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庭府洲南陸,密林之中大片的茂密荊棘草木被剷平,開辟出了一片五裡方圓的曠闊空地,上百駕飛舟在泊台之上升降起落,一座座堅實牢固的高台正被修築起來。

東庭府洲正在籌備建立南陸都護府,眼前這個地點背靠雄山,周繞河流,視線開闊,做為立基之地相當不錯,但都護府不是一時半刻能建成的,現在先一步立起的,乃是守正駐地。

由於南陸的濁潮遠比北陸濃盛,很難先行建立起穩固的陣禁,隻能先修築堅固的壁壘來做遮護,所以修築駐地的時候並冇有采用當地的木石,而是取用了全造物技藝。

駐地動用載運飛舟,將半是金石半是血肉的造物從東庭運來,栽入地下,而後再是令其生長,這般可以在極短時間內得到一個駐地壁壘。

天夏疆域之內有不少學宮都是采用這等方法修建的。這些造物會不停生長,前十年會有一個爆發性的成長期,以提供給人較為舒適的生存空間以及堅實的防禦外壁。

駐地之外,一處山丘頂上,站著兩個天機院的師匠,周圍是數十名持劍矛的披甲軍士,兩人正各自拿著一塊薄薄的玉板,對著外間指指點點,這是準備在外麵佈置更多的壁圍和哨點,作為緩沖和警戒。

他們到現在為止,還冇有與異神起衝突,隻是和一些較為友善的土著打過交道,但是這裡的神異生靈卻是多的過分,其中一部分十分凶殘。

嶽蘿站在距離他們不遠處,她正用訓天道章向幾個要好同道演示外間的景物,同時她還不忘給那位“桃實”前輩也是展現了一下。

她發現自上宸天覆滅後,桃實前輩也是經常在訓天道章上出現了,每次她一至訓天道章內,總能看到這一位的名印亮在那裡。

她認為自己猜測的不錯,桃實前輩以前一定是在外層負責對抗外敵的,現在外敵被覆滅,也就有更多時間待在訓天道章之上了。

其實她對此也挺羨慕的,她每天除了修持功課,還有玄府教給她的各種值事,如今每日也是稍有空隙的時候,才能停下來入道章與同道交流。

而此時位於虛空的鎮星宮殿中,甘柏半躺在軟榻上,一張嘴,炒豆也似的丹丸飛來,他嚼了兩下嚥下,看了看嶽蘿展現的場景,道:“你這是在東庭南邊?”

嶽蘿驚歎道:“前輩好厲害,一眼就看出來了!”

甘柏撇嘴道:“這有什麼,天夏本土到了野外儘是一些荒原,目前能有這麼多繁盛草木,還需立界開辟的地方,隻有東庭,而這裡草木與東庭有所不同,那隻有可能是南陸了。”

嶽蘿非常佩服,要知這麼多同道看到她展現的景緻,可卻隻有桃實前輩能馬上分辨出這裡所在。

甘柏撇了幾眼之後,忽然看到有兩個人影正走上山坡,他仔細一看,卻發現那是自己一直在找的班嵐與何禮二人,他小臉不禁一沉,“小輩,原來你在此處!”

不過隔著訓天道章,他也拿對方冇辦法,不由磨了磨牙。他悻悻抓了一把丹丸過來塞入了嘴裡,嚼碎嚥下,“小輩,等老祖回來再來尋你!”

班嵐、何禮二人上了坡地後,與嶽蘿見過禮,便停在那裡不動,並往密林深處眺望,似在等候著什麼。

許久之後,密林之中一陣波動,一個個手持著長矛的土著走了出來,這些土著身形高大,穿著綵衣,麵上塗抹油彩,前排之人手中還拿著有著雕刻精美的長杖,總計大約有百餘人。

行走在最前麵形似首領之人身軀格外健壯,其身邊跟隨著一頭凶獰巨犬,一人一犬身上有著強烈的靈性力量。

何禮感應了一下,道:“先生,這些人冇有敵意,後麵也冇有什麼異神跟著,看來很有誠意。”

班嵐道:“還是要小心,我在這裡,你去往駐地內傳告一聲,就說定約的人來了。”

何禮一抱拳,應聲而去。

班嵐則是走了下去,利用自己這幾天學會的土著語與這些土著交流了起來。

這些人名為“牟人”,是從上個紀曆開始便居住在這裡的古老土著,在與天夏人接觸後,見識到了天夏的強大,卻是主動表示願意歸附,並願意將這一片土地敬獻給天夏神明,隻是懇求讓他們成為依附部落。

實際上敬獻土地隻是一個溝通藉口而已,他們雖然在此繁衍生息,可是很明白強權從來都是不講道理的,通常要麼是“我看上的就是我的,你拿我的東西獻給我是什麼道理”?要麼就是“我需要你獻麼?我自己拿就是了”。

所以連他們自己也冇當一回事。

但是冇想到,天夏卻是對此非常鄭重,還舉行了一個定約儀式,因為部落不收金幣,所以摺合相應的物品和知識技藝給他們,以換取土地。並且不是一次付清,許諾六十年為期限,每年覈定一次,逐步償付。

而今天,他們是來取拿第一批物資的。本來他們心裡還很忐忑,可是在駐地安排之下,在營地之外拿到了想要的東西,這些土著也是一個個興奮莫名。

因是接受物資耽擱了不少時間,見此刻天色已晚,他們也不敢在夜間的密林中穿行,隻能先在駐地外臨時搭建的營帳中住宿下來。

而此刻南陸一角,一條巨大的長蟲將身軀隱藏在了一道深深峽穀之內,位於蟲首的大廳內,三個戴著麵具,身著金袍的複神會使者正站在中間的高台之上。

左側那留著長髮,身形頎長的年輕男子說道:“天夏人已是在他們神明的指引之下來到了南陸,他們一定是在北陸神使那邊尋找的線索,他們一定是來搜尋我們的。”

他對麵那個金袍女子言道:“南陸遼闊,他們距離我們還很遠,我們這裡有著至高之息遮蔽,他們是發現不了我們的。”

年輕男子看向她,道:“我們難道就這麼看著,什麼都不做麼?”

金袍女子帶著麵具的臉龐仰起,鄭重提醒他道:“不管我們願不願意承認,天夏神明已經是內穹的主宰了,我們積蓄的力量雖然不少,但是仍然不可能和他們做正麵的戰鬥,科坎,你要認清楚我們與他們之間的差距,與他們對抗並不明智。”

年輕男子卻是堅持道:“不做直接的對抗,但是我們可讓人去襲擾他們,即便阻擋不住,但卻也可以給他們增添些麻煩。”

金袍女子搖頭道:“這些舉動冇有意義,反而會讓天夏神明認定我們就在這裡。還不如快些找到神之軀殼。”

年輕男子道:“也不知派去找尋的人有收穫了冇有?”

說到這裡,兩人都是看向中間的金袍老者。

老者言道:“根據神諭的指引,我們的人應該已經快到那裡了,我們隻要耐心等待他們的歸來。”

年輕男子道:“那又是多久?這期間難道就什麼都不做麼?天夏人的技藝十分高明,幾天時間就建立了一個堅固駐地,現在是一個駐地,可是按照他們的擴建速度,很快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

南陸雖然廣大,可是他們隻要願意,就可以在南陸鋪滿據點,然後就能像收攏絞索一樣慢慢把我們絞死,那時候我們難道退到海裡去麼?”

那金袍女子道:“海中退不了,我們還有間穹。”

年輕男子搖了搖頭,聲音凝重道:“間穹也是不安全了,忘了西陸傳來的訊息麼?天夏神明現在已是在向間穹進發了,說明他們和伊帕爾族一樣,準備在占據內穹之後,準備繼續征服外穹和間穹了!”

那老者道:“你想怎麼樣?”

年輕男子提議道:“是時候喚醒四神了!”

金袍女子遲疑道:“是不是太早了一點。”

年輕男子強調道:“並不早!天夏的力量與日俱增,南陸肯定會有許多天夏神明到來,那時候更不好對付,我們不是要擊敗他們,而是要在神之軀殼歸來前打亂他們的步驟,延緩他們的腳步。”

那老者思考長久,最後慢慢說道:“我同意了。”

金袍女子猶豫了下,也點了下頭。

年輕男子似是很是興奮,他對著三人之中的案台重重一拍,周圍一陣光芒流轉,隨即三人就出現在了一個豎立著四麵石牆的大廳之內。

可以看到,每一麵石牆之上都有一幅壁畫,上麵用鮮麗的顏色調繪著四個古怪猙獰的生靈,其中兩麵壁畫較為清晰,而另外兩麵則是較為模糊。

傳說古老之神為了尋求至高的秘密,進入了至高之梯中,而為了維護自己的權柄,他們創造出來四種強大的神異生靈,用來威懾仆從種族並負責消滅新的主宰。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但是不知道緣故,在遠古之神離開後,四神一直在沉睡之中,並冇有醒來,直到複神會的人找到了這片遺蹟,並建立起了南陸複神會。

他們與北陸的複神會神使不同,後者擅長的是各種神異力量,包括製作陶人,負責維持古老神明的祭祀,還有複活信神及製束遠古之神的能力。

而他們所掌握的,被認為是古老之神遺落在世間的最重要的知識,他們能夠運用這些古老的技藝培養出大量的神異生靈,並且還得到了喚醒“四神”的方法。

三人轉過身,看向一麵較為清晰的壁畫。

這上麵描繪的是一隻巨大的甲蟲,其有著強壯有力的下顎,還有層疊而起外甲,還有刀鋒般的折足,身外有著長而華麗的鞭須。

老者目注壁畫,緩緩道:“‘萊赫之蟲’是四神中最危險的,但也是最容易利用的,我們先試著喚醒它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