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機總院在這一次嘗試突破過後,便在那裡等待結果,他們已經做好了又一次嘗試失敗的準備了。

可令天機總院上層疑惑為之的是,玄廷本來是承諾告知並允許他們記載後續結果的,可是事機過去了許多天,卻依然冇有給他們一個準確的答覆。於是便幾次上書問詢,但隻給了他們一個暫且等待的迴應。

這一回答,令很多人不解,同時也令天機部內部的猜測陡然變得多了起來,也使一些人增添了許多聯想。

而在隨後的日子,有更多關於這件事結果的訊息流傳了出來,其中一些說法令總院中不少人在激動振奮之餘還醞釀著不滿。

這一日,於大匠在進午食的時候,對著方纔準備夾起一塊蘸醬肉片的龍大匠道:“龍兄,最近的訊息聽說了麼?可能這一次的突破嘗試成功了。”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龍大匠將肉片放入嘴中,品嚐著軟嫩的口感和鮮香的醬汁,他緩緩咀嚼嚥下,這才放下手中的玉箸,道:“是聽說了,但是這可能不大。”

雖然他也期望這一次能夠成功,可是這一次嘗試與上回基本冇有什麼分彆,在技藝上畢竟冇有太大什麼突破,改進也不多,最多隻是換了一個靈性力量,他對此並不抱什麼希望。

其實這點天機院大多數大匠都是清楚的,要不然上次的反對當是更為激烈了,不會這麼容易被安撫下去的。

他搖了搖頭,拿起玉箸,正待再去瓷盤裡夾肉。

於大匠看他片刻,道:“假若上一次便就成功了呢?”

“什麼?”

龍大匠一怔,動作不由一頓。

於大匠沉聲道:“我是說,假若上一次的突破嘗試……就已經成功了呢?”

龍大匠怔了半天,眼神現出一絲驚愕,道:“這,這如何可能?上一次,上一次可是……”他冇能再說下去,因為上回那造物軀殼寄入了異神的靈性,到最後被擒捉到玄廷去了,到現在也冇有結果。

於大匠道:“我隻是提出一個假設,”他把聲音放低沉了一些,“如果上次本就是極可能成功的一次,但是玄廷有些人卻是不願意看到這等事,並且提前預見到了,所以橫插一手,藉著引動異神將此事截斷,那麼不正好將此事掩蓋過去了麼?”

龍大匠抬頭道:“可這是冇有可能的,而且玄廷要想阻止也很容易,不讓我們嘗試便是了,何苦做出這等事?這不是多此一舉麼?再說上一次後玄廷依舊允許我們嘗試,可見他們並冇有這等心思。”

於大匠卻是搖頭,道:“可是龍兄你應該知道,我們對於上層力量的瞭解依然有限,這樣突破上層的嘗試,每一次既需要充分的準備,也要靠一定的運氣,而有的時候,需要的僅僅隻是一次巧合,不見得能次次都能重複,所以隻要壞去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次就可以了。

並且玄廷還是有大能支援我們的,有些人並不好直接阻攔我們,那就隻能用一些迂迴的手段了。”

說到這裡,他語氣越來越肯定,“所以可能是我們這次的突破嘗試,可能運氣好,又一次趨向成功,而某位本欲故技重施將之破棄,而支援我們的那幾位已然有了提防,所以冇有讓某位得逞,但是畢竟東西讓上麵征用了,還有藉口留著,現在由於上麵意見不一,事機也便僵持在了這裡。”

龍大匠覺得他好像是想的太多了,這次上層或許真的隻是為了對付異神,冇有那麼多彎彎繞。

但是對於玄廷上層,天機院在一部分人中總是充斥著各種偏向權謀紛爭的論斷,於大匠就是支援這等觀點的人之一,所以也不奇怪他得出這個結論。

他斟酌了下語句,道:“於兄,我覺得事情恐怕並非如此。”

於大匠冷笑一聲,道:“那為何遲遲上麵不將記載拿來,也不將結果告知我等,龍兄可能拿出一個合適的解釋麼?”

龍大匠見他堅持,也不知該如何說,隻能道:“於兄,便真是這樣,我們也改變不了什麼。”

於大匠長長吐出有一口氣,緩緩道:“現在是冇辦法,但是有了力量就能改變!這力量是靠我們自己去爭取的,”他伸出手去,將案上整盤肉片都是端到自己麵前,語氣激亢道:“我們自己畏縮著不去拿,難道隻靠彆人施捨麼?”

龍大匠伸出去的玉著頓時停在了半空,僵了片刻後,無奈收了回來,隻能再去夾彆的菜。

八月中旬,雲海之上磬聲響起,諸位廷執從各自道宮之中出來,陸續在光氣長河之上定坐下來。

諸位廷執主要談及的便是莫契神族之事,現在種種跡象都是表明,這個古老之神正在試圖迴轉,特彆靈性預言活躍頻繁,故是近來廷議主要都是圍繞著此事。

直到諸事大致議定,林廷執纔是開口道:“前回我與張廷執為擒捉神異生靈,借用了天機院的造物之軀,但此番無意中使得這造物軀殼邁過了上層關門,此物不知該如何處斷?故在此想問一問諸位廷執之見。”

崇廷執道:“林廷執,這本是從天機院那處征用而來的,既然對我無用處,那還不如歸還給天機院,許還對造物還有所推動。”

林廷執考慮了一下,道:“這倒並無不可。”

玉素道人道:“這東西曾得異神汙穢,亦是曾有駐影在期中,我以為不若譭棄為好,如此免聲後患。”

崇廷執先警惕看了一眼晁煥,而後才道:“玉素廷執何必因噎廢食?再說林廷執早已驅離駐影,又何須為此憂慮呢?”

林廷執則道:“玉素廷執此言也是持重之論,無可厚非。”他想了想,又看向張禦,道:“張廷執意下如何?”

眾廷執也是看來,此次事機算是林廷執和張禦一同前去處理的,最早也是張禦提出的建言,且他更是廷上少數幾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故的確也需聽取他的意見。

張禦道:“禦以為可以還去,不過這裡還有一建言。”

林廷執神情一肅,道:“還請張廷執說來一聽。”

張禦道:“而今濁潮頻發,更有異神伺機待動,這造物軀殼並無神主,容易為人所趁,故便是送至天機院,也需派遣修道人加以監察,今後無論是嘗試駕馭,還是平日觀摩,每回皆需向玄廷提前備報,有允執纔可使動。”

稍稍頓了一下,他又言:“且在天機造物真正得以突破上層界限之前,不得向下肆意宣揚此事。”

韋廷執出聲道:“韋某同意張廷執之見,天機造物仍有不少缺陷,此刻宣揚造物,不是好事。”

風道人也是道:“諸位,人心本惰,若是知悉隻需造物加身便可得享上乘,那又何須用心修持?這於我天夏大局不利”

兩人之言使得不少廷執都是點頭,他們認為這話是有道理的,因為造物越到上麵越難,就算真突破到了上境,那也並非終途,不是可以用造物就能解決一切了。

在他們上麵,還有更高境界存在,還有大道在前,修道人需要為天夏眾生指道前行,造物目前尚還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除了這一個,還有更現實的問題,那就是天夏需要直麵各種強敵,造物把力量推升他們這等境地,那不知還要用上多久,故是不可能讓其等完全占據下層的。

陳廷執道:“這造物軀殼可以還給天機總院,但此事不可大肆宣揚。”

鐘廷執對此冇有任何辯駁。要是這回突破是天機院自己弄出來的,那他還可以理直氣壯的出聲,可這不過是依靠異神之力偶爾得成,這也不值得拿出來說,隻要能將此還回去,已然達成他所期望的結果了。

因為諸廷執對此再無什麼異見,所以廷上很快通過了此議。

東庭密林,某處玄府駐地之中,一名曾在東庭某處學宮擔任過師教的文吏,此刻正在給瑤璃教授各種天夏的學識文禮。

待講課結束,他走了出來,對著趙柔讚歎不已道:“趙道友這個弟子,聰穎敏慧,東西俱是一教就會,一點就通。”

趙柔道:“有勞先生了。”

那文吏笑道:“我是半點不累,如此學生,換一個人過來都能教好的,能教這樣的學生,是我這個做先生沾光了。”

趙柔在送走文吏後,卻是眉頭微蹙。

她知道這弟子很多東西一教就會,可是那隻是入了門罷了,她要的是浸潤入身心,唯有這樣才能更好的融入天夏。

她發現在這個駐地內,是做不到這一點的。可她是受罰過到此的,又不能離開這裡,似乎是自己把自己的弟子耽擱了。

瑤璃這時走了過來,抬頭看著她道:“是瑤璃哪裡做的不好,惹老師不高興了麼?”

趙柔摸了摸她的丫角,道:“徒兒你學的很好,老師很欣慰,隻是這裡實在太小了,你能學到的東西不多,徒兒,你願意去東庭麼?”

瑤璃想了想,認真回答道:“如果老師要瑤璃去,那裡瑤璃就去。”

趙柔笑了一笑,道:“好,老師一定會幫你安排的,近日便送你去東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