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廷執走後,廷上眾廷執繼續完善此番征伐兩派之事機,未過多久,光芒一閃,明周道人現身於大殿之上,對著廷上打一個稽首。

陳廷執看了下來,問道:“明周,何事?”

明周道人言道:“方纔底下有弟子來報,說是那焦堯上尊尋了過來,這位言稱要麵見諸位廷執。”

“焦堯?”

韋廷執詫異道:“這頭老龍怎麼來了,他可有說來意麼?”

明周道人道:“不曾。”

鐘廷執道:“這頭老龍向來懂得如何保身,此刻到來,當是看到上宸天被傾覆,所以來投靠我天夏了。”

戴廷執道:“聽聞他以為是靠了上宸天所開辟的空域存身,此一戰後,上宸天諸空破碎,虛空之中再無合適存身之地,冇了這些遮擋,他想來也是無處可去,剩下之出路,也唯有我天夏這裡了。”

首座道人看向一邊,道:“晁廷執,你且先去問一問他的來意。”

晁煥打一個稽首,施施然起身,就化一道分身就往下方而來。

焦堯此刻正等在雲海之中一處法壇之上,看著老神在在,他聽得雲上有仙音飄來,立時露出了注意之色,見是一駕飛車正自過來。

他眯眼看了看,可待見到來人時,卻是眼皮跳了一下。

不多時,飛車到來近前,在法壇之上停下,晁煥自車駕上走了下來,焦堯上前一步,主動執禮道:“不想是晁廷執前來,焦某惶恐,這裡有禮了。”

晁煥回有一禮,上下看了看他,若有所思道:“焦道友似像不想見到我?”

焦堯正色道:“焦某決計冇有如此想!”

要是彆人到此,他還可以試著扯上兩句,攀一番交情,可是麵對這一位,他卻知道話說得越少越好,說得越多,錯的越多。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晁煥道:“焦道友你怎麼想都好,廷上遣我來問,你此次來意為何?”

焦堯嗬嗬一笑,撫須言道:“焦某素來仰慕天夏,今聞天夏之壯舉,磬聲環遍宇內,清氣播於乾坤,赫赫揚揚,光極四表,故焦某願俯身恭拜,牽馬墜蹬,以為天夏之驅使。”

晁煥一挑眉,道:“焦道友可否再說一遍?”

焦堯馬上改口道:“焦某見上宸天被覆滅,唯恐自己也被拆筋扒骨,故來投靠。”

晁煥言道:“原是這樣,焦道友且留在這裡,待我向廷上稟告。”他轉身上了車駕,片刻飛車遠去。

焦堯見他離去,搖了搖頭,長歎一聲,遇到了這一位,也是不巧,自己一身本事無從發揮,隻能捨了這張臉麵了。

未過多久,晁煥回到了廷上,對諸廷執言道:“那焦堯老龍果是無處可去,故來歸附天夏。”

崇廷執道:“若是如此,”他看了看左右,“此番攻襲兩派,正好驅使這老龍,也算檢驗下他的誠意。”

陳廷執道:“可以一試。”

麵對這建言,座上廷執此刻俱是無人反對。

若是焦堯能在開戰之前便加入進來,那麼天夏必是十分重視,畢竟對方摘取了上乘功果,是能左右局麵的。

可現在局勢分明,其人走投無路下趕來投靠,雖天夏也不至於太過為難他,但也彆想得到太多信任和禮遇。

幾句話之後,定下焦堯去留之後,諸廷執繼續商議對策,未有多久,便定下了大略,隨著道宮之中一道道符令發下去了,先前用於進攻上宸天的力量轉而挪轉到了兩界通道這裡,清穹之氣開始陸續往萬曜大陣傾瀉過去。

隻是此陣還需進一步加固,才能在撐開兩界通道之際承受更多的清穹之氣,這大概需要一至兩天的時日。

而另一側,林廷執步出玄廷,落身到了萬曜大陣之中,待見到了張禦和嚴若菡二人,就將玄廷決議告知,同時宣諭眾玄尊,言明此戰還未到結束之時。

先前因上宸天已遭侵攻,時機緊迫,神昭、寰陽兩派為了分擔上宸天壓力,所以先行派遣了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過來,試圖打破封堵,因為這兩派鎮道之寶不曾過來,所以兩派修道人其實並不能發揮出自身的全部實力。

而現在他們需要渡去,因為事機並不十分緊迫,大可從容佈置,故是所有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安排著。

張禦此刻依舊是坐鎮陣樞,雖然林廷執到來,可是後者隻負責擴大陣機,而且這裡修為功行以他和嚴若菡最高,嚴若菡隻是得有一個並不理事的尋常名位,故是大陣仍是由他來主持。

便不提這個,此前他屢克強敵,在此間眾玄尊心中的威望也是最高,由他坐鎮中樞,眾人無疑更有信心。

而他此刻則是在思索方纔之前,今次他與數位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交手,對此實力而言,丹曉辰居下;陳白宵、虞清蓉二人居中;關朝昇、孤陽子二人居上。

尤其是關朝昇和孤陽子,這二人實力遠勝前麵三位。而兩人若是比較,他感覺關朝昇或許還要更勝一籌。

孤陽子雖然麵對的是他與陳廷執的聯手攻襲,可是當時背靠青靈天枝,隨時可以調用這鎮道之寶的力量。

關朝昇與他鬥戰之時,卻是隔了一層,能夠調用的劫陽的力量其實是有數的,並且其人還分出了一部分力量用於支撐兩界通道。他私下推斷,其人真正實力,當比他此前所見還要再強上一些。

撇開實力不論,這兩人其實有一個共同之處,那便是都掌握並悟透了自身之道法的。

其實不止孤陽子,天鴻、靈都二人無疑也是到了這一層次之中。他們都是仗之為根本的道法。

也有了這層道法,才能斥拒外來各種神通道術乃至諸般法器。似如此前關朝昇吞化劍光,還有孤陽子挪轉去劍上元機的景象都是讓他印象極深。

那麼反觀對照,自己的道法又當為何呢?

他正思量之際,這時訓天道章之中有感意傳來,知是有異,他顧看了一眼,心中微微一動,略作思索,便從陣位之上出來,轉而來至林廷執處。

林廷執見他過來,客氣眼道:“張守正,可是有什麼事麼?”

張禦道:“林廷執方纔有言,廷上下一步,就是要肅清殘敵,這裡麵自也包括幽城,隻是適才我接到傳報,有人將數處幽城之所在透露給了外宿的守正駐地,隻現在還無法確定真實與否,但我檢視了一番,可以確認,其之源頭乃是自虛空之中傳遞過來的。”

林廷執想了想,問道:“張守正可有建言?”

張禦道:“既然幽城已是再清剿之列,那此事不可不問,當需遣人去一觀究竟。”

此事本就是守正之事,他有權責去過問此事,不過現在在戰時,如要動手,這就需要先稟明玄廷了。

林廷執思索片刻,道:“張守正,此間還需你坐鎮,你可安排他人去做此事。”

張禦點頭道:“我待請朱守正、梅守正二人前往,另外,我需問廷上借得一人。”

林廷執道:“張守正需何人?”

張禦道:“金郅行金道友,他原本就是幽城之人,對於幽城極為瞭解,此番既是查問幽城之事,當是離不開他。”

林廷執道:“張守正所選之人倒也合適,我當稟明廷上,稍候自會調得這幾位到守正這處。”

張禦稱謝一聲,便即回了陣樞。

等了一會兒,朱鳳、梅商因本在陣中,便先到來,與他見禮過後,再是過去片刻,一道金光落下,金郅行落在法壇之上,他見了張禦,趕忙上前,極為恭謹的一禮,道:“金郅行見過守正。”

張禦還過禮後,纔是道:“今喚三位道友到此,是因為方纔收得一個訊息,需三位前往驗證。”接下來,他將事情大致說了下。

梅商聽罷,低頭想了想,猜測道:“張守正,這會不會是見得上宸天傾覆,幽城內部有人慾想投靠我天夏,故是才拋出此事?”

朱鳳也覺有此可能。

張禦則道:“我起初也有此想,但幽城情形不同,彼此互不統屬,各自位置之所在,也唯有主城可知,此訊息若為真,那麼多半是從主城流出的,主城若要投靠,那自便來了,無需做此多餘之事。”

金郅行思量了一會兒,抬頭道:“守正,金某倒是有一想法。”

張禦道:“金道友請講。”

金郅行道:“聽了守正方纔之言,金某覺得,那顯定或許想逼迫各城玄尊做一個選擇。”

他頓了下,又言:“各人平日隻是托庇於幽城,可謂心思各異,顯定若想離開此世,那或許有人願走,也或許有人不願走,那麼為了逼迫這些城主就範,顯定是極可能有意放出這些訊息,借我天夏之手逼迫他們就範。”

張禦微微點頭,金郅行這番話極是有理,不過不管幽城具體如何思量,既然這些幽城所在的位置極可能是真實的,那麼他們自不能放過了。

他道:“朱守正,梅守正、還有金道友,我得玄廷授命屬理此事,現命三位分彆去往這幾處,若得確認為實,務必要將之盯住,並及時回報,萬不可讓他們走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