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娜小說 >  玄渾道章吧 >   赤霄

-

大玄曆四百零二年六月初三,伊洛上洲外以東平原的上空,一駕散發著璀璨光芒的飛舟在天穹上方浮現了出來。

張禦神氣分身此刻正坐在飛舟主艙之中,妙丹君則趴在距離他手邊不遠的軟榻案台上,尾巴時不時甩動一下。

李青禾正在觀察下麵的地陸,留意著下方哨塔訊號,青曦在一旁擺弄著從荊丘上洲處得來各種鮮豔花卉,一麵還輕哼著輕快的樂曲,青曙則是手拿長劍,肅然侍立在一旁。

這已是張禦出外巡遊的第三年了。

當初他先是去了青陽上洲,將先一步達到那裡的李青禾和青曙、青曦等人接來,而後便自那出發,開始巡遊之行。

如今在這第三個年頭上,他幾乎是巡遊遍了各洲宿,期間每一洲每一座天城,還有在那裡設立的守正駐地,他都是有親自去看過,眼下則是到了伊洛上洲,而在這一站過後,再去到最後一站東庭府洲,那便即可結束這一次旅程了。

李青禾這時看到遠處一個晶玉迅光閃爍,便道:“先生,前麵就是伊洛上洲駐地了。”

守正駐地這邊,許成通正帶著所有的駐地修士正等候在此。

張禦無論到哪裡,都會用訓天道章先行告知,以免下麵平白耽擱事機,故他們也是提前一步就知道訊息了。

此刻見到飛舟出現,許成通頓時激動起來,隨後轉向後方,神情一板,道:“廷執快要到了,眾弟子稍候隨我上前相迎。”

眾修都是齊聲應是。

飛舟緩緩停落了下來,先是一道星光展開,擴散至半個原野,而後一斂,巨大的飛舟已然消失不見。

張禦已然立身在了曠原之上,他身周之外心光一斂,邁步往前走了過來,李青禾,青曦、青曙三人跟著身後,妙丹君則是邁著四足跟在了他的腳邊。

許成通一見,立時獨自一人快步迎了上來,恭恭敬敬俯身一拜,道:“屬下許成通,拜見廷執。”身後的弟子也是跟著他一起執禮,動作可謂整齊劃一。

張禦點首回禮,道:“許值司,不必多禮。”

許成通道了是,他躬身側開一步,伸手相請,道:“廷執,駐地之中掃榻已畢,正待廷執巡察。”

張禦冇在外麵多留,跟隨著許成通走入駐地之內。

守正駐地因為主要是用來防備外敵的,所以都是高台堡壘的形製,上麵儘數以堅玉砌築,濁潮退去後,又附著以各種陣禁,內外有層層環套的壁壘,底下也有軍事壁壘。

這裡除了修道人,還有一支造物甲士駐軍和一支百人艦隊,此間所有一切耗用,是由玄廷和地方洲域各自承擔的。

而在主台內部,也冇有多少裝點,不過張禦看下來,與其他駐地相比,伊洛駐地這裡可以稱得上是寒酸了。

大部分修道人在追求道途之餘總會給自己一點便利及享受的,畢竟除了苦修士之外,有的宿住亭台樓閣,誰又會去宿住暗無天日的山洞呢?

他道:“許值司這裡與彆處不同,倒是冇有聲色之娛。”

許成通正氣凜然道:“我輩修道人,這等身外之物何足道哉?聲色移情,駐地修為稍高的修道人還好,懂得剋製,知曉如何調和情誌,但是底下弟子卻是容易心思浮動,屬下身為值司,乃是表率,自不能讓下麵弟子學了去。”

張禦頷首道:“許值司倒是勤謹於事。”

他這一圈走下來,確然是許成通這裡最為樸素,不過每個值司都是自己的方法風格,每個地方情況也都不一樣,是冇法一概而論的,對於這點他不準備乾涉。

許成通這時將一冊玉簡呈上來,道:“廷執,這五年來的伊洛洲域各事機的載述,皆在這其中,還請廷執過目。”

張禦接了過來,意念入內一轉,便是看過了一遍,裡麵記載很是詳細,不但包括伊洛上洲,還有周圍的一些洲域的情形。

伊洛上洲位於一十三上洲中心之地,南連荊丘,北接翼空,東觀青陽,西望雍關,位置可謂十分特殊。照理說,這裡容易遭受各種神怪和神異生靈的侵襲。

可這幾年下來,許成通靠著過人的手段,不但把自己這裡事機處理的妥帖,還多次幫助了其餘守正駐地,所以在彆的駐地隻是堪堪維持的情形下,他這裡反而壯大了許多。

許成通又道:“廷執,屬下還有一些事宜稟告。”

張禦放下玉簡,道:“許值司請說。”

許成通道:“這兩年以來,屬下注意到,各洲的混沌怪物卻是在明顯增多了。”

張禦嗯了一聲,他對此不意外,這個情況不是伊洛上洲這邊纔有的,訓天道章使得玄修的數目增多,使人容易入道,可同樣也帶來了一個事情,那就是一些修士忍不住走捷徑,投入大混沌,終究從這裡求取力量實在太容易了。

儘管他在訓天道章內投入了可以設法抵禦大混沌的章印,但並不是所有都會將此放在心上的,修為越低的修士越是如此。

而且向大混沌求取在境界較低時還感覺不出太多,看去容易壓製,這就造成了一個錯覺,這些人自認為可以駕馭,導致越陷越深。

問題是事實無不是證明瞭,想要正常駕馭,你的天資稟賦還有心誌反而要比同輩更好,差的隻有造成更差的結果。

這也是不可避免的。

這次回去,他也是打算設法緩解或解決此事。

不過單純伊洛上洲這邊,許成通這裡處置的很不錯,但凡發現混沌怪物,都是第一時刻前去處置,冇有引發什麼較大的禍亂。

他道:“許值司,伊洛上洲的職事做得不錯。”

許成通趕忙言道:“能為廷執效力,實在是屬下之幸,屬下這點微末功勞如何敢以居功?也僅是比旁人稍稍用心了一些而已。”

他此刻暗自欣喜道:“果然老許我做得事情廷執都是記得的。那些孽徒居然說廷執不先來巡視伊洛是廷執對我老許不滿,真是可笑,豈不知巡查這等事,是越是往後越是放心,越是往後重視的道理?”

張禦道:“許值司,值司緊要,但是功行也不能放下。”

許成通道:“是,屬下明白的。”

他心裡也是清楚的,自己今日能在一眾駐地值司中脫穎而出,那不止是他有手段,還有在這境界過人的功行本事,隻有功行越高,才能做得越多啊,每天處理事務大部分都是分身代為,剩下時日他是一刻不停的在修持。

張禦此刻伸手一拿,隨著一股氣機落下,一截翠綠長枝落到了手中,他將此遞去許成通處,“許值司,你可將此物種落在駐地四周,此物能夠相助你修持,亦能護禦駐地。”

這是益木的在世間的落照之枝,幾乎每到一處守正駐地,他都會留下一根,不過效用不儘相同,給許成通這一根不止是單純的益木,而且還有一絲清穹之氣在內。

一般說來,清穹之氣因為層次較高,隻有玄尊能妥善利用,不到這個境界的修士很難運化。

不過自從在三年前與上宸天一戰之後,因與上宸天至寶青靈天枝的多次衝撞,所以上層已是能夠化演出一部分本是青靈天枝才能化變的氣機,此氣連尋常弟子也能加以利用。

實際上,玄廷已是在想辦法往各地玄府投入這等氣機了,如此可以幫助到底下修道人的修持。

許成通神情微微激動的將枝節接過,躬身一揖到底,道:“屬下謝廷執上賜。”

張禦勉勵了他幾句,在駐地內停留了半日,他並不多說什麼,在察看過內外情狀之後,便即乘舟離開此地。

許成通在把他送走之後,轉回了駐地,先安排了諸事宜,把那一根枝節擇地小心種下,而後便回了內室打坐。

一夜過去,一名弟子聲音在外言傳入,略顯急促道:“老師,老師,外麵有變化……”

許成通一睜眼,從內室出來,一到外間,他就感覺到一股濃鬱生機,昨夜栽下去的枝節現在已是變成了參天大樹。

而變化更大的是駐地四周,原本看著稍顯荒涼的地界現在已經草木叢生,到處都是飄蕩的水泊河流,生機遍佈,遠處居然還有不知道從來哪裡跑來的鹿群。

他不禁激動稱歎道:“此皆廷執予我之恩澤也。”說著,他又神情一肅,吩咐弟子道:“快快設布供案高香,為師要循禮敬祭,以謝廷執之賜。”

張禦離開駐地之後,先是往伊洛上洲見了玄首高墨,在此待了數日之後,便駕起飛舟,往最後此行一站東庭玄府而來。

而就在此刻,清穹上層,張禦正身正坐於位於雲海之上的清玄道宮之內。

近三年以來他正身一直在此坐觀修持,對於道法的理解無疑又是加深了許多,命印也是由此造出了數個神通。

幾年之中,冇了外層的巨大威脅,天夏大體局麵安穩,但是他翻遍道冊,有一個疑問始終在心中縈繞不去。

現在摘取到上乘功果的修士,包括他在內隻有寥寥幾人,可照理應該是有更多的,那麼這些人又是去了哪裡?

思索之間,他聽得有磬鐘響起,知是月中廷議到了,便即起得身來,往那片照入道宮的光芒之中走入了進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