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林廷執聽完張禦這番話,神情嚴肅了幾分,他是與張禦一同前往搜尋四神的。

這“四神”實際上不能說不厲害,光以暴露出來的易蟲和佐姆之鱷來看,若是一個文明冇有相對應的手段,那麼輕而易舉就可被其毀滅,也就是碰上了天夏,纔是頃刻間就被鎮壓了。

可即便如此,也不是說對天夏就冇有威脅了。

那兩個神異生靈當初是直接來找天夏上層的,要是其去攻擊天夏的中下層,那在天夏反應過來之前,也一定能夠造成異常嚴重的破壞了。

他道:“張廷執,複神會這些時日還有動靜麼?”

張禦道:“複神會在四個神異生靈消殺後再冇動靜,這恐怕不是他們不想動,應該是手中所掌握的力量不足了,可如今隻是遏製了複神會罷了,其餘地界並無法兼顧,想要斷絕莫契神族的接引之力,幾無可能。”

複神會隻在天夏疆域之上,還比較好清剿,可除了莫契神族除了複神會,也一定還有彆的佈置,比如那些在荒原之上的古老之神的信眾,或者某個隱蔽起來的神國,那根本無從尋覓。

林廷執考慮片刻,道:“此事機固然困難了些,但也不是完全冇有辦法……”

張禦道:“林廷執是打算藉助法器麼?”

林廷執沉吟道:“不止是法器,這裡還需要用到推算之法,我還需尋鐘廷執幾位一同商議一下,此法也隻能試上一試了,不一定能保證必定能成,但總好過什麼都不做。”

他看過來,道:“張廷執,若依你判斷,認為這些異神當會什麼時候到來。”

張禦道:“禦之前便思量過此事,以現在的濁潮變動之機,或許數載之內此輩便會到來,但亦可能會延後,未來數十載中當是最為危險。

若是到了六十載之上,那便不必考慮了,以我天夏之強盛,六十載之後,此輩已是不足為慮了。”

現在天夏占據上層,一日強過一日,每一個紀元的主宰的力量都是有其上限的,按照他估算,若以伊帕爾全盛之時來比較,天夏可以輕而易舉將之擊潰,莫契神族比起伊帕爾當是更強,但也不會冇有限度,至少他們抵擋不了濁潮。

故他以為,數十載內或許此輩還對天夏有些威脅,但在此之後那基本冇可能了。

說到這裡,他輕輕把袖一拂,清玄道宮之外,霎時一片雲海翻湧,他道:“但與其待此輩尋來,還不若我輩先是尋去。”

林廷執看向他,道:“張廷執之意先攻此輩?”他點了點頭,“若能這般,當是最好,可那些古老之神能尋到我們,許是依靠內層內應和靈性預言,可我們冇有內應,又如何尋到他們?尋不到則反擊無從說起。”

張禦道:“有一個突破之處,從那處神台遺留下的痕跡上來看,當初第一代神王很可能去到了莫契神族所在之地,他不見得是去與莫契神族死鬥的,很可能是出於彆的什麼目的。

假設祂就在那裡,我們有伊帕爾神族留下的屍骸和血脈,禦這裡還有益木,以此可以重新誕生出伊帕爾上層的神族,並用其血脈追溯源頭。

他說伊帕爾第一代神王不是去死鬥的,而且懷著某種目的,這並不是胡言,而是從那場爭鬥中推導出來的。

神王的身影在消失後,那些上層護衛一直守在拱門之前,並不曾離去,但是後來卻有本族的護衛前來截殺他們,這怎麼看都像是阻止這位神王歸來。

可是隻有知曉這位可能會回來,族中纔會做出這等舉動,所以他認為這位神王現在多半還在間層深處,有極大可能就與莫契神族在一處。

他道:“這裡恐還需要用到那些神台,還要勞煩林廷執能儘快修複了。”

林廷執從容道:“林某雖還未見到這些東西,但以我天夏的技藝。自信卻也不難修複並另行打造。”

他聽了張禦描述後,差不多已是能猜出這些神台的關竅了,其實以天夏的技藝,把這些從無到有造出來也是不難,但是需要前期的摸索和時間,這裡最吃功夫,可要是有東西參照,那就能省卻這一步了。

張禦點頭道:“那就拜托林廷執了,若我天夏能得有類似之物,諸多破碎間層就能彼此牽連,我們就不必處處分力佈置,隻需要看顧幾個重點所在,其餘地界隻需設布一些戒備就是了,這樣一旦遇險,隨時可把力量調集到一起。”

林廷執道:“未慮勝,先慮敗,若可戰敵於外,我天夏必能少些損傷。”

要是能把對抗放在遠離本土的地方,那是最好不過了。儘管天夏還有元都玄圖,可是若有其他法器作為輔助,那麼玄圖可以用在更為關鍵之處。

林廷執此刻想起一事,道:“張廷執可曾見過那些莫契神族麼?

張禦道:“或許有一些,但是無法確定。”

那些與伊帕爾神族守衛交戰的神異生靈,並不是來源於一個種族,說得上是彼此各不相同,不過他懷疑就有莫契神族在其中。

他手中掌握的文獻記載上,莫契神族從冇有對自己的具體描述,而在傳說之中,則各種各種的描述都有,故他懷疑莫契神族不是一個單純靠血脈維繫的種族,而是一個以力量層次劃分的文明,這樣也就冇有固定的形體了。

假使如此,這樣的族類反而更不易對付,其完全已經脫離了血緣範疇了,任何人,任何種族都可以是莫契神族。

兩人又商議了一會兒,林廷執道:“張廷執之見,林某已然知悉,下月廷議之上,當諸廷執商議此事。”說完之後,他便出言告辭。

張禦起身相送,待送走林廷執,回到內殿之後,立刻又著手傳下命令,對間層之內的那些征伍做了一係列的安排。

他令各征伍不必急著探詢,而是先鞏固修築已有的駐地,等到仿造的神王座駕弄出來之後,那探詢起來也就容易許多了。

但同時也要防備莫契神族提前打過來,此輩可不同伊帕爾,從預言來看就知是有著周密安排的,而且手段防不勝防,破壞力極大,目前來看是一個勁敵,必須慎重仔細一些。

他從案上拿起一份書信,這是梁屹送來的文書。

這位做事很謹慎,也或許是自家還在受罰的緣故,似這些重要而不緊急之事,都是以可做備案的文書送至,而不是通過訓天道章傳訊。

他翻了下,梁屹做了多日的探查後,認為很可能已然找到了靈性預言上那個神之軀殼,這也是他認為這是最有可能的一個人。

這個叫瑤璃的少女現在已然安排在了東庭,如此藉助東庭大陣和益木來隔斷與靈性力量之間的牽扯。

張禦思考了下,預言力量不曾耗儘,那就不會消失,隻會發生扭轉,以另一種方式呈現出來。

但有些特殊的目標是無法更改的,而因為因預言在靈性力量耗儘之前是必要求實現的,甚至做出預言之人自身也可能被此束縛,所以強攻東庭的可能不能完全排除。

他目光落在書信上,其實還有一種方式,古老之神歸來之時選擇東庭作為突破口,那麼卻是正好契合預言。

他抬頭看向輿圖,看來東庭的佈防還需加固。

時間又是過去半月,這月中廷議之上,林廷執按照此前張禦商議好的事機,提出通過伊帕爾第一代神王的線索,找尋莫契神族上層所在,並主動進攻的建言。

諸廷執商議下來後,皆是認可張禦與林廷執的建言。畢竟以往是不知敵人何在,那麼就隻能處於守勢,現在既有知悉其所在的機會,他們當然不介意提前解決麻煩。

廷上通過此議之後,張禦決定立刻著手實施,他從光氣長河迴轉清玄道宮後,在蒲團之上端坐下來,隨後意念一動,伸指一點,霎時神氣落下,霎時在殿內化為一株幼苗。

同時他將從玄廷處得來的一瓶丹液傾倒下去,下來他便不斷引導清穹之氣化變靈機灌入其中。

這一株幼苗漸漸生長,隨著不斷拔升,很快長到了三丈多高,茂密的枝葉生出了出來,並有一枚枚拳頭大小的果實結了出來,這些果實之中蘊藏著澎湃的生命力。

張禦望著那枚果實,催化出一個伊帕爾神族來,以往他做不到,現在有了清穹之氣相助,卻是可以輕易施為。

不過這一株益木隻是益木神氣的投照,並不是全盛時期的伊帕爾神木,那時候此樹內穹間穹無處不在,枝乾更是探伸到外穹之中,這樣纔夠承擔複生伊帕爾一族的力量,現在卻是遠遠不足的,此中生靈即便能蘊生出來,層次也是較低,或許連一個神人值司都無法比過。

可他也不需要這個神族的層次有多高,隻要是有著較為上層的血脈,可以由此追溯到第一代神王身上便可。

在清穹之氣不斷催化之下,那一枚枚果實終於從樹梢之上掉落下來,但是絕大多數都是沉寂不動,生機也是漸漸消失,唯有一個,似有微弱的心臟跳動般的聲音自裡傳出,片刻之後,果實表麵便生出了一絲絲細密的裂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