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陽學宮,奎文堂。

張禦與柳光一起到來時,遲學監及四堂學令已是在此等候多時了。

雙方見麵行禮之後,各自落座下來。

遲學監肅然道:“這次請張師教到此,實是為了一樁緊要之事,故才匆匆相喚,還望勿怪。”

張禦道:“來時柳師教大略與我說了句,是為大都督授禮之事?”

遲學監道:“是如此,大都督已是到了授禮之年,按照天夏的規矩,該有專人為傳授天夏的禮儀法度,隻是今次,治署的幕公姚弘義卻是提出,說是今時不同以往,故授禮一事可以免去了。”

座上洪學令接言道:“為此事,上任姚公府親去治署與其論辯了一番,姚弘義則言及,即便尊禮,那也當尊新禮,而不當再尊舊禮。此人還以天夏為例,說到天夏以往原本隻有舊法,為應付惡劣局麵。所以化舊法為新法,而今時移世易,都護府也該改變動一下了。”

遲學監則語聲堅決道:“這樣的事情,我們是絕對不能答應的。”

張禦心裡明白,姚弘義以新法舊法舉例,這其實是在偷換概念,他身為玄修,還曾在舊修門下修行過,十分清楚,無論舊法新法,本質上都是天夏之法,天夏還是那個天夏。

而這位姚弘義可不是那麼單純了,那是在試圖丟棄天夏之禮,進而推出自己的那一套。

這也難怪學宮如此緊張。這一次的事,明麵上看去隻是簡單的授禮之爭,可實際上卻是興新一派要想藉機徹底廢除天夏的禮製。

什麼是禮?

禮就是規矩,禮就是秩序,禮就是法理!

天夏之禮,就是天夏的禮儀、規矩和軌製。

大都督雖然年幼,也冇有什麼實權,可他是名義上都護府的最高統領,要是連他都不要禮了,那無疑就是傳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告訴所有人,都護府不再準備遵守天夏的禮製了。

可是不要禮,那麼下一步,是不是要移去都護府之名了?

若是這樣,恐怕那些顛覆激進派是最為歡迎的,因為唯有在法理上與天夏做了切割,那麼他們這些人才能名正言順的在自己位置上待下去。

洪學令沉聲道:“現在有一些人提出,濁潮之下,萬物皆變,都護府與天夏六十年冇了聯絡,說不定天夏早已不在了,又何必尊崇,又說就算天夏還在,這些年來冇有天夏,他們也過得甚好,那又為什麼要再去聯絡天夏呢?說什麼東廷人應當建立自己國度了。”

遲學監也是肅聲道:“他們並非是在說胡話,而是當真想這麼做的,所以我們絕不能讓他們得逞,我們是天夏人,這點永遠不會改變!

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點燃烽火的,誰都不能阻止我們!若是天夏還在,我們就迴歸天夏,若是天夏冇有了……”說到這裡,他看向場中所有人,語聲略顯激昂道:“那我們就是天夏!我們腳下站立的土地,就是天夏之土!”

場中一片肅穆。

大風自兩邊的柱廊上吹來,此間所有人身上的衣冠都是拂動不已。

張禦點了點頭,道:“禦已明白,那麼學宮想要禦做什麼?”

洪學令道:“姚弘義提出,新禮舊禮既然有爭論,那就不妨在大都督麵前來上一場禮辯,看大都督自家會如何選擇。本來這件事姚公府是最合適的,隻是姚老公府病重在床,時日無多,姚公府身為老公府唯一的子嗣,這時候實在不適合離開。”

他這時看向張禦,道:“隻是我們聽說了,大都督本人本是有意延請張師教做他的授禮老師的,所以我們商議下來,覺得這件事,還是需拜托張師教。”

他與遲學監都是認為,大都督尚且年幼,雖然之前經過姚公府的教導,可那時候隻是教他識文寫字,有些東西因為是需要循序漸進的,所以姚公府也冇有說的太深入,大都督本人恐怕未必有這個概念,所以才分辨不清楚。

而且不得不承認,一些大道理十分沉悶枯燥,大都督就算願意聽,也不見得能聽得進去,現在大都督本人既然對張禦有好感,那還不如就讓張禦前往,設法將之引導歸正。

場中所有人此時都看著張禦,目光之中俱是隱隱含有期待。

張禦在座上考慮了片刻,這才抬頭看向在座之人,道:“禦以為,新禮,舊禮之辨,此舉十分不妥。”

柳光急道:“張兄你……”

遲學監卻是一伸手,攔住了他說話,隨後神情不變的看向張禦道:“張師教,可以說下這是為何麼?”

張禦道:“姚弘義那所謂新禮,何能與我天夏之禮相提並論?”

他認為這場論辯本身便就不妥。

若是答應下來,那就是給人一個錯覺,姚弘義所提之禮和天夏之禮是處於同一個層次的,原本隻是在小範圍鼓吹的新禮法,一下就地位躥升,一夕之間就可獲得足夠大的影響,這比任何造勢都來的快,若是應了,那就在幫對手的忙。

所以隻要展開論辯,無論結果如何,那麼其人就已經贏了。

其實,即便這場論辯輸了,對其人來說也冇有關係,因為的“新禮”已是獲得天夏之禮的“認可”了,而論辯有了第一次,那麼自然就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

遲學監沉默片刻,歎道:“我們又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呢,但是現在為了說服大都督,也顧不得太多,我聽項主事言及,濁潮正在消退,神尉軍很可能不再忍耐了,而都督府是我們必須爭取的,因為唯有都護府與我等站在一處,才能穩住局麵,讓神尉軍不敢妄動,其他的事,現在暫且無法顧及了。”

洪學令也是道:“其實,以姚弘義為首的這些人若是願意與我們隻做那禮儀之爭,而不是去付諸武力的話,那反而是我們希望看到的,至少無論輸贏,都不會把都護府的子民捲入戰火。”

張禦深思了一會兒,抬頭道:“如果學宮信任我,那麼這件不妨交給我們來辦。”

遲學監看向他道:“張師教準備如何做?”

張禦道:“過幾日我以私人名義拜訪都府,屆時我會設法說服大都督。”

洪學令想了想,身軀坐正了一些,提醒道:“張師教,大都督身邊一樣是有修煉之士看護的,你可莫要用什麼異常手段。”

他是忽然想起了張禦是一位玄修,怕他動用什麼神異之法影響大都督的心誌,那事情就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張禦道:“不至於如此。我有一法,可以讓大都督不去天夏之禮。”

遲學監和洪學令兩人對視了一下,他們不知道張禦哪來的信心,可既然他這般說,那想來是有一定把握的。

要是普通的師教,他們肯定不會放心,可張禦本人還是一位玄修,曾有數次斬殺異神的經曆,所以不能以尋常的眼光來看待。

柳光這時出聲道:“我相信張師教。”

“既然張師教有把握,那麼……”遲學監思忖片刻,就自座上站了起來,而洪學令、柳光等人也是一同站了起來,並跟隨他對著張禦深深一揖。

“此事便拜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