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班嵐本來以為至少一兩天纔會有結果,可是冇想到,纔不過一個夏時就等到了確切回覆。他知道這一切正是因為自己是守正駐地的人,所以才能得到如此大的支援。

同時他也知道,自己今番必然是要查出一個結果出來的,若是不能將功折罪,那恐怕免不了囚牢之中走一遭。

他鄭重關照何禮道:“快些把東西取到,準備好後我們立刻上路。”

何禮也察覺到了他的情緒變化,肅容應了聲是,便立刻下去安排。

因為所有東西都是直接從伏州府庫裡調用的,等於就地征用,所以僅僅半個夏時,就全部準備了妥貼。

班嵐冇再耽擱,當即帶著何禮乘動飛舟騰空飛去,並沿著那一枚法符的指引,往密林深處尋去。

可以看到,法符所指引的方向與那天他們尋到的圖形所在幾乎是一致的,都是朝向東南方向,不過數日之後,法符突然發生了某種偏轉。

何禮神情一凝,道:“先生,這是此人在挪動位置,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班嵐起身望了下四周,道:“未必,這裡濁潮比之前所在濃鬱許多,我們感覺到了偏轉,並不見得是真的偏轉了。”

濁潮濃鬱之地,所有的感應都不見得是真實的,對方躲藏在這裡,也是合理的,因為不容易被髮現。

班嵐道:“是不是能找到,稍候便知結果。”

在又是半日之後,法符忽然一頓,而後在原地打轉不已,冇有再進一步前進的舉動了。

何禮看了看,判斷道:“先生,法符原地旋圈,這底下應該有一處類似神國的所在。”

他們早就判斷過,複神會最可能躲藏的地方,可就是某些類似神國的地界之中,這種地界需要經過某種特殊的路線才能進去的,法符在鎖住了其人氣機後,隻能相助他們找到這裡,但是並不能闖破阻礙,進入其中。

班嵐看著下方,道:“能到這裡,已是足夠了。”

何禮道:“先生,我們進去麼?”

班嵐果斷道:“不,不用入內,直接投擲玄兵。”

何禮一怔,猶疑道:“那會不會把我們要找之人一併轟爆於此?”

班嵐淡淡道:“隻是向下麵打一個招呼而已,如果一枚威能不大的玄兵就把這裡給破開,或者把此人滅去了,那麼說明此人價值根本不大,找到了也冇什麼用。”

何禮一拱手,片刻之後,飛舟下腹裂開一個隙口,便有一點星光落下。

而在下麵迷霧遮掩之地,與現世相隔離的間域之中,天地間是明耀的光芒,溫暖的河流之中,有戴著花冠的少男少女在嬉戲漂遊,五顏六色的花瓣隨著河流飄灑著,獨木舟上堆滿了飽滿的果實,河畔之上是一座座風格宏大且不失精緻的宮殿。

宮廊之下,是往來行走的神人,一個個都是身著古老的袍服,步伐輕鬆而矯健,充滿了祥和氣息。

在宮殿內向外挑出的環廊上,一名頭戴黃金頭環,手持長杖,衣著華貴,身軀健壯的神人男子正與一名戴著半邊麵具的人低聲交談著。

神人男子道:“這話已是說過許多遍了,我很感謝上神的使者將我們從長眠中喚醒,但是現在我們需要更多支援,唯有把我們的王喚醒,我們才能做出決定。”

戴麵具的男子道:“我也說過了,那需要太多的祭獻了,唯有你們答應我們條件,我們纔可以能給予更多的支援。”

類似的談話之前進行過幾次了,但是神人男子今天願意就此再做一個突破的嘗試,他謹慎道:“可是我們也看到了那些神國的覆滅,連伊帕爾神族都是覆亡了,我們並不想和天夏神明對抗,是否可以換一個條件呢?”

戴著麵具的男子堅持道:“我喚醒了你們,是希望能得到需要的回報,隻希望你們能公正的履行盟約。”

神人男子嚴肅道:“災紀之前的盟約我們牢記,你雖然喚醒了我們,可是我們也同樣庇護了你。”

戴麵具的男子看了看他,道:“你們有什麼可怕的呢?至高之息又一次出現,古老神明必將歸來,你們的神王對此也早便有了預言留下,如今天空和大地都期盼新的主人,你們正該站出來了。”

神人男子謹慎道:“至高之息雖然出現了,可是預言之中古老神明的人間之身卻還不見,冇有能寄托古老神明的身軀,古老神明不曾歸來,隻靠我們是冇有用的,而且我們得知,你們在與天夏神明的爭鬥之中一直在失敗,從來冇有勝利過。

現在天夏神明已經是主宰了,在祂們從主宰的位置上下來之前,我們反抗不了祂們,也不願意反抗祂們。”

戴麵具的男子冷笑道:“天夏神明一直在剷除諸位的信徒,推倒諸神的神廟,你們以為自己很安全,那隻是他們現在冇有過來,但不等於他們以後不會過來,你們想看著自己的信眾和祭祀被剝奪麼?”

神人男子道:“但是他們現在還冇有過來,所以我們不想這麼快做出決定。”

這時他忽然臉色一變,把手中的權杖一舉,一道刺目的白色光亮閃爍出來,隨後就聽得一聲悶雷般的震響,整個神國都是因此震盪了起來。

戴麵具的人看了一眼,眼神之中滿是驚異震動。他眼神轉了幾轉,轉頭對著神人男子道:“這是天夏神明的神器,我早就說了,天夏神明不會放過你們的。”

神人男子卻是狐疑的看了他幾眼,道:“可是天夏神明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的?”

戴麵具的男子剛要說話,神人男子一舉權杖,道:“這個問題我會問他們的,還請使者留在這裡。”

聽得隆隆腳步聲,頓時兩個比二人高出半個身軀的神人侍衛上來,一左一右按住了戴麵具的男子。他盯了神人男子片刻,見其眼神堅定,冷冷道:“你會後悔的。”

神人男子冇再和他說話,示意一下,就將其帶了下去,而後身上金光一閃,變作了一隻頭頂金環白色貴鳥,它有著華麗的尾羽和鮮紅的翼邊,它一展翅,就衝出了這方界域,待它看到了那一艘飛舟,就斂翅降落了舟首前方的突出部上。

何禮看著這頭神鳥,道:“先生,它們收到招呼了。”

那白鳥謹慎言道:“尊敬的天夏神明,我們並冇有對貴方和貴方的信徒有任何傷害,你們為什麼要攻擊我們?”

他此刻說得,完全就是天夏語。

這些年東庭府洲由於一直和密林之中土著部族打交道,而且展現出了極大偉力,所以這些不管是土著還是土著神明,都是將天夏看作一個極端強盛的神國,一個新的天地主宰,天夏語也自然是他們這些異神所要學習的。

班嵐看著白鳥,道:“我們需要一個人,他就在你們這裡,給了我們,我們就走。”

白鳥想了想,搖頭道:“這不夠。”

班嵐微微一笑,道:“那你要什麼?”

白鳥謹慎道:“我們知道天夏神明的偉大,我們願意向主宰獻上忠誠,隻希望主宰能賜給我們該有的地位。”

何禮冷笑道:“你們有什麼資格和我們談條件?”

白鳥冇有動怒,而是保持一種恭順且不卑微的姿態,它展了下翅翼,道:“我們可以給偉大大的主宰先獻上一個訊息表明我們的誠意。”

他眼神鄭重了一些,用靈性語言以半詠歎的聲調說道:“古老的神明先從海中復甦,當祂踏上岸,太陽是祂的王冠,月光是祂的披衫,草原是祂的王毯,祂的陰影遮蔽山川……”

而就在它說這個話的同時,東庭府洲的外海之上,湧來了無邊厚重烏雲,白晝驟然變成了無比昏暗,狂風推動著浪潮,一陣陣往岸上湧去。

玄正崔嶽正乘坐飛舟在海上巡弋,他看著變化的很是突然的天象,隱隱感覺到了一絲異常。

可是當他仔細感應的時候,這一陣烏雲又是像來時一般很快散去了,天光重新投照了海麵之上,海水也是緩緩恢複了平靜。

隻他覺得這情形極不正常。

正思索間,有弟子走來,遞上一封文書,道:“玄正,天機工坊之前提供的那造物,各方的回報到了。”

崔嶽拿過文書翻了翻,見上麵無論是士卒還是修士,都是一致認為天機工坊的東西很好用,有了這東西,海中的靈性生靈一旦靠近,他們立刻就能提前有所準備,而不必像之前那樣處處防備,但卻總有疏漏了。

崔嶽收起文書,放入袖中,道:“既然東西好,那就分發到各處。”

那弟子抱拳稱是。

崔嶽看向海麵,雖然有了這東西大大減輕了守禦負擔,可他並不覺得就此物能鬆懈了,身為玄正,他從各地呈報上可以看到,海中正有越來越多的神異生靈出現。

在遠海之上,有人見到了身長十餘裡怪物,就當真像是海島一樣漂浮在水麵上,遊動之時,能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這些生靈對於海中駐地島嶼造成嚴重威脅,之所以這裡見不到,那是因為東庭天機院一連放了十數條造物蛟龍在海中,這才暫時遏製了勢頭。

可是他覺得這隻是開端,眼下這些還能應付,他最擔心的是出現具備上層力量的神怪,那樣如今正積極興造的海上通路可不見得能保住,若是再掀起一場強烈的濁潮,以至於隔絕諸洲,那東庭不定會重演孤離於海外的那一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