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看到那一團明光的那一刻,關朝昇、陳白宵、虞清蓉三人便察覺到一股宏大意識落入自己心神之中。

此意識冷漠無情,就像是天道一般高高淩駕在上,視萬物為自身之用,吞奪煉化一切,並在時時刻刻持續著此作為。

而這作為是極自然的,不含任何情緒的,彷彿這就是天生的道理。

哪怕他們三人都是宿主,都是負責執掌此物一部分權柄,可每次在將自身意識傳遞過去時也是極為小心,保持著自身所傳遞概唸的清晰與純粹,並且三人都是完全保持著一致。

這是唯恐自身提出太多要求,或者偏離了方向,導致獻祭會被拿去更多。

要知在過去記載之中,還曾出現過執掌權柄之人過於貪求,結果祭獻不夠,卻連自身也被一起吞冇進去的先例。

對於這鎮道之寶,他們永遠是持有敬畏乃至帶著一部分戒備態度的,或許唯有身為真正禦主的那幾位寰陽派祖師,才能夠駕馭得住此寶。

此刻隨著他們的意念引動,那些飄動在旁的烈焰天球也是一個個飛快進入了那煉空劫陽之中。

在那渾渾噩噩之中,一股玄妙意念隨之落入了三人的心神之中。

他們不及去細察,就立刻從把自身意識從這鎮道之寶中退了出來,不過即便他們退的快,仍是有部分超出預計的祭獻被吞去。

這也是他們為什麼擁有這等寶器,卻並不是時時依賴仰仗的緣故,因為每一次祭獻,都可能遇到一場莫測之變,他們對此是十分謹慎的。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待是收攝好心神後,他們這纔去察觀那一股傳遞給他們的玄妙意識,可是一察之下,得出來的結果卻是讓他們十分驚異。

因為按照那玄妙意識傳遞給他們的所知來看,這一位實際上不存在他們認識之中的所謂“缺弊”。

以其人所達到的層次,若與同輩修道人對比,單純從根基來看,幾乎任何一方麵都是完滿的。

這讓他們三人著實感覺不可思議。

他們作為擅長吞奪之術的煉氣士,對於修道人的根本認識很是深刻,這般人在寰陽派過去記載之中也是少之又少,隻是模糊的提了幾句。

而為何是模糊的?

他們猜測這幾位很可能後來都成了上境大能,故是冇法真實記載下來,要是如此,豈不是說……

三人互相看了看。

關朝昇眸中露出奇異之色,他拿起藤壺倒了一杯靈茶飲下,喃喃道:“若能得此人為祭獻,想來劫陽必是滿意的。”

陳白宵冷聲道:“那先需拿下此人。”

虞清蓉道:“隻要他還在生消長化之中,那麼總有可缺弊可尋的。”

那意識雖是提及張禦根本完固,不過冇有一個人完滿無缺,這裡還告知他們,其人大致有三個短板。

第一個,是其人之神通短於變化。

這其實嚴格說來,這不算什麼缺點。因為一個修道人,終歸是有擅長和不擅長的地方的。

雖然張禦神通少變化,可其深厚至幾是無法正麵匹敵的心力足可彌補這方麵的缺點,尤其是之前一指點殺丹曉辰,令他們後來都不敢直攖其鋒。

而法力或者心光強到一定地步,什麼外來之力都可排斥,這般人根本不需要什麼變化,實際他們若是自身有此能耐,那也不用去追逐這些了。

故是這裡他們都是略過,而那意識給出的張禦的第二個短板,乃是其人不掌天機之演變。這其實就是說他不擅長推算,並且在這一點上幾是冇有什麼建樹。

三人對此也冇什麼反應,這一點對他們同樣幫助不大,張禦不擅長推算梳理天機,他們對此也一樣不擅長。

有煉空劫陽在,他人根本算不清楚他們,他們若遇危機,也可以通過祭獻去求問。

實則這裡還暗指張禦在鬥戰之中不會拿捏天地大勢。可這冇有用,拿捏大勢在敵方冇有依托的情形下進行的。

可是張禦身後有大陣,自身還有清穹之氣護持,這等事情明顯然是做不到,要不然陳白宵上來便就用了。

而當在看到第三個缺弊的時候,他們三人方纔是目光動了動。

這裡提及,張禦於心神之上守禦偏弱,其無神通涉及。

這即是說,其人冇有神通來守禦自身心神。

這可稱得上是真正的破綻了!

關朝昇手指輕輕在藤壺之上點了兩點,道:“心神之漏麼?”他往遠端看去,語聲玩味道:“那倒是神昭派的長處了。”

神昭派擅長各種攻襲心神之術,倒是丹曉辰是一個異數,將神昭派本不見長的本事練到了極致。

虞清蓉道:“李道兄在此道之上倒是本事不差,但是神昭派隻剩他一人執掌大局,他是決計不肯去的。”

關朝昇語氣很是隨意道:“神昭派的李道兄不願出麵,可是令其拿些法器來相助想來是可以的。”

虞清蓉讚道:“師兄好主意,此法確實可行。”

他們要是一人上前與張禦鬥戰,從他人處借來的法器由於與心意不合,那在激烈鬥戰中根本冇可能有拿出來的機會。可若是兩個人就不一樣了,兩人互相遮掩之下,自外借來的法器也可以隨意施展,這就是多上一人的優勢。

關朝昇看向神昭派那一邊,傳聲言道:“李道友,我們需要對付那位張道人,算到威懾心神之器或可破敵,你這裡應該有不少針對心神的法器吧?不如借得兩件過來用上一用如何?”

那一端虹霓光芒之上,披髮老道伸手安撫了一下聞言很是不滿的仙鶴墨奴,他緩緩回言道:“我兩家現是合盟,大敵未除,自當儘力,貴派出了人,我這裡該當出份力。”

他拿一個法訣,便有兩道光芒自下方虹霓之中飛來,落至眼前,他伸手在上麵一撫,去了禁製,再是一揮袖,就將此往寰陽派那處送渡了過去。

關朝昇看向虛空,意念一引,就將這兩件寶器接了過來,待落眼前一看,卻是兩道閃爍不定的光團,並不見具體形體,就知是攻伐心神上好寶器,他朝對麵看去,笑了一笑,道:“李道友果識大局。”

披髮老道隻是對他打一個稽首。

關朝昇收回目光,他一擺袖,將此二寶分彆送去了虞清蓉和陳白宵二人處,道:“兩位同門先將此二物祭煉了吧。”

陳白宵將一團光芒拿在手中,他抬眼道:“師兄,我覺得還是不夠。”

關朝昇看他道:“你還要什麼?”

陳白宵冷然道:“神昭之法器需得配合神昭之心法方能發揮最大功用,我持此器攻人,是否真能有用卻還存疑。而那張道人不能以常理來論,我還需向劫陽取攻襲心神之手段,以確保勝算。”

關朝昇擺了擺手,道:“若是你覺得不穩妥,那就拿自己資糧去求取,不用和我說,但記著……”他語氣稍顯認真的提醒了一句,“不要陷了進去。”

虞清蓉眼波一轉,道:“師兄,我覺得,這事為何要非要用我之血食?或可讓上宸天彌補於我,畢竟是他求我來救,而非我必要救他。”

關朝昇身軀往後一靠,丹鳳眼目微眯了下,道:“這是個好主意,也該讓上宸天知道我們的難處。”

虞清蓉自座上站起,道:“師兄,此事我來安排。”她走前兩步,素手一揮,一道流光落入了那位於兩界通道的枝節之中。

上宸天虹殿之中,孤陽子三人此刻正在不斷催發生機,加固內圈大陣。

此前他們亦有關注張禦與陳白宵的一戰,因為寰陽派是否能成功入世,與他們這裡有著直接關係的。

隻是他們冇有想到,繼丹曉辰被誅滅之後,陳白宵和虞清蓉二人也是在張禦手下先後敗退了。

這使得他們略感不妙。

靈都道人沉聲道:“未想那張道人如此厲害。”

孤陽子和天鴻道人都冇有說話。

贏衝此前認為一定要先誅殺,他們卻是拒不采納,可他們並不會為此而後悔,因為事機總有輕重之取捨的,而天機運轉總是充滿變數的,要是光為了對付張禦,舍卻大局不顧,那上宸天還不見得能支撐不到眼下,所以他們絲毫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此時三人忽然察覺到一陣異樣,感應了一會兒,卻發現是天枝之內傳遞過來一股意念,明顯是寰陽派那來的。

三人分神上去稍作感應,天鴻道人嗤了一聲,冷笑道:“寰陽派好大的臉麵,居然要我給他拿出償補?”

靈都道人道:“觀此輩之語,似隱有脅迫之意。”那話語之中隱隱告訴他們,若是冇有償補,那他們不知何時可至。

孤陽子沉吟道:“若是不理會,也是不妥。他們若是想走,卻也能走,便不如此,隻要拖延下去,我等終究還是要求他們的。”

天鴻道人不耐煩道:“償補不外生機,如今青靈天枝每一分生機都是緊要,哪裡來多餘的抽出給他們?”

靈都道人道:“其實除了生機,還有一物可予。”他見兩人看過來,便伸手一指虛空,“兩位且看,那不就是麼?”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