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一眾軍士的目注之下,張禦自原地飄身而起,向著前方那一片赤色的荒蕪大地飛去,所有人看著他的身影逐漸遠去,並冇入在起伏的平原之後。

有一名軍士忍不住道:“方尉?”

方采神情不變,道:“我知道我在做什麼,陶先生說他會回來的,那一定會回來的。”

張禦一路飄行到了赤色荒原深處,在這裡隻有那些如同遭遇了腐蝕一般的紅色土壤存在,這裡所有生靈和草木都是腐爛一空了,也由此在上空形成了一片常人肉眼難見的赤霧,外來的靈性力量一旦接近,就會被侵蝕消融。

哪怕是功行再高之人,若不是在近處刻意觀望,也難以看清此間所發生的一切。

這裡也正是適合他行事。

他此刻從天中緩緩飄落下來,落定地麵之上,一個人獨自往前行走著,刻意壓低的修為層次,使的荒涼大地之上留下了一個個深深的腳印。

在看過那些道冊之後,雖此世之中的道法他還不曾瞭解到全部,可對其大致的脈絡已是有數了。

對於完成自己的想法,他也有了一個較大把握。

他雖在行“上法”求證道法之全,可那是以真法來找尋上我,但他修習的本是玄法,沿襲真法之路隻能作為參鑒,而要想真正求得,還是要走出自身之路來。

所以……

他立在大地之上,仰首望向天穹,於心下一喚,隨著一道無邊無際的光幕騰昇而起,訓天道章已是在他麵前展開,上麵出現了一個一個名印,隻是現在望去俱是黯淡無光,因為相對於道化之世,這些名印所代表的人都是身處於另一方天地之內,就像兩條並行之線,雙方無可能有所交際。

不過……

他身上忽然綻放出如大日般的光亮,萬事萬物皆在大道之下,哪怕是道化之世亦在此中,而大道之印無處不在,無處不落,理論上卻是能溝通萬有。

此前他將“言印”、“目印”先後彙融入了訓天道章之中,而如今,卻當是融入下一個道印了。

他目注道章,意動之間,便見那一枚“命印”投入了進去,此印一落,霎時與此方大道之印的碎片彙融到了一處,而與此同時,往昔通過煉化玄糧而積蓄下來的神元,也是在飛快減少之中。

整個訓天道章轟然一震,就在他頭頂之上,那一個個寄托在上的名符卻是星辰一般,一顆顆的亮了起來,並且愈來愈是熾盛。

他抬頭環顧,目光落去其中一個稍淺一些名印之上,

隨著意念引動,一道靈光倏爾落下,在散去之後,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那裡。

嚴魚明一臉迷茫,他覺得自己上一刻似在與一位同道說話,下一刻就來到了這一處陌生地界中。

等他見到張禦就站在麵前不遠處後,這纔回過神來,驚喜道:“老師?”他上來幾步,躬身一禮,道:“學生見過老師。”又抬起頭,看了看四周,驚奇道:“可是老師把學生挪來此處的麼?不知這是在哪裡?”

張禦道:“此是另一方真實天地,而你也非隻是你。”他伸指一點,點在了嚴魚明額頭之上,其身影霎時化若一道靈光散了去,但是等了一會兒之後,卻又是再度出現在了原地,嚴魚明睜大眼睛,道:“老師,我方纔是……”

張禦道:“此中玄妙道理,以你道行尚難明瞭,你隻需知曉,此一具身軀隻是你之映身,而非你之原身,不過你若在此修持,你之所見所觀,你之所悟所想,亦能為你原身所有。”

嚴魚明一聽這話,眼睛卻是睜得更大了,他頓時有些明白了,他想了想,道:“那老師,弟子在此乃是映身,可意念也是落於此,那原身……”

張禦道:“你便是在此修持百年千年,你身所曆也不過隻是一瞬罷了。”

他在此世之中以命印彙融訓天道章,可使得另一邊的修道人以身渡來,此身並非是這些修士自己之身,而是一個個萬化之身,乃是諸人之“外我”,本來玄尊之下,不知即不存,不見即不在。

可如今這方道化之世卻是無中取有,以萬世化於一世,所以也將之一同映照進來。嚴魚明此刻這身軀,或者過後即將到來之人的身軀,都可稱得上是他們“萬世萬我”之映照,是斬不儘,殺不絕的。

不過也因是如此,凡是到來之人,都隻是一個凡塵之身,但是他們卻可以從最低境界重新開始修煉起來,他們有可以不斷重複來過的機會,他們也可以彼此交流,他們好若是有了另一世的人生。

雖然從此世出去後,所修煉得來的法力冇有辦法帶回去,但是當中所獲得的知識,經驗、乃至修道閱曆,都是可以帶回去,並真正為自己所用的。

能為萬眾所得益,能為萬眾傳道繼,這方是玄法之上法,是他所求之上法,更是億萬人之上法!

而這些人更可為他之助力,“上我”一人,又怎敵他億萬之眾?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他緩緩抬頭,雙眸之中神光閃爍,隨著更多神元灌入訓天道章之中,在他意念催動下,道章之上一道道名印光芒大放,霎時間,便一道道流星般的光華劃空天穹,似分彆往天地各處散落而去。

過了一會兒,他收回目光,伸手再是在嚴魚明額頭上一點,後者一個激靈,不過這一次他並冇有散去身影,而是有一股強盛光芒傳遞到了身軀之中。

張禦道:“我予你一道心光相助,可維持你全力轉運一載,你修持回原來的修為,也無需再用時那般長久,隻你需記得,修為越高,映身也便越難入世,還當珍惜此身。”

映身境界越高越難駕馭,要是有人在此修煉到玄尊修為,映身一旦崩毀,那麼也就冇辦法再入世了,除非他的境界能再更上一層。

嚴魚明正容一拜,道:“老師教訓,學生記下了。”

而與此同時,他麵上露出驚喜之色,因為他聽了訓天道章之中一個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那不止是他,更多的同道也是到來了此地。

張禦看著那依舊在不斷落下的星光,這些人到了這裡,因為一開始還甚為孱弱,若是隨意透說話,或者無疑中泄露自身來曆,那麼在還未強大起來前,就可能引發昊族和各大宗派和警惕和打壓。

所以他要做一個限製。而這些人大部分隻是低輩修士,認知不足,也還需做一個人在關鍵時刻負責指引,免得胡亂損失映身。

他喚道:“白果。”

下一刻,有聲迴應道:“先生,我在。”

張禦道:“這一切就交給你了。”

白果稚嫩的聲音迴應道:“先生,交給白果就好。”

張禦再次看向天空,自此之後,此世便不會如以往一般了。

與此同時,地陸之外的某處天域之中,三顆明亮星辰正圍著一方法台旋轉不停,法台之上坐著一個銀鬚老者,他手中正拿著某個法器,似在推算著什麼。

忽然,他目光睜大,猛地站了起來,露出激動之色,道:“天機變動,轉機出現了。”他一揮袖,急急化一道光芒遁離此間,並衝入一座雲霧簇擁的巍峨大闕之中,門中有雲霧劇烈晃動了一下,久久才平複下來。

下一刻,他落到了一座道廬之前,周圍桃花瓣瓣飛舞,有五彩禽鳥鳴叫不已,門前兩個打盹的道童馬上站起來,躬禮道:“傅長老。”

傅長老隨意點了下頭,走入了廬內,裡間正有一箇中年道人正持筆在卷書之上點點畫畫,見他進來,放下筆來,捋了捋長鬚,道:“傅長老怎來了?”

“掌門!”傅長老一臉激動,大聲道:“天機有變!天機有變啊!”

“哦?”

中年道人神情嚴肅了一下,道:“是昊族又要進攻哪家宗派了麼?”

正如當年天夏與上宸天對抗時天機推算比不過後者一般,現在在對抗昊族之中,寄駐在各個星辰上的宗派靠著天機推算,能夠多次算準昊族的目標。

或許小的動作冇辦法預料,但是一有大動作,必然會被察覺到,他們也是以此避過了多次襲擊。

而在許多次耗費人力物力都冇辦法取得成果之後,昊族也知暫時冇法奈何得了他們,於是雙方就是僵持了下來。

但是真正測算天機的人都是持悲觀態度的,他們認為假設昊族自身內部不出問題的話,那麼這場對抗的贏家,很可能就是昊族。

因為如今的修道人後輩,哪怕是改進了功法,也很難再突破到上境了。

休看現在還有這些邪魔修士,可能成就上層的,仍是少數。

現在支撐局麵的全是大能修士,隨著這些修士一個一個的消失,恐怕修道宗派終究會退出天地。

反而昊族內部仗著龐大的人口,修道人和造物煉士會越來越多,除非是各家宗派能把這場對抗拖延到下一場濁潮的到來。

傅長老道:“掌門,非是昊族要攻哪家,而是……”他露出無比激動之色,“而是萬星同耀,天機變轉,日月易位,此是大利於我之兆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