芒泛動,傳遞出了一聲似能照入人心的悠長劍鳴。

他這一劍就是告訴陳白宵,為什麼不用分合迂迴之術?那是因為不需要,我自正麵可破,何須再行變化?

他抬目望向上空,陳白宵這人和丹曉辰相比,就顯得十分謹慎了,方纔交戰之中氣息隻是泄露少許,應該是吸取了丹曉辰的教訓,怕自身寄虛之地被他看穿。

而他們這等修士,隻要是找不到彼此的寄虛之地,那麼就不至於被真正殺死,其人在世之身被斬,稍候還能歸來。

不過冇有關係,寄虛之地掩藏的再是嚴密,其神氣一旦落到世間化成在世之身,那麼就會被他捕捉到一絲痕跡。

隻要其人不退,稍候再尋機斬殺幾次,那麼此處遲早是能被他找了出來的。

轉念至此,他眸光一轉,往虛空某處無人之所在望有一眼。

正隱藏在那處的虞清蓉不覺心中一驚。

方纔她趁著兩人鬥戰,張禦無暇察看之際,也是從兩界通道之內渡過,並默默潛於一旁。

她方纔一直在找尋機會,看能否合擊張禦,但始終未見合適時機。後來見張禦一劍過處,將陳白宵斬成兩段,在那一刻,她本想伸手相援,可卻為張禦鋒銳劍勢所懾,心中又覺不妥,故仍是未敢貿然上前。

本來她是準備待稍候陳白宵重落世身下來時,再是出來遮護,可既然張禦可能發現了自己,那躲藏下去也冇有意義了。

於是她自虛空踏步出來,此時的她,卻是一個溫婉美婦人的模樣,腳下踏著一朵十二瓣荷花台座,對著張禦萬福一禮,道:“虞清蓉見過張道友。”

張禦也是抬袖還有一禮,隨後長劍往一側斜指,道:“虞道友,你方纔明明有機會,為何不出手呢?”

虞清蓉心中一跳。

這句話無疑就是說,張禦早發現她了。

關鍵不在於此,而是如此推及,那麼方纔斬殺陳白宵在世之身的那一擊,可能還並不是張禦所展現出來的全部實力,許還留著什麼手段準備對付她。

張禦手中長劍微微一震,劍脊之上有一線寒光流淌而下,直至劍尖,閃爍出一點刺眼星芒。

虞清蓉見他雖未作勢,劍上卻已是鋒芒畢露,心中不由大為警惕。

張禦一指誅滅丹曉辰,著實令人震動。雖她不明具體緣由,可猜測後者寄虛之地的暴露很可能是因為雙方法力衝撞的緣故,所以需得儘力避免與張禦的心光進行直接的碰撞。

這個時候,虛空蕩起一層漣漪,陳白宵身影像是從水底浮現而出,再一次出現在了場中,而那劍匣也是一同出現在了身側。

他本來是可以頃刻之間歸來的,不過出於謹慎,還是等了一會兒,他往張禦所在望去,一按劍匣,自裡抽出了一柄長劍。

虞清蓉輕輕一歎,道:“張道友,昔日天夏逐我,而寰陽今日要入此世,天夏又來阻我,這非是你我之恩怨,而是兩家之爭鬥,不可能與你公平較量,隻好我師兄妹二人一齊向你領教高明瞭。”

張禦淡聲言道:“正合我意,我觀那兩界通道,眼下當不會再有第三人來了,那我也正可放開手段一戰。”

說話之間,六道印之一的“命印”一轉,卻見分化出了一個分身,而這個分身同樣持劍在手,氣息也是與他彆無二致。

對付一個同輩他或可占據優勢,可同時兩個同輩,那怎麼慎重都不為過。對付兩人聯手,所需運用的鬥戰方式都會為之而改變,絕不能有絲毫大意。

不過對麵持有上乘功果之人定然不多,要是真能將這兩人都是斬殺在此,他就有把握一直在封堵下去了。

陳白宵、虞清蓉見到那分身時,都是心中悚然一驚。若不是當麵看到他施展此術,根本難知這居然是一個分身。

兩人自忖一同對上張禦,贏麵其實還是存在的,哪怕一人單純在旁不動,都能牽製住一定的力量。

且兩人聯手對敵,互相有了遮護,那意味著以在世之身為代價的一些手段也是可以施展出來了,他們寰陽派也是擅長此術。

在他們定策之中,隻要斬殺張禦在世之身,哪怕隻有一次,那麼主動權就在他們這裡了。

可現在的情況卻是不同了。

他們並不清楚那具分身是否當真具備與張禦正身一般能力,可他們並不想冒險。尤其是虞清蓉這時還發現了陳白宵身上的氣息有些不太對勁,她知是事不可為了,於是傳音道:“師兄,你先走。”

陳白宵冇有固執,或許彆的劍上生神的禦主會死戰到底,可“元乘變”的禦主卻一向是能屈能伸的,打不過等尋到辦法回來再打過在他心中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

不過退後也是講策略的,欲要退,則先需進。他伸手持劍,向前一指,頓時百千道劍光從劍匣之中飛射而出,帶著無邊光芒向著張禦衝射而來,這一擊氣勢宏大,且內中蘊含了諸多神通變化。

張禦站著冇動,他的分身則是持劍一斬,就將百千劍光一同消殺,而這個時候,陳白宵看去本待前衝的身軀卻是往後一仰,霎時化作一道白虹,就已是往兩界通道那裡飛遁而回。

張禦那分身見狀,便對其伸手一拿,使了一個“擒光”之術。

上一次憑此術拿住了其人一瞬,不過這一回落了上去,其人身上卻是閃爍出了一道劍影白光,以此將自身替了去,並未受到真正阻礙,隨即在眨眼之間,他就衝入了兩界通道之中,再不見蹤跡。

虞清蓉則是正與張禦正身對峙,在陳白宵出劍之際,她先是擲出了一個玉珠,此玉珠落去,爆開一亂光彩霧,內中有神女身影晃動,纖纖素手擺弄之際,頃刻間結成了一張橫隔虛空的錦繡幔帳,將自身屏護在內。

但在下一刻,隻見鋒銳劍光一閃,幔帳便被從中剖裂,更有一絲絲銳利刺目的光芒自外透入進來。

她不慌不忙,得此帳幔一阻,她已是得了擺弄神通之機,手腕一翻,起纖細手指拿了一個法訣。

身外頓有光影生出,卻是一個個如同琥珀一般的通透晶玉出現在那裡,每一個晶玉都是一人高下,內中俱都有她一個剪影,隻是有著不同的形貌和姿態,而她自身也是融入了其中一個晶玉之內。

張禦頃刻殺破帳幔,見到這幅景象,他手中長劍一揮,劍光斬去,所波及到的晶玉都是生出絲絲裂紋,須臾粉碎,裡麵身影如泡影一般散去,劍光則依舊向前,可在擊破了十數晶玉之後,卻是漸漸緩頓下來,越往後麵去,所遇到的阻礙也是越大。

這是虞清蓉的神通變化“渡生蛻玉”,隻要不是所有晶玉被同時斬中,或還留有一具化影再,那麼就殺不死她的在世之身。

最為厲害的是,蛻玉中的身影在被不斷破壞之中,隻要她自己不亡,那麼就會逐漸適應襲來之外力,也即是說,要是被這麼劍光肆虐下去,她遲早是能劍斬而不傷的。

可是她並不敢真的敢這麼抵擋下去,“斬諸絕”的威能她也是知曉的,在傳聞之中,此神通可是“一劍斬下,諸般寂絕”的,要是禦主劍法純一,那可不管你是分身還是正身,斬中即是身死。

雖她不認為張禦練到了這等地步,可掃平她這個神通卻也不難,故她也是見好就收,正身往後撤去,而前方一道道晶玉身影則在劍光之中傾倒崩塌。

張禦見其人退去,卻也冇有追趕,虛實相生的修道人,在冇有暴露寄虛之地的前提下,要是一味想逃,那麼也是攔不住的。

雖然他有玄光天元梭,可這需配合一定戰術使用,單獨用出來是冇有什麼用處的,反會暴露自身的手段。

他意念一轉,收了分身回來,把袖一揮,踏起芝雲玉台,就往陣中轉回。

雖不曾斬殺敵手,但將敵迫退,也算完成了阻礙。而且這一戰,他自感也是獲得了不少東西。

修道人之間鬥戰不僅僅是為了勝負,也是為了以對方之道來印證自身之道,這就如同鑒照一般,照出自身之所缺,才能在隨後彌補完滿,再一步步通向大道,此所以修道人之鬥戰才被稱作為論道。

方纔一戰,他覺得自身在心神之中的守禦還是有所不足,需得用心光化解照入心神之中的劍斬,還有對方那“無間勝”之術,也就是玄機未出,要是他機運不好,或許其人第一劍就有可能引動玄機。

麵對這樣的劍法,不可能次次用玄機易蛻來擋。

他思忖了一下,眼下自己還有神元,或許當以大道渾章再立造兩個章印,用以彌補自身之不足。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