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受元都玄圖接引之後,便離開了上宸天,再度落到了萬曜大陣之內,嚴若菡見他歸來,便向他稽首問禮。

他還禮之後,問道:“嚴道友,不知適纔對麵可有異動?”

嚴若菡道:“兩界通道之中並無變化,倒是我方纔見的有一縷異樣氣機投入此中,隻是對方遮掩的很好。我還難以判彆。”說話之間,她伸指一點,就見有一幕景象照顯了出來。

張禦凝目看去,見是一點金光出現在那裡,隻是一閃,便即進入了兩界通道之中,這金光其實並未如何遮掩自己,那副模樣隻是其神通變化使然。

他思索了一下,萬曜大陣從兩派出現之後,便一直封堵在這裡,任何人自外入世都可察覺,此人應該不是對麵兩派之人。

而此世之中,如今能有這等道法變化的,又不在天夏及上宸天治下的,數來數去也就寥寥幾人。

從那一道金光上看,他已是有了些許猜測了。

上宸天一滅,外層虛空之中將再無大勢力與天夏相抗衡,天夏過後也當能抽出力量來解決餘下的一些殘餘力量。或許有些人迫於這等壓力,所在找尋退路了。

他思考過後,當下傳了一道諭令下去,令所有玄尊不必再去彌合兩界通道,而是要設法維持住此處。

到瞭如今,已經不是寰陽、神昭想不想過來的問題了,而是天夏想不想過去了。

幽城主城,顯定道人立在廣台之上,正凝望著虛空,似等待著什麼。

許久之後,他目光移去某一處,道:“終是來了。”

他一揮袖,外側禁製層層打開,那裹住天城的幽氣緩緩散開,並從城中放出了一道去向虛空的接引之光。

可見虛空之中有一駕彷彿是長枝的細長青色飛舟正在渡來,得此接引之光一照,就往幽城之深處過來,未有多久,就在廣台之上停穩。

舟身之外先是浮出一團團祥雲,再有蒼青色的柔和光芒綻放,灑出盎然生機,周圍竟是生出了一朵朵色彩繽紛的花卉。

飛舟的舟腹向上掀開一隙,有枝節延伸下來,形成了一條纏繞在一處的通路,黑髮少女與贏衝二人沿此走了出來,待來至顯定麵前,黑髮少女上前一步,打一個稽首,道:“上宸天魚靈璧,見過顯定上尊。”

顯定道人看了她手中捧著的一根青枝一眼,這才正容還有一禮,道:“魚執掌有禮了。”

魚靈璧道:“我上宸天近乎覆亡,隻晚輩與贏長老存身下來,晚輩下來就要托庇在前輩這裡了。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顯定道人客氣道:“魚執掌言重了,不提我與孤陽道友他們早有定約,便是隻講我兩家情誼,我也當伸手相助,魚道友下來可在我這處修持。”

他並冇小看魚靈璧,雖然其人還未摘取到虛實相生的功果,但卻是實打實掌握著青靈天枝的權柄。

可以說,其人背後是直接得到上宸天那三位上層大能支援的。

魚靈璧微微一笑,道:“一切都聽前輩的安排。”

顯定道人這時神情鄭重了些許,道:“隻是魚執掌,撤走之事需要儘快,天夏若真是有心趁此機會解決所有牽扯,那麼或許此刻已然有所動作了。”

幽城想要成功去到對麵,光靠穿渡虛空是不成,那一定會被天夏半途攔截下來,堵在那裡的萬曜大陣並不是擺設。

可若是有青靈天枝相助,那就不一樣了。

要知此刻的兩界通道就是由青靈天枝洞開的,也就是說青靈天枝的枝節已是蔓延到了那一處空域之中,那麼隻要魚靈璧利用青靈天枝再另開一條通路,他們就能循此枝節去到對麵,與寰陽、神昭兩派彙合到一處。

魚靈璧輕撫手中枝節,道:“靈璧功行不濟,要挪動青靈生機,尚需以陣法配合。”

顯定道人點首道:“魚執掌需要什麼儘可言說,幽城還是有一些家底的,便我這裡冇有,也可去寰陽、神昭兩派那裡討取。”

魚靈璧立時報了一些佈陣所需的寶材,並道:“這次佈置,還需要有贏長老在旁幫襯,還望前輩能把我二人安排在一處。”

顯定道人看向贏衝,道:“我聽聞過贏長老的名聲,魚執掌得贏道友輔佐,上宸天也是複振有望。”

他示意了一下,身邊弟子走了上來,對著魚、贏二人一揖,再是側步一引,客氣道:“兩位請隨我來。”

魚靈璧再是一禮,就與贏衝一同,跟著那弟子離去了。

顯定道人站在廣台之上,他知道,魚靈璧既然得到了青靈天枝,那麼這回一定是繼承了上宸天的庫藏的,所謂需要寶材一說隻是不願將這些東西拿出來,好在將來把這些東西用於複振宗門。

不過他不在乎這些,等到魚靈璧執拿到上乘功果,便會知道,這世上唯有自己的道行功行纔是最靠得住的。

這時一個弟子走過來,低聲說了幾句什麼。

他嗯了一聲,身上光芒閃爍了一下,便已是回到了主殿之中。

王道人正等在這裡,見他進來,忙是行禮。待他到了座上坐定,纔是言道:“遵照上尊的囑咐,我已是將召聚眾人的命令傳遞下去了,也是告訴了他們,天夏極可能來攻伐我等,隻是直道如今,隻有兩位道友回書,餘者皆無音訊。”

他從袖中取出兩封回書,遞了上去。

顯定道人拿過來看了一眼,道:“不出所料。”

王道人看了看顯定,試著道:“上尊,我們是否……”

幽城的情形與彆處不同的是,哪怕是顯定道人,也冇有辦法拘束其餘人,不然幽城存在的根基就先動搖了。

可現在不同了,顯定想要去往彆處,那麼正好是一個整合之機。

顯定道人笑了笑,道:“少了我等托庇,此輩還能在虛空之中存身多久?他們又豈能隱藏住自身?”

王道人聽了這話,心中一凜,口中則附和道:“是,上尊給他們機會,他們自己卻不抓住,想來終究是會後悔的。”

清穹雲海,懸天道宮之外,一道金光落下,陳廷執自裡現身出來,此時前方光芒一閃,明周道人出現在一側,對他稽首道:“陳廷執,諸位廷執正開廷議,還請陳廷執移步。”

陳廷執道:“知道了。”

他沿階台而行,步入大殿之內,眾廷執見他歸來,俱是對他一禮。

陳廷執還有一禮,便上前去,在自己席座上坐定下來。方纔通過訓天道章,他已是得知,此刻商議的是天夏下一步棋當如何走。

上宸天雖滅,不過這一場鬥戰還並冇有結束,對麵還有寰陽、神昭兩派未退。

如今後方已是無慮,天夏完全掌有了主動之權,故眼下需要考慮的是,是就此封閉兩界通道,等調整好內部之後再設法處置這兩派,還是現在就攻殺過去,將這兩派一舉覆滅。

玉素道人首先出聲道:“如今我天夏覆滅上宸天,眾道友正是氣勢正盛之時,而我又在兩界通道之中布有萬曜大陣,隨時可以攻伐過去,正該一鼓作氣消滅兩派,以完我天夏之宏業!”

這話頓時得到了不少廷執的讚同。

掀起一次大規模征伐,需要調配方方麵麵之事,與其此刻放鬆下來,日後再重新開戰,還不如趁此機會一併解決了。

戴廷執道:“我亦讚同玉素廷執之言,張守正此前接連鎮殺寰陽、神昭兩派上層修士,現在這兩派正是上層實力空虛之際,若不趁勢去,待其日後恢複過來,那反是更不好對付。”

鐘廷執這時卻出聲道:“首執,諸位廷執,我卻覺得,此事要儘可能謹慎。”

陳廷執道:“鐘廷執是反對此事麼?”

鐘廷執道:“並非如此,鐘某也讚同消殺這兩派,可若是我們所要對付的,恐不止這兩家。”

竺廷執略作思量,開口道:“鐘廷執所慮也有道理,似那幽城,不會坐以待斃,而上宸天雖亡,那青靈天枝仍是存在,他們為防備我們,不定會去找尋這兩派。”

諸廷執都是點首,認同這判斷。

幽城的確是可能做此選擇的,其以往能存在,正是因為上宸天與天夏對峙,上宸天也需要這麼一家分擔自己的壓力。

可現在上宸天冇有了,那麼隻要此輩不是投降天夏,那麼一定是會設法找尋出路的,最有可能的選擇就是去尋到這幾派尋求托庇。

而剩下持拿青靈天枝之人,便不是為了躲避天夏追剿,單純為了複派,也是有可能投入到兩派那裡的。

陳廷執這時道:“這次鬥戰下來,可以看出,上宸天、寰陽、神昭,還有那幽城,他們上層或許是有所牽連的,那麼這時候此輩再是聚至一處,那也是極可能的。”

玉素道人一擺袖,道:“那不是正好麼,正好就將此輩一併消殺。”

陳廷執沉聲道:“不管如何做,當前首要,是先穩住那兩界通道,並由我天夏來決定此處開闔與否。”

眾廷執都是深以為然。

首座道人目光落下,道:“林廷執,你先攜陣器去往萬曜大陣,加固好大陣,傳令張守正和嚴道友,令他穩住虛空通路,並等待廷上下一步諭令。”

林廷執自座上站起,肅然應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