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穹雲海之上,諸廷執坐於懸天道宮之中,各自在那裡催發清穹之氣,將之送渡到已然擴展了數倍的萬曜大陣之中。

神昭、寰陽兩派具體實力如何難以知曉,即便接連損失數名上層修士,可兩派當還剩下不少元神修道人,並擁有兩件鎮道之寶,不是那麼輕易能剿滅的。

關鍵此番仍舊是跨越虛空擊敵,所以玄廷這裡一點冇有小看這兩家的意思,此刻完完全全拿出了先前對付上宸天的陣勢。

而在這時,首座道人忽聽得一陣飄渺仙音自雲海之中傳來,他朝某一處看去,略作思索,便有一道分身化影自座上起身,往後殿走去,整個過程之中,座下其餘廷執對此皆是一無所覺。

虛空深處,某一座飄蕩的天宮之內,甘柏坐在高崖之上,小臉之上滿是糾結。

顯定道人暴露各分城城主所在之時,自也是冇有漏過他,而他現在也是知道,天夏已是知曉了他藏身所在,正派遣人手找過來。

幽城天宮本來都是有迴避之能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在以往時候躲過天夏的搜尋。

可問題是顯定道人哪會讓他們這麼容易脫身?

其人是算準了時機才告知他們訊息的。

這時候挪轉天城迴避,那一定是會留下痕跡的,天夏隻需循此而來,就能將他輕易追上。

現在他的選擇已然變得十分有限,要麼拋下此城,孤身去往主城,跟著顯定道人一起撤走,要麼就是等著天夏找上門,而後等著被關押到鎮獄之內。

可要是去接受顯定道人的托庇,無疑未來也要受其人指使,他自是十分不情願的。

更重要的是,離了此世,那他就很可能再無法攀上訓天道章了。

這怎麼行?

他本來有趨利避害之能,若是察覺到不對,就能提前一步避開,可顯定道人也不知道用什麼辦法避去了天機,使他事先對此毫無所覺,這也是令他恨得直磨牙。

他思來想去,覺得這裡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哼哼兩聲,便喚出了訓天道章,而後尋到代表張禦的那個符印,並便試著由此送了一個傳訊過去。

張禦此刻忽有所覺,他朝訓天道章之中看有一眼,見到傳訊之中的內容,心下微動,思索片刻,便又朝那裡回傳了一個傳訊,隨後又尋到了風道人。

少頃,風道人聲音響起道:“張道友,有何事?可是虛空對麵有什麼變故麼?”

張禦道:“倒非是虛空對麵之事,但與此怕也有些牽扯,方纔幽城之中有一位道友尋到了我,說是顯定道人先前故意暴露了他們所在,現又告知他們我等正在尋過去,此舉是他們逼迫去往幽城,並跟隨其人一起撤離。”

“撤離?”

風道人眼神一凝,道:“廷上之前推斷,幽城因上宸天覆滅,其為尋退路,極可能去找尋這兩派,現下看來,此輩果真是做了這般選擇。”

張禦道:“那位道友不願意跟著顯定等人一併撤走,他現下願意為我指出幽城主城之所在,以贖過往之罪責。”

風道人想了想,認真言道:“此事重要,我當與廷上言說此事,張守正,廷上未有決定之前,且先不要動手。”

張禦點了下頭。

其實就算找到了幽城主城所在,從重要性上說來,此處也是要往後靠的。

幽城本身就是一個鬆散聯盟,內部的修道人大多數是不想受到規矩拘束所以才逃離天夏的,其本身並冇有太強的侵略性,對天夏的威脅彆說和上宸天比,就連寰陽、神昭都是不如,就算邪神都比他們麻煩些。

並且幽城顯定道人並不似上宸天那般有著宗派基業需要維護,遇到危險,他一個人就可以走脫,這麼一個摘取了上乘功果,並且還握有鎮道之寶的修道人一心想要逃遁,那麼是很難將之捉住的。

所以他認為,這一回,在找到此處之後,倒不必急著去圍攻,不妨先以元都玄圖照印住此間,而後再尋機對付。

同一時刻,幽城主城之內,顯定道人自幽城深處走了出來,他的神情卻是比方纔沉肅了許多。

他看了眼外間虛空,往前一步,再度來到了偏殿之中。

魚靈璧見他又是回來,便道:“前輩可還有什麼關照麼?”

顯定道人看著她道:“魚執掌,再有半日之後,我便希望看到轉挪陣機,不知魚執掌可能做到麼?”

魚靈璧冇去問為什麼,隻道:“當如前輩所願。”

顯定道人嗯了一聲,他自裡走了出來,回到了正殿之上,命弟子去尋王道人過來。

不多時,王道人來到殿上,小心問道:“上尊?可有交代?”

顯定道人吩咐道:“事機有變,半日之後我等便即撤離,願來之人便來,不願來之人就由得他們去,”他看向案上,“那半局棋,唯有待到它世之中再與道友對弈了。”

王道人不覺抬頭看了看他,心中有些驚疑,不知為何他忽然改了主意,不過他也不敢多問,低聲道一聲是。

一日時間很快過去。

顯定道人帶著王道人及另外兩名真人來到了偏殿之中,他看了看腳下鋪滿整個大殿的陣勢,先望了一眼立在一旁的贏衝,再是看向魚靈璧,問道:“魚執掌,如何了?”

魚靈璧稽首言道:“大致已成。”

顯定道人言道:“那事不宜遲,這便動身。”

魚靈璧道一聲好,她將自己髮髻解下,如瀑黑髮頓時傾瀉了下來,她取出一玉環,伸手在耳後發紮了一束,這才步入了大陣之中。

她一直走到了陣壇之上,纔是立定下來,腳下就蔓延出一道道光紋,光華過處,就有一枚枚道籙漂浮出來,同時有流淌泉水一般聲響在陣中響起。

憑著這個陣法,再加上三位祖師所承認得執主身份,她便能勉強達到孤陽子駕馭這青枝的層次。

她調整了一下自身氣機,閉目仔細感應,很快就尋到了那一根定在兩界通道之中的青枝,並感應到了其延伸所去之地。

片刻之後,她一睜目,拿著手中青枝對下一指,上麵便有一根枝節落下,整個大陣光芒驟盛,這枝節慢慢生長,往上延伸而去,但卻並冇有到的幽城之外,而是在即將去到最高處的時候轟然洞破虛空,那裡霎時融開了一個光氣漩流。

同時一股狂暴氣浪衝了下來,她身上道袍和黑髮都是隨之飄舞了起來,身上環佩不停發出叮噹碰撞之聲,整個大陣隆隆震動著,並閃現出了飄忽不定的光芒。

王道人看著臉色一變,他能分辨出整個大陣已是在崩潰邊緣,並且那一股力量一旦宣泄出來,恐怕整個幽城都要受到波及,他不覺向前了一步,傳聲道:“上尊?”

顯定道人卻是鎮定依舊,淡淡道:“無妨,看著就是了。”

魚靈璧立定陣中,手中拿捏法訣,又時不時持起那一根青枝指點各方陣機,那生長在陣中枝節漸漸變得茁壯高大,而那狂暴力量似也是因此逐漸被撫平。

尤其是枝節頂上那一團漩流,初時還隻是丈許大小,可隨著枝節的延伸成長,也是被撐開的越來越是廣大,隻是數十息間,就將一部分幽城給籠罩了進去。

魚靈璧到此方纔停下動作,她轉過身來,微微一笑,道:“前輩,去往那處世域的陣機已成,當可通行了。”

而此時萬曜大陣這裡,經過一日渡氣,清穹之氣像潮水一般撞在虛空之壁上,那一處兩界通道已是被緩緩撐開。

張禦和陣中諸玄尊都是目注著那裡,照這麼下去,至多再有半刻,便可打開足夠大缺口,並由此發動攻勢了。

這個時候,忽然兩界通道對麵有一道灼灼烈氣衝湧過來,伴隨著一股如耀陽般的刺目光華,頓將湧去那裡的清穹之氣化開了一些。

陣中功行高深之人都可看到,有一個人正自裡兩界通道另一端走了出來。

張禦隻從那傳遞來的氣機之上,就已是分辨出了來人。

那人影走到了光影邊緣處,真容也是顯現出來,陣中許多玄尊不由倒吸一口涼氣,來人正是此前疑似被鎮殺的寰陽派上尊關朝昇。

其人隻一現身,那一雙丹鳳眼目中就泛起一道精芒,抬頭往張禦所在看來。

張禦也是目注其人,他能感覺到,其人法力遠比此前交手之時來的強盛,應當正處於巔峰之時。

可不止是此人,現在的情形,也是與之前大不一樣了。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陣機另一處的嚴若菡這刻忽然心有所感,往上放看了過去,就見一道金光從天頂之上轟然落下,數息之後,又是一道金光,而後再是一道……

陳廷執,武廷執、正清道人,這些個天夏這邊摘取到上乘功果的修道人,也都是相繼出現在了此間,並都是朝著關朝昇望去。

關朝昇神情微微一變,他腳下不由一頓。

隻是就在大戰一觸即發之時,卻有一聲悠長磬音傳來,此聲從清穹雲海而來,由清穹之氣落到了這裡,並在整個大陣上空迴盪不絕。

隨後便見一道光芒閃爍的詔旨落下,明周道人自清穹之氣中出現,打一個稽首,道:“諸位上尊,首執有命,且暫緩攻勢,並請兩位廷執回廷上議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