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穹天,虛宿。

正清道人正在天城宮台上觀察著虛空,他身邊還跟著一個眉眼神氣的道童。

上宸天和幽城雖是從虛空之中退場,可邪神仍是存在的,並且前段時日濁潮的波動之下,他也感覺到似是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了。

以往認知,濁潮隻是影響內層,但現在來看,卻是極可能會牽連到虛空深處變化的。假設濁潮在下來還有異動,那麼這等感應當會更為清晰了。

正在此時,他背後光芒閃爍了下,岑傳元神在此現身出來,在他背後打一個稽首,道:“師兄。”

那道童轉身對他行有一禮,道:“岑師叔。”

正清道人看著前方,背對著他道:“你的鎮守之地是昌合,為何到我這裡來?”

岑傳道:“我此前聽得鐘唯吾他們言及,上宸天滅去之後,推算到玄修氣數大盛,師兄不是言要與那張廷執一論道法麼?故想問一問師兄,不知什麼時候師兄與他論過一場?”

正清道人過了一會兒才道:“不是時候。”

岑傳試著問道:“可是因為那一關的關係麼?”

他雖非摘取虛實相生功果之人,可是師傳一脈長遠,有些事情他還是隱隱約約知道的。

修道人凡是到了這一境界之後,都是有一關要過的,若是過不去,那結果恐是不太好,所以有一些知曉關節的玄尊寧願抱守原來修行,也不願去摘取上乘功果。

可這裡麵具體是何情形,他就不太清楚了,因為總有一層玄機在阻擋他去窺視,而且他心中也明白,有些事機自身境界不到,強要去弄個分明那隻會對自身不利。

正清道人回道:“是與此有關。”

岑傳低頭想了想,道:“也對,若是此人過不去這一關,卻也不用師兄來與他論法了,”

正清道人淡淡言道:“我並非是指望他過不了那一關,反而是期望他能過去,天地變局未曾終了,天夏唯有更多有道之士才能支撐住。

且雖我認為當下需壓製玄法,但卻從不認為真法與玄法乃是生死仇敵,而是當以真法為主位,玄法居次位。”

那道童此刻忽然問道:“老師,為什麼要真法居上,玄法次之?為何不能玄法上,真法下呢?”

岑傳看了一眼,這個師兄新收的弟子膽子看著倒是大的很,不過他反是很喜歡這等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性情。

正清道人道:“此中自有許多道理,我隻說個簡單的,玄法入道易,真法成道難,當兩法擺於你,你會選擇何法?”

道童滿是傲氣道:“弟子自然選擇難的,好的。”

正清道人淡淡道:“我座下如今隻有你一個弟子。你可以選擇難為之法,但人人都能選擇難的麼?

道童想了想,聲音響亮道:“不會!”

正清道人道:“多數人隻會避難就易,哪怕是資質上好之人,若是有的選擇,為什麼要去選擇難的,而不是去選擇簡單易為的?如此長久之後,真法隻會愈來愈少。”

岑傳聲音凝重道:“師兄說得不錯,若是再讓玄法居於真法之上,那麼真法就會便為下法,既卑且難,傳承將會愈發睏難,如此難者愈難,就會不可避免的沉落下去,遲早有一日,真法會到無人修習的地步。”

道童不解道:“可是照老師和師叔說的,可是玄法既然也是道法,又是那麼容易修習,那麼因此入道的人也會越來越多啊?這難道不是好事麼?”

正清道人道:“真法從荒古演變至今經曆了無數載歲月,脈絡清晰,道傳分明,更有上層之法可做攀附。而玄法乃是未儘之法,玄法過去隻是小道,從無一人能攀上大境,眼下尚不足以代替真法載承所有。”

岑傳道:“實則玄法倒是有人可能去得上層的,可他一人之成未必是眾道之成,且這也是這不知是多少歲月之後了,眼下不去維持真法,那麼到那個時候,真法恐怕隻能到故紙堆裡去尋了,這於天夏大為不利!”

道童很快就想明白了,可他還是有疑惑,因為他感覺這個問題自己都能想明白,那麼上麵那些玄尊,還有那些廷執肯定也能知道啊,他們為什麼會對此視而不見,那一定是有原因的啊。故他問道:“老師說這還是簡單的,那麼複雜的是什麼呢?”

正清道人冇有說話,顯然這些不是能道童所能理解的了。

岑傳則道:“師侄,好生修道,你自會明白的。”他抬頭道:“師兄,那一封天工部的呈書你可是看到了麼?“

正清道人道:“看到了。”

岑傳道:“以當前大勢來看,玄修對真法有威脅,可是造物卻也不容小覷。近些年來,這些造物也的確愈發興盛了。

我那昌閤府洲,若要開拓向外,隻用修道人卻是不夠的,那就不得不借用造物之力,這些確實好用。不過現在那一封呈書,卻是要我修道人專注修道,將下麵交托給給那些造物,卻是用心險惡。

真玄之爭,乃是修道人之爭,可這造物派卻分明是想將我修道之士取而代之。眼下他們是還冇有上層力量,若是有,那還了得?”

正清道人平靜道:“此輩正是向上奮爭之時,自會想要得取更多。”

任何處於上升之勢中的事物,都會本能去爭取那些看到或看不到的東西,而位於這個事物中的人也會有一股自身能做到所有事的自信。過去修道人也是同樣是如此起來的,造物有這個表現一點也不奇怪。

岑傳道:“光隻如此還罷了,造物派似還有鐘唯吾三人在後麵扶持,現在不打壓一下氣焰,我怕此輩一旦有所得,恐會難以遏製。”

正清道人道:“他們是想以造物來壓製玄法,玄法終究是修道之法,造物一旦起勢,則是危及根本,我稍候會寫一封呈書上去,讓他們慎重思量此事。”

岑傳想了想,現在他們兩個都是鎮守,參與不到上層決策,能用的手段不多,也隻能寫呈書了,這不是給玄廷施壓,而是讓鐘廷執三人認識到他們的態度,隻要上麵冇人支援,那麼造物派也冇可能憑藉自身就單獨往上走。

魏山那一封呈書,因為準許傳遞到內層觀看,所以各洲宿玄首也皆是有見。有的人在看過後謹慎不開口,有的人則是毫不客氣表達了自身意見,似如伊洛上洲玄首高墨,則是當場執筆將此書批駁了一通。

而與他持相同之見的人占了大多數,因為如今能出來擔任俗務的玄尊,大多都可算得上是入世派,哪裡會去認同出世之言?

並且天夏從扶持玄法開始強盛起來,到這一次打贏了這場與上宸天之間的鬥戰,無疑證明瞭玄廷之前的策略都是正確的,現在魏山居然要把修道人分離出去,這卻是要倒退回去了。

還有一些,則是與岑傳一般,認為修道人該如何做,輪不到造物派來指手畫腳。

這封呈書不止在各洲宿玄首流傳,還收入到了訓天道章之中,底下修道人雖看不見,可是注意在此的玄尊卻是不難瞧見。

虛空之中,一座警星正在此間漂遊。

甘柏坐在高台上麵,底下墊著厚實軟緞,身邊環繞著一圈矮案,上麵擺著一大杯香茶,手邊則放著祭煉成炒豆似的丹丸,他觀想圖負責戒備監視外間,自己則是專注在訓天道章之中,時不時就有一枚丹丸自行飄來,被他吞下。

他此刻也是看到了那魏山那封呈書,不由嗤了一聲。

他也是做過鎮守之人,同樣是接觸過造物的,許多事情自是看得十分清楚,這篇呈書把造物捧的太高了,好像造物就能一路毫無滯礙的發展下去。

可殊不知修道人不知多少年月,無數前人之智的積累纔有了眼下之盛,造物則是跟著攀附上來的,若是冇有修道人指引幫襯,哪可能短短百餘年走到如今這境地?妄圖不靠修道人就能解決世間所有事,那是想太多了。

他哼哼兩聲,正要設法在後麵批上兩句,可卻發現自己寫不了批言。

因為他現在正處於半流放的狀態中,身上也冇有名位,在他鎮守日限結束之前,是冇有資格對上麵的策議做出批駁的,哪怕是一封呈冊也是不行。

他小臉之上頓時滿是不痛快,隻能悻悻轉去訓天道章彆處找目標了。

數日之後,妙皓道宮之內。

鐘廷執對著玉璧之中的身影言道:“崇道兄,正清道友那邊的來書可是看了?”

崇廷執道:“已然看到了,隻眼下造物興起乃是大勢所趨,我等無可能去轉而壓製。”

鐘廷執道:“他說得話也當重視。”

崇廷執道:“正清、岑傳想要重歸廷上,非要五六十載不可,這段時日靠什麼來遏製玄法?無非是造物罷了,若是無有心氣,又如何令其與玄法對抗?我看魏山的呈書就很好,玄廷既然給了魏山奏冊之權,就是讓他說話的,至於是否采納,不是諸位廷執不是都有評判了麼,又何必追著不放?”

鐘廷執道:“五、六十載,短短一瞬,到那時候,正清一脈若得迴歸廷上,當是我等重要盟友,而這五、六十載中,造物可用麼?需知此前,造物已是有多次挫折了。”

崇廷執道:“那是以往上層少有扶持,如今卻是不同了,我與長孫道兄合力推算了一番,見造物氣數綿長,未來數十載內正處上升之機,我等何必阻礙?”

鐘廷執沉吟片刻,似也在推算,過去片刻,才道:“也罷,既然兩位道兄都如此看好造物,那鐘某也願等上一等,且看此物是否能予我幫襯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