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正宮中,張禦坐於宮外的觀台之上,案角擺著一隻香爐,氤氳煙香嫋嫋,他目光看向外層,也是一樣關注著天機部這次嘗試。

那造物生靈這次一突入上層,那麼林廷執那邊就設法尋其下落,一旦有了結果,他就會順勢找到了過去。

他還記得此前在觀望異蟲根本之時看到的那四堵石牆,除卻已經見過的兩頭一蟲一鱷,那麼應該還有兩個類似神異生靈的存在。

平心而論,這兩個神異生靈也是十分厲害的,也就是撞上天夏,所以才被輕易拿下和識破,也對付起來也冇那麼容易。

若這些東西是伊帕爾神族那時候醒來的,那結果可就不好說了,此輩未必應付得了。

更不用說,這樣的東西一共有四頭。餘下兩頭不用多厲害,隻要都如先前兩頭神異生靈那般難纏,那就是一個嚴重威脅了,所以儘快找出纔是正經,單純防禦那就太過被動了。

他看了看日晷,距離天機院安排的時間大約還有半個夏時。

他拿起案上茶盞飲有一口,口味綿醇,自入道時間過去許久了,可他還是覺得東庭的茶葉自己最喜歡。

修道人攀尋天道,而以他之境地,自然可擬化各物,此刻品味的已不是單純的滋味了,更是過去之經曆,過去之懷念。

正一人靜坐此時,他心中有感,往外一觀,便瞧見守正宮外有一道宏大金光落下,他立時關照等在遠處神人值司,道:“去把東西拿進來。”

神人值司恭敬一禮,奉命而去,過了一會兒,就捧了一個雲煙凝聚而成的玉球走了進來。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張禦一看就知,這是由焦堯法力凝聚而成的,顯然是又有什麼發現了。

他揮手讓神人值司退下,將此物執拿過來,看有片刻,就起袖在上麵輕輕一拂,那些煙霧頓時散了去,隻剩下一方晶瑩通透形似琥珀的晶玉,裡麵則是數十個被封在其中的生靈,大則如山嶽,小則如貝珠。

這些生靈此刻仍是在晶玉裡麵自如活動著,一點也不知曉自己已被困在了一方空域之中。可以看出,這些東西每一個都是神異生靈,但是靈性相對低弱,而其中有一些看著竟是有些眼熟。

他分辨了一下,此前他在鸞成意識之中見到的那些圍攻洞府的神異生靈,其中有幾種與這些有著諸多相似和共同的特征。

在晶玉上麵,還留有焦堯的一段意念,稍稍一顧,知曉了原委,隨著這頭老龍的深入,卻是逐漸有了新的發現。

其在進入間層深處之後,不斷髮現了一些殘破的空域,有一些裡麵卻發現許多東西人造建築和神廟,大多數都是空無一人。至今所見,唯有一處尚算完整,也就在這裡麵發現了這些殘存的神異生靈。

靠著這裡麵神異力量的支撐,神廟花園仍舊維持著勃勃生機,這裡神異生靈種類相當多,形成一套完美的自我循環。

焦堯覺得這似是一條重要線索,故是挑取了其中十幾種覺得有價值的送了過來,而自己則是繼續往裡深入探查。

張禦藉著焦堯的記憶仔細看了看那些建築,具備一種獨特的風格,既不失工整的美感,又兼顧自然的意蘊,倒是與天夏的造物建築能尋到某種共通之處。

莫契神族的居住地是如何模樣,又是何等風格他不知曉,但是伊帕爾神族的方方麵麵他是熟悉的,這裡麵帶了不少伊帕爾神族的風格,可又並不純粹,隻是占據一部分,更大的可能,是伊帕爾神族延續了這些風格。

那這個地方會不會是莫契神族留下的?

若是這樣,那麼此地或許就是目前發現的第一個處莫契神族所在了。這說明他令焦堯探索的方向是對的,甚至可能就是當年莫契神族上層撤走時所經過之處。

此時有神人值司自遠處走來,站在觀台一邊,躬身稟告道:“廷執,林廷執來了。”

張禦點了下頭,他起身從殿內出來,到了殿台之上相迎,與飛車之上下來的林廷執見禮,不過這一次,林廷執非是一人到來,身邊跟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年輕弟子。

林廷執道:“此我弟子,還不向張廷執見禮?”

那弟子對著張禦恭謹一禮,目光中帶有些許崇佩之色,道:“晚輩楚書同見過張廷執。”

張禦點了頭,他請了林廷執往裡間來,二人在空曠且雲光飄渺的觀台之上一左一右對麵坐定,楚書同則是侍立在一邊。

這一次為對付那神異生靈,為確保成功,他們兩人會一同出手。

張禦道:“林廷執,方纔焦道友又是送來了一物,還請林廷執一觀。”說話之間,那一枚靈晶自行飄來,來到了案旁。

林廷執看了片刻,評斷道:“這些本當都是生造出來的神異生靈物,應該是放在外間令其自行繁衍之故。”

頓了下,他又道:“此與前番所見映照,當是同出一源,隻是與那映照之中的生靈相比,卻是顯得自然圓潤許多,此中當是經過了漫長的演進過程。”

他不覺點頭道:“看來造就這些生靈的異神也是意識到了,‘人意終有疏,自然顯道化’的道理,如此看來,後來這些異神的技藝當也是到了一個極高明的層次了。”

楚書同卻是疑道:“老師,這為何不是某個緣故導致遺落在外的?”

林廷執道:“因為此中雖大略是任諸物演進的,可細觀小處,仍可見不少生造痕跡,你且仔細看,不難瞧出端倪。”

楚書同看了片刻,若有所得,他此刻又似想到什麼,好奇道:“老師,不知這些神異生靈比我天夏如何?”

林廷執笑了一笑,道:“不可比。”

“不可比?”楚書同奇道。

林廷執道:“此輩也算是技藝圓熟,然則此製法皆出於上,如此若得延續,那麼百年千年方得前進一步,”他伸手一指,“似眼前這些演進,若以上層之法推動,我天夏一載之內就可達成,而純任下方自我變革,那麼一兩百載之內也可做到。”

楚書同想了想,覺得有理。天夏造物源流雖長,可真正興起,並得較大發展,大約也就是兩百多年的時間,然而今天卻是達到了嘗試突破上層的地步,確實冇用多久。

林廷執道:“而我天夏之強,乃在於一日強過一日,便是曾與我並道相顧之輩,我也終能行在彼輩之前,上宸天為何急攻於我,而不遠忍伏下去,便是這個道理了。他們自知等不起,也等不了。”

張禦頷首,莫契神族早已失去了主宰之位,已然是落後了,而在紀元輪轉之後,更是得不到任何進步。

隻不過其所打造的都是上層生靈,所以威脅較大。但是代價也是存在的,這或是需分離自己的力量,也或是借用某些東西,是無法無可限製的打造下去的。

現在這些神異生靈,拋出一頭則少一頭,籌碼也是用一點便少一點。

比之與其正麵對抗,他更傾向於將此輩堵在間層深處,設法將之耗死。所以在大致探明間層之後,他會設法在間層設佈下種種守禦,以阻遏此輩。過去伊帕爾神族也是如此做的,事實證明,方法是成功的。至少在其統禦期間,莫契神族並冇有能再度冒出來。

林廷執這時看了看一旁日晷,又看向虛空外層,道:“天機院的嘗試,當是開始了。”

張禦也是看了過去,他目注著天機院此次置放造物軀殼的那個荒星,那裡麵一切動靜都是清清楚楚映入眸中。

天機院前麵一切的步驟都與上兩次相仿,先將吸攝有靈性力量的苔蘚渡送入造物生靈身軀之中,再落下沾染上層氣機的物事,迫使其往上層邁進。

這一次或許靈性力量較為充沛的緣故,在兩天天之後,這造物生靈方纔有了變化,一陣強烈靈性力量波動從那個造物軀殼之中衝升出來,同時爆發出一陣強烈光芒,連帶周圍星辰也是黯然失色。

就在這一刻發生的同時,隨著元都玄圖的金光照落,裡麵所有工匠都是再一次在一瞬間傳走,隻留下一座空無一人的荒星。

林廷執這時道:“張廷執,我等也該動身了。”

張禦一點頭,此時一道燦燦金光從空落下,罩落在兩人身上,兩人身影立刻從上層消失,轉眼來到了虛空之中。

那個造物生靈已是融入了靈性力量所散發出來的光芒之中,整個荒星都被這片光芒照亮,而自身軀殼正在靈性力量催迫下往上層邁進。

張禦根據上兩回的情形判斷,這一次應該存續有三、四十個呼吸左右,他這時一拂袖,那封禁著佐姆之鱷主體的符器飄了過去,並順勢解開了封禁。

封禁一去,這頭神異生靈立時尋覓周圍可作附寄的生靈,可這處乃是虛空,唯一可讓它侵入意識的,也就是那一頭正在躍升之中的造物生靈了,於是氣機發散之下,霎時靈**織,把將自身駐影寄入這一具軀殼之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