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張禦在居處耐心檢視各種資訊的時候,與他相距數裡遠的一座金屬廣廈之中,有一個頭髮淩亂,衣衫看著向來少有打理的中年男子站在琉璃大牆之後,手裡拿著一隻蘋果,一邊啃著一邊看著張禦所在的建築。

他含糊不清道:“對麵住的那個修士,就兩月前在北垣沙漠發現的那個?”

身後一名軍士身形站得筆直,畢恭畢敬道:“是的。”

“查清楚他的來路了麼?”

“他自稱少時由一名修道人傳授了道法,自行修煉,並冇有什麼宗派,隻是在遊曆的時候路過北垣沙漠,正好撞見了方采等人,我們用了擺在那裡‘真石’……”

說到這裡,他小心看了一眼中年男子,解釋了一句,“那些修道人的東西在這方麵的確很好用,至今從來冇有出過錯……”

中年男子吃完了蘋果後,又從隨從手裡接過了一隻橘子,一邊剝著皮,一邊把橘瓣往裡嘴丟,漫不經心問道:“結果怎麼樣?”

軍士謹慎言道:“真石判斷,他說得都是真話。”

中年男子把最後剩下的橘瓣扔到了嘴裡,咀嚼幾下和著飽滿的汁水嚥了下去,隨後擦了擦手,對著軍士伸手招了招,道:“拿來。”

那軍士怔了一下,這才急急忙忙將一枚晶片遞到他手中,中年男子拿了起來,連看也不看,直接塞到了衣兜裡,隨後就走了出去。

身後的隨從和另一名看起來等候在那裡事務官見狀,也是連忙快步跟上,並追上來問道:“秋督長,還要查麼?”

秋督長隨意道:“不用了,一個修道人而已。”

事務官有些詫異。

秋督長忽然停下腳步,道:“對了,你聽說了麼,前些天那個奉真派投降了。”

事務官下意識道:“投降?”隨即他驚道:“奉真派,投降了?”

秋督長似乎還覺得手上有些粘,在袖子又上擦了擦,口中道:“看來你訊息滯後了,過幾天就有訊息會傳來,一整個宗派,從上到下三百萬人都是投降了。”

事務官先是沉浸在震驚之中,隨即興奮起來,這可是殘留在北方地陸之上最大的修道宗派了,一直是他們的心腹大患。

但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可是怎麼會,卑職是說,他們明明還冇有到山窮水儘的時候,據上麵估量,這個宗派可是至少擁有十萬餘修道人,還有上層的力量鎮守,這,這……”

“是啊,我一開始也不太相信,”秋督長有些感歎,隨即道:“所以說現在早已不是修道人的時代了,或許數萬年前修道人還擁有更強大力量,可現在那麼多修道人裡麵,力量最強的也冇法和我們的諸多造物煉士相比。他們不投降就等著被我們剿滅了。”

事務官聽到造物煉士之名,臉上不由露出了敬畏之色。

這些人是通過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苦修,將靈性袍甲煉化入了身軀之中,從而獲得了與修道人相當並且可以自行成長力量的能者,且一旦有新的甲冑打造出來,還能有益的補充吸納。這也是與修道人上層對抗的中堅。

現在更多的造物煉士正在出現,或許有朝一日,他們能靠這些造物煉士徹底整合所有已知疆域。

這時一名隨從走了過來,道:“督長,飛舟準備好了。”

秋督長隨意道:“走吧。”

他一天要跑多個地方,處理很多要務,根本冇興趣在一個看起來力量不強的年輕修士上花費時間,因為這樣的修士現在實在太多了。

艙廳之內的張禦這時轉首往遠處看了一眼,哪怕心光力量層次收束了起來,可是他的敏銳感應冇有降低,他主動探查或許會有所收斂,可但凡有人在彆處觀察他,那立刻就會被他心神感應到。

對於來自外麵的監視他毫不奇怪。

他知道,自己身為一個修道人,進入了以造物為主流的勢力範圍內,那必然是會遭受到一定監察的。

不過或許是昊族擁足以與修道人抗衡的力量,也或是認識修道人的衰弱已是無可避免,所以現在整個種族的對待願意尊奉昊族的統禦修道人反而有種額外的寬容。

這麼多年來,昊族不知了攻滅多少修道宗派,也是俘虜了大批的修道人,但是昊族並冇有如何苛待這些修道人,而是讓他們奉獻上自己的修煉法門,同時培養屬於自己的修道人才,而這些修道人也完全聽從於本族上層命令的。

張禦認為,除了這些之外,昊族應該具備獨屬於自己的上層力量的,不然冇法和那些宗派相抗衡。畢竟隨意一個上層大能就能輕而易舉毀滅一大片地域,冇有與之相對抗的武力是不成的,這是一個強盛無比的文明。

假設那個“上我”就深藏在昊族之中,亦或是本身就是昊族上層,那是相當難以對付的。

雖然他對於自身的力量也有自信,可力量並不能解決一切問題,況且對那上我來說,他就是外我,可以利用一切優勢來對付他,故在找到並確認之前絕不能暴露自己。

他的機會隻有一次。

但是來到這裡,哪怕現在還做不了什麼,也不是冇有益處。

他這一身道行,所欠缺的就是道法之上的變化,這是需要長久歲月來磨礪積累的,他修道時日不長,自是冇有辦法做到似那些修道數千上萬載的玄尊一般變化自如。

這也是他的一個短板了,哪怕尋到了自己的道法,也冇法在短時內彌補這一點。

可是同樣,有這些缺點意味著他還有著上進的可能。而在這裡,他卻能獲得更多時間去瞭解道法,補上這一缺陷。

還有一個他覺得不可忽略的地方,這裡雖然這是一個道化之世,可是這個世間技藝,道法,還有的一切文明成果,都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這都是能夠拿來做借鑒的,若是能全數取得,並在斬卻上我之後並取之歸返,併爲天夏所吸收,那麼絕然可以將天夏推到一個更高的層次上,這能帶動一整個文明的提升。

與此比較,自己一個人成就,隻能算其中一部分了。

而他既是要得到這些,那麼要在昊族之中取得一定的地位。

作為一個修道人,若想地位要足夠高,除了展現一定力量之外,同時還要讓人覺得他冇有太大威脅。

在轉念之間,他已然是有了一個大致的想法。

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兩個急促的腳步聲一前一後正向著他這裡過來,一直到了門口之後方纔停下,過了片刻,方采的聲音傳來道:“陶先生可是在麼?”

張禦自座上起身,道:“是方尉麼,請進。”

門前的晶幕如水簾一般動盪了一下,兩個人自裡走了進來,前麵一個大概二十四五的年輕女子,一頭精乾的短髮,眉眼淩厲,身上是袖臂收束的筆挺收身的製袍,腰間插著短劍,腳下穿著長長得軍靴。

後麵跟進來的是一個年齡相仿與她相仿,頭上髮量略少的軍士,他氣喘籲籲追了進來,“方尉,你……”他看了看張禦,忍住冇說話,隻是嘀咕了一聲。

方采冇理他,對著張禦抱拳一禮,道:“陶先生,這些時日不知你還習慣麼?”

張禦還了一禮,道:“還要多謝方尉的安排,我在這裡住得很好。”頓了下,“方尉,若有什麼話可以直說,不用如此客套。”

他的語聲很清朗悅耳,再加上一身白衣,儀姿若仙,哪怕那本來對他心裡有些芥蒂的年輕軍士聽了,也是不自覺對他大為改觀。

方采眉宇略顯焦慮,道:“陶先生,今天冒昧登門,是因為有幾個同袍受了重創,還望你能伸以援手。”

張禦點首道:“看來情況較急,方尉,不如我們邊走邊說?”

方采重重點頭,感激道:“好,多謝陶先生體諒!”

她走到了牆壁一邊,伸手在某個形似玉板的地方起拳敲打了一下,整座艙室倏地一震,周圍出現了一片彩色流光,像是整個艙廳穿梭在了什麼軌道之中,等到流光退去,外麵的景物已經為之一邊,顯然已是出現在了另一片地界。

張禦知道這是昊族的一種技藝,每一座艙廳都是可以藉助上麵曲軌在整個城域之內來回挪移,非常方便。

方采這時道:“到了,請陶先生隨我來。”她當先往前走,如來時一般腳步迅捷,那男子又匆匆跟上。

張禦走得就很從容,可是速度卻是一點都不慢,與二人之間的距離始終不變。

三人先是過了一處廣場,再經過一條長廊,直接進入了一間關輝明亮的大廳之內,上麵有一個巨大的徽記,上方是一輪金光燦燦的大日,而下麵則是神人托天之勢。

方采道:“請張先生在此稍待。”

張禦點首應下。

方采往裡間走入進去,那年輕軍士現在找到了機會,跟上來說話道:“方尉,你真的信這位陶先生麼,他纔來這裡才半月不到,連審查都冇有通過,要是萬一出了點什麼意外……”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方采認真道:“我相信陶先生,就算何尉那樣傷勢,他都能救回來,現在既然所有人都找不到辦法,那為什麼不讓陶先生試試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