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清蓉放出那“喏神”之後,就向著其中送渡入了法力,神像斜飛眼目之內頓時流露出了精光,裂開的闊口也是露出了一股詭異邪笑,同時一股氣機散播開來。

隻是這時,虞清蓉的神情卻是忍不住流露出一絲嫌棄。

雖然此物很好用,可她依舊不喜這東西的醜陋麵目,那股氣息渡來更覺自身好像染上了汙穢一般,隻是眼下為了能贏得這場鬥戰,她也隻能先忍下來了。

陳白宵則將那厚重的玄玉劍匣往旁側一放,一伸手,就從抽出了一柄長劍,他起指在上彈了兩下,就朝外輕輕一揮。

這一刹那,虛空之中生出密密麻麻的劍光,足有億萬之數,一齊向那前方大陣飛去,且是很快落到陣勢外沿之上,那裡的陣氣霧團被激盪的一陣陣翻騰起來。

他這是向張禦打一個招呼,也是憑此傳遞過去一個意思,哪怕是站在兩界通道那裡,他也一樣可以破壞大陣,若是想阻止此事,那麼就必須來到他們現在選定的地界上來鬥戰。

張禦不難看懂此中含義,不過既然敵方再度現身,那他也自當應戰,至於被動主動,這些都是可以在鬥戰之中爭取的,而絕非是一成不變的。

他一振袍袖,從法台之上立起,踏起雲芝玉台,駕一團星光玉霧,自陣樞之內往外飄渡而來。

隻是出來之際,他往那尊“喏神”神像之上掃有一眼,哪怕不用目印,隻憑感應,他也知此物似是涉及到了某種機運變化。

任憑其留存下去,或許不妥。

到底是選擇對付這二人,還是先破壞此物?

他心下一轉念,覺得大可不必去分個什麼先後,兩者大可一起對付,而且此物未必不能利用起來。

此物看去似能製約於他,可反過來看,又何嘗不是對麵兩人之拖累呢?

若他攻襲此物,則兩人勢必會伸手護持,這就給了他在戰術之中調動二人的機會了。

即便稍候局麵有礙,那他也可直接動以“六正天言”,對方若是丟下此物往通道之內退走,那也不難為他所壞。若是兩人攜走此物,那便是破了此局。

待出了大陣,他伸手一拿,劍光一閃,已是將蟬鳴持在手中,同時意念一轉,分化出了一個神氣化身出來。

他自身站著不動,那分身則是駕起一道青虹,持劍向前著前方兩界通道衝去。

而與此同時,他手腕一振,霎時將一十二道劍光分化出來,先一步朝著直奔陳、虞二人所在之地殺來!

陳白宵、虞清蓉二人見他化出十餘道劍光,都是神情一肅。陳白宵眼神更是冰冷,他此前就是間接敗在了這等劍光攻勢之下。不過他之前準備不足,現在有了提防,就又不同了。

在修道人看來,冇有手段都應對不了的,隻看你是否找對了辦法。當然一些小派修士就算知道該怎麼應付,卻因為自身底蘊不夠,要麼缺少法器,要麼缺少神通手段,依是舊無法抵擋,可他們顯然不是。

兩人在出來之就定下了策略,由陳白宵負責攻勢,虞清蓉來施展神通負責守禦及支援,此時後者持住一枚玉珠,捧在身前,起法訣以食中二指一按,珠上外光芒一亮,伴有風雲氣嘯之聲,卻見一圈圈白色氣屏生出,由微小至廣大,生出無窮層數,向著劍光迎去。

這是“重尚珠”,是專門用來對付劍修的法器,自外攻來的劍氣落在上麵,會被重重屏障不斷削弱力量,而斬諸絕也在於力與疾,正好可以以此剋製。

值得一提的是,此法器對外不對內,也即是說,陳白宵可以在內肆意發出劍勢,不受絲毫影響,但外來之劍卻是難以輕易攻襲到他。

那一十二劍光奇快無比,眨眼殺至,可其果然受到了那一層層氣障阻礙,上麵的所凝聚力量便被層層削弱之中,這般看去,即便能達到兩人所在,威能也剩下不多少了。

張禦看了一眼,若是分化劍光寄托“斬諸絕”之勢,在諸般攻伐手段之中堪稱上流,哪怕他現在還冇有真正到達極致,卻也不是一般手段能破的。

遭遇層層阻礙之後,劍光之上的光芒微顯黯淡,可正如此前陳白宵曾遭遇過的一般,劍光分化不是化影,而就可視作劍之本身,上麵力量被削減,可隻要禦主還在,心意一激,自可再度發動。

此刻在他起意一渡心光之下,一十二道劍光再受激勵,齊齊迸發出盛芒,再生力量往前突入進去。

陳白宵因有虞清蓉負責守禦,故冇有去管那些劍光,反而是準備與張禦展開對攻,他目光一厲,起得手中長劍向前一斬。

刹那間,千百道劍光如流星橫渡虛空,直奔張禦所在而去,此中有半數化入了“無間勝”的化用之術,而其餘則也是各有變化。

在煉空劫陽照耀之下,他的神通法力都是大大提升,若所此前他與張禦交手隻得原先七八成實力,而現在不但恢複了舊有水平,還得以強盛了幾分。

虞清蓉見那一十二道劍光再渡複振,她也早有準備,不慌不忙自香囊之中一捉,而後向外一個揮灑,頓時片片花瓣飛舞,每一枚翻滾著落在半空之中,將前方都是遮蔽,一時繽紛奪目,滿空馨香。

那劍光落來,自是衝撞了上了那些花瓣,可見有被劍光撕裂開來,而有的則是沾染吸附了上去。

此花瓣名為“連山瓣”,乃是專以對付劍器的,可令劍器憑空增加負擔,還能影響其與禦主之間的牽連。

隨著越來越多的花瓣圍裹上去,十二道劍光之上的力量在氣障和此物的糾纏消磨下再度被削弱。

不過在這個時候,前方轟然一震,遠處那些氣障紛紛爆開,唯有一道星光穿射進來,卻是張禦那具分身迎著千百道劍光殺入了進來,途中無論是氣障還是花瓣,俱在他身外玉霧星光和袖袍揮動之間被排斥震散開去。

陳白宵眼眸微凝,此時他不禁想起了張禦方纔仗劍過來將自己在世之身斬殺的那一刻,但是他信任虞清蓉,故是冇有去管這個,反是加大了攻勢。

張禦此刻正身站在通道上空,本來陳白宵那化用“無間勝”的劍氣一出,就可無視彼此之間存在的間隔,直接落在的他身上,然則這一次他已是有了防備。

在那些劍光將出未出之際,一道道劍影已是自行飛了出來,並主動迎了上去,將那上麵的氣機直接斬斷。

此刻他並冇有急著再發動後續攻勢。可以看到,這次兩人明顯多了不少手段,實力也不是方纔可比,他待準備看清楚一些再動手。

虞清蓉見那劍光逐漸逼近,無論先前的“重尚珠”、“連山瓣”都是手段難以擋住,知道非出殺招不可。

她掐訣起意一引,見兩界通道之內照來一股烈氣,霎時衝到了那十二道劍光之上,立刻將上麵神通削弱,並且劍光本身也是閃爍不已,似要被化解一般。

張禦見這兩人能直接溝通煉空劫陽之力相助,不覺眼眸微凝,若是這般,那就要重新估量這兩人所能發出的力量了。

而鎮道之寶無疑更是勢盛,他冇有與之對抗的打算,意念一動,一道道劍光從虛空之中消失,卻俱是收了回來。

不過這並非是他停止攻勢了,劍光雖是撤回,可也是完成了鑿開通路的作用,此刻他那一具已然仗劍殺至內兩界通道之前!

哪怕是玄尊層次之中,修道人都是忌憚被擅長劍法之人欺至近前的,因為此般修士揮劍斬殺之下,那是比任何神通道術發揮都要來的快的,一旦突進到內圈,那麼就可能對他們帶來極大威脅。

虞清蓉這時神情一肅,她捏訣作法,向前一指,一道光屏在眼前升起,但是下一刻,光屏就被劍光撕裂。

張禦分身仗劍自外踏入進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似乎撞上了什麼東西,身形微微一滯,而周圍虛空之中,忽然浮現出來了密密麻麻的道籙,背後那光屏也是忽然彌合了起來!

就在這一刻,陳白宵、虞清蓉二人同時眸中生出光芒來,“就是現在!”

這是他們一早商量好的對策,也是他們早就等待的機會,通過設布陷阱,集中力量殺卻張禦分身!

按照他們判斷,張禦之分身,因是某種神通,或者是也要付出某些代價的,若是殺卻了身,那在短時內應無可能再分化出來,那麼下來應付正身就容易多了。

要是判斷出差,那也冇有什麼,他們這回是背靠兩界通道而戰,見機不對,隨後都能往回退走。

陳白宵此刻元神遁出,舉劍上前一斬,張禦化身揮劍一架,兩把劍器頓時交擊在了一處,隻會在斬諸絕的力量衝擊之下,陳白宵元神瞬時崩滅,可張禦分身也被阻止了一瞬間,不及從道籙圍困中解脫。

虞清蓉這時則是張禦化身點出一道絢爛光芒,他隨手一拂袖,心光過處就將光芒化散。

而在煉空劫陽光芒照耀之下,陳白宵的元神此刻又恢複並顯現出來,依舊一劍斬來,張禦那分身劍身一轉,將此攻勢接下,震動之中,那一道元神又吃不住力,再度崩滅。

虞清蓉趁此機會,則是一邊法訣,令更多道籙浮現出來,一邊對著張禦分身放出神通道術,你退我上,我收你攻,兩人銜接的可謂恰到好處。

而就靠著這麼一點點爭取,將張禦分身拖延在了原地。

可是他們知道,光這般下去是拿其冇有辦法的,而且隻要稍微拖延長久一些,張禦正身的手段恐就到來。

所以他們在等,在等煉空劫陽的光芒自兩界通道內穿渡過來,隻要照落在了這具化身之上,就能將之煉化了去,那時候,說不定張禦身上的玄機亦能為他們所知。

張禦分身眸中神光閃動了一下,兩人判斷得的確冇有錯,他之所衝到這裡,是因為劍器在內圈之中才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

可是到了近處,並不僅僅是他的劍法能運使,還有更為厲害的神通也發揮更大力量,他掃了兩人一眼,淡聲道:“敕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