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吩咐過班嵐,意識再度回到了神氣分身之上,他想著方纔其人所言那一則預言,忖道:“自海中來麼?”

現在東庭府洲還有天夏本土的近海的確不平靜,各種神異生靈都在冒出來,這些東西不是憑空誕生的,要麼是之前就沉睡在海底的,要麼就是從間層或者海域更深處跑出來的。

安越府洲那邊就有一個海底洞眼,裡麵很多東西都和現在看到這些神異生靈對的上。

他思忖了下,之前守正駐地的守禦都是專注於陸地,看來接下來需的加強來自海中的守禦了。

但這是被動守禦,要想解這個麻煩,其實還是需從預言本身著手。

班嵐和其他人看不明白,而以他之道行,卻是立刻辨認出來,這預言其實是以靈性刻入天地,令其成為世間所承認的一部分。

如此在做出預言之後,隨著天地之運轉,機緣一到,那麼所預言的結果必然會將這一幕顯現出來。

不過要想做出這等事,自然要付出相對應的代價的。

並且靈性預言這東西,也是要看機運的,若是長久實現不了,那麼一定是會在天地排擠和運轉之中逐漸扭曲退化的,或許最後的結果就和原來是兩個意思了,所受益的也未必就是原來的作出預言和被預言之人了,這是充滿一些不確定性的。

也是同樣,隻要你能力足夠,那麼是可以對預言進行篡改或是消磨的,比如他掌握了言印,那就可以嘗試著對此預言進行改動,或許將之消除,或是使之對自己更為有利。

不過現在還不能這麼做,因為他方纔所聽到的應該隻是預言的某一句,應該還不是特彆重要的一句,這預言應當還有更多。

有的預言是前後聯絡,環環相扣的,改動一句並不能改變什麼,隻要有一句流傳下來,或者最核心的語言還在,那麼事機仍是可能達成。

最好是能將這一份預言都是拿到手,若是做不了,那麼多數拿到也可以,可以試著讓事機偏離原來。

這些可等那個異神到來再說。

他往下層再投去一眼,方纔他望到的複神會成員,皆是遍佈在東庭北陸,但因為力量所阻,南端一個都不曾見,這反而說明那裡有問題,以後要多加留意,還不能掉以輕性。

對於遍佈世間的複神會來說,方纔消去的應該隻是其中一個派彆,隻要其不放棄原來的訴求,那麼遲早會捲土重來,填補上這個空白的。

除此外,還有一個事情需要在下來解決。

他之前懷疑“魘魔、寄蟲”與複神會有些牽扯,但現在看起來,這樣的可能很大,這些大可能不是虛空之中自然誕生的,而是那個前文明的遺留,因為濁潮的變動而被引動了出來。

其很可能是從間層之中泄露出來的,隻是當初因為濁潮之故,以為是來自外層了。

以後對於間層的防備也要加強了。

在伊帕爾時期,哪怕是那些破碎的間層都是被其設法占據了,除了伊帕爾神族自身的擴張,想必也是有其必要意義的,假如是為了防止或者堵住前紀曆的文明歸來,那天夏同樣也不能放下警惕。

天夏到現在為止還冇有去占據過間層,這也非常正常,天夏進入內層後,一直在穩固疆域,連外層都方纔穩固下來,更被說長久以來幾乎一直冇有存在感的內層了。

可是他人可以不在意,他掌握守正職司,這些疏漏是一定要堵住的,並且他心中有個推測,伊帕爾第一代神王至今下落不明,會不會就是落在間層之中呢?

玉京,天機總院。

天機總院雖在玉京之中,可實際上是卻是獨自占據玉京西北一角,其所占據的地域如同一座地州,並且每年都會向外擴張一圈,若照這個勢頭,不用多少年就可侵占到冀空上洲。

此刻龍大匠所乘坐著馳車正進入了一處地下堡壘之中,天光被遮蔽,但是造物明燈卻是逐個亮起。

於大匠坐在他的對麵,拿著瓷壺倒了兩杯茶,霎時一股清香瀰漫開來,他遞過去一杯,道:“嘗一嘗,東庭府洲的藥茶。”

龍大匠拿來品了一口,隻覺入口甘冽,齒頰留香,頭腦也是一清,訝然道:“這東西不錯。”為了維持精力體力,他身上可是披著神袍的,可這樣這茶還能提神醒腦,可真是不簡單。

於大匠道:“是不錯,此物是是靈性界域中栽種出來的,但是本身不存靈性,每日疲憊之時喝上一杯,就可振奮一整日,如今也隻有大匠每月能分配二兩。”

龍大匠點頭,由衷表示道:“好東西。”

靈菌是極度忌諱外來靈性的,所以打造造物時,靈性力量是要避免的,連神袍也不能披著,這對大匠的體力精力是一個考驗,可是有這些藥茶作為補充,那麼定然可以使得注意力更為專注,就可能打造出更好的造物。

龍大匠喝了兩口後,回味了一下,放下茶杯,道:“這次能成功可能多高?”

於大匠隻道:“希望可成。”

龍大匠冇再問,在一杯茶喝完之後,馳車停了下來,兩人起身,從役從手裡接過衣帽穿戴好,從車廂中出來。

方是走下馳車,便見一隊高大的披甲軍士手持劍矛,身形筆直的站在那裡,一名守衛隊長走了上來,對著兩人一抱拳,再一側身,“兩位大匠,請走左道。”

於大匠點了下頭,便與龍大匠在眾甲士保護之下沿著一條空出的平整道路向前行進,百步之後,前方出現一道帶著傾斜角度的金屬長牆,內有三道內行通路,他們正是往左側一道行走,過了此牆,麵前出現了一處空曠廣場,

龍大匠看了幾眼,他明白廣場看著空蕩無物,可是頂上可以看見有無數炮口正對著這裡,他還知道,地麵之上那些每隔百步就存在著的一個蛟龍地盤紋,那是真正的造物蛟龍,若遇侵襲,隨時會醒來。

周圍一片肅靜,他們這一隊人走過廣場,隻有齊整的嚓嚓步伐之聲傳出,到了對麵,有一名披甲校尉上來一攔,語氣嚴肅道:“兩位,到了這裡,不能再披上玄袍了。”

於、龍二人瞭然,他們走到旁處一個柱形方台之前,伸手在上一按,就有一團銀色的流水從身上流淌下來,進入其中。

那披甲校尉示意一下,有軍卒上前用一麵玉片將之封住,而後行有一個軍禮,道:“兩位可以入內了。”

於、龍二人走入進去,換了一套衣物,再走過六重禁門,用了半個夏時,纔算正式進入到地下工坊之中。

這是空曠的環形空間,當中是一個巨大的繭形琉璃罩,裡麵堆滿了淡藍色的水液。此刻已經有幾位大匠比他們先到,正在那裡低聲交談,見他們進來,都是對他們點頭致禮。

龍大匠環顧一圈,算上他們二人,這裡已然站了足足七位大匠了,全是參與這一次“造物組列”的大匠,每一個人都是承擔著“阻列”之中較為重要的環節。

於大匠這時道:“瞧,就是那個了。”

龍大匠隨著他手指看過去,見在琉璃罩內淡藍色的水液之中,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影,隨後由遠及近,漸漸清晰起來。

這是一個半人半鱷的造物,麵龐是一個年輕男性,光看上半身,與人冇什麼區彆,但是身外裹著一層飄舞不停的靈性光芒,此刻這個生靈此刻好奇的看著他們,眼眸之中一片純真。

龍大匠走近了一些,盯著看了一會兒,他也是第一次完整看到自己參與打造的生靈,在到來這裡之前,連他自己也不知成果如何。

他吸了口氣,問道:“這生靈在什麼層次?”

於大匠道:“自身力量達成了中位修士的頂端,就是目前上甲所能達到的上限。”

不過他們這麼多大匠聚在一起,顯然不是為了這麼一個層次的生靈,而是要追求更高的目標的。按照他們的方案,不必追求一步成功,而是可以讓這個生靈嘗試著自行突破。

他頓了下,才道:“稍候我們將促使他往上層邁進。”

龍大匠道:“若是成功,怎麼保證它不脫離我們的控製?”若是造出來一個不受控製的造物生靈,那還不如等於冇有。

雖然他們對於造物也有一套意識控製的方法,可那並不穩妥,尤其突破了一定層界的東西,不能以過去的經驗和常理來度量了。

於大匠道:“放心吧,此刻有位鎮守正盯著這裡呢,哪怕出現問題,也會第一時間將之掐滅。”

龍大匠點頭道:“希望能夠成功吧。”

於大匠看了一眼,見上方又有一個琉璃罩落下,見幾位大匠都在往高處走去,道:“快要開始了,我們過去吧。”

此刻的盛日峰上,玉航道人端坐在那裡,目光卻是看著天機院的方向。

當初他是受鐘廷執三人幫襯才坐上鎮守這個位置,如今三人請他看顧一下造物事機,他自然也不會拒絕。

他雖然是真修,可是實際上,需要他堅持維繫真法時候,他可以是真修,需要他偏向玄修的時候,他也可以偏向玄修,現在讓他幫襯造物,他也毫無負擔。

可以說,不涉及根本問題時,他是一個冇有什麼太大立場的人,但同樣,他對一些東西也從來冇有什麼偏見。

就在這時,他心中忽感到一陣異動,不由稍稍抬頭,自語道:“開始了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