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在觀台之上站了許久,心中一直在思量著此回全法之事。不論自己所遇到的具體情形如何,想要傳承下去,那必定要先過去纔可。

道化玄機,無中取有,那映世之我,乃是成就最高之上我,這是最大之敵手。可既成一世,那此中也並非隻有這些,有我之映照,亦有萬化之世之映。

那麼問題來了,五位執攝,元都那一位祖師,還有寰陽、上宸天、神昭、幽城等按理說跳早是已是脫出世外的各脈祖師,在這其中,會否也是遇到呢?

這個事機他隱隱感覺到自己不能深想下去,在真正過關之前,最好不要去求問明確的答案。他相信自身之感應,故是冇有陷入執念之中,很是乾脆棄去了這個念頭。

可是那比自己還要完滿之我會是如何模樣?而這般之我又該如何擊敗?還有那道化之世中到底會是何等情形?

在不清楚具體之前這些他都不好憑空判斷,唯有到時候臨機解決了,但做好一些準備總是冇錯的。

這些準備隻能自我身心調和了,外物顯是不能借用了。

之前在聽聞三法得時候,他腦海中也曾浮出能否將鎮道之寶能借來一用的念頭,不過這也是想想罷了,主動去尋外我,當是帶不去不屬於自身的任何法器的。

但采取“下法”守持就不一樣了,因為在己世之內,無需去往他處,占據了無可比擬的主場優勢,就能藉助各種外物幫襯自身。

每殺卻一次外我,力量是不會增加的,但是卻可補全一些自身道法上的缺失,這比自身單純修行強上許多,甚至因為是完全契合自身的,所以在多次之後,道法運持將會遠遠勝過同輩。

可是因為外我也會隨之變強,且頻繁尋來,所以若不設法攀渡上去,那麼很可能保證永不失機,並且一旦冇了外物相助,那恐怕結局不會美妙。

這麼看,那個上我所占優勢無比巨大。

要是他能讓我主動來尋,似乎是能占據主動,順手還能做些準備。可這就是上法與下法的不同所在了。

上我乃是成就最高之我,那麼去往上境的可能比他大得多。

所以他若不主動尋去,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在他這個念頭拿定,並準備付諸實施的時候,下一刻就是化散不見了。

也即是說,在決定取用上法的那一刻,就已經冇有退路了。

到了此刻,他現在有些看明白關朝昇、陳廷執等人當初為何表露出那番態度了,此關的確不是那麼好過的。

他並冇有退縮的意思,不過一些準備還是要做的。

固然他對自己也有信心,可他並不知道此行會去得多久,身為廷執,還有不少職責在身,在求證道法之前,也需做一些安排。

照理來說,由我踏入彼端斬我,道全之後再回,當隻是一瞬之間,幾是不存在時間流逝。

可那是真法。

冇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而他乃是一個玄修,很多東西不好說了,是冇有前例可循的,所以該交代的還該交代一下。

他意念一轉,化了一道分身去往下層,而後回到了殿中,拿過紙筆書寫起來。

待寫罷之後,將其中幾封鎮入一道氣機,並喚出明周道人,關照其收妥。這是他給目前幾個守正留下的交代,若是自身久去不返,就會由明周道人送到幾人手中。

還有訓天道章之事,不過他隻是道章立造之人,主要還是利用道印引動道機,在早前他道行尚淺之時,道章尚是不穩,或許他一去,整個訓天道章就崩塌了。

不過現在隨著他對道印道法理解的加深,便是短暫脫離了他,道章依舊可以存在,但是能存在多久,確然也說不準,且冇有他,在冇辦法在原有根基上產生任何變化了。

可他認為,以天夏的力量,若是不計代價的去想辦法,也自是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的,用不著他來操心。

在把一些清玄道宮之中一些瑣碎事情排布好後,他揉了揉湊過來的妙丹君,便離開了清玄道宮,乘坐飛車往清穹之舟深處而來。

此間是唯一一處不能直接以意挪轉之地,在下了飛車,他便落定在一個迴環無儘,難見其終的台階之前。

裡麵有溫和聲音傳出道:“張廷執既來,便請上來一敘。”

張禦踏上階台,一如之前,先是跨過似若無儘的階台,再是經過一個原本無路之門,最後纔到了一處似存非存的門關之前。

若是上次來他還有所懷疑,那麼現在已是能夠確定,前麵兩個所經過的地方正是對應神氣寄虛和虛實相生兩道關門。

而在此之後,麵前這一道說不清楚是何模樣的關門,顯然就是對應著求全道法這一關了。

現在他對此無可察覺,可若下次再至,他相信自己必能看清。

他繼續往前邁步,前方忽然一亮,首座道人正在站在一處台階之上相候,他抬袖一禮,道:“首執有禮了。”

首座道人還得一禮,道:“張廷執已是見過五位執攝了?”

張禦道:“正是,禦方纔是五位執攝處歸來,隻是身為廷執,此去求全道法,卻需向首執有所交代。”

他將一封呈書遞上,這裡麵記述的守正宮目前需要處理和所需關注的事機。

首座道人點了點頭,將書信拿了過來。

其實這樣的情形他不止見過一次了,他還記得以往有些同道也曾這樣與他彆過。

修道人一旦求全道法失敗,就會萬化之世中退消,等若世上再無此人,可是身為修道人,留下痕跡不會在短時內磨滅的。

有些人在離去之後,他仍能再次見到,可不久又是匆匆離去,而有些人則是在離開後再也不曾回來過。

這還隻是他還記得的,更有連他也無法記得的。

他道:“按照玄廷過去慣例,若有廷執為求道法離開,廷執之位還有道宮仍是留在那裡的,隻我希望張廷執此去求道順利,能安然歸返。”

張禦點頭道:“禦必會小心。”他想了想,又道:“禦想請教首執一言,元都派荀真人當初不曾現身,可也是為求全道法之事麼?”

首座道人是知道他與荀季曾過有師生之誼的,他緩緩道:“與攀道相關,但並非為此。”

張禦點了點頭,心下已是有了一個判斷,他再是一禮,道:“多謝首執告知,禦告辭了。”

首座道人還有一禮,待目送張禦離去之後,他喚道:“明周。”

光芒一閃,明周道人出現在了一旁,稽首道:“明周在此,首執請吩咐。”

首座道人道:“你記下張廷執,若是張廷執久不歸來,便把他名字和過往功載刻在清穹之舟上。”

明周道人肅容道:“明週記下了。”

首座道人看向遠端,雖然有一些人他也不記得了,但是真正為天夏立下過功績之人,他是會讓明周道人刻上清穹之舟的,這些名諱當與會隨這鎮道之寶一同長存下去,不受那道化磨滅。

張禦在前往麵見首執的時候,他那一道化出的分影分身落去下層,來到了玉京與幽原上洲一處靈關之內。

這裡看著是一處風景宜人的河畔丘陵,岸上楊柳,山上青梅,望去青蔥一片,他沿著山嶺小徑往上走來,待到嶺上之後,見到這裡一個竹廬,一個十二三歲,看去胖乎乎的少年道童正在裡麵讀書,聲音清脆朗朗。

蒯荊走了出來,對他執有一禮,道:“張守正。”

張禦看了看他,取出一封符信遞給他,道:“蒯師兄,我近來有身要事,你和小師弟若是有什麼為難之事,你可去持符去尋這兩位。”

蒯荊將符書接過,他抬起頭來,推了下眼鏡,道:“我會照拂小師弟的。”

張禦點了下頭,他轉身從此間離去,不過這個時候,他心有所感,停下了下來,霍衡從背後走了過來,與他並肩而立,道:“張道友,想來你已然準備求全道法了。”

張禦淡聲道:“尊駕倒是訊息靈通。”

霍衡笑了一笑,道:“非我訊息靈通,而是混沌應兆,自具前知,此是混沌道法之妙。”

他轉過頭來,目光看向張禦,道:“以道友之資才,想來必定擇選最上之法,然則道友恐有一事不知,我天夏到此世之際,從未感得大混沌,如今既是見得,那麼諸世映照,必有混沌侵入其中,增添無窮變數。

道友若是願意入我混沌之道,那麼霍某當為道友指出一條渡關之法。”

張禦看向他,道:“渡關之法?”

霍衡負袖言道:“道友當是不會以為渡關之法隻有玄廷可得拿出來吧?”

張禦當然不這麼認為,似上宸、寰陽等派,因為派中不止一位上層大能,那麼每一派也必然是有傳承已久的求全道法的法門的,不然冇可能此後去往上境。

不過由此也能得見,因為所有法門都是前人總結的,而後人又借前人之成果逐漸完善法門,所以上法未必就是真正的求得道全的終途,上麵許還有彆的道路。

霍衡這時又言:“道友不必急著拒絕,混沌妙道足以勝過以往所有全道之法,你若是屆時遇到阻障,隻消借取大混沌之力,自能有所得見,到時該如何走,隨道友如何選擇。”在說完之後,他又如來時一般無影無蹤了。

張禦神情平靜,他一擺袖,一道璀璨星光一化,這一具分身便即歸回了上層正身處。

清玄道宮之中,張禦正身方纔自清穹雲海深處歸來,正往殿內深處走去,在察覺到了分身帶來的訊息後,但他腳步半分停頓都冇有,一直來到了道宮樞元之所在,他盤膝坐了下來,便入定調和氣機。

一日定坐過去。

他睜開眼眸,內中仿若有銀河旋轉,身上也是有一團磅礴浩蕩的星光雲霧飄盪出來。

他將那一封金符自袖中取出,起雙指一夾,往外一祭,便見此物倏爾飛騰向上,片刻之後,就像是燃燒起來一般,上無數燦爛金屑紛紛灑落,殿內形若罩下一道宏大無比的璀璨金光。

而隨著他祭動此符,像是打開了什麼阻障一般,無數外感紛擾傳遞而來,不過這些似是悠遠餘聲一般,很快逐一消失而去,唯有一處依舊存在,其若大日高懸於頂,叫人難忽其光,又像是亙古以來便在那裡,幾疑與道同存。

“當……”

清穹雲海之上傳來一聲悠悠磬響,道宮深處的那一隻蒲團之上,已然無有了人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