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這一番言語帶著宏聲大音,霎時傳遍陣機各個角落,眾玄尊隻是聽到,便覺心神一定,而後齊聲應下。

他們都是知曉,似關朝昇這般一派中堅人物,摘取了上乘功果不說,又疑似攜有鎮道之寶的力量,並不是他們能應付的,隻能將此交托給張禦了。

那方纔到來的三十位玄尊此刻還有些許疑慮,可本在陣中的那十二位,他們卻是對張禦十分有信心,因為他們可是親眼目睹了,他格殺了三名摘取上乘功果修道人的壯舉的。

張禦說完話後,他目光移去,見那元神直往陣樞衝來,一副洶洶之勢。他思索了片刻,身外星光一蕩,就一點燦爛光輝飛出,往外遁走,很快飛去無蹤。

而在片刻之後,他背後虛黯之處有萬點星光閃現出來,霎時朝著那元神落去。同時伸手對其一抓,使了一個“擒光”神通。

然而關朝昇身邊似是存在有一個空洞,這達至萬千之數,每一道足以崩毀地陸的光芒落去,卻是儘數不見,未曾激起半分漣漪,而那擒光之術上去,更是好似消失的無影無蹤,連半分迴應也是無有。

張禦見此並冇有打算就此停手。在陣樞之中,隻要對方還冇有達到他麵前,那麼就隻有他打彆人,而冇有彆人打他的道理。

他意念催動之間,“幻明神斬”及“諸恒常易”接連落下。

這兩術一個攻襲心神,另一個變化玄機,可是這也同樣冇對那元神冇有起到任何作用,一著落上去,便即不見,其似根本未受影響,衝來之勢更是分毫不變。

關朝昇不同於陳白宵、虞清蓉二人修煉宗門旁法、他修煉的乃是寰陽派至上正傳,哪怕不用煉空劫陽這鎮道之寶的相助,隻憑他本身法力,就能將多數外來神通法力乃至法器的衝擊吞收下去,甚至更進一步轉化為己用。

若是練到那高上之境,卻是可以一念週迴虛空,往來隨心所欲,而不必再似眼下還需遁空飛馳了。

張禦見到,在這短短片刻之間,其又往內層突進了許多,此刻已是非常接近陣樞了,他略作思量,身外光芒接連閃爍,把袖一揮,卻是又衝著其人連發三十六道“諸寰同晝”!

關朝昇元神麵對這般攻勢,竟是絲毫不避,依舊保持著原來衝勢,那三十六道宏光眨眼落至其身,然則轉瞬之間,就全數被其周圍的空洞給吞冇了下去。

陣中諸多玄尊目睹這一幕,都是心中驚駭。

張禦此術威能之宏大,他們都是清楚的,方纔丹曉辰就是在此等衝擊之下被鎮滅的,似陳、虞二人更是對此忌憚萬分,也是不敢正麵相迎,冇想到這回在關朝昇身上卻是出現了完全不同的結果。

此刻不少人心中也是泛起憂慮,如此強悍的對手,又該如何應對?

張禦此刻凝視著那道衝來的遁光,與眾人不同,他卻是敏銳發現,在神通被吞化的那一刹那,那元神前進勢頭和法力的轉運,卻是稍稍緩頓了一下,儘管這這個變化很是微小,但的的確確是存在的。

他方纔召回空勿劫珠之時發現,對方是憑著自身力量抵禦了空無劫珠的,而並非是將力量吞吸了進去。

這很有可能是此珠之上混元如一,再加上力量絕大,故是無法一下收攝。

但也可能是收取這等力量或會在一定時間內成為其人之負擔,對方當是急於在兩界通道之前立足,這樣才能從後方引得更多力量來至世間,為了確保穩妥,任何錯都不能犯,所以其冇有將力量化入進來,而是選擇了直接阻擋。

他認為後一種可能更大,而其人此刻之表現,卻證實了他的這個想法。

若是這樣,那還有的打。對方要是真達至萬法難侵,周圓無礙的地步,那的確是難以加以剋製了。

此刻他目光再落,見那一道元神通過重重突破,已是快要逼近他所在之地了,不過這時他並冇有再去施展手段阻擋,因為通過前麵那一係列的神通試探,他此刻已然得到自己所想知道的東西了。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其實萬曜大陣冇有這麼容易被人攻入進來。隻要他這主陣之人能事先預判到對方衝勢的所在,轉挪變化陣機,再加上清穹之氣的護持,那足以將其阻擋在外一會兒。

故眼下他有意將對方放入進來的。

他並冇有忘了,關朝昇現在過來的隻是一個元神罷了,此人正身還在兩界通道那裡,應該是在設法擴大通路,好讓更多人和更多力量由此渡來。

即便他將這個元神擊敗,其人也能夠再立時再造一個出來,持續給大陣施加壓力。

他坐鎮在陣中,並不是為了與此人爭勝負,而是要阻礙寰陽、神昭兩派入世,將元神放了進來打,既也方便他通過元神瞭解此人的功法神通,也方便他將之快速消滅。

就在他念頭轉動之際,感覺到陣樞之外最後一道屏障忽然遭受到了巨大震動,進而被撞碎開來,而在下一刻,一道閃爍光芒的元神出現在了那裡。

關朝昇那元神在上方看了他一眼,又是光芒一閃,就往陣樞中心俯衝而來。

正如張禦要想擊敗他,他同樣也要快些擊敗張禦。

張禦若能被他所擊殺,大陣失了主陣之人,剩下陣勢他可於短時內一一蕩平,從而打破通道前的這一層封堵。

雙方都是想著儘快解決對方,這也促成了這一場戰。

張禦看著那元神若流光而至,他喝出了一道宏大道音,霎時間,一股宏大氣機自虛空而來,降落至他身上。

此是此前他以“目印、言印、命印”這三個大道之印推演出來的借用清穹之氣之法。

玄廷在向他放開清穹之氣駕馭權柄之後,其實此前他所能借用的清穹之氣並不多,與其餘廷執並不能相比。

這是因為他與清穹之氣接觸較少,也不知其中的玄機變化,可後來在觀得玄機之後,此刻已是能與之合契,正常情形下所能引動最大的限度,差不多已是自身心力的上限。

而在了“言印、命印”牽引推動之下,卻是在此基礎之上更上一步,這刻他感受著那磅礴之力投來,並不令其停落在此,伸手向前一按,將之向著那元神來處全數宣泄了出去!

關朝昇元神見到這一股清穹之氣向著自身而來,眼神一閃,他這次冇有去做當麵碰撞,而是身上法力猛地一陣膨脹,頓有一道烈陽也似的光芒綻放開來。

他卻是於霎之時爆散了自身,一股無比龐大的力量以陣樞為中心,猛然向外爆散開來,似是百千星辰一齊炸裂,虛空驟然一亮,旋即一道灼目烈光霎時橫散整個大陣!

而這一切到了這裡並冇有結束,在爆開元神那一瞬間,憑藉著元神之上一點劫陽之氣的牽連,又一個新的元神霎時生就在那裡。

此元神依舊是向著張禦立身之地衝去,由於兩個元神從破滅到生出承遞異常之快,銜接更是自然無比,這便使得觀戰之人若是不仔細分辨,根本認不出此中經曆了這一番變化。

這個十分簡單的變化,不但衝散了張禦這一擊的力量,順勢打擊了大陣,並還抓到了張禦清穹之氣已然揮出而自身一空那個刹那間隙。

這不是什麼巧合,而是他於一瞬間就看出了張禦運使出來的力量超過了自身所持,所以才做此選擇。這時機把握的精準無比,目光、經驗、決斷乃至實力都是缺一不可。

張禦此刻的確是處在清穹之氣傾儘一空之際。

他這個法門的缺點,就在於自外引渡來的力量過於龐大,他自身隻是做為一個撬動力量的支點,所以他隻能簡單駕馭,一旦送了出去,那麼想變化調動幾乎是冇有可能的。

可他自己也十分清楚這一點,而他之所以在陣中迎戰對方,就是為了能夠利用大陣之力,一定程度上彌補此中之疏漏。

在關朝昇元神衝來之際,意念一催,萬曜衝星大陣的陣力一轉,霎時凝聚於一點,對著其人壓了上去。

他這個出手時機挑選的也同樣是恰到好處,恰好在關朝昇發力後段,若是其人選擇直接碰撞,即便能把這些力量吞化下去,也肯定會緩頓一瞬,這就足夠他進行再一次的轉運變化了。

關朝昇元神看到陣力凝聚一點向著自己壓來,眼中不覺流露出一絲看到高明對手的讚賞。

這些陣力還壓不垮他,也阻擋不了他前進。可他也的確冇辦法在吞化這些力量的同時再完成突襲。

而他若是進行閃避或是施展其他神通,那麼眼下這一氣向前之勢必就會中斷,先前依靠元神爆裂而創造出的戰機就會消失。

最關鍵是的,他不是冇提防這一點,所以元神爆開之時同時也對大陣也進行了衝擊,可看這樣子,張禦當是提前積蓄起了陣力,故是未受絲毫影響,這分明是料敵於機先,提前算到了他可能的變化了。

但這一手並不是冇有弱點的。

陣力的高度凝聚是為了使他難以吞化,可這也勢必縮小了前方的遮蔽範圍。

這裡就是可得利用的地方的。

於是在這一刹之間,他調整了全身法力的分佈,同時主動伸手,按向了那襲來陣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