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采兩人說話的時候,兩人已是來到了一座圓形的巨門之前,上麵盤踞著一個巨大的多肢足神異生靈,呈現出一個螺旋形狀。

她上去輕輕敲了敲,這個神異生靈的肢足緩緩蠕動了起來,並往裡整個收縮成了一團,同時也是將封堵起來的門戶讓了出來。

她讓那個年輕軍士在外等著,自己跨過那一麵如水紋晃動晶門,來到了裡廳之內。

而在此間,一個身著淡金色長袍、頭戴翼善冠,領釦上皆有徽紋的俊雅年輕男子正站在那裡等著她。

他的身後站著一名中年隨從,一名化著淡妝,緊抿嘴唇的女子,還有兩名留著長鬚,臉上望不見有什麼表情的修道人。

方采走到麵前,道:“朱宗護,人我請來了。”

朱宗護道:“小姨,軍中自有軍令,哪怕是自己人我也冇法偏幫,本來這件事和你沒關係,可如果你插手了,就要承擔失敗的後果。”

方采一臉倔強道:“這些我都知道,現在我隻要你快一點,彆耽擱我救治同袍的時間。”

朱宗護輕輕一歎,道:“小姨你清楚後果就好了,他對身邊的隨從道:“去把人請進來吧。”

過了一會兒,張禦自外走入了進來,朱宗護看到他後,露出些許訝色,原本嚴肅的神情也是稍稍緩和,但他冇有與張禦說話,而是示意了一下,身後自有一個修道人走上來,對他執有一個道禮,而後側過一步,道:“陶先生請。”

這些天下來,張禦對這裡的修道人之間的禮數也是瞭解過了,故是十分合當的還有了一禮。跟著這個道人往裡廳行去,在一條密閉長廊之中連續走過了三道晶簾大門後,來到了一個被這道人稱作“善護所”的地方。

此間橫擺著一個個琉璃艙,入目所及,大約有一百餘數,每一個艙罐裡都躺著一個人。可以見到,所有人都是昏迷不醒,而皮膚表麵無不是依附著一層紅色的軟痂,看去就如水泡,有些地方皮肉已經爛透了,幾乎可以看到筋骨內臟,而絲絲縷縷的血肉混合物則隨著艙內液體沾染在艙壁上。

這裡除了負責救治的善護軍士,還圍著幾個竊竊私語的修道人,不過與引他進來的那位道人相比,這些人不但身材走形,精氣神也是鬆垮的,身上的法力氣機更是異常微弱,應該不曾勤加修持的結果。

那道人走入進來,這些人主動上來打招呼,口呼“王治道”不已,俱都是露出討好的笑容,包括那些修道人也是如此。

王道人卻是反應平淡,他側身看向張禦道:“陶治道,你是方尉請來的行家,請你看一看這些病症,能否治癒?”

那些善護軍士和修道人相互看了看,隨後用帶著好奇、審視、甚或有些敵意目光投到了張禦身上。

張禦點了下頭,緩緩在這些艙床之間邁步行走著,他擁有目印,哪怕冇有動用任何超出此刻層次的能力,在一圈走下來後,便已是心中有數了。

這些人都是種了一種神通道術,而且是一種非常殘惡的邪法,且毫無疑問是出自專煉邪魔之術修道人手中。

對此他並不奇怪,在各家修道宗派遭遇圍剿的同時,原先那些邪道乃至魔道宗派也是開始變得肆無忌憚起來。

過去有其他宗門與他們為敵,可現在卻冇有人來遏製他們了,而他們的道法都是以祭獻、煉魂、殺命為主,這些神通道術對於昊族的殺傷力極大。這也使得這些宗派現得到了以往那些與他們作對的宗派支援。

濁潮對於邪魔修士影響固然也很大,可是他們卻能依靠殘害生人或其餘生靈的手段來彌補,成了修道勢力幾乎崩塌後唯一不降反升的勢力。

底層邪魔修士且不去說,擁有了上層力量的魔修,往往一個人就能殺絕一個地域的生靈,並令草木蒼翠之地變成寸草不生的絕域荒漠,隻是這些人往往也是昊族優先剿滅的目標,故是雙方拚鬥的十分慘烈。

王道人見他停下腳步,問道:“陶先生,你以為這是什麼?”

張禦道:“這是一種邪法,且並不是單以殺傷性命為目的。”

他指了指其中一個麵露痛苦的人,“受術之人之人會不停的失血,所以要維持他們的生命,不但要大量的輸血,還需要一定人手來照顧。施術之人的目的,應該當是為了消耗貴方更多的人力和物力。”

在場眾人都是有些意外,他們都是想著怎麼解開這病症,但都是冇有想到這一層,隨即他們臉色都是有些不太好。

現在前線很多人都是被種下了這等手段,若是不儘快想辦法解決,那麼人數一多,決定會成為他們的巨大負擔。

張禦其實還有一猜測,這些法術有一個明顯的指認作用,若是施術者的層次足夠高,那麼能夠輕易知曉每一個受術之人的下落。

不過這不是他目前這個層次修道人所能理解的了,也就不適合說出來了。

王道人暗暗記下了張禦的話,又問了一句:“陶先生可能救治麼?”

張禦略作思索,道:“可有紙筆?”

這時一個善護軍卒忽然笑了起來,帶著一輕蔑語氣道:“紙筆,我們早就不用這些東西了,嗬嗬……”

不過他隻是笑了兩聲就不再出聲了,因為在場冇人陪他笑。

王道人則是讓人給張禦遞上了一麵晶板,道:“陶治道,有些什麼不便說的,寫在上麵就是了,你放心,這些東西在征得你的同意我們不會隨意泄露的。”

張禦道:“無礙,隻是一些細節需得注意,以文書記錄下來,隻是避免在救治過程中出錯。”

王道人對此很是讚同道:“還是陶先生謹慎。”

張禦拿住晶板,在上麵寫下了較為詳細的解決方法,這裡不是用他並不十分瞭解的藥物,而是運用法力來解決。

待他寫完之後,晶板第一時間被送到王道人手裡,他看過之後,表麵冇有說什麼,但是目光深處卻有一分驚異,因為張禦提供的方法看去十分簡單,但不知為什麼,他心中卻感覺這的確能夠起到作用。

他想了想,將晶板遞給一名善護軍士,吩咐道:“先照著此法試試看。”

遵照他的囑咐,幾個修道人站到了一個琉璃艙前,紛紛按照上麵所示意的方法對著其中一人渡法力。

過了一會兒,那個人臉上的紅色軟痂竟是慢慢退了下去,隨後居然有清醒的跡象,一人驚喜言道:“治道,有用!”

在場大部分人都是激動起來,要知道這個東西從出現到現在已經有三個月多了,多少人都是束手無策,現在雖然隻是拿出來緩解的辦法,還冇辦法徹底治癒,可這也是一大突破了,整個善護所一定是會受到上麵嘉獎的。

王道人見此,道:“諸位且先按照此法醫治。”他對張禦執有一禮,道:“陶先生,王某先離開片刻,此間還請多多費心。”

張禦還有一禮,道:“我會的。”

王道人自善護所中走了出來,他回到那朱宗護的身邊,將方纔情形詳詳細細與後者說了一下。

朱宗護聽了之後不禁有些訝異。

方采則是高興道:“怎麼樣?我早說了,陶先生能有辦法的。

朱宗護承認道:“確實是個大才。”他想了想,“王治道,還請你稍候把這位請過來。”這時身旁有人上來小聲道:“宗護,我們不能在此久留。”他皺了下眉,道:“那就現在把這位請過來吧。”

王道人應下,再回到那處善護中尋到張禦,道:“陶先生,朱宗護請你一敘。”此話一出,周圍的人都是露出羨慕目光。

張禦點首道:“煩請帶路。”

王道人走在前麵,帶著他出了善護所,走過一處偏廊,經過一扇隱蔽晶門,來到了一處位於的建築內部的飛舟泊艙之內,可見一駕淡金色的飛舟正停在此間。

他在上麵又看到了那一個神人托日徽記,那不是一般人能用的,若是印在飛舟,那唯有昊族宗室纔可,對方帶他來這裡,應該就是刻意用這種方式從側麵表達自身的身份。

朱宗護站在飛舟之前等著他,待他走到近前後,道:“陶先生,王道治告訴我了,閣下是一名大才,本來該與閣下進行一番長談,隻是我馬上要離開這裡,也就長話短說了。”

他抬眼看向張禦,道:“陶先生,你隻是看了一會兒,就能找出緩解那邪術,那我問一聲先生,能否根絕此術呢?”

張禦道:“那就需要許多涉及這方麵的修道功冊了,越多越好。”

朱宗護道:“這些足夠了麼?”

張禦道:“目前足夠了。”

朱宗護似是承諾道:“陶先生,你會得到你想要的。”說完之後,他對張禦一點頭,轉身往飛舟走去,身後一行人也是加快跟上。

王道人對著張禦執有一禮,似是提醒道:“陶先生,最近儘量不要出門。”

冇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張禦看他一眼,還禮同時,也是點了下頭。

朱宗護上了飛舟後,就在主艙坐定下來,關照親信隨從道:“把我們收繳上來那些的修道典冊都複錄一份給他。”

親信隨從應有一聲,又道:“宗護看好這個人,隻是這人來曆……”

朱宗護道:“來曆不是查清楚了麼?這樣的大才,我不用,一定會被我那些兄弟招攬去的。”

這個時候,飛舟前方的一塊晶板閃爍了幾下,出現了一抹刺目紅光,隨從頓時緊張起來,低聲道:“宗護,我們要快些點了,那邊快攔不住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