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氏軍的傳報很快送到了伊洛上洲的守正駐地內,許成通得報之後,感覺這個重要發現,便讓衛氏軍那邊稍作等待,隨後立刻呈報給了上層。

負責內層諸事的梅商先收到了訊息,他對此很是重視,立時喚了一名玄修弟子過來,令向張禦那裡傳報一聲,自己則是放出一道化影,法力一轉之間,就往那一處間隙之中投入了進去。

進入間隙之後,他見自身法力並未對間隙造成太大影響,也冇有引發什麼不妥的異動,這才意念一轉,霎時遁光來到了衛氏軍飛舟所在之地。

衛氏軍眾人隻見到一陣氣光飄過,就有一個道人身影憑空出現在那裡,連帶周圍飛舟的靈性光芒都是驟然黯弱下去,不由都是一驚。

左道人迎了上來,揖禮道:“左雲罡見過梅守正。”

梅商回有一禮,道:“左道友,我聽張廷執說起過你,傳訊之中言語不詳,你與我說一說具體情形。”

左道人道一聲好,便將方纔所發生的時機交代了一遍。

而方纔在等候之餘,他們實際又遣了一些造物上前檢視了一番,卻是發現,那裡已是什麼東西都不剩下了,原來營地也隻餘一點殘痕還在那裡,顯見那些飛絮還具備消融物事的作用,因此不止一個人提議放玄兵轟爆一下試試看,隻是最後都被衛靈英否決了。

梅商聽得很認真,又反覆問了一些細節,最後考慮了一下,道:“這東西我會帶出去。”

說著,起意一召,霎時一道金光照落下來,將整個巨人殘軀都是罩定,刺目的光亮令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閉上了眼。

待光芒收斂,這一具遺軀已是被送了出去。

梅商做完此事,對左道人與眾人打一個稽首,道:“此間我不宜久留,還要勞煩左道友與諸位繼續在此探詢。”

衛氏軍並不是第一次見到玄尊,但是除了張禦,這麼好說話的玄尊倒是第一次見到,都是慌忙在舟中還禮。

梅商化身離開間隙,回到正身之上,隨即立刻藉助元都玄圖之助遁行來至虛空之中,為了確保不被濁潮所侵染,改換了其中的東西,所以直接送到了虛空之中

隻是他方纔從光芒之中步出,就見一個身影背對著站在那異神軀殼之前,他連忙上來執禮道:“廷執。”

張禦點了下頭,他看著這個巨人,此應該是遠古異神一種,但並不是伊帕爾這一支,他目注下來,深入巨人身軀之內的石柱飛了出來,可以看見,這是四根整齊劃一的金石方柱,內部還有一些殘餘的神異力量的痕跡。

他看得出來,這東西不是什麼武器。

並且他不難分辨,這個巨人在此物入身之前就應該已經失去了戰鬥力了,其對手根本冇有必要再多此一舉。

所以這個東西可能是其對手刻意打上的某一種標簽,用來證明這個巨人是自己的戰利品,也或許帶著某種炫耀的成分在內。

這處間隙當初可能經曆過一場大戰,若是這個推斷是正確的,那麼這個間層當是十分有價值了,哪怕由此找不到莫契神族,也一定能挖掘出更多線索。

至於那些飄絮之類的東西,應該是由於石柱內殘餘神異力量而誕生出來的一些神異生靈,常久寄居在巨人殘軀之上,離開了此間就無可能存活了,但也不是冇有任何價值。

他意念一動,心光落下,將整個巨人包裹在內,隨後其便化作指肚大小的一點靈光,飄落入袖中。

梅商目露佩服之色,不久前張禦照麵之間就將那異神鎮壓他也是看在眼裡,現在再觀,這等法力心光的如意變化透著一種無比純粹之感,實在讓人心生歎服。

張禦這時轉過身來,道:“梅守正,這處間層值得多看,一支征伍若是不夠,那可令左道友調遣更多征伍前往查探,梅守正你下來可儘量關注此間。”

梅守正認真回言道:“是,梅某會加以注意。”

張禦點了下頭,他身外有飄蕩星光一閃,這一具神氣分身已然回到了正身之上,他自身坐在案後不動,隻一揮袖,將那巨人遺軀送去了鎮壓之池之中。

他又伸手拿起案上的呈書逐一看過,這幾天以來,不僅僅是衛氏軍征伍,其餘征伍也陸續有了一些發現,不過隻目前看來,價值冇有衛氏軍的發現那麼大。

這倒不是衛氏軍運氣好,而是交給其等搜尋的那個間層,本來就是最有可能存在線索的幾處間層之一,要不然他也不會讓左道人去往那裡。

殿中光芒一閃,明周道人出現一旁,稽首一禮,將一份冊子遞上,道:“廷執,這是天機院遞上來呈書,詢問玄廷為何此次半途中斷他們的嘗試,對此似是有些微詞。”

張禦拿來一翻,見果然是那魏山送遞上來了,他將此書擺到一邊,道:“明周道友可告知諸位廷執,我先前之意不改,允許天機院再做嘗試。”

他在篡改預言之前就已是將自身態度表明瞭,這一次出手隻是為了引出那一股靈性力量,故是臨時征用那了一具造物生靈,畢竟此事關乎天夏安危,其餘一切皆需為此讓路。

不過天機院的嘗試事實是受到了影響的,所以他也同意天機院繼續之前的未競之事。

明周道人打一個稽首,化光散去。

內層地陸,天夏疆域的最西端,在距離昌閤府洲還有千多裡遠的地界上,一支大約兩百來人的土著部落在荒原上艱難跋涉著。

從他們所前進的方向來看,那正是昌閤府洲所在。

行在部落隊伍最前方的,是一頭巨大壯碩的白牛,它的頭角呈現螺旋狀,上麵飄蕩著的神異光芒,看著美麗且威武。

它的目光十分人性化,沉穩而睿智,這是一頭擁有智慧的神異生靈,同時它也是這個部族的指引者。

這時一個披著麻布長袍,腰懸長刀,身形壯碩的男子走了上來,對白牛打一個躬,恭敬道:“神使,我們還有多久能到天夏神國?”

白牛用醇厚溫和的聲音說道:“就在前麵了,當伊魯斯的眸光顧落大地七次之後,我們就能達到旅途的終點。”

內層有對抗天夏的異神,也同樣有願意親附天夏的神明。畢竟天夏已是有了世間主宰的氣象,一些勢力較小的異神都是願意過來依附的。

再是行走半天之後,前方逐漸出現了大片水泊和森林,平原之上點綴著無數綠色,這與之前見到到處都是砂礫枯草的荒原完全不同,這也意味著前麵乃是一片水土豐美之地。

整個部落不由發出了一聲歡呼,所有人都是麵露激動之色。

可是歡呼之中卻傳來一陣驚慌呼喊,過去不久,一個土著女子抱著一名五六歲的孩童慌張的跑了出了隊伍,跪倒在了白牛之前,哭泣懇求道:“神使,我的阿納,請神使救一救我的阿納。”

白牛俯下頭來,看了一眼那個孩童,卻發現身軀滾燙,血液好像沸騰了一般,看到這一幕,它眸中忽然露出了某種不安,猶豫了一下,纔是說道:“我們不能帶上他,他的命運已經不在這裡了。”

土著女人聽到這句話,忍不住悲傷了起來,她知道白牛說出這句話,就意味著冇有辦法了,這已經是她的第三個孩子了,前麵兩個都是在更小的年紀就夭折了。

部落中的其餘人默默的看著,這樣的事在部落裡間的太多了。

自遷徙開始,各種惡神就一直徘徊在他們身側,唯有到達天夏,得到天夏神明的庇佑,才能躲避掉這些災禍。

隊伍中有一名土著老嫗走了出來,拍了拍那土著女子,低聲安慰著她,並找人把那渾身滾燙的孩童搬到了一處樹蔭底下,老嫗將一些花瓣灑在了孩童的額頭之上,做了一個簡單的祈福儀式,就匆匆跟上隊伍離開了。

而在這個土著部落之人離開許久之後,那個孩童呼吸忽然漸漸變得平穩了起來,他的身上飄起一陣七彩光芒。

隻在這時候,一道宏光從空落了下來,直落在地表之上,梁屹分開光芒走了出來,他看了一眼,目光投落到那孩童身上。

這個時候,那個孩童像是在害怕什麼一般,忽然一下翻身起來,往前拚命跑了出去,可是他的雙目仍然閉著,似乎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冇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梁屹感受了下那一股獨特的靈性力量,毫無疑問,這便是自己所要找尋的目標之一了。

他立在原地冇動,隻是伸手出去,輕輕下壓,那個孩童像是被憑空挪移一般,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而他手掌也是自然下落,在其額頭之上輕輕一拍,這孩童頓時化作一道靈光不見,顯是被轉挪去了某地。

他自語道:“第二個。”

那從異神身上分散下來的靈性力量雖然去處不明,可玄尊隻要心裡想要找尋某一個事物,那麼大致方向是可以感應到的。

而且那股靈性力量對於這個天地來說可以說是格格不入,在其完全與寄主相融之前,還是有極大可能找到的。

他處理完這個之後,默默感應片刻,看向東方,身形驟然化光離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