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朝昇元神歸來,他也是雙目睜開。

李彌真這時道:“關道友,兩派道友已是來了。”

關朝昇往一邊望去,便見一座龐大天城出現在了虛空之中,城下有祥雲拱托,瑞光飛揚。

他抬手一揮,身後煉空劫陽忽放光明,有一道燦爛光華照出,直直落在天城之上。此城得此之牽引,頓時加快了幾分,數息之後,便就來到了近前。

待得整個大城頓住,就有雲道落下,顯定道人和魚靈璧各踩祥雲,往前方過來,來到了兩人麵前。

李彌真看了一眼魚靈璧手中的青枝,打一個稽首,道:“這位想必就是魚執掌了。”

魚靈璧還有一禮,又對關朝昇執有一禮,“關上尊有禮。”

關朝昇撇了魚靈璧一眼,很是隨意的一點頭,又看向顯定道人,道:“顯定道友,數百年未見,看去你功行倒是長進不少。”

顯定道人知道關朝昇說話行事從來都隨意的很,而且關朝昇修道在他之前,功行比他更高,這麼說倒也不是刻意貶諷他,故他也不以為意,他笑了笑,道:“能得關道兄一言,看來我這些年修行還算有些成就。”

李彌真道:“諸位,稍候我等有的是時候敘舊,現下也當快些離開此處,另覓他世存身了。”

顯定道人讚同道:“李道友說得是,此世不太安穩,天夏知我在此,不定什麼時候便會改了主意,過來攻我,唯有去到彆處,纔好避開天夏兵鋒。”

李彌真言道:“正是,我等今回雖是敗了,但是卻可回去積蓄實力,未來還有機再入世間,與天夏一較短長。”

顯定道人笑著稱是。

魚靈璧隻是禮貌微笑。

關朝昇則似是根本冇怎麼在乎他如何說,他道:“那便請李道友快些施為了,我們四家鎮道之寶,也隻有你神昭派的神昭三蟲可以洞開虛空,找到依附之地。”

李彌真道一聲好,他托出一隻三色玉匣,在那白色匣蓋之上一抹,頓時有一道無形氣機飛出,卻是放出了“吞天蟲”。

最初眾人都不曾有什麼感應,好似什麼都冇有反應,可過了一會兒,便見虛空之壁出現了一個細微孔洞,並由微小至廣,漸漸擴大,可以看到那背後顯露出來了一方空域。

李彌真這時看了幾眼,搖了搖頭,道:“又是此等空無一物的混黯虛空。”

其實此前穿渡的絕大多數空域都是如此,但是如此,也存駐不了多少時日,放在以往,他們還需要繼續不斷嘗試找尋下一處所在,但再這等過程中,無疑會使得神昭三蟲處於虧缺狀態之中。

要是一直這麼下去,三蟲會或反吞他這禦主的精元,這對他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可是現在卻無需如此了。

他對魚靈璧道:“還請魚執掌朝留下枝節定下去處。”

青靈天枝除了能自在虛空之中生長,還有一樁神異之處,那就是順著其茁壯枝節所指之處而往,是極可能找尋到陰陽兩氣分定,諸星各自列位的空域的,那纔是合適的存身之地。

至於為什麼不直接在此間找尋出路,那是怕天夏由此尋到他們遷渡的痕跡。在未曾完全恢複元氣之前,他們要儘量遠離天夏,避免後者找尋到他們。

魚靈璧道:“晚輩自當出力。”

她拿起手中那一根青枝,對著那一處虛空缺洞一揮,便有一根枝節落了下去,這枝節到了裡間,並緩緩生長起來。

關朝昇卻是嫌棄太慢,伸手一抓,拿了一縷劫陽之氣過來,揮袖渡入了枝節之內,此枝得了著一股氣機,便似得了莫大補益一般,以極快的迅速向外延伸,很快就有繁複枝椏分叉生出。

其實這等力量太過狂暴,等到這烈氣力量消耗儘絕,這枝節也便會耗儘生機化枯而去,也便無法再收了回來了。

但是眼下是為了儘快尋到合適去處,有些代價是必須要付出的,魚靈璧在四人之中功行最低,話語權也不高,也便冇人在意她這點損折了,而她本人也是神情如常,並無一點半分抱怨之色。

顯定道人這時感歎道:“若是有清穹之氣,當便能開辟乾坤,理順陰陽,於空無之中化演承載我輩的那一方天地,也就不必再是如此麻煩了。”

無論是他所持有的金砂,還是煉空劫陽,亦或是神昭三蟲,都是消奪破壞遠大於生長造化,尋到了一處,所以他們這才無比需要上宸派的加入,也隻有青靈天枝才能勉強替代清穹之氣的功用。

李彌真道:“我等雖無可自行開辟,但有了上宸派道友的指引,卻可慢慢找尋,想必總能找到合適之地的。”

而就在四派試圖離開之際,另一邊,甘柏乘坐的法器已是接近了幽城主城附近。

因他自身駐意在了訓天道章之中,故隻要他自身不去主動脫離,那麼玄廷就能憑此尋到他的所在。

他到了幽城主城,也就等於天夏找到了此處。

若是就此拿下幽城,那樣他就能贖罪立功了。

隨著他的挨近,幽城之中豁開一道亮光,有一駕飛舟朝著他這處過來,待至近前,一名修道人自飛舟之內步出,對他打一個稽首,道:“可是甘真人麼?”

甘柏負袖立舟上,道:“正是,你是何人?”

那修士道:“我乃上尊座下弟子,上尊命我前來接引真人。”

甘柏本這時忽然覺得一陣心悸,他頓時警惕了起來,問道:“王真人呢?上尊不在,他又在何處?”

那修士回道:“王真人正在招呼昌真人。”

甘柏咦了一聲,道:“昌真人也是來了麼?”

那修士道:“是,王真人方到未久,隻比昌真人早了一步。”他又催促道:“甘真人還是隨弟子入內吧,我幽城撤走在即,已然無法在外耽擱太久了。”

甘柏卻是冇動,他又不是真的改了主意願意和顯定道人一併撤走,而是給天夏指引幽城存在的,彆說此刻感受到了威脅,就算感受不到他也不會去見顯定的,隻他在想著,現在該用個什麼藉口拖延下去。

而在這時,訓天道章之中忽有動靜,這當是天夏那邊有迴應了,隻是於是顧看了一下,對麵傳訊之人言道:“可是甘玄尊麼?在下金郅行,奉命來與甘玄尊說話。”

甘柏意外道:“你是金玄尊?”據他所知,這位早前就投靠上宸天了,怎麼現在又成了天夏之人了?

金郅行道:“正是。”

他嗬嗬一笑,略帶幾分矜持道:“甘道友,如今金某在張守正座下效命。此回張守正乃是命金某前來相助道友,不過道友怕是不知,如今情形有些變化,四派已是撤入了虛空之中了,顯定當也已是走了。”

甘柏詫異道:“顯定走了?”這下他倒有些苦惱了,本來他還是想將功補過的,可這要是空城,那還此城能有多少價值?

金郅行道:“道友莫急,顯定雖是走了,可是幽城就未必全空了,其也不可能將人全是帶走,這裡麵當還有許多幽城當初帶出來的天夏子民,張守正已是說了,若是甘玄尊能配合我等順利拿下此處,仍是願記道友一份大功。”

與此同時,在關朝昇等人關注之下,那投入對空域的枝節在劫陽烈氣摧迫之下,很快長到了儘頭,他分辨了下,見其中有一根枝節尤為茁壯,不覺道:“看來下一步就當往那處去了。”

顯定道人道:“此處不宜久留,不如先行渡去對岸,再議過後之事。”

李彌真也是同意,此刻因為冇有外力阻擋,吞天蟲順利撕開了一道狹長無比的裂隙,已然足夠四派穿渡過去了。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他道:“李某在此維持門戶,還請兩位先行渡去。”

顯定道人點了下頭,遁光一轉,便與魚靈璧一同回到天城之中,在祥雲瑞光推動之下,這一座天城就往對麵虛空落去,並順利投入了其中。

關朝昇這時也是回到了劫陽之上,見得兩家已是渡去,他往後方的兩界通道再是望有一眼,一甩袖,也是催運劫陽,並整個寰陽派穿渡了過去。

李彌真見他們渡去,心中忽然有了一瞬間波盪,冒了出來一個念頭,這個時候自己若是帶著神昭派修道人反折回去,投靠天夏……

隻是他纔是如此想時,那玉咼石匣忽然亮了起來,三蟲似也是蠢蠢欲動,他搖了搖頭,馬上收攝了心思,法訣一拿,引一道虹霓投入了對麵虛空,隨後收起了玉匣,縱光投入其中。

在他之後,諸多神昭派元神修士也是一個個縱光跟來,每過去一人裂隙便小得一分,待得最後一人投入進去,那狹長裂隙便是也由此合閉。

而隨著四家所有修道人退走,那留在兩界通道之上那一根殘破天枝最終無力支撐,崩碎瓦解。

此物一失,整個虛空通道失去了力量的支撐,也是在無聲之中坍塌下來,可見不少附近的星辰俱是不由自主朝著那裡傾落過去,可是隨即這股力量就被清穹之氣化去,此氣在那處一轉,裂隙餘波也是被完全撫平。

萬曜大陣之中,眾玄尊望著這一幕,心緒俱是放鬆下來,情勢到此一步,至少今回之戰已然算是結束了。

此刻陣樞之上光芒一閃,明周道人出現在了法壇之上,他對著張禦打一個稽首,“守正,玄廷傳諭,戰事已定,諸位玄尊已可撤回上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