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舟經過三日飛行之後,來到了熹王領屬的中樞所在,上域“光都”。

此間與中域陽都、下域煌都,兩處並列為昊族三都之一,也是早年昊族的起家之地。這裡依舊有著古代昊族最多的舊民,這些舊民可以說是和早期皇族聯絡最為緊密的一批人。

然而因為昊族內部爭權,經曆了幾番遷都變革之後,這些舊民漸漸失去了早些時候的地位,早是被新興的權貴所取代了。

現在他們已是成了熹王最堅定的支援者,希望這一位宗王能夠帶領他們再度找回原來的權勢和地位。

飛舟一到城域附近,張禦便就感覺到,自己被一股無處不在的靈性力量所籠罩,這比在殷光城域之內感受到的力量強盛太多,已是能感受到一股實質的壓力。

天中的烈陽如同一隻眼眸一般看著下方,似在監察著每一個人,而地麵之上則是到處豎立著一根根龐大造物高塔,將靈性力量從天到地彙聚成了一個整體。

不難想見,若是有彆的修道人到來此間,力量定然會被削弱到極低水準,恐怕唯有經過允許的修道人才能在此自如行動。

但對於他這個層次的修道人,限製並不大,隻是稍稍有些壓抑罷了,可他仍是非常注意收斂自身的力量。

畢竟這裡算是真正的昊族腹心重地了,“上我”可能存在之地,他需要有所提防。

在不曾真正弄明白“上我”到底屬於哪一方時,他並不準備暴露自己。

而這個時候,王道人走了過來,遞給了那一枚當中有孔的日星形狀的美玉,道:“陶先生,這是熹王贈予你的,佩戴上此物,便不會再受此間靈性力量的製壓了。”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張禦接了過來,此物一入手,果然感覺到周圍的熾烈之意消退下去,唯有天空那個眼眸還時不時投過來一眼,不過原先提防警惕的意味此時已然變作了善意和保護。這種有著強烈情緒變化的造物,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飛舟在城域之中落定之後,他被安排在了一間頗為豪奢華麗的造物大環之內,此等建築被稱為“征環”,是具備強大的防禦和攻擊力量的造物,必要之時能和飛舟一般騰空鬥戰。

但它們並不是單獨的鬥戰造物,當其與城域底下的造物河流,還有頂上造物星辰,這三方麵一同協作配合起來時,便能形成一個更為廣域範圍上的造物兵器。而這,還僅僅隻是整個地域戰爭體係之中的一部分。

而這也是這千多年和各大宗派拚殺總結出來的成果,畢竟昊族擁有廣大的地域和人口,這既是昊族的優勢,也是昊族的弱點,所以必須擁有保證整個地域安全的戰爭兵器。

而在昊族擁有了自己的修道人後,在一些要緊地界還有陣法的佈置,可以說是固若金湯。

也正是這樣,昊族的地方勢力也是極其強大,要攻打下一個有著完備戰爭體係的地域,那要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

張禦倒是覺得,這些技藝若是帶了回去,天夏造物派若能將之消化吸收,天夏的守禦力量必將提升一個層次。

在他宿住下來僅是半日之後,同樣在光都落腳的朱宗護便就尋了過來,見麵便問道:“上次贈給先生的禮物,先生還滿意麼?”

張禦道:“東西甚好,卻要多謝朱宗護了。”

朱宗護微笑道:“先生喜歡就好。”

其實他對張禦這個愛好反而很滿意,因為有欲求的人纔好控製。通常那些法力高強的修道人,大多數一心修持,很難為他所用,像這樣既有能力,又有愛好,法力又不是太高的人,那卻正是合適。

他又道:“本來當為熹王引薦先生,隻是熹王方纔恢複身體,還有很多要事等著處置,也是暫時抽不出空隙來見先生,希望先生不要介懷。”

他的這番話倒是很誠懇,熹王能被人下得一次咒術,那就有可能被下第二次,雖然解化咒術看去冇什麼複雜的,但是能指出來正確方向,並且解決的,唯有眼前這一位,某種意義上,可說得上是熹王性命的保障。

甚或在未來……也是他的性命保障。

張禦倒是不在意這些,道:“我在來時路上,已然聽王治道說瞭如今局勢,熹王一身承係億萬人之厚望,自當以大局為重。”

朱宗護又是一笑,關切問道:“不知先生可是有什麼需要,儘管與我言說。”

張禦道:“那請教宗護,可否借閱一些道冊典籍呢?”

朱宗護欣然道:“這自然是可以的。”他取出一枚晶玉,遞給張禦道:“先生收好此物,持此除了一些禁地,經館書殿都可去得。”

張禦接了過來,謝有一聲。

朱宗護也冇在這裡久等,坐了一會兒便就離去了。

而在接下來的時日中,張禦便持著著晶玉,去往光都書殿翻閱道冊和各種卷宗。

他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尋找“上我”之所在,就算昊族自身的上層力量不願意暴露,那麼對於各家宗派想必也是會有所記載的。

在翻看之下,果然被他查到了一些東西。天外宗派,如今以六家宗派最為強盛,每一家至少有數位大能坐鎮。

但是裡麵提到,在此之上,有一位或者兩位法力更高的存在,但是記述不詳,不是不願記載,而是每當試圖寫下關於這等人物存在時,不是記載之人自己忘了,就是過了一段時間資訊自行化為空白,故隻能用這種如同猜謎一般的隱晦的方式表達這等存在。

那麼“上我”會不會就是在這其中呢?

他想了想,現在無法確定也冇有關係,昊族如今掀起內戰,權力界限正被打破,若是他能進入了權力中心,那麼便能藉助昊族的力量來借為查證。

為得對昊族的勢力有個明晰的認識,他還特意翻看了下昊族各宗王權貴的記錄。

從記載上麵看,昊族如今分作了大大小小上百個勢力,但是勢力最大的隻是三家,首先就是中域陽都的長老團。

昊族上層最強大的造物力量機構一共有三所,分彆是“鎮機所”、“英耀所”和“萬靈所”。而在昊皇不在位的情形下,長老團也是執掌了原本昊皇才能統攝的“鎮機所”和“英耀所”的權柄,在所有勢力中最為強大。

但是他們也有自己的缺點,因為長老團並不是真正的昊皇,隻是代行權柄,所以除非有外敵攻入中域,否則冇有辦法調動兩所力量向外攻擊。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對有資格繼承昊皇之位的宗王百般提防,因為一旦有新的昊皇出現,這兩支力量就不會再完全聽命於他們了。

而僅次於中域的勢力就是熹王了,他執掌著三所之一“萬靈所”,按照昊族傳統,這往往由最強大的宗室來執掌,不僅如此,這位性格寬宏,不拘小節,在宗室之中也十分具有人望,所以也很得中層的擁戴,所以長老團也對他也最為忌憚。

這一位此次之所以中了咒術,也是被一位以往所信任的親族暗算之故。而朱宗護早早被指定為熹王的繼承人,所以這些年來到處飛走,從不在一個地方待得許久。

至於最後一個勢力,就是之前試圖強行邀請張禦前往自己轄地的烈王了。

與熹王一般,烈王同樣是昊族十二個朱姓宗王之一,他是昊皇、熹王是同父異母的兄長,年齡也是最大,其母親原本是某個修道大宗的掌門之女,並且他的親族也多是與一些各宗派相互聯姻。

故有不少宗派一直在試圖扶持其上位,好改變昊族對修道人攻伐打壓策略。烈王也充分利用了這一點,給予了修道人相當多的權利,並且這個人十分善於經營領地,可以稱得上是北方最大的勢力了。

張禦思索了一下,不出意外的話,昊皇的權柄,最後應該就是在三方之中決出。

現在長老團的力量最為強大,而烈王卻是暫時站在了長老團這邊,但這個態度看去並不是十分堅決,比如在做出了攻擊殷光城域的舉動之後就不再動作了。

可是殷光城域雖是熹王的勢力,但這隻是一個邊境城域,這種打擊力度,熹王根本是不痛不癢。

長老團因為需要拉攏烈王,目前隻要他表明態度,所以也不會過分強逼。

熹王如今聯合到了大部分的宗室權貴,並且許諾,在自己成為昊皇之後,會給予他們更多的權利和好處,總體來看,倒也能和兩家分庭抗禮。

張禦看了下來,長老團因為冇法動用製勝力量,守禦有餘,攻襲不足;

而烈王的存在,也使得熹王不可能去與長老團硬碰硬。所以他認為,如果冇有決定性的力量出現,那麼這一場內戰,恐怕冇法在短時間分出勝負,戰爭延續數十上百年,或者就此導致昊族分裂都是可能的。

不過他能看到這些,這些宗王一定也能看到,那麼假設有決定性的力量,這些力量又在哪裡?

雖然他現在看不到,但他相信這些力量隻要存在,那麼最終一定是會動用的。

……

……-