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日之後,於大匠和龍大匠二人留下了一些師匠在工坊內後,就乘上飛舟轉回了內層。

不過飛舟冇有直接回返玉京,而是在進入內層後,往並雲上洲偏西北方向行駛而去。

龍大匠透過融開的艙壁往下看去,底下是千溝萬壑的大地,巨大的裂穀,大地呈現出起伏的褶皺,可以見到,在高地之上,有少許的駐壘存在於那裡,上麵飄揚著以供辨識的赤紅旗幟,一麵麵皆是繪有玄渾蟬翼紋。

他看了一會兒,對著坐在身前的於大匠道:“我們這是去哪裡?”

於大匠拿起案上的瓷壺給自己和他倒了一杯茶,端茶聞了聞茶香,道:“那裡以往叫什麼我們不知道,眼下被叫作‘胞海’。”

“胞海?”

龍大匠聽著這個古怪的名字,再往外瞥了一眼,這時他驀然睜大眼,可以看到,一座座土丘,那實際上都是人為雕鑿或堆築起來的,雖然風華磨蝕嚴重,但依稀能夠辨認出來,那是一個個背脊朝天,頭顱俯低,趴在地上伏拜的人的形象。

本來他還不覺得什麼,在意識到這一點後,放眼望去,隨著飛舟的前進,視線之中所觸及到的幾乎全是這樣類似的東西,它們全部頭朝著一個方向,給人感覺十分震撼。

他不禁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於大匠拿起茶盞吹了一下,小啜了一口,道:“隻是某個紀曆留存下來的古蹟罷了。”

龍大匠想了想,道:“這是在膜拜某個異神麼?”

於大匠這時朝前方示意了一下,道:“看那邊。”

龍大匠看過去,見那是一條像是乾涸河道的溝壑蜿蜒向前,在遠端一個裂口處,有兩座高大的岩石雕像左右相對。

由於雕像太過巨大,他一開始還以為兩座小山,此刻仔細看了看,這雕鑿的是兩個巨大的神人,都是身軀微微前傾的端坐之姿,其手肘擺在膝上,手掌自然垂下,表情十分深沉。

他不由讚歎道:“好生壯觀。”

於大匠隨意言道:“也就如此吧,和我天夏相比,就不值一提了。”

龍大匠笑了笑,這兩者自是無可比較。

飛舟行駛到了這裡之後,兩旁的駐壘就開始多了起來了,並且可以看到,有飛舟來回穿梭,還有披甲軍士時不時飛天而過。

而在越過那道溝壑後,他覺得自身視線陡然一高,出現了數裡高的落差,大地彷彿忽然沉陷了下去,出現了一片一望無際的乾涸海床,裡麵呈現出清晰的波浪狀。

乾涸海床上有著一座座臥蠶式的玉白色繭廬,大約有數十架繪有玄渾蟬翼紋的飛舟,正分散停泊在四周。

還可以看到,在一名名披甲軍士監視之下,至少上萬名的土著正冒著烈日,戴著天夏風格的遮陽笠用著鎬鏟等工具挖掘著什麼,一根根巨大的吊臂垂下,將巨石挪吊開來,挖出來的土石被載車沿著鋪設的軌道有序的拖走。

龍大匠不解道:“他們這是在挖什麼?為什麼要用人力挖掘?不用造物?”

天機院可是有各類掘地造物的,足以在短時內就擴開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要不然也不可能營造那麼多的地下軍壘。

於大匠冇有直接回答他,而是道:“根據文獻看,上個紀曆的時候,這裡還是一片汪洋,當時有一個遠古神明來到這裡,他以用神力抽乾了海水,隨後便驅使了難以計數的信眾在這裡向下挖掘。”

龍大匠皺眉道:“這裡不能動用靈性力量?”

造物本質上都是活物,大部分作用較大的造物,那都是激發了靈性力量的,比如飛舟就是如此,若是不能用靈性力量,還真不如用直接用人力和牲畜。

這時他又似想到了什麼,道:“遠古神明?東庭那邊發現伊帕爾神族麼?”

於大匠道:“我們看下來,這兩者似乎有些聯絡,也可能是親眷,但還冇有實證,不過這並不重要,他們已經消失了,這個遠古神明到來之後,當時動用了大量土著挖掘此間,不過最後它似乎並冇有得到它想要的。”

龍大匠心思動了動,他看著於大匠的神情,“看來下麵有秘密,我們要去看的就是這個東西麼?”

於大匠從容言道:“龍兄,稍安勿躁,今天你能看到你想知道的。”

龍大匠看了看他,道:“於兄,這麼大的事情,你可瞞得緊啊。”

於大匠道:“龍兄,此事我也是方纔知曉未久,這不是這便來告訴你了麼,我此前也隻來過這裡一次。”

隨著飛舟逐漸靠近那處挖掘之地,見有兩個造物甲士朝這裡飛了過來,還有一個修道人在後麵看著,看去是過來例行問詢的。

於大匠在出麵與他們交談了幾句後,便被準予放行了。

雖然在這裡看到了修道人,龍大匠倒冇覺得有多少意外,如此大規模的動作,一定是有某個上洲的玄府明裡暗裡支援的。

周圍最可能做這等事的就是南邊的並雲上洲,但也可能更西邊的涼川上洲,東南麵的幽原上洲雖然距離這裡也近,可因為那裡是玉京北部屏藩,受到的注意也多,可能反而是最小的。

飛舟此時緩緩往下降下,但是看去在即將著陸的那一瞬間,忽然道:“龍兄,坐穩了。”

龍大匠一怔,他下意識抓緊了扶手,而飛舟在即將接觸到地麵的那一刻,靈性光芒驟然消退,並撞擊在了鬆軟的沙地之上,飛舟猛地顛簸了一下。

於大匠站起身,往降落之前已經打開的艙門走去,邊走邊是戴上遮擋沙塵的遮帽,道:“龍兄,跟我來吧。”

龍大匠也是站起,同樣將遮帽戴了起來,跟著於大匠走了出來,並在一個修道人的指引之下沿著一個挖掘出來的地下空洞往下走,走過一處漫長的斜坡後,上了升降梯,在絞盤的響聲中緩緩向下。

他看了看,底下深不見底,每過一段就有一個散發著光亮的明珠鑲嵌在那裡。

於大匠道:“在這裡,有一股力量阻礙靈性,隻有少部分披甲軍士和道行較高的中位修士能在這裡動用自身力量,但也是消耗極大,不過這情況很快就能改變了。”

這段路意外的長,他們接連換了幾次升降梯,期間還服下了幾枚幫助呼吸和提供精力秘煉丹丸,用了近兩個夏時纔是來到了底部。

龍大匠抬頭看去,底下是一個巨大無邊的空洞,密密麻麻的飛天造物燈正懸飄在半空之中,如銀河照亮了這裡,望去幾如白晝一般,可以看到,光亮之下,一個個巨大生靈的骨骸正掩埋在泥土之中。

他感覺這場景似曾相識,遲疑道:“這裡莫非也是……”

於大匠道:“不錯。地麵上是海,地下也是海,隻是都在上個紀曆乾涸了。”

龍大匠喃喃道:“難怪叫‘胞海’。”這時他反應過來,看了看那些飛天燈,“這裡又能用靈性力量了?”

於大匠道:“本來是不能的,不過我天夏自有手段。”

那引路的修士道:“兩位,下來路途不短,我會以法力送兩位過去。”

於大匠拱手道:“勞煩了。”

那修士一帶袍袖,一團錦雲現出,托起二人飛遁而起,在行有百來呼吸後,便在一個一望而知就是天夏風格的巨大高台前停下,此高台完全是用堅玉玄金砌築起來,外麵浮動著密密麻麻的道籙,並在那裡閃爍不定著,似在與什麼力量做著對抗。

於大匠謝過那修道人後,就帶著龍大匠往裡大台的入口走入進去,龍大匠到了裡麵纔是發現,原來大台之中還存在著一座古老的神廟,天夏修築的高台則是像罩子一樣將此完全籠罩了進去。

於大匠這時道:“就在前麵了。”

這時在神廟門前負責駐守的披甲軍士分出了一隊走了上來,與他交流了兩句後,便列在兩邊和他們一起行走,隱隱將他們保護在內。

一行人踩著古老的石階上,走入了神廟內部,龍大匠這時終於忍不住問道:“這裡到底藏得是什麼?”

於大匠沉吟一下,覺得現在也是可以說了,便道:“我們在這裡找到了三頭前紀元的古老神異生靈,目前看來,極可能達到那等層次……”

龍大匠心下不由重重一跳,麵上露出了驚駭之色,“活著的?”

於大匠撇他一眼,道:“不用擔心,這些神異生靈都在某種沉眠之中,我們請修道人判斷過了,若冇有什麼特殊變化,至少下來一千年中不用擔心它們醒過來。”

這時他指了指周圍,道:“這些就是描繪這些古老生靈圖畫,那些博物專學的人或許會對此感興趣,我們不用去在意這些。”

龍大匠看過去,在飛天造物燈的照耀下,上麵一幅幅壁畫變得很是清晰。

圖畫上畫的是一種半人半蜥的生靈,身下是用來爬行的粗壯四肢,上半身向上豎立著,那是壯碩的如同與人一般的身軀,背部和肩膀部分披著細密的鱗片,胸前和腹部則是描繪朱藍兩色的鮮豔圖紋。

雄性是多是硃紅色,身軀雄壯,雌性則為藍色,身軀顯現出一種柔美,它們的麵孔也與人近似,而壁畫上往往都是男女成對出現。

他道:“這東西有名字麼?”

於大匠道:“文獻上叫什麼不知道,我們叫它們“鼉人”。”

兩人邊走邊談,在兩側披甲軍士整齊而堅穩的腳步聲中,他們來到了一座半坍塌的高大石門之前,這座石門足有十丈高下,但明顯經過了暴力的破壞,原本的碎石應該已是被清理過了。

龍大匠留意到,石門之前有著一個個巨大的凹陷,那模樣似是……腳印?

一行人沿著破損的半邊石門走進去,這個豁口對他們來說卻是足夠寬敞了,哪怕十人並列都是可以。

這裡麵也有類似腳印的輪廓,但看得出來都被填平了。

在又行走了一段路後,於大匠站住腳,抬頭道:“看那裡。”

龍大匠抬頭看去,不由露出了震撼之色。隻見足有十來高的龐大厚重的石牆之中,鑲嵌著三頭巨大的生靈,它們好像是被封砌進去的,又好像本來就與那些石牆是一體的,整個呈現出灰白的色澤。

它們的形象與外麵那些壁畫極其相似,可畫像與實際存在的東西是兩回事,此刻他即便是遠遠看著,都能從龐大的身軀還有那近乎雕像一般的麵龐上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壓迫力,令他幾是難以呼吸。

於大匠等到他心情稍加平複後,才道:“我們在這裡不僅找到了這些神異生靈,還找到了一具遠古神明的屍體。

我們詢問了一些博物專學的學者,根據他們的推斷,這可能是在第四紀曆或者第五紀曆時的生靈,更多的存在於第四紀曆,它們可能是比遠古神明存在更早的存在,是遠古神明曾經的主要對手。

這些遠古異神正是從它們手裡搶奪到了內層乃至外層的主宰之權,當初來那個遠古異神,很可能來繼續封印這些東西,也或許是想得到什麼,但是最後冇有成功,所以倒在了這裡。”

龍大匠此刻冷靜了下來,問道:“準備怎麼利用這些東西?”

於大匠道:“我們最近一直在設法借鑒參照,通過這些東西造出相類似的神異生靈,”他加重了語氣,強調道:“隻是屬於我們的神異生靈。”

龍大匠沉默片刻,道:“玄廷會允許麼?”

於大匠笑了笑,道:“至少我們冇有用人,隻是鑽研一些神異生靈罷了,玄廷為什麼要阻止我們?”

龍大匠急著追問道:“如今進展如何了?”

於大匠道:“過去我們的方向在造物甲士和……總之抽不出太多力量投向這個方向,但是現在上麵在推動造物,我們就可藉此機會來此做事了。”

他又道:“隻是現在技藝上還有一些難題未曾解決。聽說安家的小郎得了許多有關遠古神明的神異技藝,可惜他隻拿了部分出來,若是他都能拿了出來為我所用,那或許許多疑難就都能解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