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娜小說 >  玄渾道章吧 >   草稿三

-

阿爾莫泰在大荒原上徒步行走著,空曠的天地中彷彿隻剩下了他獨自一人。

他的腳步堅定有力,彷彿在冇有走到心中的目的地前,絕不會因此停下。

他已經在此跋涉三天了,三天不進任何水食,他卻冇有任何疲憊虛弱之感,依舊是精神旺盛,渾身上下一如出發時一樣,滿布著充沛的力量。

這一次出行,他在都護府典冊上是有記錄的。

不過在出行目的描述上,他是為了獵殺一頭極富傳奇之名的靈性生物。

這是他早就看上的一頭美麗的生物。

隻要在完成目標,再順便帶回去就行了。

忽然之間,他似聽到了什麼震動的聲音,像是滾滾雷聲,不由抬頭看去,就見一道流光自上方經天而過,隻是那光華去遠之後,忽然一折,又飛馳回來,旋即化作一道白光光柱從天降落,轟落在大地之上。

待光芒散開,張禦手持夏劍,袖袍飄拂,從滾滾盪開的煙塵之中走了出來,他遮帽下的臉容微微一抬,道:“寧崑崙?”

阿爾莫泰看著目光之中露出了一絲驚異,道:“我更喜歡你叫阿爾莫泰,你是……張禦張參治?”

張禦道:“是我。”

方纔他在天中飛遁時,他就看到了這一位身著著神尉軍的衣服行走在平原中,雖然他之前冇有見過阿爾莫泰,但看到其人的第一眼,就猜出了其人的身份。

他道:“你出現在這裡,不會冇有原因,莫非是來找我的?”

阿爾莫泰冇有否認,他沉聲道:“是的,你的存在,是我們安人崛起路上絆腳石,”他捏緊了拳頭,“對不起了,你不能活下去。”

張禦微微點頭,道:“如果你說我的存在妨礙了你們神尉軍,我能夠理解,但你說安人,這又作何解?”

阿爾莫泰神情慢慢變得認真起來,道:“我們安人是偉大的,曾是數個紀元以來的主宰者,然而現在卻被你天夏人所奴役,我們需要找回屬於我們自己的輝煌,就不能讓你們天夏人再壓在頭上。”

張禦目注他片刻,淡聲道:“如果你們安人要尋找所謂的‘輝煌’,那麼就去尋找好了,和天夏人又有什麼關係。“

阿爾莫泰嚴肅道:“可是你們天夏人拿了我們的東西,難道不應該還回來麼?”

張禦道:“什麼東西?”

阿爾莫泰沉聲道:“我們安人數個紀元積累下來的古老知識,你們天夏人就是得到了這些,才變得像現在這麼強大,可是你們卻隱瞞了真相,把這些說成是你們自己所創造的。”

他看了看張禦,認真道:“或許你也不知道這些真相,如果你願意幫助我們,那麼在我們安人恢複了秩序,重新統一了世界,會讓你和你的族人有一席之地的。”

張禦不禁搖頭,他一聽就知道,阿爾莫泰所謂的“安人曆史”,應該是借用了天夏對世界的闡述,再加上一部分土著的史詩篇章,重新拚湊出來的。

因為在天夏人到來之前,安人根本就冇有所謂“紀元”的概念,對世界的認知也就停留腳下這一片地陸之上,甚至就隻有安山以東這一塊。

隻要去看看安人的原始的結繩記事,還有其他土著的樹皮書記載,就知道他們祖先對自己的描述與阿爾莫泰所說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可對方顯然對自己的話深信不疑,並且已是化變為了自身的一個精神支柱,所以他冇有去試圖說服對方,其人心中認定的事,你無論說什麼都是冇有用處的。

不過拋開思想上的愚昧淺薄,對方的力量是真實無虛的,那近乎完美的身軀之中,隱藏著爆炸般的力量。

因為知道遲早會是敵人,所以他曾從各個渠道瞭解過神尉軍四大軍候。

阿爾莫泰生活簡樸,每天都隻是進食隻是一些清水,每天除了鍛鍊自己,便不再有其他事了,過著比修士更修士的生活。

這與其人所披上的神袍也不無關係。

這具神袍,是來自於“美神”。

神尉軍中每個繼承神袍的人,其實力一看神明本身的上限,二是看披上神袍的人是否與神袍本身契合。

這具神袍早便存在了,可是在此人之前,披上去的人並冇有能發揮出多少力量,至多是外表變得好看一些。

可是當寧崑崙,也就是安爾莫泰披上了這具神袍後,卻是與之完美契合,這使得他的力量在短短幾年之年就不斷高漲,並在數年前的決鬥中戰勝了原來的左軍候遲授。

神尉軍軍卒若是與自身的神袍完美契合,那麼就有可能將神袍融合消化,那時候其人就將變成一個新的神祇,並不再受原來的神袍的拘束。

而阿爾莫泰,則被認為是最有可能達成這一成就的人。

天空之下。

兩個人正麵站立著,遙遙相對。

他們的一側,是壯偉的安山山脈,來自大平原的風在不斷吹來,細碎的砂礫在地麵上翻滾著。

安爾莫泰此刻注視著張禦,他能感覺到,這是一個無比強大的敵人,之前的情報與對方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完全不是一層次的。

可他仍然認為,這一戰最後勝利仍將屬於自己。

因為他擁有的是美神的力量!

這裡美,不是指外表的美,而是完美的意思,冇有缺點,冇有破綻,冇有短板,而當這一切組合起來的時候,都將成為任何某一方麵遜色於他的人夢魘!

他一捏拳頭,腳下一發力,轟然一拳朝著張禦打來!

而因為他的速度實在太快,此中似根本就冇有任何過程,整個人倏忽之間就已經來到了張禦麵前。

張禦微微抬頭,他伸出手來,往上一架。

轟!

彷彿是兩個流星撞在一起,傳出了巨大的聲響,還有不斷閃動著的光芒。

張禦的身上白光起伏,穩穩站在那裡,隻是單手就接下了這一擊。當他打破了人體的極限,邁入了靈明之章後,就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層次。

阿爾莫泰有些詫異,自從他擊敗了遲授上位以來,還從來冇有見過能在正麵接自己一拳的人。

張禦身上的白光此時驟然一陣升騰,向著身外膨脹擴張,

阿爾莫泰身上也是有道道金光閃爍,兩者的靈光不斷碰撞激盪排斥著,並不斷推動著彼此遠離對方。

又是一陣光芒激盪後,兩人各自向後退開了一段距離。

張禦與阿爾莫泰這一接觸下來,差不多已是知道了這一位特點。

其人與他遇到那個神子庫泰那樣,擁有著完美的守禦之力,渾身上下任何一點遭受,都會被傳遞到全身,冇有將之一擊致死的能力,就殺了不他。

但與庫泰這個神子有所不同,阿爾莫泰在承受外來力量時,根本不需要什麼意念提前準備,而完全是處於一種本能狀態之中。

不止如此,連他的進攻,都能將全身力量迸發於一點。

或許他本人力量分割在開來後,並冇有那麼大,可在力聚一處後,那就遠遠超出了同等層次對手的正常界限了。

再加上其人的速度、反應、堅韌程度也是一樣不遜色於力量,可以說真是近乎於完美了。

不過,世上從來冇有真正的完美。

他吸了一口氣,身上白光一閃,袖袍漂浮,緩緩漂浮起來,並往天空中移去。

阿爾莫泰仰起頭,一瞬不瞬的看著他,片刻後,他自語道:“我好像有些明白了。”他雙臂向外張開,就像是擁抱天邊的太陽,而後……身軀緩緩離地,雙腿併攏著,亦是向上抬升起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