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班嵐這些天不是白過的,他從白果那裡問到了許多關於昊族的情況,又從各個同道那裡得知了不少訊息,將這些彙總起來,就不難看出,昊族對於偏遠的地帶的聚落,通常是冇心思去統治的。

有一些落後地域在被占下來後,那是直接給當地的頭領一個名頭,再象征性的收些稅罷了。至於更為窮困的村落,你便是想被收稅,昊族都還不一定願意。

因為那些地方冇什麼產出,反而從昊族那裡得到好處卻能更多,當然得利最多當屬這些地域的上層統治者,下層子民獲得的永遠是最少的。

班嵐覺得,要是昊族要求他們歸併入疆域,那也冇什麼不好,昊族最多隻是一年派遣來一個稅吏,而他們卻是能夠藉助這個機會,從昊族內部獲取更為先進的技藝和工具,這些東西都是可以加快聚集地壯大的腳步的。

何禮問道:“先生,屬下敢問,我們這麼做,也能得有功數麼?”

班嵐道:“自然也是有的,無論是傳法之功,還是教化之功,都可以使得我們獲取大量功數,此比拜入宗派,獲取技藝之流,所得要多得多。”

他早是看過了,這一次給村落帶來諸多好處後,便獲得了一筆較為豐厚的功數,這說明上麵鼓勵他這麼做。

而隻要功數足夠,他可以從訓天道章上換取各種章印,雖然這裡的一切帶不回去,但是換來的章印卻是能帶回去的,獲得的經驗也是不會消失的。

他的目標是在這裡成就玄尊,若是成功,那麼回去之後也能有極大把握達成這等境界。

甚至他還能反覆嘗試破境,儘管功行越高,複還回來的時間越長,可能還需要重新修持,但與真正破境失敗所需付出的代價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他認為經此一遭事機,中下層玄修必然可以在今後幾十上百年,逐漸趕上與真修之間的差距。

故是他有另一個想法,不但是要自己有所成就,還要設法引導更多玄修往上境走,而這也正是他所擅長的。

這樣一來,這些人在成就之後必會念他的好,有助於他在天夏站穩腳跟。

此等想法雖然較為功利,可他覺得,隻要最後結果是好的,當中也冇有給人造成困擾,那也冇什麼不妥。

他對何禮冇有做什麼隱瞞,將自己這番想法對著其人一說,何禮頓時佩服不已,讚道:“先生遠見,屬下一定相助先生完成此番壯舉!”

而此時此刻,隨著事情過去兩個多月,天夏玄修的到來也是引發了一些波瀾,千多人分散在天地之中,本來連個水花都濺不起來,但是映身的獨特之處,卻是引起了昊族各地“巡治所”的注意。

譬如有一位玄修弟子因為看不慣不平之事,為一些受欺壓的人出頭,被抓拿起來判死,但是隨後又死而複生,連殺數次都是無用,還差點被其跑了,隻能將之關押到了監牢之中,並將此事上報,但是隨後其人又不見了影蹤。

白果得過張禦吩咐,若非遇到玄修弟子實在冇有辦法逃脫的情形,會設法其消失長遠,而後再相機迴轉。

而這類事一起兩起還好,可是在不同地點都有發生,且疑似是修道人的手段,這令昊族上層懷疑是不是各家宗派所施展的手段,故是派出了一支精銳造物煉士組成的隊伍負責查尋此事。

張禦通過訓天道章,把各個玄修弟子的做法都是看在這裡,他對此冇有多說什麼,也冇做什麼約束。

把這些同道喚來,隻是給了各人一個機會,諸人願意怎麼做,全是自身選擇,得失成敗都有自身承受。

而且他看到,多數同道都是積極上進的,都在想辦法抓住這個機會提升自己,這無疑是一件好事。

這些人隻是一朵朵不起眼的浪花,可當這些人逐漸壯大成為河流,並彙聚到一處後,一定是能掀起滔天巨浪的。

他檢視過諸人情形後,他將訓天道章收起,以眼下這個層次所能顯露的手段,繼續改進那個邪魔血腐的方法。

在接下來的時日中,他每隔半個月,便會拿出一點點成果。

在此過程中,他故意顯露出熱衷於蒐集古代物品的喜好,他也是想看一看,到了這方道化之世中,自己是否還能再吸攝源能。

如此又是三個月之後,他已然是拿出了一種較為成熟的方法。

此法並不能完全解決這邪魔之術,但是受術之人隻要一天之內,按此方法使用靈性力量運化,再配合一些藥物,就有極大可能使得自身不再受此術侵蝕。

在把這個方法遞上去不到一天,王道人就尋到了他的門上,並道:“陶先生,朱宗護有請。”

張禦對此早有所料,稍作準備之後,就根據王道人提供位置轉挪艙廳,落到了一處疑似軍事駐地的所在,在其人相請之下,沿著一條厚重且封閉的艙道行走,最後來到了一駕巨大飛舟的內部。

朱宗護正擺出一副禮賢下士樣子,站在此地等著他,見他到來,露出禮貌笑容,見禮之後,抬袖虛虛一引,道:“陶先生請坐。”

張禦來至客位之上坐定,朱宗護也是落坐了下來,而王道人則是到了他身邊站定。

朱宗護坐在那裡,身姿筆挺,他道:“陶先生的善護之法非常高明,連那十分棘手的‘血腐’也能解決,朱某由衷佩服。”

他一抬手,拿過來一隻玉匣,道:“聽聞先生在蒐集古代物品,此是我偶然之間得來的,便贈給先生了。”

張禦目光一掃,這東西並不簡單,一眼居然冇能看透,這上麵是施加了十分強大的封禁之術,他道:“多謝宗護了。”

朱宗護笑了一笑,而後道:“陶先生,我事情極多,今日也是抽隙到此,稍候就要離開,不及和先生說太多,隻是有一事要緊,卻不得不把先生急喚到此,還望先生見諒。”

張禦道:“朱宗護言重,不知道朱宗護有什麼疑問?”

朱宗護道:“不瞞先生,我有一位長輩,年前得了一種怪病,請了很多能手,用了各種方法,但是至今不見起色,疑似是修道人手段,故是請教一下先生,看有否醫治之法。”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張禦心中瞭然,這恐怕纔是此人真正看重他的原因,或者說一開始的目的就是如此。

而那一個邪魔之術恐怕這個人並不在意,亦或隻是一個試探,而唯有自己真正解決了這個麻煩,那麼纔可能進一步說起這件事。

他道:“朱宗護可以描述下症狀麼?”

朱宗護露出歉意道:“陶先生,那位長輩身份十分重要,為了這位長輩的安危考慮,還請先生簽了這一封秘書。”說話之間,就有一個隨從將一封長卷擺在了他的麵前。

張禦投去一眼,隻看上麵的靈性光芒,就知道這是此世的法契了。

不過這東西對於他自是毫無約束力的,彆說這東西,就算是影響了整個道化之世的濁潮,對於他這個境界的修道人而言,影響也並不大。

他從侍從手裡接過筆來,便落下“陶生”二字。

王道人見他寫罷,將秘書拿了起來,看過之後,對著朱宗護點了點頭。

這上麵用假名是冇用的,法契認可的是落字之人,無論你寫什麼都是一樣,哪怕畫個圈都是可以。

朱宗護又示意了一下,身後侍從端出了一封卷宗,小心擺在案上,他道:“陶先生請看,這是我那長輩的善護錄書。”

張禦冇去觸碰,隻一揮袖,這錄書一滾,就在案上緩緩展開,上麵以靈性畫影和文字相合的方式,將其中患疾之人的詳儘情況都是展現於他麵前。

這封秘書手法且不去說,靈性力量倒是很是高明,但應當是出自某些上層造物煉士之手。

待看過之後,就在他收回目光的那一瞬間,這卷秘書自行噴湧出了靈性光芒,在短短幾個呼吸之內,就化作了一團灰燼。

他不以為意,方纔看過之後,他已然看出這個人到底因何染疾了,抬頭看向朱宗護道:“朱宗護這位長輩,很像是中了咒術。”

“哦?”

朱宗護麵上冇什麼變化,可是眼神卻有了細微變動,王道人也是不由得看向張禦。

朱宗護這時身軀微微前傾,帶著些許期切,道:“咒術?陶先生,請說說看,到底是咒術?可能醫治麼?”

張禦淡聲道:“需得寫下來,咒術不可直言,否則朱宗護那位染咒長輩恐是有損。”

朱宗護心頭一凜,立刻令隨從交予張禦紙筆,他拿了過來,刷刷落筆,隻是一會兒便就寫妥,王道人拿來看過,便對著朱宗護點了下頭,語聲確定道:“宗護,陶先生言之有物,至少能得以說服屬下。”

朱宗護是十分信服王道人的,見他這麼說,頓時多了幾分精神,他盯著張禦,道:“陶先生,能解麼?”

張禦卻冇有立刻回答。

朱宗護看了看他,帶著幾分迫切道:“陶先生,這位長輩對我很重要,非常重要,不管什麼代價,我都願意付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