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道人在得有正式授命之後,他利用訓天道章,先向外層各洲宿軍府發出文書,得有迴應支援之後,便繼續通過訓天道章向各個征伍發出募令。

早期外層各宿是以二十八宿為屏障,因為虛空之中聯絡不易,所以向外探索很少,隻以守禦為主,至多隻是在少數地星上駐紮營地,可是訓天道章這一出來,就不是再固守了,而是可以四處出擊。

在這期間,大批征伍深入虛空對敵,凡是能夠成功存活下來的征伍,都是擁有豐富鬥戰經驗的。

現在上宸天覆亡,邪神也是被斬殺了許多,外層壓力大減,不必要需要這麼多征伍,許多都是自行解散了。

可是左道人認為這麼多老卒可是常年與異類交手的,有的人有著數十年以上的征戰經曆,就這麼散了去也是可惜,不若放在內層建功,故才做了這番安排。

待兩日之後,他便帶著兩名弟子來到了伊洛上洲守正駐地之外等候,過了不多久,便見上方出現一道橢圓形的陰影,而後一道金光落下,便見十餘駕銀色的梭形飛舟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這第一個回來的乃是以往一直打交道的衛氏軍。本來外層征伍直接穿渡下層,數目若是一多,反易引發濁潮動盪,但是有元都玄圖接引,那便無此慮了,直接就將所有征伍軍卒送渡到了內層。

此刻這些飛舟一艘艘落降下來,待到地麵之時,紛紛撐開撐腳,穩穩落定,最前麵一架從舟首融開半個遮罩,並有虹光自裡流淌而下,形成一個坡道。

衛靈英與靳小柏一同自裡走了下來,待到了左道人麵前,她一抱拳,道:“左玄修,許久不見了。”靳小柏也是萬福一禮,道:“左玄修有禮啦。”

左道人笑著回禮,他看了看後麵,道:“衛軍主,衛氏軍所有人都到了麼?”

衛靈英道:“我衛氏軍如今共五千三百二十一人,鬥戰飛舟十五架,載運飛舟三駕,如今都是到了。”

衛氏軍經過這許多年,一直在維持五千人上下,其中一千兩百人是精銳披甲士卒,也是征伍核心。而即便跟隨衛氏軍時日最短的軍卒,也在四年以上了。

左道人笑道:“還有十二駕鬥戰飛舟,衛氏軍這些年來看來勢頭不弱啊。”

靳小柏道:“說來也奇怪喲,自張廷執離去之後,我們倒是少有再飛舟破損的了……哎喲……”

衛靈英輕輕拍了她的腦袋一下,輕斥道:“不許胡說。”

靳小柏唔了一聲,委屈的揉了下腦袋。

左道人心中好笑,但表麵自是不曾顯露半分,他道:“此次喚得衛氏軍,冇讓衛軍主為難吧?”

衛靈英認真道:“哪會為難,自上宸天破滅後,多數征伍削減,若不是這次左玄修喚我衛氏軍,恐怕整個征伍無法維持這麼多人了。其實若是這般散了……也是很好,阿父一輩子都希望外層安定,不希望這麼同袍不用再去與敵搏命了。”

其實征伍軍卒,若被退役,除了征伍會發一筆遣散費,凡是滿十五年的士卒,一旦退下,不拘是征伍還是正卒,天夏每年皆有一筆金元供補,雖然不算多,但維持平日生活卻是毫無問題的。

而就她本人內心而言,其實更喜歡看到這樣的景象,因為像他們這樣雇募征伍少了,那就說明天夏外層安定了。

左道人道:“如今天夏內外層還不曾安穩,還需要像衛氏軍這樣的征伍效力,恐還不到衛軍主卸甲之時。”

衛靈英神容一正,道:“靈英既領征伍,衛護天夏安危是我職責,自不會就此退縮。”

左道人不覺點頭,他伸手一指遠端一座山嶺,道:“伊洛上洲特意在洲域之外劃撥出一塊地界作為征伍駐地,請衛氏軍先是移駐那處吧,過後可能還有更多外層征伍到來。”

伊洛上洲天機院隻是用了五時日便造起了一座駐地,並在地麵之上建立起了馳道,與守正宮駐地也隻相隔百多裡地,可以說相當近了。

衛靈英抱拳道:“好,勞煩左玄修了。”

左道人撫須一笑,隻這時微感異樣,往天中看了看,麵容微凝。

靳小柏道:“左玄修,怎麼了?”

左道人神情凝肅道:“可能似是濁潮有又異動了,恐怕各洲災異又將增多了,隻盼是左某感應錯了吧……”就在方纔,他體內氣機無端泛動了一下,這最當初濁潮泛動之時,可謂極其相似。

衛靈英捏住了身邊的劍柄,道:“我們衛氏軍到來,就是來阻止更多變亂的!”

左道人點頭道:“衛軍主的心意左某深為感佩,隻衛氏軍一家還不夠,我們還需要更多征伍。”

在把衛氏軍安排下來後,接下來的時日中,一支又一支的征伍自外層來到了內層之中,幾日之間,大小五十二支征伍聚集在伊洛上洲這裡,差不多有八萬餘人。

然而這還隻是少數,後麵還有更多征伍未曾到來,不過這一次主要是針對數個較為重要的間層,所以前期這麼多人已經足夠了。

左道人長久受征伍供奉,對征伍事務十分熟悉,在把各征伍安排好後,喚來各軍主佈劃了一番,分配了各自得目標,就令其分開行動,往各個間層開始展開探詢。

不過其中最為重要的一處間層,他並不放心交給彆人,必須親自前往探查,所以他本人一直留在伊洛上洲。

待到三月上旬的時候,萬事皆備,他對前來送行的許成通言道:“此行若是一時不得迴轉,還請許值司暫時代為執掌大局。”

許成通道:“許某會安排妥當的,祝左道友一路順風。”

左玄修謝過一聲,便乘上了飛舟,這時駐地前方矗立在那裡形似烽火台的高塔忽然有一道光芒亮起,而後周圍大氣隱隱震動起來,駐地四下也是颳起了狂風,但見高台處有一點亮光閃爍,隨後猛然一張,一個巨大的光氣漩流轟然洞開!

一駕駕飛舟陸續騰空,在許成通等人的注視之下,往那光氣旋渦之中逐個穿渡而去。

左道人與衛靈英等人都是待在主舟之上,隨著舟隊往氣漩之中深入進去,周圍所見都是茫茫迷霧,寂靜無比,好像通向在一條狹長隧道之中,唯有飛舟舟身上閃爍著靈性光芒能夠辨認彼此。

那些同行的飛舟還時不時被濃霧所遮掩,故是主舟每隔一段便會和其餘幾艘飛舟之上的玄修交通,以確保不曾離失。

行駛在前方是兩艘飛舟,乃是伊洛上洲軍府支援軍用斥候飛舟,但是僅止於麵向前方,兩邊後背卻是需靠艦隊自身遮護。

隨著前進,艦隊很快就有了發現,周圍出現了一隻隻飛鳥。

衛靈英神情略微一緊,“這是……”

左道人道:“衛軍主莫要緊張,這是前些時日前放入進來探查的造物生靈,此物能入水穿空,悍不畏死,也是確認了這些造物能夠存身,左某纔敢讓征伍進來。”

這些造物飛鳥自身冇有什麼智力,但凡是看到或感受到的東西都能完整的記憶下來,並將之帶到外麵,使人瞭解內部情形,可是造物的探索是有極限的,很多出去一段距離就冇法把準確訊息帶回來了。

靳小柏這時伸手一指,“看那裡。”

眾人看過去,見有不少殘破的造物飛鳥的毛羽飄落在四方,毛羽周圍都是帶著一絲絲五顏六色的虹光。

左道人神情凝肅道:“諸位小心這些虹光,那些間層碎隙,稍微碰觸,就是舟毀人亡的下場。”

衛靈英道:“小柏,將‘負勞’放出去。”

靳小柏應一聲,隨後便將一種背生四翼的飛蟲放了出去,很快佈滿在了艦隊四周,翅翼振動時嗡嗡有聲,看去好似成了一條隔離帶,這些乃是昆圖造物“負勞蟲”,可以有效為他們作以警戒。

艦隊在這裡麵安穩穿行了三日,感覺若在外間,連一個洲域都能穿渡過去了,可是前方依舊是茫茫無邊。

但他們都是不慌,因為大部分軍卒都有在虛空長久飛馳的經驗,現在還能通過訓天道章與外聯絡,危機關頭有元都玄圖可將人接出去,他們自是都很鎮定。

到了第五日的時候,周圍迷霧開始逐漸散了。

左道人不覺打量著四周,據他所知,間層一般在破碎後,就一直會與內層在時時碰撞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繼續破碎,而後又會出現,這就像是沸水中的氣泡一般,唯有那些有神異力量長久存駐的地界纔可能保持穩固。

所以一些較大的間層之中一定是有力量支撐的,而這個間層更是十分廣大,此中存駐神異力量的可能極大。

這時有一個弟子做出凝神傾聽之色,走過來道:“老師,左翼發現了一些東西。”

左道人移過兩步,往那一側看去,發現那裡出現了模糊地陸的輪廓,他神情一肅,對衛靈英道:“衛軍主,我們找對地方了,此處極可能是數個紀曆前一直存續下來的,此間是否還有什麼紀曆之前留下來的東西,那就很難說了,下來要加倍小心了。”

衛靈英立時道:“傳命下去,從此刻起嚴加戒備,無有傳令,不得解除警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