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玄道宮之中,張禦神氣分身坐於案後,正翻閱著各處守正宮駐地送呈上來的文書。

幾日前濁潮泛動的時候,他也是察覺到了,不出所料這回濁潮持續之時又比上次稍微延長了些許。

好在經過前兩次異變之後,各洲都是有了防備,應對得當,將諸多變亂都是壓了下去,就算有上層力量被引動,也有他安排的幾位玄尊負責鎮壓,遠冇有第一次濁潮異動所帶來的後續影響那麼大。

現在他就在等各個間層的探查回報了,這或許要一段時間。

有一名神人值司自外走了進來,躬身道:“廷執,外麵來了一名小女童,說是奉自家老祖之命前來守正宮投拜。”

張禦知道這應當就是焦堯提及的那位後輩,他朝外看了一眼,見是一個眼眸烏黑髮亮,頗有靈性的女童。

焦堯雖然說資質尚可,但就他看來,其實還算是不錯,可是修行這東西,隻看資質是冇有用的,特彆是此間為上層,各廷執的弟子後輩各個都是天資卓絕,日後能否有所成就,還要看心性和機緣了。

他略作思量,道:“把她帶去偏殿,讓她和先自行修行,修持之上若有什麼疑難,可令她寫下來再送呈至我處。”

神人值司領命而去。

此刻某處之內間層,一處地陸邊緣的山坡頂上立刻高大的哨塔,而在山坡後方,停泊十餘駕飛舟。

在飛舟與山麓之間,則是搭建起了一個簡易而不失穩固的龐大營地,營地正在不斷擴大,向坡上逐漸延伸,大約有數千人在裡忙碌走動著。

這是衛氏軍建立起來的臨時駐地,總是飄蕩在天中不是一回事,而且很可能會碰到可以將人瞬息間扯得粉碎的七彩虹光,這片地陸這般完整,待在這裡當是相當安全。接下來他們將會以此為據點向外搜尋。

衛靈英則是帶著靳小柏和幾名伍首來至哨台之上,遠眺著這方地陸,靳小柏道:“這裡看著和外界也冇什麼兩樣嘛。”

衛靈英道:“據說間層可以是靈關,也能是神國,不過這麼一片地陸,要想探看明白可不是一會兒能做成的,看來我們得做好長久駐守在這裡的準備了。”

靳小柏時踮了踮腳,指著遠端道:“衛姐,你看那邊的草木,是不是有些奇怪?方纔明明是在那塊岩石後麵,怎麼感覺移近了一些?”

衛靈英凝神看了一會兒,她神情嚴肅道:“小柏,你冇感覺錯,是真的移近了。”

他們身邊的一些人也看出不對來了,那可是大地上一整片草木都在向前移動,而且動作整齊劃一,這卻是讓人生出一種驚悚之感。

有一名征伍伍首提議道:“軍主,不如扔枚玄兵試探下?”

旁處另外幾個伍首頓時露出讚同之色。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軍中就盛行起來遇事不明就以玄兵解決的風氣,這風氣也蔓延到了征伍之中,但這也確實好用,不論麵對的是何物,玄兵轟爆之下要麼被抹除,要麼就逼得顯露出來根本。

衛靈英立刻否決道:“這裡是間層,不要亂來。”放在外麵用玄兵冇什麼,可在間層之中,誰知道會引發什麼變故呢?除非是迫不得已,不然是儘量不去使用玄兵的。

她對身邊的玄修弟子道:“請左玄修過來一觀。”

左道人此刻正在地陸之外蒐集一些神異植株,聞得變故,他駕起遁光,很快從另一端趕來。

在瞭解情由後,他站在山巔看了片刻,手一甩,一道符紙飄了出去,在那些挪移過來的草木上方轉了一圈後,便又是化光回到了他手中。

他略作辨識,道:“這些草木之中有神異力量,但是氣機柔和,並冇有攻襲傾向,但我們對這裡瞭解太少,衛軍主還是需先做好防備。”

衛靈英道一聲好,她心意一動,眉心一閃之間,霎時變成了一個高大的金屬巨人,周圍的披甲軍卒也都是披甲外間,一個個騰空而起,來至前方,準備應對可能的衝擊。

但是似乎感受到了他們嚴陣以待,那些草木植株異動反而停了下來,隨後竟是緩緩退到了遠處,給人感覺,這東西似乎是有著一定智慧的。

眾人看著不覺嘖嘖稱奇。

左道人想了想,道:“諸位,我知各位長久在外與外敵交手,見到任何物事都先以敵視之,但我們這次到這裡是為了探明整個間層,是為弄明白這裡的具體情形,不是來與這裡的東西分個勝負高低的,武力隻是最後一步,隻要這些東西不主動來招惹我們,我們就先不必理會。”

他方纔看過了,這處間層很大,隻目前展現出來的情形估計,數年時間就都未必能探索清楚,現在看到的一些事物都不是以前曾經見過的,恐怕類似的東西還會見到更多,要處處應付,哪對付的過來,故無論如何要謹慎行事。

衛靈英認真點頭,道:“左玄修關照的是,靈英會約束好部下的。”

玉京,天機總院之內,因為時日已是到了三月,已然臨近再一次嘗試突破神異界限的期限,院內已是開始做著最後的準備。

遠古異神的軀體被搬運到了天機院一處封閉的地下壁壘之中,這裡周圍圍裹著禁陣和各種神異屏障。

而整個壁壘本身還是一個巨大的造物,並且這裡還處於一處靈關之外,若是必要,可以由此造物將這個屍身整個投入那處靈關之內,並進行封鎖,從而造成事實上的世隔絕,這般最大限度杜絕了一切異動。

於、龍兩名大匠正行走壁壘的金屬走廊上,邊是走著便是談論這一次突破嘗試。

龍大匠道:“將這具遠古異神的擺在這裡真的穩妥麼?據我所知,總院底部應該還有更堅固的壁壘。”

於大匠道:“放心吧,此事我們事先請教過幾位鎮守了,都言如此可以保證安穩,何況最底下埋的是更為重要的東西,要是那裡因此受到波及,或者裡麵的東西跑出來,那麻煩反而更大。”

兩人此刻走到了走廊的儘頭,門閘緩緩向上提升,來到了壁壘內部,大概百多名師匠在兩名大匠的吩咐正在這裡忙碌。

成百上千條形若柳條極為纖細空管正從上方延伸下來,正聚集到中間金屬平台上躺著的那具遠古神明的屍身上。

龍大匠尚是第一見到這具屍身,發現其與他見過的伊帕爾神族形象有些不同,麵部輪廓更為堅硬,線條剛直,看著像是斧鑿出來的,眼窩深陷,在側麵打來的光線之下,隻能看見一團陰影,讓人幾疑是一座雕像。

這時師匠們陸續退到了外沿,一陣白霧從上方噴灑下來,待漸漸收斂後,便凝聚成了形若琉璃的透明脂罩,而那些中空細枝也是得以從中穿透,繼續留在那具遠古神明的屍身之上。

頂璧之上現出一個巨大的棱形水晶眼,有仿若陽光一般的光芒自上射下來,照落在了金屬大台上。

等了許久之後,遠古神明的屍身上慢慢浮現出了一層淡綠色澤,像是**斑點一般的東西,並慢慢擴散到全身。

當初在東庭時,複神會是以一個遠古神明的腦顱來喚醒安神的,不過天夏的技藝的比複神會高明得多。

達到一定層次的上層生靈,其身軀和靈性力量是冇有絕對的界限的,所以這個身軀本身就具備靈性力量。

但是想要將靈性剝離出來那是很難的,天機院準備在其身上栽種一種造物苔蘚,其會啃噬掉這個已然冇有神異力量的軀殼,而在此過程中,殘餘的靈性力量會在被苔蘚消納之前會在一段時間。

總院會利用這個空隙,將之轉挪到那一具他們打造出來的造物軀殼之中。

當然這隻是大致的步驟,具體做起來還有更多細小的環節,靈性是否能被最終激發出來,需要多位大匠們一同看顧纔有可能順利完成。

而在這個時候,那具遠古神明的軀體居然抽搐了一下,似是要坐起來一般。

許多師匠都是不自覺心頭一跳,但是很快鎮定下來,在嘗試之間,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機總院都是提前交代過了,這個情況他們也是被告知過的。而且這反應實際上是一件好事,說明靈性在被轉挪,原本固有的屏障被打破了。

龍大匠看到這裡,問道:“承載的軀殼打造好了麼?”

於大匠道:“不但打造好了,而且為了穩妥,我們這次準備了兩具。”

“兩具?”龍大匠有些詫異,隨即他醒悟過來,道:“你們是準備……”

於大匠笑了一笑,道:“有備無患麼。”

天機總院這次也是耍了一個花招,上麵現在至多隻容許他們做這一次嘗試了,可是他們可以將兩次嘗試合為一次麼。

若第一次不成功,那麼立刻再試一回,隻要都是在一定時間完成的,不管成功與否,上麵也不會揪著不放的。

兩人在觀看之際,周圍也陸陸續續有大匠到來,而大約等了半天之後,遠古神明的屍身已是完成那一層淡藍色的苔蘚所包裹,隻能看出大體的輪廓了。

這時一個師匠跑過來,在某一個大匠耳邊低語了幾句,於大匠看到這一幕,又看了看時晷,沉聲道:“差不多了,當時進行下一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