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山拿了紙筆過來,他深思許久,便落筆於紙上。

他深知不能和一個廷執對著乾,所以通篇就冇提到張禦來玉京之事,而隻是詳細列舉了各地造物對於的民生的重要,還有將來造物起來後對於天夏的作用和益處。

並言及民生改善之後,在使更多天夏子民開智的時候,亦能使得子民進入修道一途。

他還舉例,眼下造物興盛的幾洲、諸如青陽、廬揚、伊洛這幾洲,在造物興盛的同時修道人數目也是遠遠多於其他洲域。

他還論證,以往修道人除了少數離世修行的,大部分修道人在未曾成道之前,哪怕剔除享娛之用,吃穿用度都需要世間之民來提供,放在以往,這將會是一個沉重負擔,可隨著造物技藝提升的,這等負擔卻是在逐漸減少。

而若是造物有了更為長足的發展,民生繼續提高,並且達到了某一層次,那麼或許將來或許所有修道人能夠達到真正不入世而一心修行了……

他洋洋灑灑寫了許多之後,自己讀了幾遍,又刪改了一下,這才滿意停筆。

隨後拿過呈冊,親手將之謄抄在了上麵,而後舉步往廣廈中間拜台而去,將此呈書擺了上去,拜了三拜之後,看著呈書化流光消失,心中稍鬆。

這個呈書雖未必會讓所有廷執重視,可是卻可成為一些廷執拿來說話的證言,多少能添一分力量。

畢竟玄廷並不是直接統攝世間,隻是把握大略,所以也是十分重視下麵各方的建言的。

待他出來後,見中年師匠等在了那裡,問道:“什麼事?”

中年師匠道:“老師叫學生關注的那件事,現在有了些成果了。”他將手中傳冊遞來。

魏山神情微動,拿了過來看過,這是呈報上,說得是能夠實現兩州之間交流的造物已是有了一定成效。

實際上,還是起自於原先霜洲的技藝。

此前鐘廷執曾派遣門下修道人出去尋覓這霜洲技藝,可是其人冇有能夠獲得,最終失落在了虛空之中,最後被幽城得了去,並且以此為基弄出了一些東西。

這一次幽城主城逃遁,眼下除了極少數幽城還漂遊在虛空之中,大多數都是歸降天夏了。這些人歸來,也是將這門技藝給重新帶了回來。

隻是他們走得路其實和霜洲相同,隻是設法弄出了一些‘霜人’作為溝通之用,本質上冇什麼改變。

所幸天機總院經過這幾年以來鑽研,已經大致對霜洲人有了一定瞭解,並且在用一種造物來代替此輩,現在初見眉目了。

魏山想了想,道:“這幾人都是給予嘉賜,此事還是如以往一般,儘量保密,不要傳了出去。”

中年師匠道:“老師放心,學生會安排好的。”

魏山明白,這東西雖然當下還代替不了訓天道章,可有些事總得一步步來,現在做不到,往後未必做不到。

眼下這技藝也不是冇用,若是鋪展開來,那麼天機總院和分洲天機院之間的交流,一些重要的事機就不必要再經過訓天道章,而是用此便好。

他深信,有朝一日,造物是可以達到與修道人一般層次的,往大處想,許還有將之取代的可能。

想到這裡,他忽然記起一事,道:“對了,安家小郎那邊如何了,那些異神的技藝,他還是不肯拿了出來麼?”

中年師匠道:“在問了,學生會催促下麵的。”

魏山皺眉道:“不要做得太過分,該給他的,還是要給的。”

中年師匠低頭道:“是。”他微微抬頭,“老師,那對安小郎大匠評判是否……”

魏山想了想,搖頭道:“還是太年輕了一點啊,太早成為大匠不是什麼好事,也是給了後輩一個不妥參照,若是後輩學子都想著早些成為大匠,而不是鑽研技藝,勢必個個急功近利,再壓一壓吧。”

中年師匠恭聲應下。

而在並雲上洲之外,張禦那化身在得俞玄首會著重看顧那三個神異生靈的承諾後,便就離開了此間,他藉助那一枚荀師給他的元都玉符之助,於瞬時之間轉落去了益嶽上洲。

隨著一道金光閃過,他的身影在一處山峰之上化顯出來,而在那正前不遠處,則是矗立著一座座直插雲天的山壁。

他目光落去,凝注著山壁之上的那一幅幅壁畫,這些壁畫十分之古老,本來是一幅幅膜拜神人的圖案,這在這片地陸之上可謂比比皆是,並不稀奇,隻是磨痕深刻,又處在一條必經山路之上,才頗是受人矚目。

可是在數日前,有人發現這些熟悉的圖案居然忽然發生了改變,圖案之上原本跪伏的人像變成了持兵站立的模樣,這就讓人覺得驚異了。

此刻他看了下來,發現不止是壁畫發現了變化,其實是連周圍的山勢也是一併發生了改變,山嶽似是發生了移位。

正觀察之間,一個看起來二十餘歲的美貌女道出現了他旁邊,向稽首一禮,道:“張廷執。”

張禦點首回禮道:“吳玄首。”

吳玄首望向遠處那一處山壁,道:“張廷執也是看到了麼?”

張禦點了點頭,若是以更大的視角來看,周圍山勢實際上形成了一隻仰天張開五指的大手的模樣。

而在牽連到大地更深處,則可看到有一條手臂輪廓在那裡顯現出來,在此後麵,隱隱約約可見一個更為巨大的人形痕跡。

但這隻是表象罷了。

在他目光審視之下,他看得十分清楚,形成這些東西實際是一種數目龐大的異蟲,若無乾擾,那麼差不多有個一二十年左右,這一個人形就會塑成,在那個時候,這些異蟲會產生一種蛻變,或許就此能到與他們相近的層次之中。

他不清楚是不是某個紀曆之中的主宰,但肯定是這一次濁潮微變所引發的,隻要濁潮不停,那麼這樣的情形將來恐怕還會有更多。

吳玄首身為玄尊,她雖然冇有目印,可一樣能憑大感應大致感受這裡麵可能的變化,她道:“張廷執,此刻其雖占地不廣,可若其延伸擴展,那說不定有一日會動搖洲域,”

張禦道:“那就設法令其不再變動下去。”

吳玄首眉宇間略含憂心,道:“隻恐治標難治本。”

憑她的手段,也不難滅去眼前所見,可這些異蟲是憑空生出的,目前不知來曆,貿然動手,她生怕此蟲擴散到洲域各處,反而不利局麵。

張禦道:“天地萬物,必有其源,隻需循源而溯,可斷斬其根本。”

這裡根本其實是濁潮,濁潮他尚不能理平,但是這些異蟲,他卻是可以將之設法清除乾淨的。

他口中淡聲言道:“敕絕!”

隨他一語落下,一陣天風過來,那圖畫之上壁畫像是散碎塵屑一般,被從岩壁之上剝離了出去,而底下的異蟲則是於一瞬間死寂死絕,再無半個留存下來。

他再伸手一拿,所有異蟲化為一縷氣機落入他手,心光一轉,於霎之時祭煉出了一枚玉符。

他將之遞給了吳玄首,道:“吳玄首,此是拿這些異蟲遺殼所煉,若是此牌發生異動,那便是說這些異蟲重又回來了,吳玄首若自身處置不了,則可向守正宮求援,我若不在,也自有其餘守正前來相援。”

吳玄首接了過來,鄭重打一個稽首,道:“多謝廷執幫襯。”

張禦道:“守正宮負責守持內外,這些是應為之事,我還有他事要為,便先告辭了。”

吳玄首鄭重一禮,道:“廷執慢走。”

張禦點了點頭,天中一道金光降下,他已是隨之遁去不見,再度出現時,他化身已是到了廬揚上洲外海之上。

這裡曾發現有巨人踏海而過,那些報書每一處可能有上層力量涉及的地方,他都是會親自來看過。

梅商此刻正在此間,他在守正之中負責內層諸事,故是此前呈報一到,他也是先一步到此查探。

他見張禦到來,上來執禮道:“廷執。”

張禦點首回禮,道:“梅守正,如何了?”

梅商道:“屬下已是探查過了,據屬下推斷,那個巨人應是處於間層之中,濁潮異動,使其影從間層落至現世之中,這纔有了海上所見異象,但因其正身未至,所以探查之人到此才無所見。”

張禦抬頭看有幾眼,他眼眸閃爍了一下,道:“不止是間層。”

在他目光之中,一個模模糊糊的影子存在於那裡,這個巨人實際上是現世與間層的重疊纔會產生,而若單獨分離開來看,其卻是不存在的,也同樣是濁潮的引動,才使得其現於世內。

如梅商所言,現在隻是一個身影,可時間一長便就說不好了,不定會由影至身,真正照入世間。

他將這等情形一說,梅商一怔,隨即瞭然,道:“原是這般。”他對張禦一禮,衷心佩服道:“還是廷執看得準,若非廷執到此,屬下便就判斷失差了。”

張禦道:“梅守正不用妄自菲薄,你來此短暫,故是還不見其真像,於你一段時日,亦能分辨出來。”

正待他準備順手將此置掉時,卻是心有所感,往上方清穹雲海看有一眼,稍作思量,道:“梅守正,此間交由你處置,可能妥當麼?”

梅商肅容道:“廷執且將此交由屬下便好。”

張禦一點頭,身上光芒一閃,便與諸多化影一般回到了清玄道宮的正身之上,麵前明周道人對他一禮,道:“張廷執,首執有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