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試著轉運了一下之前的章印,在到達了第二道章之後,這些章印都已是可以隨心所欲的引動,而這一點點耗用對他根本不算什麼。

其實這裡有許多章印現在對他的幫助已是極為有限,這是因為他的身軀已是打破了極限,本身所能發揮出來的能力就已然淩駕在這些章印之上了。

不過他知道,下來他隻需往六正之印和心光之中投入神元,設法將之補足,那麼其餘由六印衍生出來的章印,就能恢複到為自身所用的地步。

這是因為六正之印是道章的根基所在,是一切章印的衍生源頭。六正之印越強大,那麼章印所能發揮的威能也就越大。

這將又是一筆巨大的神元耗用。

當然,似其他玄修,因為突破第二道章通常隻依靠六正印之中的一個或者兩個,所以也隻需完成一至兩個正印的補足就可,也就用不了這麼多神元了。

他想了一想,因為第二章書的關鍵之一仍舊是“心光”,所以這個章印是必然要補足的。

於是目注玄章之上的心光之印,境界提升之後,此印自也是隨之擴張,再不是如之前一般滿溢了,而是芒光微閃,顯示已然可以再次觀讀了。

不過這樣的狀態也是存在了片刻,就又一次被他投入的神元所補足。

到了這一步,張禦不準備再繼續下去了,其實他現在剩下的神元還有不少,隻他並不想太過匆忙的做出選擇,決定等到回去玄府後,在詳細查問過後,再做定奪。

實際上“第二道章”的章印與“第一道章”也並非是截然無關的,許多在第一章中觀讀的章印,或可能成為觀讀第二章中某些章印的前提,這就像一根上下貫通的脈絡一樣。

此時他看了看渾章,玄章第二道章上有了“知物”之印,可渾章之中卻並無什麼變化,第二章中卻仍是空白一片。

不過渾章一開始就不需要類似“存我”之印的章印落駐,所有章印都是為他自身所映照,所以這等情形也冇什麼奇怪的。

現在尤為讓他舒服的是,所有呈現出來的章印都是光華燦燦,如天星點綴其間,就冇有一個虛弱黯淡的,看起來非常和諧統一。

他點了點頭,心意一收,將兩個道章都是斂了去,隨後抬起頭來。

不知不覺間,夜色已經褪去,晨曦展露了出來,孤拔的神女峰在光華映襯之下,巍然聳立,顯得格外壯美,而遠端地平線上的那一點赤光浮動,眼見就要躍上天穹,將掃蕩天地陰霾。

玄修在到了大道第二章中,就要開始縱心外張,運使靈光,前賢取此中“知物見靈,觀心自明”之意,謂其“靈明”之章。

這裡最大的特點,就是除了心照自我之外,還能心發於外,改換外物。

那麼……

他對著腳下一張手,那枚金環就從下方坑洞縫隙緩緩漂浮起來,並來到了他的手心之中,這一天下來,裡麵的源能又積蓄了不少,也不知道更深層次的是否還有,不過這個問題可等稍候再來研究。

現在,他有一件事更想做。

他目注的前方的乞格裡斯峰,先是身上的道袍無風自動起來,而後一道燦爛光華也是隨之綻放出來,周圍的細小砂石旋轉飄移著。

忽然間,他整個人忽然被什麼東西托住一般,袖袍鼓盪,足尖離地,緩緩向上升騰著。

在逐漸移到了高處後,他先是看了看地麵,再是往上一抬首。

轟!

他渾身光芒驟然一閃,就化作一道流光,向著遠處山峰的急速飛去!

神墟距離神女峰並不十分遙遠,他破空飛馳不到兩刻,就已是來到這座巨峰的近處,繞著峰巔旋有數圈後,他就在一處看去似人工開鑿的平台上飄落而下。

足尖點地,腳下一實,他已是在此站定。

他審視了一下自身,發現這等飛遁的舉動主要耗費的就是心光,心下判斷,玄府之中應該有專以用作飛遁的章印,回去可以設法討要過來觀讀。

所以方纔整個過程,實際是他自身仗著深厚根基強行為之,也算是小小檢驗了一下自身。

他腳下邁步,沿著那打磨過的石台往前走,轉過一個崖角,就見前麵出現了一座與真人一般大小的神女塑像,其頭戴雙羽盔,身披鬥篷,持弓拿劍,英姿勃勃。

整個雕像是用黑曜石雕琢而成,眼睛則鑲嵌有兩枚金晶,塑像的雕工十分精湛,髮絲紋理都是清晰可見,而看風格和衣著,應該是天夏人所立。

神女腳邊還有一頭豹貓的塑像,體型不大,但是靈動活潑,和妙丹君還有幾分相似的地方。

他在這頭豹貓雕像上凝注片刻,把袖一揮,就將兩尊雕像身上的汙濁掃開。

他回憶了一下,在古代土著的記載中,乞格裡斯峰上的確有一個名喚“雅秋”的女神,但並不確定和神女峰的神女是不是同一位。

按照天夏民間的說法,這位“雅秋”女神在天夏人到來後,選擇的不是對抗,而是結成了同盟,直到如今,其還住在這座山峰之上,並負責看守著天夏烽火。

不過單就這傳說而言,這顯然是假的,因為天夏是不會讓一個異神來看守自己的烽火的。

而且都護府早期的統治方式是和天夏本土保持一致的,假若那位女神真的存在,那麼此刻應該屬於神尉軍的一員,而且地位應當還不低。

若真是如此,那麼其名應該還能在神尉軍的編冊上找到。

他又在此間轉了一圈,發現除了這兩尊塑像,並冇有其他東西存在,也並冇有什麼天夏烽火台。

之前他在飛遁過來時,也並冇有在其他地方看到任何人工修鑿的痕跡。

莫非這當真隻是一個傳說麼?

他轉過身來,往外走了幾步,站在這裡,能夠一眼看到位於平原儘頭,大海之畔的瑞光城,整個城市被籠罩在一片微光與雲霧之中,就如天上之都。

他這時不由到了一個可能。

難道……

原來如此。

他點了點頭,終於解開了心中的一個疑惑。

既如此,也就不必在此多留了,他走到前方,看著這一片壯闊天地,腳下一點,就自此峰之上一躍而下!

在落下一段時間後,他身上有光亮驟然一騰,下落之勢一止,旋即飛騰上升,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長弧後,便就轟然一聲,遁破大氣,往遠空飛馳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