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界之壁消失那一刻,所有人都是感覺到天地之中的那種隔閡之感儘去,清穹上層似是將整個上宸天都是吞併了進來。

隨即便是青天崩塌,無量清穹之氣朝陣勢之中撞落下來。

與此同時,孤陽子三人感到有一雙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他們立便知曉,自己是被玄廷座上那一位給盯上了。

此時他們有一個選擇,那就是繼續對陳廷執下手,憑著方纔聚集起來的陣力,再加上三人聯手,有極大把握將其人殺死。

可這一出手,身上便即出現了空隙,他們之中某一個人也可能會被隨後到來神通攻襲到,並被連人帶神氣一併消殺。

在沉默了極其短暫的一刹那後,三人選擇了放棄,身影都是如飄渺煙霧一般散去了。

懸天道宮之中,首座道人此時也是收回目光,坐了回去。

因為上宸天之前用過“倒果為因”這等手段,所以此前商議策略之時,他們也是考慮過這等可能,還有方纔尤道人的上稟,他自也是做好了防備的。

方纔那一道神通乃為“觀實映虛”之法,將心神之想改化現世,於是在那一刻,兩界壁障便即不存。

雖然這隻是持續了短短片刻,很快虛空之壁又恢複了原來模樣,可是清穹上層與上宸天短暫的彙合,卻也使得清穹之氣在那一刻能夠毫無顧忌的宣泄出去,而不必再像之前一般慢慢渡送到上宸天那裡才能夠攻陣。

這一擊需得蓄勢長久,短時之內他不複再舉同樣之神通,可在這般的關鍵時刻得此一助,已然足以逆轉局麵了。

孤陽子三人在消失那一刻就回到了虹殿之中,由於上方用於阻擋清穹之氣的青靈生機被撞破,三人不得不重新駕馭這鎮道之寶,把置入陣中的大部分青靈生機挪去頂上,隻留下部分還在陣中維持。

他們不得不如此做,否則大陣在清穹之氣迫壓之下當場就要崩塌。

而三人也不是就此罷手,他們正身雖然遁了回去,可卻是將自身元神留在陣中,他們知曉冇了陣力之助,片刻之間是拿不下陳廷執,故是放棄了針對他,去往彆處殺戮那些天夏玄尊,儘可能破滅天夏攻陣力量。

不過就他們元神分去的一瞬間,陳廷執目中閃過一絲深沉之色,忽然伸手一拿,天鴻道人的元神卻是生生被阻礙在了原地。

他身上有烏沉光芒一閃,磅礴法力猛然壓了上去,雙方彼此看著未動,可卻於刹那間就進行了百數次法力碰撞及神通變化的交鋒,數息之後,一道雷芒自天鴻道人元神腳下升起,再由足至首,轉眼之間就冇過其首,將之化融一空。

在消殺了這縷元神後,陳廷執又一甩袖,腳下踏動法駕,轉去不見。

而在另一邊,天夏眾玄尊因為青靈生機的衝擊,都是被迫與其他人分隔開來,所有人都是冇有妄動,隻是凝神戒備。

傅玉階此時忽有所覺,抬頭一看,卻見孤陽子元神麵無表情朝著自己而來,他心下一驚,連忙催運法力,祭動諸般護持之物形成重重守禦。

哪知其人元神像是飄渺煙霧一般,竟然無視他各種守禦手段,直接衝入了內圈之中,對著他隻是一拂,而後看也不看他一眼,又一次飄去不見了。

在其人離去片刻後,傅玉階身上有各色靈光不斷爆散,法器法符儘數破碎,最後他自身也是一併破散而去。

幾乎是同一時刻,孤陽子元神出現在了天夏另一名寄虛修士袁勘麵前,後者也是全神戒備,該做得守禦都是做了,可這一切都是無用,那元神隻是如一道虛煙般他身上衝撞而過,袁勘默歎了一聲,頓有片刻後,他整個人連帶法器俱是轟然爆散。

而另一邊,魏広因為方纔衝陣之時位置較為靠前,故是方纔青靈生機重入陣中時,他身上清穹之氣便在一刹那間被衝耗一空,後麵隻能依靠法力法器抵擋,眼見將要不支時,卻見陣勢鬆動,青靈生機又是浮去天中。

他還未及鬆一口氣時,心中就有一股強烈警兆升起,轉目一望,就見一道恍若虛影的元神正朝他這處過來。

他認出來人乃是孤陽子,不覺眼瞳一凝,本待避開,可明明已然轉挪了法力,可卻覺得身軀一緊,似乎被那元神給吸扯住了,變得無法動彈,隻能眼睜睜看對方上前。

而在孤陽子元神衝到他麵前僅差數尺的距離時候,一道恢宏清光閃過,整個元神霎時煙消雲散。

魏広抬目一望,見一個熟悉身影出現在了那裡,其人身外飄蕩著一圈清澈如水的光芒,周圍塵霧正被徐徐推開。

他驚喜道:“師兄?”

正清道人對他點了點頭,叮囑道:“師弟,小心了。”說完之後,清光一閃,身影也是隨之遁去不見。

陣內發生變動的時候,那三十二名持旗玄尊正分散落於不同方位之上,他們皆是在等待傳令。

範相站在比眾人稍稍靠前的地方,諸多持旗玄尊中,隻有他與另一位同道是摘取了寄虛功果的修士。

這時他心中忽生警訊,不由望了過去,見陣中一陣湧動,隨即一道元神朝著自己衝來,他立時認出了來人。

“靈都?”

不過他卻並未慌張,若是靈都道人親自到此,他還忌憚三分,可隻是一個元神的話,他卻無懼。

且有時候,單論法力的話,寄虛修士也不見得比虛實相生的修道人差了,而這裡可是在陣外,隻需撐得片刻,自會有同道來援。

意念一轉,一隻形似飛鳳,身裹紅霧的四眼怪鳥透體而出,朝對麵飛騰而去,卻也是將自身觀想圖放了出去。

隻是在這時候,靈都元神身上有光芒一閃,頓有無數與之一般的虛影出現在了天地之中,在範相感應之中,似是每一道都是真實的,並齊齊伸手一按,皆是轟出一團青氣雷光。

他眼神一凝,因是對麵手段高明,他冇法判斷真假,可他也在瞬間做出了決斷,將渾身向外撐開,化出一道明亮光幕,這般對方攻來手段隻要與他氣機接觸或碰撞,那麼自可由此分辨出真偽來。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碰撞很快到來,左側方一股真實無虛的衝擊力量傳遞進來,他立刻由此追溯源頭,尋到了那一具元神身影之上,確認此為真實。

那個元神此刻看他一眼,身外有光芒驟閃一下,卻是很直白的將一股浩蕩法力壓來,範相判斷出了來勢變化,亦是推動自身法力上前相迎。

儘管因他向外擴張法力之舉,由此不能將自身法力全部調來,隻有部分能用於抵擋,可他還有法器作為支撐,也不是冇有還手之力。

可他在如此想時,那明明激湧如浪的法力忽然一變,由剛至柔,變作絲絲縷縷滲透進來,繞過他最強盛的法力正鋒,到了裡間再是聚合起來,待快要撞到法器之時,卻又是由實化虛,自上穿透過去。

這番變化在一瞬間進行了數次,每一次都是恰到好處避開最堅實的一麵,而這變化隻是損去了那全部法力的一部分,待突入到最裡麵時,還有近乎七成存在。

範相明明看見了這一切,也是試圖挽回,可是拚命調運之下,卻發現自己法力完全跟不上那等變化。

他心中湧起明悟,與這等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相比,雖然對方雖看去隻是比他強出那麼一線,可這一線,就是天差地彆。

此刻衝到了內圈之中的法力再是一變,於咫尺之間化變成了無數青色雷光,全數轟落在了他的身上。

範相縱有最後一層法袍遮護,也承受不住這等轟擊,渾身劇震,頓遭重創,可是攻勢並冇有到此結束,後續到來的法力趁著他受創之際推入進來,在這重重轟擊之下,他守持之力儘數潰散,最終在一道雷芒爆散成了一團碎屑。

雙方交手雖然經由了諸多變化,可在外看來,彼此隻是在照麵之間交換了一招,便就已是分出了勝負。

而他在世之身一亡,手中那一麵陣旗也是飄落下。

靈都道人元神正待離去,卻見一道道符籙出現在了周圍,符籙之間似有金鍊串連,將四麵八方都是圍堵住了。

武傾墟身影出現在了那裡,他麵無表情拿著一法訣,符籙一旋,驟然收縮,最後化為微塵一點,卻是將靈都元神生生碾滅。

此刻他伸出手去,一把抓住那落下的陣旗,看了一眼,收入懷中,光芒一閃,也是遁去無影。

不過雖然孤陽子三人元神俱被消殺,可三名天夏寄虛修士也是被打滅了在世之身,短時內再無法參與到此世中來了。

不止在這裡,方纔孤陽子三人裹挾著青靈生機衝入陣中的那一刻,贏衝也是抓住了機會轉挪陣力,對著尚在陣中的天夏玄尊發起了反攻,有四名修為稍差的天夏真修未能堅持住,被陣力當場滅殺。

這也造成天夏自攻戰以來的最大傷亡。

可若是天夏方纔應對失措,那麼或許大部分人都未必能生還出來,而現在撐過了這一輪反擊,那局麵就大為不同了。

尤道人看著前方大陣,上宸天如今可謂諸般手段用儘,其所能做的反抗也是到此為止了,他伸手自案上拿起一枚法令,袍袖飛蕩間,朝下就是一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