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神氣分身在玉京停留了兩日,將元都一脈的事機都是處理妥當,兩萬餘名元都弟子被分彆送去了內外各洲宿。

瞻空道人看到諸弟子俱是安排妥帖,也是心中放下了一件大事。

如今元都一派算是完全歸入天夏了,自此之後,除了他門下還幾個弟子還需盯著,也不必再為元都之事牽掛了。

因事機已畢,玉京三位鎮守也是各自告辭歸去,玉航道人臨行之前,開口相邀張禦與瞻空二人過去盛日峰,不過被二人婉拒了。他也不以為意,一個稽首之後,便就化雲煙散去。

倒是白真山主鄧景在離去之前,張禦思索了一下,對其傳有一語,後者對他一點頭,也是一個稽首,旋即身影化光不見。

這個時候,玉京方向有一駕法器飛舟過來,須臾就落到了兩人麵前,飛舟之上出現一朵祥雲,下來一名望著三十上下年輕修士,不過其人卻是身著天夏官吏袍服。

到了近前,這人對著張禦和瞻空二人恭敬一禮,儀姿優美,穩而有度,道:“天禮部都令使郭占,見過張廷執,瞻空觀治。”

天禮部統管天夏本土禮製法度,權威甚重,並且也是六天部中與玄廷聯絡最為緊密的一個部署。

玉京之中,除了幾位大攝、宗匠可以直接遞呈書上玄廷之外,也隻有天禮部擁有上下傳遞話語的權柄了,並且其還負責玉京與各域玄府的溝通,所以此部之中有著大量的修道人,且有許多還與玄廷廷執有著一些淵源。

張禦點首為禮,道:“郭都令來此何事?”

郭占躬身言道:“下吏奉主部和幾位大攝之命前來一問,張廷執此行是否要入玉京行令,玉京也能做好安排。”

張禦道:“我此來非是往玉京巡查,隻為安撫分理元都一脈修士,就不必要驚擾玉京子民了,郭都令就如此回告崔主部和幾位大攝吧。”

郭占恭敬道:“是,下吏遵諭。”他拜有一禮後,踩祥雲回到飛舟之上,就此退去。

張禦望著飛舟逐漸遠去,雖然郭占是修道人,可他一眼能看出,其人至多也就是在第二章書的層次之中,並且氣息散亂,平日一定是疏於修行,顯然這是把心思花費了在部中事務之上了。

不過這等選擇也冇什麼不好,並非人人踏上修道之途就是為了求道的,也有追逐名利的,畢竟隻有到了玄尊,並在上層潛修,才能與歲壽不磨,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此事的。

按照修持之理,哪怕你到壽數最後一刻,隻要自身不棄,那麼或就可能等來那一線機緣,所以許多修士往往堅持到了壽消之時,而能早些時候認清自身,果斷放棄道業,那也是非常有勇氣的一件事。

瞻空道人這時感慨道:“大事已了,今後我卻是可以不必再顧看這些後輩,隻顧自身修道便好了。”

張禦道:“觀治是要回上層潛修麼?”

瞻空道人笑道:“我哪裡是閒得住的人,過去我隻在天夏疆域之內走動,如今或會帶著弟子去域外遊轉一番。”

張禦知他有元都玄圖之助,無論去得哪裡都是方便,且元都玄圖有時候也能於傳訊,關鍵時刻也能交流,他道:“既如此,禦還要拜托觀治一事。”

瞻空道人道:“廷執請說。”

張禦道:“近來濁潮可能有起複之象,各方異事層出不窮,天夏疆域內各洲宿我自可監察,但是域外一時顧及不到,那裡或可能會有異動,觀治若是去到那裡,還需勞煩觀治遊曆之時能多加留意。”

瞻空道人神情嚴肅了些,道:“我既得觀治名位,行走之間,當會多多加以留意,若有異狀,會及時告知守正。”

張禦道:“那就拜托觀治了。”

兩人再說了兩句,瞻空道人便就與他彆過,天穹之上陰影遮來,隨即一道金光落下,人便化去不見。

張禦倒是不曾急著離開。前次來的時候,因為玉京、翼空兩處的守正駐地是在海上,所以冇有靠近此處,這次既然來到了這裡,準備見去去這裡的兩位故人。

他自身不動,一道化影飛去,霎時來至白真山的靈妙玄境之外,過了一會兒,桃定符和聶昕盈二人就自裡出來,見了兩人,他拱手一禮,道:“桃師兄,聶師姐,許久不見了。”

桃定符很是灑脫,並未因為他身份不同而態度有所變化,抬手一禮,道:“師弟有禮了。”

聶昕盈也是萬福一禮,看了看張禦,道:“不想昔日一彆,再見師弟,如今是廷上廷執了。”

張禦此刻意念一動,周圍景物變化,心光自成一域,變化出亭台流水,案幾茶盞,他請了兩人坐下,待落坐下來,自有茶水自天注來,落入杯中。

他道:“我今日去往元都派中將諸弟子分散去往各洲域,元都派在此算是正經歸入天夏了。”

聶昕盈道:“方纔也聽老師說起此事了,”

桃定符笑道:“這般極好,免得以後再跑出一堆人來認我做師長。”

聶昕盈輕笑道:“師兄可是光想好事了,若認了那些後輩,難免要給後輩好處,一句‘師長’可也不是白叫的。”

桃定符一笑,他看向道:“師弟,此等事,可要與我那些其餘同門說一聲麼?左右我在玉京也是待的久了,也想出外走動走動,倒就可順道做了此事。”

聶昕盈道:“諸位同門個個厲害的很,誰會擔心受怕?梅師妹麼?梅師妹可是一直待在荊丘上洲安然無事,前番事機半分未曾影響到她呢。”

桃定符道:“此事畢竟與諸位同門都有關,說一聲總是好的。”

其實他們對元都派實際冇什麼牽掛的,以往就冇有回過山門,算不上元都門人,若不是元都一脈當初非要他們歸去,他們恐怕一直不會與元都有什麼牽扯,但是以往同門之間卻是有著不少情誼。

張禦道:“師兄是準備出外遊曆麼?”

桃定符感歎道:“在玉京住了這許久,也是得了許多好處,這閉關潛修倒不見得比鬥戰遊曆更是來好,如今我見各洲都在召聚修道人出外鎮守駐地,我也是打算擇一地應募,以了過往承負。”

修道人越往上走,就需要更多的修道資糧和功法道書做參鑒。玉京雖冇有真正的玄府,全是交由三位鎮守,可是玉京所具備條件卻也是其餘各洲域無法相比的,他這幾年來在此修行,自感精進頗大。

在以往他可以如閒雲野鶴一般往來,那是因為自少跟隨荀季在外修煉,一切悉俱自足,那麼外間諸事可以不作理會。

可如今受了這些好處,那自也需作出回報。

張禦這時伸手一拿,便見青氣下落,便有兩根枝節來到了手中,他將之分彆交給了聶昕盈和桃定符,道:“桃師兄、聶師姐,此是益木枝節,可助我輩修持,亦能用於防身,兩位不妨收好。”

聶昕盈道:“這是師弟在守正駐地立的那一根青枝了吧?此物我便收下了,日後師姐若是修道有成,一定是向著師弟的。”

桃定符也是灑然收了下來,拱手道:“那為兄便承師弟之情了。”

就在三人說話之際,玉京之中,天機總院之中,矗立著一座淺灰色外表,整體呈現橢圓形,上下混融一體的天機廣廈。

大宗匠魏山坐在廣廈上端的艙台之中,此刻他方纔從長達四日的睡眠中醒來。

他已是一百五十餘歲了,為了保持旺盛精力,隔一段時間就需用沉眠來進行恢複。他隔著琉璃牆看著玉京城外光亮,問道:“玉京城外那裡光亮如此之盛,發生什麼事了?”

身後的一名中年師匠道:“回稟老師,聽說是玄廷張廷執到來了,所以三位鎮守都是前往相迎。”

“張廷執?”

魏山神情一凝,沉聲道:“可是那一位麼?”他身為天機部宗匠,地位尊崇,亦能呈書去往玄廷,所以前些時日玄廷通傳,他也是知悉的。不過關於張禦之前作為,他也隻是聽聞過一些相對片麵的訊息。

那中年師匠回道:“許就是那一位吧。”

魏山皺眉道:“如今這個時候,來者不善啊。”

在他印象之中,這位是較為敵視造物的,在青陽的時候,可是帶著一眾修道人封閉了天機院的。

而前些時日天工部方纔收到玄廷傳報,要求配合各洲建立駐地,現在正好是造物向外擴張的好時機,這個時候這位卻是突然來至玉京,並且還是將兩萬多修道人分散到各洲,這事實在容不得不他不多想。

他心中尋思著這是不是涉及到了諸廷執之間的爭鬥,畢竟大攝之間也是時有不同政見,想來廷上也是如此。

他忖道:“不論如何,玄廷大策已是定下,這位便是反對,也擋不過大潮。”

想歸如此想,可心中仍是擔憂,一位廷執的能量他是非常清楚的,越是到他這個位置的人感覺越是明顯,現在這位廷執就在玉京之外,也是給他帶來了十足的壓迫感。他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

他吸了口氣,對中年師匠道:“準備冊書,我要寫呈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