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走入了光氣長河之中,來到了自己席座之上,轉目一望,諸廷執也是一一現身而出,他先與諸位廷執見過禮。等有片刻,見得首座道人到來,再是見禮過後,隨著一聲磬響,便與諸廷執一同坐定下來。

首座道人緩聲言道:“諸位廷執可有呈議麼?”

鐘廷執拿起玉槌一敲,發出一聲磬音,他站起一個稽首,道:“鐘某有一呈議。”

待諸廷執都是看過來,他纔是言道:“首執,諸位廷執,我天夏自與上宸天一戰後,一年整頓,兩年休養,如今民生漸複,因外敵已去,我等也改是轉為內拓了。”

林廷執道:“如何內拓?”

鐘廷執道:“鐘某以為,在維持原先格局之上,當是繼續增擴府洲,好為今後萬世計。”

韋廷執沉吟一下,道:“鐘廷執的意思是要增洲擴府?可是四大府洲此際正向外開拓,有必要再設洲府麼?”

鐘廷執道:“再設洲府鐘某以為也是有必要的,不過並非眼下,鐘某所言,指的乃是擴中洲,增下洲。”

“中洲、下洲麼……”韋廷執撫須深思。

鐘廷執看向長河上端,道:“鐘某留意了一下近三年來的四大府洲的傳報,除了東庭之外,其餘府洲無不是遇到了一定阻礙。

譬如安越都護府,那裡發現了一處地海通路,那裡有著各種神異生靈和異神,時時進犯洲域,牽扯了洲域不少力量。

再是昌閤府洲,越是向外開拓,所遇土著異神和神怪次數便越頻繁,蓋因為我等將原本荒蕪人煙的所在改造成了沃土,故是皆來搶奪。

這隻是向外,而在內呢?如今各地紛紛上報,說是神怪漸多,頻頻對洲域發動衝擊,剿不勝剿,原因亦是大體相同。

但鐘某卻是發現,青陽上洲卻是少有受到侵襲的。”

說到這裡,他看向張禦,道:“我曾看過一份呈報,當初張廷執擔任青陽上洲玄正之時,曾在荒域之中派遣修士營造了駐地營壘,當時是為了防禦警戒霜洲的侵襲,後來則逐步成了聚集地。

正是靠著這一座座屏障,使得青陽上洲在外圍就擋住了各種神怪和神異生靈的肆虐。

而青陽上洲這般情形,這說明此法是行之有效的,我等隻要照此在外設布壁壘,各洲用少量修士再配合大量造物甲士,玄兵、飛舟,就能在野外立足,成為洲域之屏藩。

而當這些築壘合在一處時,就能在洲域之間形成穩固的駐地,由以此擴為下洲、再是中洲,此可一步步去做,少則數十載,多則上百載,當便可剪滅內患。”

韋廷執想了想,道:“我亦同意此見,當初設立一十三洲後,若無上宸天、幽城脫離之事,那麼以中洲、下洲為元節,用以串聯各洲之舉其實早該開始做了,如今鐘廷執此建言,乃是將當初之策拿起,亦不算激進。守敵於內,不如卻敵於外。”

陳廷執道:“可用此法先治一二洲域,再觀其後效。”

戴廷執道:“陳廷執此言乃穩妥之見。”

座上諸廷執都是出聲讚成,顯然都是認可此言。

張禦想了下,他覺得鐘廷執這呈議中或可能還有更多用意,但此策本身並冇什麼問題,既然有利於洲域免遭侵襲,那麼自是應該去做,故他也是認可。

因是無人反對,故是此議很快通過。

待鐘廷執落座下來後,林廷執敲了一下玉磬,站起言道:“諸位廷執,這三年來幾番追索氣機,如今已是可以確認,幽城、上宸兩家殘餘修士皆是跟隨著神昭、寰陽兩派一同離去了。

隻是有在青靈天枝,此輩隨時可再歸來,為了防備此輩,故需在虛空各處投擲‘警星’,以做防布,隻每一座馳星,皆需有同道前往坐鎮。”

玄廷經過了數載推算,大致已能確定,四家若是回來,可能會落在的哪幾個範圍之中。

這些地方隨著天地運轉一直在變動之中,除了有人時時推算,還需派遣人手去那裡隨時盯著。

這事情以往也辦不成,因為修士進入了虛空之後就冇法與玄廷聯絡,到了外間若力量不足,遇到邪神不及迴轉,那就是一去無回。

但現在有訓天道章可作傳訊,更有元都玄圖可以隨時轉挪,所以這一點也無疑也是能夠實現了。

不過即便如此,這也是一個苦差事,受了此職之人,意味著需數載乃至十數載甚至更長時間在外飄蕩。

首座道人問道:“可得合適鎮守人選麼?”

林廷執道:“人選擬定,當由兩處,一是那些自願去往那處的同道,我等當給予豐厚償補,還有就是用那些罪囚,或是此回投誠之人。”

玉素道人開口道:“投誠之人倒是不錯。”

當下就有幾位廷執出聲讚同,投誠過來不是讓你享福的,而是要證明自身有用,並且有功於天夏。似這等去處卻是正好,也不用不怕其不儘力,隻要事先立下誓言便可。

況且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寰陽、神昭等派已經冇有什麼太大機會了,好不容易上了天夏這艘大船,隻要是頭腦清醒之人,自不會再想著跳回去。

張禦略作思索,出聲道:“此事涉及對外守禦,此輩當放在守正宮轄下一併統禦,也好方便監察。”

林廷執想了想,也是點頭。

這是合情合理之事,以往這些事都是由玄廷直接管束,但現在有了張禦負責的職司,的確是該是由他來統轄此事。

首座道人望有一眼,道:“若是諸位廷執皆無異議,那此事便就如此定下。”

座上諸廷執對此並無反對,故此議也是很快通過。下來廷上再是議了幾個事宜,便即結束此月廷議,隨著磬鐘敲響,諸廷執紛紛起身,執禮送走首座道人後,便是各自回返道宮。

崇廷執從光氣長河上下來之後,與鐘廷執走在了一處,道:“道友此番那呈議過去,算是完成了必要一步。”

鐘廷執沉聲道:“僅僅隻是第一步罷了,是否能成,還要看他們能否做到,看他們自家是否由此意願。”

這回提言設立諸多駐地乃至後麵的下洲、中洲。除了的確是為了應對神怪侵襲,守禦洲域外,其實這裡麵還隱藏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為了加快推動造物。

彆看各洲域都有學宮,可比天夏人口疆土來說,修道人仍是稀少,現在玄修又承擔溝通聯絡各方的作用,不可能全部放了出去對敵。

而因為此事所涉及的地域實在太過廣大,所以光靠修道人根本照應不過來,這些事很大一部分必然是會讓造物軍士承擔過去的,這便能促使造物所需的擴大,由此推動著造物派往前走,那麼或許就能促使達成那一步。

崇廷執道:“有些東西,以往不能冒頭,不是他們無此能耐,隻是出路被堵死了,他們冇有那個機會,若是把機會給了他們,他們或許能做成我等也想象不到的事情。”

鐘廷執道:“道友說得對,不能小看他們。似如玄法,開始隻是微末旁道,誰又能知道能走到眼前這一步呢?”

崇廷執聲音沉下,道:“所以我等也當做好準備,不能讓他們太過越線。”

此時內層地陸之上,張禦分身在乘舟離開了伊洛上洲後,便一路向東,越過青陽上洲,跨過汪洋,來到了東庭府洲。

不過這一次,並冇有從安州上空走,而是直接自南穿行,深入了安山以東的密林深處,直接來到了遠離洲府的伏州上空。

這裡原本是伊帕爾神族的神國,因為充沛的神異之力,現在已經成了栽種靈株的上好地界,一些原本從天夏帶來的近乎絕種草木也是在這裡得以重新煥發生機。

青曦看著下方,發出輕輕驚呼之聲。

飛舟進入此間後,可見下方栽種的靈株正散發著各色各樣的靈光,它們妥善分佈在廣袤的平原之上,渲染出絢麗濃重的色彩,從天空中俯視下去,彷彿大地之上鋪設著一望不到儘頭的七彩之色,極富衝擊力。

張禦也是看著下方,從呈報上看,以伏州一州之力,就提供了一十三洲、玉京以及其餘三大府洲七成以上的祭煉丹丸的靈株。

隻此一點,便使得東庭在四大府洲之中是最為富庶的一洲,每年從本土遷徙往東庭的人口也是在增多。

飛舟到來後,就在泊舟天台之上緩緩停下。

陳嵩正帶著兩名弟子站在這裡相迎,待等到張禦一行人從飛舟之中出來,便上前一禮,道:“陳嵩拜見廷執。”

張禦點首為禮,伸手虛虛一托,道:“陳師兄不必多禮。”他看了看外間,又道:“陳師兄與我一同走走吧。”

陳嵩見他與以往態度一般,也是心裡一定,點頭道了聲好。李青禾、青曙、青曦聽到後,便落在了後麵,妙丹君想跟上去,被青曦彎腰一把抱了起來。

張禦走在廣闊的台道之上,看著遠處修築起來的宏偉宮觀,道:“這兩年我在外麵巡遊,我看到的隻是下麵的呈報,東庭洲域中有萬明道友鎮守,大致無礙,伏州遠離洲域,深入密林,這幾年可有異狀麼?”

陳嵩道:“回稟廷執,當年那些異神選地甚好,所散發出的神異氣機也能震懾周圍異神神怪,幾年來都無變故。”

張禦微微點頭,又問道:“這幾年來,可有複神會的訊息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