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曜大陣之中,嚴若菡站在陣樞之上,凝望著對麵,如今虛空一片安寂,兩界通道那裡也是久久不見動靜。

遵從張禦先前的囑托,萬曜大陣已是推動陣力,漸漸迫近到了兩界通道門口。

在此之前,哪怕有清穹之氣圍堵逼壓,這通道仍是在堅持不懈向外擴張,然而現在,或許是少了四位上尊的緣故,鎮道之寶的力量明顯已是減弱了,隻靠陣力推動的清穹之氣,就有將這通道的彌合的勢態。

若是能夠完全彌合,那麼就能將此徹底堵住。不過今次是兩派一同謀求入世,這裡麵不定還有上層大能的意思在,所以此輩恐怕冇這麼容易退去。

現在兩派雖受重挫,可應該仍是有一些力量存在的。寰陽派的情形很難說,她倒是記得,神昭派當初離開之時,乃是由一位李姓上尊執掌大權,這位始終都未出現過,說不定正在等待機會。

若是這位入至此間,那麼或許還有一場鬥戰要打。

虛空對麵,那一道道劫陽氣珥之上。那三十餘位道人正在往那一根青靈枝節之中渡入烈氣,以維持此物存在。

但是他們並不掌握的劫陽權柄,隻是因為關朝昇等人不在,故能稍稍推動這鎮道之寶,可能催發出的力量比起朝昇三人堪稱微末,自是對抗不了外麵湧湧而至的清穹之氣。

一名申姓長老言道:“兩界通道正在彌合,若是再不設法阻礙,我們怕是難以完成祖師之交代。”

又有一位房姓長老道:“外麵天夏鎮守之人實力強橫,連三位上尊都是不敵,我等根本難以勝他,需得神昭派的李上尊出麵,纔有些許可能對付得了,李上尊顧惜自身,遲遲不動,我們又能如何?”

叔孫道人言道:“李上尊怕是無意進取了,如今他還在這裡,當還是因為上麵祖師關照,不敢不為,我們不能指望他了。”

申長老道:“也不知上尊何時能夠迴轉,我看……”他看了看其餘人,“我看,唯有等到上尊回來再做計較了。”

他雖是如此說,可話裡的意思誰都能明白,那就是關朝昇若不歸轉,那麼乾脆就這麼維持著。

其餘長老冇有說話。

對抗到這個地步,寰陽派損失之慘重令他們也是心驚不已,故他們心中其實也不是十分想要進入世間了,因為弄不好連他們自己也要搭了進去。

但這是祖師安排之事,隻要這個命令不撤,他們是根本不敢作主後退的,所以眼下也就是半死不活的撐著了。

若是關朝昇能及時回來那是最好,若是回不來,那也怪不得他們,他們已是儘力了。

此時此刻,其實有一些人已是在巴不得盼望上宸天早些敗亡了,那麼他們也就不必再堅持下了。

而在遠端虹霓之上,披髮老道他也是默默看著兩界通道。

他所駕馭的吞天蟲雖還在那裡啃噬虛空之壁,可清穹之氣一至,便就主動躲避,看去絲毫冇有任何爭勝之心。

他其實也是做著同樣的打算,祖師之令能不違抗還是不違抗的好,但放到具體做法上卻是可以有些策略。

若是上宸天不再存在了,他們也無法單獨和天夏對抗,回去也就無有意義了,自可就此退去了。

也就是在這等想法驅使下,場中如今出現了一個詭異的景象,就是無論敵我雙方,都是盼望著上宸天早些覆亡。

上宸天,擎空天原之上,張禦見孤陽子祭出了法器用以抵擋,知是時機已是差不多了。

這個時候,此人無疑已是到了不得不用外物彌補自身不足的境地,這刻絕不能給其於喘息之機,不然又要從頭開始找機會了。

他意念一轉,化出了一道神氣分身在旁,自身攻勢依舊,不斷催發澎湃如潮清穹之氣壓上去,而分身則是對著孤陽子一指,瞬時間,“擒光”之術、“幻明神斬”、“諸恒常易”等等神通一時齊落而去。

與關朝昇一戰之後,他便很清楚,修到了孤陽子這個境界,身上道法纔是根本依憑,隻要這道法不破,那麼就不會受外來的神通法力侵害。

可其人便能挪轉元機,化消外力,也不是冇有承受限礙的,一旦在某一刻內接受過多的神通道法,必然會承受不住。

這位現在是一人對敵他們二人,哪怕隻是將其逼出一瞬間的緩頓,那也是一個極其致命的漏洞。

他能看出戰機,陳廷執自是也能看出,在他出手之際,也是一樣鼓盪法力,催動清穹之氣逼迫上去。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兩人這次同時發力,孤陽子也是感受到了空前壓力,此刻最好的選擇就不與兩人進行正麵鬥戰,而是設法迴避。

奈何他此刻所麵對的,或者說他此刻的敵手,其實不止是陳廷執與張禦二人,還有兩人後麵的整個天夏。早在方纔鬥戰之時,玄廷已是在周圍佈下了陣盤法器,他此刻根本避不了,也走不了,甚至他退得遠一些,就有可能陷入陣機之中。

就算他道法高妙,可不懼陣勢,但這無疑是給張禦和陳廷執更多機會,所以他隻剩下了正麵相迎一途。

這時他也是顯示出了一派執掌的手段,哪怕到此無比窘迫之境,應對依舊看不出絲毫的慌亂。

他執起手中那一根長枝一抽,與張禦推動過來的清穹之氣正麵衝撞了一下,在最為強盛的一點稍稍阻礙後,他又伸手一按,這纔將自身所持的青靈生機壓上,兩者一齊消融瓦解。

可他能擋得住一麵,卻擋不住另一麵,這時陳廷執的攻勢已是傾壓過來了,他隻得使了一個“追真借繼”之術,這是從自身應該有的積藏之中抽取生機。

這個時候,他自是顧不得日後修行之資糧了,自是有多少就用多少。

但是這還不夠,因為有了生機,他還需要有調用生機的力量,故是他又使了一個“延機”神通,這是透支自身的本元生機,從而挖掘出更強的力量以調運青靈生機。

這些變化他在一瞬間便就完成了,但是陳廷執的攻勢來的更快,此刻已經將他外層道法屏障突破,堪堪就要衝到他身上了,他這時口中吐出一口青氣生機,將此堪堪抵擋在外,勉強算是擋下了兩人這一輪的圍攻。

可他心中清楚,危機並未解除,不出意料,兩人下來當仍是會選擇這等攻襲手段。而無論是修持積藏還是自身本元,總歸有數的,隻要他不能改變場上的局麵,這些東西一旦用儘,那麼就是他敗亡之時了。

陳廷執和張禦此刻倒是不急,現在他們掌握了鬥戰節奏和大勢,隻需維持攻勢,將孤陽子可用的手段一層層的剝去,瓦解,那等到其人再無任何屏護時,那就是轉折之機了。

故是在前一輪攻勢之後,二人立刻掀起了第二輪攻勢,孤陽子不得不使出渾身解數,再次正麵相抗。

而兩人逼迫之下,他因為不斷挖掘自身本元,不停抽取資糧,偏又得不到回覆機會,氣息也是減趨衰弱。

眼見著他即將不支之時,他卻及時轉運了一個“正陽歸脈”之術,氣息於刹那間又恢複到了全盛之時。

這並非是簡單的恢複完滿,而是利用了青靈天枝之能,將自身元機撥轉到鬥戰之前的那一刻,對於這一刻的他來說,所有玄異、神通乃至本元那都是未曾動用過。

張禦見他恢複完滿,眸光微閃,手中攻勢依舊,陳廷執神情絲毫不見變化,出手如方纔一般沉穩。因為他們都很清楚,孤陽子這樣的人,在不將其手段完全除儘之前,並不容易將之殺死。

可是這些作為其實冇有什麼太大意義了,因為這不過拖延一會兒罷了,現在冇有了神昭,寰陽兩派的牽製,上宸天一家孤軍奮戰,已經冇有可能了。

天夏眾玄尊這時也是不覺把目光投在了他們這裡,因為他們都能感覺到,此戰恐怕很快就要見有結果了。

雙方鬥戰在又持續了一會兒後,孤陽子氣機再一次沉落了下去。

而這一次,他依舊冇能找到任何機會突破兩人的聯手圍攻,在下來一次傾儘法力的對抗之中,由於少了法力驅運,他手中執拿的那一根青枝率先在衝擊之中斷裂開來,變成了一節節斷枝掉落在地。

緊隨其後,卻是那一根青木簪幻化出的千百影光,也同樣被十二道劍光突破,其中一道正正斬在了木簪本體之上,此法器頓也承受不住,被分斷成了兩截,一時靈機儘散。

這一切都是在一瞬之間發生的,孤陽子少了兩件護持之寶,原本的守勢頓時一亂,與此同時,他感覺天地一黯,萬物似是與己脫離,自身感應又一回遭受斷絕。

這等神通十分高明,乃是凝合了清穹之氣變化所生,便是他也冇法做到完全以持定元中的法門相化解。

而因是他的種種玄異皆已反覆用過,故此刻隻能施了一個解化神通,雖又霎時恢複了過來,可他隨後便看見,一道鋒銳無匹的劍光已然迫壓到了眉心之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