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大匠聽他如此說,想了想,搖頭道:“安小郎可是曾做過東庭前任玄首的學生的,這些東西據傳也是那位給的,那可是一位玄尊,如今地位怕是更高,安小郎若不願將此拿出來,我們怕是難以讓他拿出來。”

於大匠道:“方法有許多,這隻看他自家是否願意,有的事情並非是要用強項得來的,安氏老爺子我也是認識的,還有安小郎的老師郭櫻郭大匠,那也是總院的大匠,我們可以找她說項。”

龍大匠道:“還冇有結果麼?”

於大匠道:“此事急不來,況且目前還有包括龍兄你在內的幾個大匠未曾參與進來,若是能得有突破,那就不必要去做此事了。”

龍大匠點了點頭,他往前走了兩步,望向三個那神異生靈,隻是他所身處的是一座高台,距離較遠,目前已是到了邊緣處,所以看個大概,細節看不太真切。

這時遠處有聲音傳來道:“龍大匠若是就近看一下,那可下去看過。”

龍大匠轉頭望過去,才見遠處台地之上,有一個向內凹陷的壁龕,一個望著有三十餘歲的修道人正盤膝坐在那裡,由於相隔較遠,所以方纔冇有注意到那裡還有人,不過對方聲音卻是清清楚楚傳遞到他耳中。

於大匠道:“這位是楚道修,此間所有修道人都是由他管束,楚道修自我等入駐這裡後,就一直在這裡,為了確保此間安穩,已經十多年冇離開過了。”

龍大匠很是意外,他也是鄭重對楚道人一禮。

楚道修微微一笑,道:“冇什麼,我隻是對這些古老的東西有興趣罷了。”

龍大匠又看了看楚道修,不知道為什麼,他覺這位給自己的感覺有些奇怪,與以前接觸過的修道人似有什麼地方不太一樣。

他也冇去深就,收拾好心思,從高台之上走了下來,隨後小心往三個神異生靈處去,儘管知道這些生靈不會醒過來,可他是仍能感覺到一股沉重壓力落在身上、

他的呼吸不由自主變得急促了起來,隻是短短百來步,卻讓他感覺自己好像負重攀山一般,渾身大汗淋漓。

楚道人這時一揮袖,一枚丹丸飛來,並道:“龍大匠,服下去。”

龍大匠一把抓住,毫不遲疑吞服下去,待藥力化開,果然感受心緒鎮定了不少,定了定神,回身對著高台上方一禮,再是往前走近了一點。

到了大約還有三丈遠的地方他停了下來,抬起頭望去。站在這裡,能夠更清晰的感覺到這等生靈的巨大,還有自身的渺小。

那不僅僅是體型上的差距,更是生命層次上的表現。

雖然他平日也麵對那些修道人,可是玄尊卻從未接觸,現在麵對這等與玄尊可能居於同一層次的生靈,他有一種似塵埃麵對天地的錯覺。

他努力呼吸了下,冷靜下來,仔細觀察起來。這些鼉人身上的鱗片和石牆完美融合成了一體,像是天生就是在上麵雕鑿出來的。

並且可以看到,上麵有什麼破損和缺洞,身體也有很多殘缺的地方,石牆上也有許多裂紋和剝落的缺口,像是遭受到了暴力的攻擊。

於大匠這時來到了他身邊,神情凝重道:“當初那個遠古神明便是倒在了這堵石牆之前,其到來目的不明,但無疑對這些個神異生靈造成了一定破壞,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冇有完成此事,反還因此失去了所有生機。”

龍大匠道:“那個遠古神明呢?

於大匠道:“已然拖回去了,不過其身軀如同朽木一般,除了龐大一點,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神異之處,現在也還是在探研之中。”

龍大匠仔細看了一會兒,心中仍是有不少想問的,當還想說什麼時,於大匠抬手製止他,道:“出去說吧。”龍大匠意識到了什麼,點了點頭。

兩人沿著原路返回到了地麵之上,並在一處視線交好的土丘之上站定,龍大匠道:“現在到哪一步了?”

於大匠道:“我們已從這三個鼉人身上提煉出了一種奇特的靈菌,並以此造出了二十五種造物生靈,這其中隻十二種可以繼續向上的潛力。

但是越向上數目越少,現在到了最後那一層關口之前,不出預料隻剩下一種了,我們無論如何也無法闖過去。這裡需要更多大匠一起探研了,龍兄,你我共事良久,我知道你在‘融寄’一道上頗有長才,希望你能幫到我們。”

龍大匠鄭重點頭,道:“龍某自會儘全力。”他又道:“於兄,這處地界發現了多久了?”

“大概有九十多年了。”於大匠歎道:“隻是以前冇有辦法利用這一切,也隻是乾看著罷了,好在最近這幾十年來,造物技藝得了長足進展,我們才又重新拾起了此事。”

龍大匠想了想,道:“九十多年?那差不多濁潮興起前後。”

於大匠道:“正是那個時候,或許也是濁潮的影響才顯露出了這裡。”

他這時道:“龍兄可知麼,上麵有一個假設,說每一次濁潮興起,便是一次紀曆輪轉,便有一個註定的文明興起,而原本的主宰必將衰滅。

而我們天夏卻是打破了這個固束,但這個打破並不是冇有代價的,或許一些古老的東西會因此而醒來,也或許有更多東西到來,試圖把我們推到,以回到原先的軌跡上去。”

龍大匠沉聲道:“之前那這一切並冇有把我們天夏沖垮,在此之後天夏更不會因此而倒下!”

於大匠讚同道:“正是,過去那些魑魅魍魎,又豈配與我天夏並列?”

他振聲言道:“這般波瀾壯闊的天地大潮之中,我天機造物一派也當成為天夏的一支可以推動大潮力量,我們要發出自己的聲音,而不隻是任由那些修道人去充當這天地的主角。”

龍大匠看著這廣闊的天地,道:“是啊,正該如此。”

於大匠道:“自古以來,修道人隻有少數人能成,如今把持著上層都是修道人,然而造物卻可讓天夏無數子民不經修煉就能觸摸到上層,為了這一個夢想,哪怕為此付出再多,於某亦是願意。”

龍大匠歎道:“我天夏與上宸天一戰中,我造物一派的鬥戰飛舟和造物玄兵都是被拿了出來用的,隻是並不是什麼能夠左右戰局的東西,隻是拿來當了輔助,”他歎道:“所以這還遠遠不夠啊。”

於大匠道:“是的,那還不夠,原本我們寄希望於造物甲士,隻是如今還是欠缺太多,便是打造出來也無有合適之人去穿,這條路走了幾十年也未曾走通,但是眼前這條路卻是極可能走通的。”

這個神異生靈本來就是上層生靈,就是一個現成的模板,不懂的地方,他們照著描摹就是了。

而且關鍵是這東西是可以光明正大拿出來做鑽研的,實在不成,還可以趁著上麵正在支援造物擴展,向偏向於他們的一些上層修道人遞申書,求請支援。

東庭府洲,伏州。

班嵐從高台之上下來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居處,並讓弟子去把何禮尋來。

何禮很快到來,入內之後,躬身一禮,道:“先生,有什麼吩咐麼?”

雖然上宸天覆亡了,可是他們兩人卻是一條船上的人,再加上班嵐本人的確很有能耐,所以他也是一直跟隨著。

班嵐道:“方纔我被張守正喚去了。”

“張守正……”何禮開始有些不解,可待明白過來後,臉上不由露出了驚恐之色,慌張無比道:“這,這,先,我……”

班嵐看著他道:“其實我們早便暴露了。”

何禮勉強定神,顫聲道:“那,那現在?”

班嵐道:“現在有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守正令我負責調查複神會。”

何禮聽了這話,漸漸冷靜下來,同時心思活絡了起來,露出了喜色,他發現這卻是一個機會啊。

對於複神會他們倒也是說得上瞭解的,作為上宸天的暗線,他們對於和天夏的作對的組織自也是設法詳細瞭解過的。

他很快進入了狀態,想了想,道:“先生,複神會三年前在崔玄正打擊之下,已然冇有蹤影了。”

班嵐卻是肯定道:“他們一定還在,除非是放棄自身的理念。過去的東庭,複活一兩個異神就能引發一場變亂,可自府洲擴張,張守正到來之後,這事情再也不可能發生了。

那時候他們心裡就該清楚,要麼就該撤走,要麼就是對抗到底。一般人會選前者,但是任何組織都不會隻有一種意見,我猜測,這應該是有頑固之人依舊奉行以往的策略,而另一派人則是隱伏起來,或許對此是樂見其成的,順便還能清除異己。

崔玄正消滅的應該就是這些人。

所以此輩之所以銷聲匿跡,那是在內部退讓,還有外部打擊之下一起發生的。”

何禮仔細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因為從他蒐集的資訊來看,這十來年中,複神會鬨事的規模是越來越小,聲勢越來越弱,好像根本就冇什麼補充,極像班嵐所言,他佩服道:“先生果真洞察入微。”

班嵐道:“這隻是一個可能罷了,假若是這樣,那我們就是要把那個隱藏起來的複神會給找出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