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一言推動道機,鎮滅關朝昇,可他心神卻依舊沉浸在那高渺之地中,此刻生出有一種與道相合之感,似是恨不能舉身投入進去。

這番感覺與他此前看到那清穹之氣顯現玄妙之時有幾分相似,他心中立時有所醒覺,不可在此間沉浸下去,不然極可能沉入此中,再也不複醒來。

他心神緩緩收了回來,意念再是回到了現世之中。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此刻他不禁思索,今後若是每一次施展這等神通,恐怕都會經曆這一次考驗,要是守持不住,恐怕就會陷入進去。

但不必為此有所忌諱,該用還是要用,對抗大敵之時,自是當麵之敵最重要,待殺滅了敵手,纔有可能去考慮其他,至少他還有的考慮,敗亡之人連考慮的資格都是冇有了。

而且他有種感覺,高渺之地對自己下來的修行或許也很是重要,是不能將之摒棄在外的,哪怕平日修持,也該多設法去往那裡存意感悟。

不過方纔在他高渺之地中,他卻是莫名能感受到,方纔一擊要說得儘全功,卻也未必,因為他感覺關朝昇外麵所展現的神氣和在世之身雖是全部殺滅了,可似還有一縷神氣寄托在了一處無可觸及之地。

他認為這當是那煉空劫陽,這一縷神氣與其人本身分割,深深種落在這鎮道之寶內部,所以難以隔空觸及。

或許也是因為如此,所以對方纔是冇有選擇退走。因為無論退與不退,結果都是一樣的。而若是真能挺受過去,那麼還能繼續維持兩界通道,挺受不過去,也不過是從頭再來。

不過神氣既然與自身進行了某種切合,使之不受任何牽連,那麼要想立時回來,也冇那麼容易。

他望著看著那已收縮了到了最初時候的門戶,伸手一拿,劍器已在手中,身上心光再次鼓動起來。

嚴若菡的身影出現在了他身旁,見他身上高漲的心光還有他所望向的方向,謹慎問道:“張守正,你莫非是要殺去那兩界通道對麵麼?”

張禦道:“確有此意,關朝昇許有神氣寄托在煉空劫陽之中,其人並不算是完全身死,可能他需極長時候纔會回來,可我為何要讓此等事發生?與其在這裡被動守禦,那還不如直接殺入進去。”

嚴若菡一想,也承認他說得有道理,卻是不禁有些佩服他的膽氣魄力,她想了想,道:“隻是對麵情形不明,可能還有未用手段。”

張禦道:“此輩既然能來,那我也當能去得。”

嚴若菡不禁點頭,她唉了一聲,要不是此回她需要聽從玄廷調遣,她願意一同攻殺至對麵,這也能直接將戰場從自家所在搬到對方腹地之中。

張禦雖然有這等想法,可那是大略上的企圖,落在具體戰鬥上,他是非常謹慎的,是不會貿然出動的。

這裡可不是他一個人戰場,他需要顧念整個大局。

而且殺入對麵,也主要隻是給予對方壓迫,這是一種戰術上的選擇,他也不是真的認為自己能以一人之力攻破鎮道之寶,殺滅兩派。

故是仔細思考過後,他便以訓天道章向玄廷傳出一個建言。

等了有一會兒,訓天道章之中不見動靜,但是卻有首座道人的聲音傳至道:“張守正。”

張禦神情微動,道:“首執?”

首座道人言道:“關朝昇之事我已是知曉,不過此人暫時已無威脅,虛空對麵之事如今已非第一要務,張守正,你且在大陣之中先守持片刻,稍候還有更為重要之事需你來做。”

頓了下,他又緩聲言道:“張守正,你非隻是你自身,也是玄廷守正,你遮護天夏,天夏也當遮護於你,有些事不必全由你來承擔,你做到這一步已然很好了。”

張禦點了點頭,道:“禦知曉了。”

首座道人聲息退了去。

嚴若菡似在傾聽什麼,過得片刻,她道:“張守正,玄廷有召,貧道先離開片刻了。”

張禦道:“嚴道友小心了。”

嚴若菡打一個稽首,天頂之上就有一道金光降下,隨光芒收去,整個人也是化去不見。

張禦又看向對麵,把袖一展,坐定下來,關照陣內道:“諸位道友,隨我把陣勢之力設法往兩界通道推進。”

即便不去通道之後,那他也當做出一副進襲攻伐的樣子,那樣才能逼壓住對麵,他要是不動,那麼對麵說不定反而是會試著再回來。

經過方纔這一戰,他的威信已是完全確立起來,哪怕是後來到得陣中的玄尊,也是對他由衷敬服。

此刻聽到他吩咐,都是齊聲應下,一同鼓動清穹之氣往兩界通道那裡播傳過去。

虛空另一端,披髮老道沉默坐在虹霓之上,關朝昇這一落敗,寰陽派上層力量可謂被摧折一空。

他心中卻是有些猶豫,這一戰打到了這個地步,難道還能繼續下去麼?

他心中不覺萌生了退意。

儘管他知道,就算此刻退走,天夏也未必會放過他們。但是在退了之後,多少還能爭取到一點時間的,因為誰都說不好天夏什麼時候能找回來,那時候要是他僥倖能去上層,那麼就可以得以解脫了。

思索之間,卻有一個道人身影飄渡過來,對他打個稽首,道:“李上尊有禮了,”

披髮老道頜首道:“叔孫長老,何事?”

叔孫道人言道:“李上尊,不知尊駕對下來戰局作何之想?”

披髮老道言道:“貴派是如何思量的?”

叔孫道人言道:“我寰陽派諸位長老商議下來,覺得萬不能退,我們在這裡尚能保持對天夏之威壓,而我等若是一退,那麼天夏可以將力量全部投入到那上宸天那裡,我將痛失入世之機緣。”

披髮老道言道:“到了眼下,莫非道友還以為我等能入世麼?“

叔孫道人道:“為何不能?我兩派還有五十餘位玄尊,還有兩件鎮道之寶,若能與上宸天合流,莫非不能撐起一方天地麼?”

披髮老道看了看他,忽然言道:“關道友還能回來?”

叔孫道人冇有回答。

披髮老道見他反應,心中已是有數了,這位定然是有辦法回來的。但怎麼回來,多久回來,又是另一回事了。

實際上,就算這位真能回來,若是參與不到這場鬥戰之中,那也冇多少用處了。

他望了一眼通道之外,“如今倒不是我等繼續下去之事,而是那位張道人似不願意放過我們們,那陣機正朝著我們這處延伸過來,說不定似想攻入我等這處來,連關道友都是在此人手中铩羽,老道可不見得是此人對手。”

叔孫道人道:“我二派有兩件鎮道之寶,其若過來,當儘展威能,又豈懼之?”

披髮老道不以為然,鎮道之寶雖好,也要看誰人駕馭,關朝昇不在,煉空劫陽餘下之人又能動用多少力量?

至於他自己,他並不願意與人拚命。

叔孫道人沉聲道:“李上尊,不用忘了,我兩派之定盟,乃是來自我寰陽派,還有貴派祖師之意。”

披髮老道淡淡言道:“我自是知曉。”不過他心中是明白的,祖師之言可聽但也可不聽,因為落在世間的終究是他們,而非祖師。按照優先考慮,保全宗派纔是第一位的。

叔孫道人見他如此說,以為他是同意繼續抵抗下去了,便也冇再說什麼,打一個稽首,化光離去了。

上宸天中,隨著一道金光落下,嚴若菡出現在了陣機之內。

此刻兩邊戰場上都還不曾分出勝負,與方纔比起來似也並冇有太大的區彆,那是因為距離她離開也未過去多長時間。

她閉眸感受了一下,見天地已是逐漸撫平了,唯有一些餘波存在,但已是冇什麼太大阻礙了。

為保穩妥,她再是等待了片刻,默默推算了一下,隨後抬手輕輕向前一推,這一次,落勢依舊是對著孤陽子而去。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孤陽子便生出了感應,他心中也是無奈,方纔他竭力給寰陽派那裡渡去一縷生機,結果仍是未成,虛空那邊的情況他在鬥戰之中無法窺見,但不難憑藉推算氣數感察到,情形很是不妙。

現在上宸天無疑已至於最為危險的時候了,稍微應付不妥,那麼就是敗局,可謂一點錯也不能犯。

這個時候他是不能退的。

好在他也是留了一個後手,方纔自枝頭下墜下的那一片青靈大葉,他並未使之真正落下,此刻仍是曾懸在空中,這刻正好作為自身之遮擋。

他意念一轉,那青葉落了下來,陳廷執則是神情沉穩的往後退去,看去是放任他施為。

孤陽子見他如此,似是想到了什麼,微歎一聲,起訣一拿,那片靑葉整個化作了一片青翠濃鬱的光亮,將他自身全是護住,同時又一次有一根根枝節從天之之中生出,將他圍裹住,成為拿第二層遮護。

幾乎就在他做好這一切的時候,衝撞隨之到來,那一股濃鬱青芒頃刻碎散,力量繼續向內壓來,可與方纔一般,隨後的力量被那些枝節傳遞去了天枝所在,由得這鎮道之寶來承受。

嚴若菡見依舊冇能拿下這位,不以為意,她站在那裡不動,卻有一道金光落下,隨之她又一次來到萬曜大陣之內,對著張禦言道:“張守正,這裡便先交由貧道吧。”

張禦微微點頭,他往上方看去,那裡出現一個橢圓形的陰影,隻是金光一閃,他便已是從此陣之中離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